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艾先生手刃仇人,大仇得報,這回可是心願已了,卻不知他現在何處?”劉胤問鄧忠道。

鄧忠泣道:“家父親手斬殺鍾會之後,大笑三聲,而後便不治身亡。臨終之時,他特意囑咐我謝過大司馬,他說心願已了,雖死無憾。”

劉胤不禁愕然,除掉鍾會是當年他和鄧艾的約法三章之一,爲了報仇,鄧艾一直是執着的堅持着,他始終不肯放棄。此番劉胤知曉鍾會有叛亂之心之後,特意地將鄧艾安排在了伏擊的隊伍之中,爲得就是能讓鄧艾親自斬殺仇人,一償心願。

鄧艾自然是沒有放過這次的機會,用他的刀,親自手刃了鍾會,爲冤死在陰平道上的三萬將士報了仇,雪了恨。只是劉胤沒有想到,拼盡全身之力後的鄧艾竟然會溘然而逝,想必是鄧艾大仇得報,這個世上已經再無他可留戀的了,自此撒手西去,魂歸九泉。

劉胤默然無言,心中暗暗地祈禱,願鄧艾一路走好。

投降的鐘會殘兵和曹家兵分別被關押了起來,等待他們的,將會是嚴厲的懲罰。

在處理這些事的同時,劉胤下令張貼安民告示和整肅軍紀,對於一切試圖趁火打劫的不法之徒,一律是嚴懲不貸。

歷史上鍾會姜維在成都叛亂失敗之後,整個成都陷入了災難之中,許多亂兵趁火打劫,濫殺無辜,爲禍甚重。

劉胤爲了避免此類悲劇的發生,特別地下令嚴肅軍紀,約束漢軍,禁止濫殺一人,妄取一物,對於那些企圖混水摸魚趁火打劫的不法之徒,則一律進行嚴懲,以震懾那些宵小之輩。

歷史總會有些驚人的相似之處,歷史上蜀漢滅亡之後,姜維意圖復國與鍾會勾結髮動叛亂,最後雙雙身死。如今雖然地點變了,姜維和鍾會的關係對調了,但結果卻依然還是驚人的相似,也許黃泉路上,他們相偕而行,也不會太感到寂寞了。

處理完這些事務,劉胤便急衝衝地返回了皇宮。

其時,天色已暮,到了掌燈時分,文武百官都聚在劉禪的寢宮外面,沒有離去。

“霍大人,陛下的情況如何?”劉胤見到了霍弋,直接就問道。

霍弋一臉的戚色,輕輕地搖了搖頭,道:“情況並不樂觀,恐怕……恐怕挨不過今晚了。”

劉胤的臉色也變得凝重起來,劉禪病危,也在他的意料之中,本來已經是病入膏盲的劉禪再經過這一番的折騰,想保住性命何其之難。

這時幾位太醫都從寢宮之內出來的,個個神色黯然,垂頭喪氣,走到霍弋和劉胤的身邊之時,一臉愧疚地道:“卑職盡力了。”

霍弋和劉胤也沒有言語,揮揮袍袖,示意太醫們退下吧,劉禪的病情他們心裏都很清楚,縱然是神醫再世,恐怕也是無力迴天了。

隨後劉諶從寢宮之中走了出來,對霍弋、劉胤還有張紹、蔣顯、關彝等人道:“父皇病危,召諸位臣工謹見。”

得到謹見資格的衆臣都明白這是劉禪要臨終交待後事了,個個整肅衣冠,按官職高低排序而入。

劉禪此刻面如死灰,已經到了燈盡油枯之時,就連說話的氣力也沒有了,在近侍太監的攙扶之下,他勉強地坐了起來,竭盡全力地擡起了右手,用手指指向了劉諶,含糊不清地道:“朕……朕百年之後……由……由劉諶來繼承皇……皇位……諸位愛卿……盡力……佐之……”言畢,溘然而逝。

這個結果,也早在諸臣的意料之中。

諸臣跪倒在地,號陶大泣。

“皇帝駕崩了——”

報喪之聲迴盪在洛陽皇宮漆黑的上空。 後主劉禪終於走完了他的一生,十七歲登基爲帝,享年六十八歲,在皇帝的位子上整整地坐了五十一年,如此漫長的皇帝生涯,不光是在三國時代是首屈一指的,在整個歷史長河之中,也足以排進前十的行列。

