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行了!”

贏杏兒適時出聲,將話題圈在了可控範圍內,笑道:“快敬茶吧,都不好久坐。”

小吉祥便和香菱一起,先個贏杏兒敬茶,然後一個東面兒,一個西面兒開始敬茶。

大家都是含笑接過,抿了一口。

紫鵑和最後進門的晴雯則站起身接過,並回了一禮。

敬完茶後,贏杏兒對巴巴看着她的小吉祥笑罵道:“怪道林妹妹罵你,你也忒急了吧?

行了行了,去吧!

洞房去吧!”

小吉祥垂下頭,用腳尖劃地,悄聲否認道:“沒急……”

而後,悄悄的推了推賈環……

……

東廂洞房內,紅燭點燃。

滿屋喜色。

小吉祥已經洗罷臉,和侷促不安的香菱坐在牀榻上,大眼睛滴溜溜的轉。

“香菱,你要生兒子還是要生女兒?”

小吉祥一雙腿在牀邊蕩着,笑嘻嘻的問道。

香菱俏臉大紅,看了眼外間不知在做甚的賈環一眼,小聲道:“姐姐,你都說了好幾百遍了,你想要雙生,一個兒子一個女兒……”

小吉祥得意笑道:“就是!香菱,你說要是生女兒,以後嫁給我兒子好不好?”

香菱聞言大驚失色,驚恐道:“吉祥姐,你兒子是我女兒的親哥哥啊!”

“啪啪啪!”

小吉祥輕輕抽了抽自己嘴巴,訕笑道:“腦子進水了,糊塗了,忘了這回事……”

爲了轉移香菱注意力,她嘿嘿一笑,從懷裏取出一冊子,對香菱道:“我給你瞧個好東西!”

香菱俏臉愈發大紅,無語道:“姐姐,這個……昨晚不是已經看過了嗎?”

小吉祥擠眉弄眼笑道:“你昨兒不是沒瞧仔細嗎?快,再看看,一會兒好用!

這可是我從奶奶那裏摸來的……”

說罷,打開冊子,只見上面畫着各種神仙打架的姿勢。

很有幾幅,是兩鳳一龍的,被小吉祥重點推薦。

香菱看的,整張臉都紅透了……

正這時,耳邊傳來一道壞笑聲:“看什麼呢?”

“呀!”

香菱整個人差點沒跳起來,一張原本雪白的俏臉,紅的快要滴血一般,不敢擡頭看一眼。

雙手捏着一個帕子,捏啊捏啊捏……

連小吉祥都害羞起來了,她也只是嘴上把式,到了要動真格兒的時候,也怵了起來,眼睛左閃右閃,嘿嘿傻笑。

賈環從牀榻上撿起冊子一看,登時樂了,笑道:“這畫工不錯啊!唔,姿勢也可以……

不過沒我的好,給你們看看我的!”

說罷,從一旁牀頭櫃裏取出一副厚厚的冊子,遞給小吉祥。

小吉祥哪裏好意思接,低頭嗔了句:“三爺啊……”

賈環聞言哈哈一笑,道:“好吧,留到日後再學,今晚簡單一些!

哼哼哼,我要來了啊!”

說罷,就要朝兩人伸出罪惡之手。

小吉祥和香菱兩人,手拉着手,竟都緊張的瑟瑟發抖。

正當賈環手觸碰到二人時,屋外忽然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賈環眉尖一挑,心知必然有大事發生,不然不會有人在這個時候敲門……

就見小吉祥擡起頭,雖然大眼睛裏滿是媚意,卻道:“三爺,你快去瞧瞧吧,別是有什麼急事。”

賈環點點頭,大步出去。

打開門,卻見竟是晴雯。

晴雯額頭隱隱見汗,看着賈環道:“王爺,蘭舍的那位,生了……”

賈環聞言,眼睛猛然一睜。

蘭舍的那位,便是甄玉嬛。

……

記住手機版網址: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三清宮後苑,有天地洪荒,梅蘭竹菊八舍。

前四舍爲帝后所居,後四舍爲賈家所居,分爲梅堂、蘭舍、苦竹精舍並菊齋。

在蘭舍中所居之人,一爲東廂的秦可卿,一爲西廂的甄玉嬛。

這一輪,唯獨秦可卿沒懷上,想來是因爲緣分還未到。

所以蘭捨生了的,只能是甄玉嬛。

是個兒子,賈環的三子。

……

“真醜!”

早已備好的嬰孩牀邊,賈環俯身而立,看了又看後,輕聲說道。

一旁的蛇娘、幼娘並晴雯,一起笑了出來。

甄玉嬛的產期本來還有將近十天,今日突然肚子痛,丫鬟玲瓏就趕緊找來了公孫羽。

公孫羽自己都挺着個大肚子,如何能接生?

便又讓晴雯找來的蛇娘,如此,才使得甄玉嬛平安無事的生下了孩子。

聽賈環所言,蛇娘笑道:“孩子剛一出生,都是這般,過兩三日就好看了。”

賈環聞言點點頭,起身走向牀榻邊,看着面色蒼白的甄玉嬛,道:“辛苦你了。”

甄玉嬛抿嘴一笑,道:“給孩兒起個名字吧。”

賈環笑道:“早就想好了,我的第三子,名喚賈苻。

秦王苻堅的苻。

既然你心懷大志向,那就好生教養他。

日後他有出息,我就給他一塊大些的封地。

若是一般能爲,就給他一塊小的。

能有什麼樣的造化,就看你如何教養了。”

甄玉嬛聞言,垂下眼簾,道:“三哥哥,你其他子嗣,怎麼安排?”

