promocarrie

臨海莊園。

夜幕下的臨海莊園燈火輝煌。

金碧輝煌的大廳中,漂亮的女僕穿梭其中,為今晚到場的貴賓奉上她們最貼心的服務。

顧銘進來,立馬有漂亮女僕送上她貼心的服務。

「謝謝!!」

舊日裏是你遺忘的悲傷 顧銘取過一杯香檳,一邊喝一邊朝著大廳裡面走,樣子說不出的休閑,整個人說不出的愜意。

他有理由這樣。

因為剛才來的路上,蘇曼跟他通話,讓他今天晚上別回去,就在莊園留宿。

今晚他來了,就沒有打算走。

但,主動留下和被人邀請留下,卻是截然不同的兩種心情。

此時,他的心情屬於後者,開心,彷彿已經看到晚上他和蘇曼在舒服的大床上翻滾的場景。

他們還沒有在床上滾過呢,好期待。

然而,就在這美好的時候,有人攔住了他的去路。

李二公子,李智。

顧銘認出來人,微微有些詫異。

僅此而已,再無其它,至於原因,自然是有的。

慈善酒會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是好事,這種好事,蘇曼作為李家媳婦,不邀請李家人前來參加,容易招人閑話。

她邀請,李家派人來參加,是應有的道理,不會連這點面子都不給蘇曼。

然而,李二公子不這樣,他驚呆了,不敢相信在這裡也能碰到顧銘,這怎麼可能?」

今晚來參加慈善酒會的人,除了少數幾個是蘇曼親自邀請來的,剩下的都是他親自出面邀請的。

其中,絕對沒有顧銘。

可,顧銘偏偏來了。

蘇曼邀請的?顧銘認識他嫂子蘇曼?還有資格讓他嫂子親自邀請他?這怎麼可能?逗他玩呢?

林雪落的美好生活 他不信,所以看到顧銘這個不速之客,他趕緊的走了過來,要把事情問個清楚,不問清楚,他心裡難受的一匹。

「誰讓你來的?」李智直接問,毫不拖泥帶水。

顧銘白眼。

這不是明知故問嘛。

他不想跟白痴說話,說:「誰讓我來的,這個跟你沒有關係,用不著你在這裡瞎操心。」

「你……放肆!!」李智怒道。覺得顧銘現在越來越放肆,越來越沒有把他李二公子放在眼裡。

「這是因為那天的事情膨脹了?」

李智覺得是,覺得顧銘是因為那天的事情膨脹了,所以才這樣不把他放在眼中。

事實呢?事實上顧銘壓根就沒有把李智放在眼裡過。

當然,不是說顧銘瞧不起李家。

作為申海市第一豪門,李家蘊含的能量他知道,極其恐怖,不容輕辱。

他不把李智放在眼中,不是說他可以無視李家的能量,而是指李智的為人讓他不恥。

他不恥的人,他自然不會放在眼中,玷污他的慧眼。

可惜,李智沒有自知之明,非得認為顧銘是瞧不起他,瞧不起李家,想要給顧銘一點厲害瞧瞧。

李智厲聲喝道:「顧銘,別以為有點本事就可以來這裡撒野。這裡,不是你能來撒野的地方。現在,你要是不把事情說清楚,可別怪我不客氣,馬上讓人把你轟出去。」

聲音不大。

但是在一片祥和的酒會上,卻是顯得十分突兀,吸引了眾多人的目光。

他們交頭接耳的議論起來。

不是議論發生了什麼事,而是議論顧銘是誰,好奇什麼身份的人膽敢跟李家二公子過不去。

沒有答案。

他們都不認識顧銘。

女僕認識是認識,但說到顧銘是什麼身份,她們卻無從得知,大多只是知道顧銘是蘇曼的重要客人,只有少數貼身伺候蘇曼的女僕知道,蘇曼和顧銘是什麼關係。

可惜,那些女僕不會出現大廳招呼客人,她們只需要服侍好蘇曼便可。

不知道這層關係,自然也就沒有辦法跟李二公子的身份相媲美,該偏向誰,一目了然。

她們選擇閉嘴,不去管李智的閑事,才沒有傻到認為,李智是因為不知道顧銘是怎麼來的而大動肝火。

聰明人都知道,這只是李智發火的一個由頭,一個借口,如果李智誠心想要弄清楚怎麼回事,不說打電話問蘇曼,詢問一下門口的保安就可以弄明白。

但,李智偏偏沒有選擇這樣做,而是選擇讓顧銘說,要親口向他解釋清楚,不解釋清楚還要轟人走那種。

這是在找茬!! 李智找茬之心路人皆知,她們自然不會因為一個她們都不了解的人跟李家二公子過不去。

她們靜觀後續發展,只是盡職的把這件事情彙報上去,別無其它。

另外一邊。

面對李智突如其來的發難,顧銘壓根沒有放在心裡,依然如先前那般說:「我沒有必要向你解釋,你要是覺得在這裡看到我心裡不舒服,大可以離開這裡,沒有人會強逼著你留下來。」