雄才偉略的漢武帝劉徹在位時間五十四年,也只僅僅比劉禪多了三年而已,在前漢後漢季漢三朝之中,劉禪的在位時間排在了第二位,應該說,劉禪的離世,一無所憾了。

做爲一個比較平庸的皇帝,在位雖長,但卻是政績乏陳,劉禪在位的前十一年,是光芒萬丈的諸葛亮輔政的時期,做爲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諸葛亮,擁有着無上的權力,事無鉅細,他把一個丞相該做的事都做了,不該做的也做了,這個時期的劉禪,其實和傀儡皇帝也沒有什麼多大的區別。

其後的二十九年,是蜀漢朝廷最爲闇弱的時期,劉禪寵信黃皓,把整個蜀漢朝廷都搞得烏煙瘴氣,幾乎都要到了亡國絕祀的地步。

如果不是劉胤挺身而出,力挽狂瀾,劉禪生命中的最後生涯恐怕也只能是去洛陽做個安樂公,在樂不思蜀之中了卻餘生了。

這最後十一年的皇帝生涯,劉禪更沒有什麼存在感了,遷都偏安於南中,中原戰事再如火如荼,也和他沒有半文錢的關係。

但劉禪是幸運的,因爲他活到了興復漢室還於舊都的這一天,可以親自坐到了洛陽皇宮的龍牀之上,單憑這一點,他也足以青史留名了,可以和光武帝劉秀比肩而立。

愛上了一個啞女 劉禪從容而去,了無遺憾。

至於劉禪的身後事,也因爲開陽門之變而就得簡單地多了。原本極受劉禪寵愛的劉恂因爲兵變失敗,絕望之下,瘋顛了。這些日子來一直爲由誰來繼承皇位患得患失的劉禪最終也不用再選擇了,儘管他還有另一位皇子劉虔,但無論是從能力上還是資望上都無法和劉諶相比,由劉諶來繼位,幾乎是衆望所歸之事。

劉禪臨終之前,將霍弋、劉胤、張紹、蔣顯、關彝等幾個朝廷重臣召了進來,本欲臨終前想交待一下後事,託孤倒是不必了,畢竟劉諶也已經是年近四十的人了,但劉禪已經是命懸一線,氣息奄奄,口齒不清,只能是用手點指劉諶,說了幾句,便駕崩了。

皇帝的喪事乃是朝廷的頭等大事,自然是馬虎不得,不過一切都有相應的官員來主持,所以劉禪的喪事倒也是井然有序。治喪委員會很快地就成立了,霍弋劉胤等五人爲典喪官,具體操辦劉禪的後事,霍弋身爲尚書令,自然當仁不讓的擔任首席典喪官,劉胤雖然爲大司馬,但朝廷禮儀卻不甚熟悉,也就樂得清閒。

滿城縞素,天下皆哭,王公大臣文武百官往來弔祭,整個洛陽是車水馬龍,熙熙攘攘。

後漢的皇帝死後沒有統一的陵寢,光武帝劉秀葬於原陵,在洛陽東北,漢明帝劉莊葬於顯節陵,在洛陽東南,漢靈帝劉宏葬於文陵,在洛陽東北,至於漢獻帝劉協,他死的時候已經不再是皇帝了,埋葬在了距離洛陽比較遠的修武。

至於劉備,則當然是安葬在了成都的惠陵。

劉禪死後,選擇在何處安葬自然成爲頭等大事,按理說,皇帝的陵寢一般在皇帝繼位之初就開始修建了,由於工程浩繁,一般都要歷時若干年才能修築完成,有的時候,某個皇帝死的早,陵寢都來不及完工就死了。而劉禪遷都到洛陽前後纔不過一個月的時間,別說是建陵了,就連陵寢的地點都沒有選好呢。

所以,首先得給劉禪找一個合適的地方,其實這倒也不是什麼難事,請風水大師瞧瞧,很快便在洛陽的東北的首陽山下找了一聲合適的地方給劉禪做陵寢。由於時間匆忙,陵寢的規模自然也不可能太大,先行將劉禪的靈樞下葬,至於陵寢地上建築的這一部分,只能是後期再行修建了。