蛇娘等人聞言,紛紛挑了挑眉尖。

這個女子,果真和家裏人不一樣……

不過也和普通人家爭風吃醋攀比的女人不同,她沒有藏着掖着背地裏比。

是當面比。

賈環笑道:“其他兒子啊,看他們自己。

對我來說,只要能健康長大,做他們自己喜歡做的事就好。

如果他們願意,自然也能當國主。

若是不願做這些,和贏晝一般想到處頑耍,我也覺得挺好。

他們的人生,自己過的快樂就好。”

甄玉嬛擡起眼簾,看着賈環,幽幽道:“那你爲何讓我那般對待賈苻?”

賈環笑了笑,道:“我讓你散養他,讓他天天和蒼兒瘋頑,你願意嗎?”

甄玉嬛語結。

賈環坐在牀榻邊,將甄玉嬛額角被汗水打溼的頭髮捋到耳後,溫柔笑道:“不要多心,不是說你不好。

你是我兒子的母親,若是我有不滿,難道還和你忍着?

只是,我肯定是要做慈父的。

只要孩子本性好,只要他們肯上進,那麼他們想做什麼都無所謂。

咱們這樣的人家,也不需要他們去鑽營財富權勢。

他們有足夠的資本,去經營他們自己的理想。

或俠客,或將軍,或冒險家,或是工匠。

但我也知道,我自己這種想法,太過……完美。

因爲人活於世,總還是要爭一爭的。

所以,我也不攔着蛇娘對蒼兒的嚴加管教。

對你,同樣也是這般。

不管你怎麼教養,都要保證苻兒的身體是好的,學的是快樂的。

他是在爲他自己的理想努力,而不是爲你的。

你要做不到這一點,我必然會插手。”

甄玉嬛聞言,心裏好過了許多,看着賈環點頭笑道:“他會好好的。

我非是讓他追求權勢富貴,只是不願讓他……再如同他的母族那般,任人宰割。”

“好了好了……”

賈環見她落淚,笑言道:“我明白你的心思,也理解你。

靠天靠地靠爹孃,不如靠自己。

放心吧,他是我的兒子,你是我老婆。

子不嫌母窮,夫不嫌妻醜……”

“呸!”

本來滿滿情緒的甄玉嬛,破涕爲笑,啐了聲,嗔道:“你才又窮又醜!”

見她滿面疲憊,賈環俯身親了親她的額頭,道:“好生歇息,你現在也是爲人母了。

俗話說,爲母則強。

爲了苻兒,你好生愛惜自己的身子骨。

你還要看着他長大成年,頂天立地。”

“嗯,三哥哥,你和姐姐們都回去歇息吧。有嬤嬤和玲瓏在,不礙事的。我睡一會兒……”

甄玉嬛說道。

賈環點點頭,道:“好,明兒我再來瞧你,有事讓玲瓏立刻招呼。我……”

“砰!”

賈環話沒說完,就聽到外面傳來一聲劇烈的推門聲,他眉頭一皺,回頭看去,卻見雪雁滿面焦急,大汗淋漓的跑過來,帶着哭聲道:“三爺,快去看看我們姑娘吧,她……她摔了一下,要生了!”

賈環聞言,面色陡然一白,身形一閃,不見了蹤影。

“幼娘,你也有身子,不要慌張,不能再出意外了,我先去看着。”

蛇娘攔住了擡腿就要跑的公孫羽後,亦是身形一閃,消失在屋子內。

深吸一口氣後,公孫羽對晴雯道:“速速收拾藥箱,咱們走!”

……

相比於無聲無息就順利生出賈苻的甄玉嬛,林黛玉這邊的動靜,就着實大的多。

妖王寵邪妃 帝后雖未至,卻也派了蘇培盛和一個昭容並四個嬤嬤過來。

除此之外,賈元春親至。

賈母、薛姨媽、趙姨娘並家裏諸姊妹也全都來了,呼呼啦啦一大羣人,皆站在廊下候着。

面色焦急緊張。

“老祖宗,林姐姐如何了?”

賈環幾乎只用了幾個呼吸的時間就飛奔而至,蛇娘比他還快些。

兩人來至後,賈環焦急問道。

賈母搖搖頭,亦是焦急萬分,道:“穩婆在裏面,還不知情況……”

賈環聞言,目光掃過旁人,落在紫鵑身上。

紫鵑正在落淚,見賈環看向她,哽咽道:“三爺,姑娘不知怎地就摔倒在地上了……”

“還敢狡辯?!”

賈母震怒道:“你當我不知道,玉兒待你如同姊妹,你也愈發不知尊卑,不用心侍候了!

若非看在你也有了身子,我必不能饒你!”

紫鵑面色慘白,滿臉痛苦。

蛇娘開口道:“老太太,許是冤枉了紫鵑。

雙生子本就會提前一個月,原算着也就是這幾天了。

之前我還在和幼娘說,該準備了。

想來正好在今日,忽然陣痛,王妃才倒地了……”

賈環對賈母道:“老祖宗先別急,孫兒和蛇娘進去瞧瞧。”

“這可使不得!”

賈母薛姨媽等人齊齊阻攔道:“屋子裏血氣穢氣重,男人進不得。”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