顧銘居然要他讓走?

李智那叫一個氣,有種現在他是外人顧銘是主人的感覺,明明他是這裡半個主人好不好。

不能忍。

簡直不能忍。

不管今晚蘇曼為什麼邀請顧銘到這裡來,此時他已經下定決心,今晚一定要把顧銘給趕出去,他不信,蘇曼連這點面子都不給他。

要是李智知道,今天晚上這場慈善酒會是蘇曼特意給顧銘舉辦的,旨在給顧銘露臉,介紹一些有身份有地位的人給顧銘認識,恐怕就不會這麼想了。

可惜,他不知道,再次說:「顧銘,你當真不肯交代?」

「這是在審問犯人?」

李智的語氣和態度,當真令人不爽。

對這種人,不能客氣。

顧銘哼道:「你沒有資格讓我交代。」

李智咬牙說:「是,嘴巴長在你身上,你不說,我沒有辦法撬開你的嘴。」

其實是有的,他有一百種方法撬開一個人的嘴。

可,在這個高大上的場合,不適合講那些血腥骯髒的事情,所以他沒有講。

他接著說:「但是,我可以兌現我剛才說過的話,把你轟出去。」

「呵呵!!」

顧銘笑了,赤果果的嘲笑。

「你這是不信?」李智覺得顧銘不信。

醉花傾顏 事實也是如此。

顧銘毫不給面的說:「今天晚上我不想走,你把我趕不走。」

「好小子,這是真把自己當成一號人物了?這是忘記自己是從哪個疙瘩冒出來的了?」

作為一名農村出來的窮小子,不管今天顧銘身價多厚,銀行卡裡面有多少錢,在豪門眼中,他依然是鄉巴佬的存在。

這也敢把自己當回事?

李智怒道:「把保安叫進來,把這臭小子給我轟出去。」

自有人買李二公子的賬,屁顛屁顛出去叫保安。

不多時,一隊保安跑步進來。

動作整齊劃一,是臨海莊園最精銳的存在,也是那日跟蘇曼出海,全程保護蘇曼安全的存在。

見保安進來,李智立馬指著顧銘說:「把這小子轟出去。」

他沒有提醒保安顧銘身手厲害,需要小心應對的意思,心裡有著他的想法。

顧銘能受蘇曼邀請,雖然他不知道原因,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素曼不討厭顧銘,否則蘇曼不可能邀請顧銘來她的私人莊園。

這能行?

這顯然不行,他必須讓蘇曼討厭顧銘,不然有蘇曼關照,以後他好不動顧銘,他不想讓蘇曼厭惡他。

而讓蘇曼最快討厭顧銘的方法,就是讓顧銘打蘇曼的人。

用心險惡。

可,沒有用,保安都認識顧銘,還知道顧銘和蘇曼有著非同尋常的關係,更別說因為顧銘,他們一人還賺了一千萬的巨額獎金。

這能對顧銘出手?

沒有蘇曼的命令,別說李家二公子,就算李家的家主命令他們,他們都不會對顧銘出手。

一句話,他們不是李家的保安,他們是蘇曼的私人保安,忠心耿耿存在那種,不會去干有損蘇曼利益存在的事情。

這是最根本的原因。

還有一點,他們都是見識過顧銘厲害的人,知道顧銘有多麼恐怖,李二公子讓他們去轟顧銘走,是在坑他們。

他們簡直不能忍。

小隊長出列說:「二公子,這位是夫人請來的貴賓,你不能趕他走。」

李智不慌,知道結果會是如此,繼續說:「嫂子那裡我會解釋清楚,你們照我的話去做就行了,出了事情,嫂子要是怪罪下來,我一力承當,跟你們沒有任何關係。」

李智覺得,他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保安要是再不給他面子那就說不過去了,也是不拿二公子當一回事。