真實的歷史上,劉禪倒也是葬於洛陽的,不過他只能是以安樂公的名義下葬,現在卻是以帝王的名義下葬,兩者有着天壤之別。

選定了陵寢,接着便是定劉禪的諡號了,所謂諡號,就是用一兩個字對一個人的一生做一個概括的評價,算是蓋棺定論吧。象文、武、明、睿、康、景、莊、宣、懿都是好字眼,惠帝都是些平庸的,如漢惠帝、晉惠帝都是沒什麼能力的,質帝、衝帝、少帝往往是幼年即位而且早死的,厲、靈、煬都含有否定的意思,哀、思也不是好詞,但還有點同情的意味,如果末帝、獻帝、順帝,那就是勝利者對失敗者的嘲笑了。

在漢代,一般而言,諡號還是比較公允的,沒有象後代尤其是宋代以後,只上美諡和平諡,不用惡諡。

從大臣在給劉禪定諡號的時候,也確實是比較犯愁,由於漢朝的皇帝比較多,許多諡號都被佔去了,而且終劉禪的一生,也只能用平庸二字來形容,議來議去,也不好確定用什麼字。

還是劉胤想到了歷史上前趙皇帝劉淵爲了表明自己是漢室正統,追諡劉禪爲孝懷皇帝,這個懷字雖非美諡,卻也不是惡諡,用到劉禪身上確實比較合適。

劉胤提出來之後,衆臣一致同意了,認爲這個懷字確實不錯,也符合劉禪的一生,所以一致確定劉禪爲孝懷皇帝。不過這個諡號還得由新繼位的皇帝來宣佈。

劉諶原本計劃等劉禪下葬之後再行繼位,但霍弋張紹等人認爲國不可一日無君,天下不可一日無主,劉諶應該先繼位,後行國葬。

劉諶從其言,經過緊張地籌備,劉諶於四月初一在洛陽南宮的卻非殿舉行了登基大典,就位爲季漢的第三位皇帝,改元興國,這一年便爲季漢興國元年,東吳鳳凰三年,公元274年。

劉諶繼位爲帝,宣佈大赦天下。 ps:稍後更正,大約兩點…………………………如此漫長的皇帝生涯,不光是在三國時代是首屈一指的,在整個歷史長河之中,也足以排進前十的行列。

雄才偉略的漢武帝劉徹在位時間五十四年,也只僅僅比劉禪多了三年而已,在前漢後漢季漢三朝之中,劉禪的在位時間排在了第二位,應該說,劉禪的離世,一無所憾了。

做爲一個比較平庸的皇帝,在位雖長,但卻是政績乏陳,劉禪在位的前十一年,是光芒萬丈的諸葛亮輔政的時期,做爲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諸葛亮,擁有着無上的權力,事無鉅細,他把一個丞相該做的事都做了,不該做的也做了,這個時期的劉禪,其實和傀儡皇帝也沒有什麼多大的區別。

其後的二十九年,是蜀漢朝廷最爲闇弱的時期,劉禪寵信黃皓,把整個蜀漢朝廷都搞得烏煙瘴氣,幾乎都要到了亡國絕祀的地步。

如果不是劉胤挺身而出,力挽狂瀾,劉禪生命中的最後生涯恐怕也只能是去洛陽做個安樂公,在樂不思蜀之中了卻餘生了。

這最後十一年的皇帝生涯,劉禪更沒有什麼存在感了,遷都偏安於南中,中原戰事再如火如荼,也和他沒有半文錢的關係。

但劉禪是幸運的,因爲他活到了興復漢室還於舊都的這一天,可以親自坐到了洛陽皇宮的龍牀之上,單憑這一點,他也足以青史留名了,可以和光武帝劉秀比肩而立。

劉禪從容而去,了無遺憾。

至於劉禪的身後事,也因爲開陽門之變而就得簡單地多了。原本極受劉禪寵愛的劉恂因爲兵變失敗,絕望之下,瘋顛了。這些日子來一直爲由誰來繼承皇位患得患失的劉禪最終也不用再選擇了,儘管他還有另一位皇子劉虔,但無論是從能力上還是資望上都無法和劉諶相比,由劉諶來繼位,幾乎是衆望所歸之事。

劉禪臨終之前,將霍弋、劉胤、張紹、蔣顯、關彝等幾個朝廷重臣召了進來,本欲臨終前想交待一下後事,託孤倒是不必了,畢竟劉諶也已經是年近四十的人了,但劉禪已經是命懸一線,氣息奄奄,口齒不清,只能是用手點指劉諶,說了幾句,便駕崩了。

皇帝的喪事乃是朝廷的頭等大事,自然是馬虎不得,不過一切都有相應的官員來主持,所以劉禪的喪事倒也是井然有序。治喪委員會很快地就成立了,霍弋劉胤等五人爲典喪官,具體操辦劉禪的後事,霍弋身爲尚書令,自然當仁不讓的擔任首席典喪官,劉胤雖然爲大司馬,但朝廷禮儀卻不甚熟悉,也就樂得清閒。

滿城縞素,天下皆哭,王公大臣文武百官往來弔祭,整個洛陽是車水馬龍,熙熙攘攘。

後漢的皇帝死後沒有統一的陵寢,光武帝劉秀葬於原陵,在洛陽東北,漢明帝劉莊葬於顯節陵,在洛陽東南,漢靈帝劉宏葬於文陵,在洛陽東北,至於漢獻帝劉協,他死的時候已經不再是皇帝了,埋葬在了距離洛陽比較遠的修武。

至於劉備,則當然是安葬在了成都的惠陵。

劉禪死後,選擇在何處安葬自然成爲頭等大事,按理說,皇帝的陵寢一般在皇帝繼位之初就開始修建了,由於工程浩繁,一般都要歷時若干年才能修築完成,有的時候,某個皇帝死的早,陵寢都來不及完工就死了。而劉禪遷都到洛陽前後纔不過一個月的時間,別說是建陵了,就連陵寢的地點都沒有選好呢。

所以,首先得給劉禪找一個合適的地方,其實這倒也不是什麼難事,請風水大師瞧瞧,很快便在洛陽的東北的首陽山下找了一聲合適的地方給劉禪做陵寢。由於時間匆忙,陵寢的規模自然也不可能太大,先行將劉禪的靈樞下葬,至於陵寢地上建築的這一部分,只能是後期再行修建了。

真實的歷史上,劉禪倒也是葬於洛陽的,不過他只能是以安樂公的名義下葬,現在卻是以帝王的名義下葬,兩者有着天壤之別。

選定了陵寢,接着便是定劉禪的諡號了,所謂諡號,就是用一兩個字對一個人的一生做一個概括的評價,算是蓋棺定論吧。象文、武、明、睿、康、景、莊、宣、懿都是好字眼,惠帝都是些平庸的,如漢惠帝、晉惠帝都是沒什麼能力的,質帝、衝帝、少帝往往是幼年即位而且早死的,厲、靈、煬都含有否定的意思,哀、思也不是好詞,但還有點同情的意味,如果末帝、獻帝、順帝,那就是勝利者對失敗者的嘲笑了。

在漢代,一般而言,諡號還是比較公允的,沒有象後代尤其是宋代以後,只上美諡和平諡,不用惡諡。

從大臣在給劉禪定諡號的時候,也確實是比較犯愁,由於漢朝的皇帝比較多,許多諡號都被佔去了,而且終劉禪的一生,也只能用平庸二字來形容,議來議去,也不好確定用什麼字。

還是劉胤想到了歷史上前趙皇帝劉淵爲了表明自己是漢室正統,追諡劉禪爲孝懷皇帝,這個懷字雖非美諡,卻也不是惡諡,用到劉禪身上確實比較合適。

劉胤提出來之後,衆臣一致同意了,所以確定劉禪爲孝懷皇帝。不過這個諡號還得由新繼位的皇帝來宣佈。

劉諶原本計劃等劉禪下葬之後再行繼位,但霍弋張紹等人認爲國不可一日無君,天下不可一日無主,劉諶應該先繼位,後行國葬。

劉諶從其言,經過緊張地籌備,劉諶於四月初一在洛陽南宮的卻非殿舉行了登基大典,就位爲季漢的第三位皇帝,改元興國,這一年便爲季漢興國元年,東吳鳳凰三年,公元274年。