蘇曼可以,但他們只是保安,真沒有這樣的資格不拿他當一回事。

但是,讓他意外的事情發生了,保安依然沒有聽他的,小隊長堅持原則說:「這需要夫人親自下命令才行,沒有夫人的命令,旁人都無法在臨海莊園趕走夫人邀請來的貴賓。」

合情合理。

硬是讓人挑不出保安半點的不是。

但,李智覺得十分沒有面子,不爽的說:「你們覺得嫂子連這點面子都不會給我?」

保安的表情很怪異。

心裡卻是忍不住吐槽李智,太把自己當回事了,蘇曼怎麼可能給他這麼大的面子,下輩子都沒有這個可能。

李智不知道保安心裡想什麼,但是保安臉上的表情,卻是讓他心頭忍不住「咯噔」一響。

「顧銘這是跟蘇曼關係匪淺的節奏?」

李智腦海中閃過這樣的念頭,覺得只有如此,保安才會這樣的不給他面子。

「看來是我小瞧顧銘了。」李智臉色陰沉下來,想明白剛才顧銘有恃無恐的原因是什麼。

難以接受,不願相信他心目中高貴的嫂子會跟顧銘這種身份卑微的人關係匪淺,他覺得,蘇曼應該跟他一樣,打心眼的瞧不起顧銘。

也虧得李智不知道顧銘已經睡了蘇曼,他要是知道,指定要氣得吐血。

嫂子啊!

實力不允許我低調 還是高貴的嫂子。

他不止一次有過那樣的想法,可他壓根不敢表現出來,只能等到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想想。

顧銘,憑什麼得到他做夢都想得到、但卻得不到的東西?

當然,此時李智不這樣,此時李智在想,顧銘憑什麼得到蘇曼的另眼相看,難不成就因為他會算命?

「江湖騙子,魅惑伎倆,當誅。」李智眼中閃過一道寒光,然後頭也不回的走開,也不知道去找蘇曼還是幹什麼。

只有李智心裡明白,今晚,他要顧銘為他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

顧銘不管那麼多,也不怕李智找他麻煩,找了一個地方喝酒。

無人過來搭訕。

把李二公子得罪那麼狠,乃怕顧銘認識蘇曼,他們也不信顧銘有好果子吃,也不信蘇曼會因為一個外人,太過苛責李智,甚至他們覺得,蘇曼要是來到這裡,會毫不猶豫的站在李智那邊,把顧銘轟走。

也就是保安,五大三粗,腦子一根筋,才會一點面子都不給李智。 化妝間。

蘇曼一邊化妝一邊聽著女僕彙報剛才大廳發生的事情,聽完后,頭一下就疼了起來。

顧銘,咋就跟李智杠上了呢?

當然,她也沒有傻到認為是顧銘不告訴李智他為什麼出現在這裡,所以兩人才發生衝突。

從李智吐露的話語中,可以清楚知道,顧銘和李智早就認識,還有嫌隙,唯有如此,李智才不爽顧銘出現在這裡,非要讓顧銘講個明白不可。

想了一下,蘇曼說:「去把顧銘叫上來。」

她不是沒有想過叫李智進來,而是作為豪門出生的女子,她知道豪門公子哥的秉性。

當面一套,背後一套,嘴上答應得好聽,下手比誰都狠。

顧銘不一樣,市井出生,還保留著淳樸的作風,答應的事,說過的話,在能遵守的情況下,都會去遵守。

說白了,就是臉皮薄,不好意思干背信棄義、自食其言那種不要逼~臉的事。

當然,原因不止這一個。

她還有件事情找顧銘,正好一遍子說了。

……

大廳。

吃瓜群眾有意無意總會看顧銘一眼。

這時,他們看到一名女僕來找顧銘,緊跟著,顧銘就跟那位女僕離開了。

「這是被蘇曼找去了?」

他們猜是如此,一些人臉上露出幸災樂禍的笑容,好似已經看到顧銘被蘇曼罵得狗血噴頭的畫面。

這還不是全部,這些人還覺得,蘇曼會把顧銘打發走,讓顧銘別留在這裡礙李二公子的眼。

這個消息,很快傳到李智耳中。

開心?

他有開心的理由,覺得他在蘇曼心中的份量比顧銘更重,否則蘇曼為什麼找顧銘麻煩而不是他?

他很開心。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