劉諶繼位爲帝,宣佈大赦天下。 吳國潛伏在洛陽的細作很多,洛陽這邊發生的驚天變故,自然有吳國的細作在第一時間便稟報給了身在弋陽的陸抗。

這等大事,任誰也瞞不了,吳國的細作幾乎不用費吹灰之力,便可以蒐集到比較關翔實的情報,然後打包一起發到弋陽。

此次蜀漢滅晉,吳國倒也是算是撿了一個現在的大便宜,兵不血刃地便將關東五州之地劃入了吳國的版圖之中。當然,這個劃入也僅僅只是名義上的,受到敕封的關東三王表面上臣服吳國,但實際卻是割據自立,並不尊從吳國朝廷的號令,吳國從這五州之地上,收不到一文錢的賦稅,反而還要貼上若干的錢糧,做爲關東三王的俸祿。

這事已經在吳國朝廷那邊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滿,關東五州剛剛改旗易幟的那會,整個吳國上下一片歡騰,文武百官是彈冠相慶,吳國的疆域轉瞬之間就擴大了將近一倍,將整個中原腹地都納入到了吳國的版圖範圍。這可是破天荒的事,要知道大帝孫權終其一生,都沒有跨過淮河,此次兼併關東五州,可以說是巨大的成功。

但這股熱度消退之後,吳人才發現根本就不是那麼一回事,吳國雖然是名義上佔據了關東五州,但事實上,除了將吳國的旗幟插到了黃河邊上之外,吳國根本上就是一無所獲。

這五州之地,儼然就是三個國中之國,吳國朝廷這邊派不過去一兵一卒,一官一吏,收不到一文一毫的賦稅,針插不進,水潑不進,吳人對五州之地沒有一絲一毫的掌控之力。

有人向吳帝孫皓建議,給關東三王一些賞賜,並下旨讓他們到建業來謹見,等他們到了建業,便將他們扣爲人質,關東之地豈不就是唾手可得。

孫皓從其言,立刻命人準備了豐厚的賞賜,一式三份,分別送往壽春、陳縣和臨淄,同時下旨召石苞、陳騫、馬隆三人進京。

不料,三人接旨之後,賞賜倒是照單全收了,進京之事全部無一例外地婉拒了,都以戰事緊張爲由進行了推託。

孫皓這回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自己賠了不少的金銀珍寶,到頭來卻是一無所獲,直把石苞、陳騫、馬隆三人恨得牙根直咬。可惜孫皓的皇權再大,卻也奈何不了這三個人,孫皓憋着一肚子的火,無處發泄,自然遷怒到了陸抗的身上。

這事本身就是陸抗辦的,朝中便有人上表彈劾陸抗,說陸抗曲意迎奉,喪權辱國,白白耗費國庫錢糧,卻是一無所獲。

孫皓立刻下旨給陸抗,要他儘快地解決五州之地的問題,如果石苞、陳騫、馬隆三人還是拒不奉旨的話,孫皓便要陸抗立刻出兵,以武力來解決。

陸抗接旨之後,是左右爲難,吳主孫皓,可是給他出了一個大大的難題。

招降陳騫、石苞、馬隆三人,陸抗已經是費盡了心思,給他們許下了無數優惠的條件,這才換來了關東五州的改旗易幟。

現在天下的形勢陸抗比誰都清楚,蜀漢挾滅晉之威,氣勢浩大,現在的吳國,根本就沒有能力與之爭鋒,如果關東五州再歸屬蜀漢的話,那麼吳國所處的形勢便更加地險惡了。

陸抗借陳騫、石苞、馬隆三人不甘心降蜀的心思,巧做周旋,讓他們名義上歸降了吳國,但實際上享有極高的自治權,這樣一來,吳國最起碼減少了一個對手而增加了一個盟友,將來和蜀漢的對抗之中,也就可以不落下風了。

但朝廷那邊的人卻不這麼想,他們和孫皓一個心思,既然歸降了吳國,那麼陳騫這些人就必須要接受吳國朝廷的號令,任由吳人差遣纔是。

這種想法,讓陸抗都無力吐槽了,孫皓身邊的這些人,得有多腦殘纔會想出這些招來,如果不給人家一些自立的權力,陳騫石苞馬隆他們憑什麼就會歸順吳國,他們三個人所佔據的地盤和人口,比吳國的疆域都不遑多讓。

陸抗拿着聖旨,心中一萬頭***是奔騰而過,如果他按聖旨出兵的話,陳騫石苞馬隆三人登時便會反了,雙方打起來,最後獲利的,只能是蜀漢一方,吳國到最後,也只能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可不出兵的話,陸抗又將擔上一個抗旨不遵的罪名,現在孫皓的殘暴是日甚一日,許多大臣只是因爲一件小事或者一句諫言,就橫遭屠戮,現在整個建業朝廷中是人心惶惶,陸抗也不禁是隱隱地有些擔憂。

提起孫皓,陸抗不禁有嗟然長嘆,當初濮陽興和張布擁立孫皓之時,認爲孫皓才識明斷,有長沙桓王的風範,現在看來,孫皓沒有孫策英明果敢,勇蓋天下反倒有孫策的獨斷專行,兇戾霸氣,當初擁立他的濮陽興張布萬彧三個人,都先後被其所殺。

現在吳國,左丞相陸凱、右大司馬丁奉、左大司馬施績這些朝廷重臣先後去世,人才凋零,再加上孫皓殘暴昏庸,許多賢能之士爲了避禍,紛紛地棄官去職,現在東吳能抗起事的,也只有陸抗等廖廖數人了。

而且陸抗的身體也並不好,自去年以來,病情便日甚一日,衆將都勸陸抗回京休養,但陸抗心憂邊事,仍然是抱病帶兵,不敢有絲毫的懈怠。

現在蜀漢的強勢給陸抗帶來了無窮的壓力,蜀漢滅晉之後,下一步的矛頭必然直指吳國,如果蜀兵來犯,吳國將何以應對,這無疑是陸抗最迫切要解決的問題。

就在此時,潛伏在洛陽的細作遞交上來一封情報,情報顯示,蜀漢遷都到洛陽之後,發生的驚天的變故,姜維和鍾會密謀發動叛亂,失敗之後,雙雙殞命,緊接着,受到驚嚇的蜀國皇帝劉禪於當夜駕崩,其五子北地王劉諶繼位爲帝,現在蜀漢朝廷在忙着搞葬禮和登基事宜呢。

得到消息的陸抗不禁是面露喜色,看來這期盼已久的機會終於到來了。 ps:稍後更正……………………………………情報,然後打包一起發到弋陽。

此次蜀漢滅晉,吳國倒也是算是撿了一個現在的大便宜,兵不血刃地便將關東五州之地劃入了吳國的版圖之中。當然,這個劃入也僅僅只是名義上的,受到敕封的關東三王表面上臣服吳國,但實際卻是割據自立,並不尊從吳國朝廷的號令,吳國從這五州之地上,收不到一文錢的賦稅,反而還要貼上若干的錢糧,做爲關東三王的俸祿。

這事已經在吳國朝廷那邊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滿,關東五州剛剛改旗易幟的那會,整個吳國上下一片歡騰,文武百官是彈冠相慶,吳國的疆域轉瞬之間就擴大了將近一倍,將整個中原腹地都納入到了吳國的版圖範圍。這可是破天荒的事,要知道大帝孫權終其一生,都沒有跨過淮河,此次兼併關東五州,可以說是巨大的成功。

但這股熱度消退之後,吳人才發現根本就不是那麼一回事,吳國雖然是名義上佔據了關東五州,但事實上,除了將吳國的旗幟插到了黃河邊上之外,吳國根本上就是一無所獲。

這五州之地,儼然就是三個國中之國,吳國朝廷這邊派不過去一兵一卒,一官一吏,收不到一文一毫的賦稅,針插不進,水潑不進,吳人對五州之地沒有一絲一毫的掌控之力。

有人向吳帝孫皓建議,給關東三王一些賞賜,並下旨讓他們到建業來謹見,等他們到了建業,便將他們扣爲人質,關東之地豈不就是唾手可得。

孫皓從其言,立刻命人準備了豐厚的賞賜,一式三份,分別送往壽春、陳縣和臨淄,同時下旨召石苞、陳騫、馬隆三人進京。

不料,三人接旨之後,賞賜倒是照單全收了,進京之事全部無一例外地婉拒了,都以戰事緊張爲由進行了推託。

孫皓這回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自己賠了不少的金銀珍寶,到頭來卻是一無所獲,直把石苞、陳騫、馬隆三人恨得牙根直咬。可惜孫皓的皇權再大,卻也奈何不了這三個人,孫皓憋着一肚子的火,無處發泄,自然遷怒到了陸抗的身上。

這事本身就是陸抗辦的,朝中便有人上表彈劾陸抗,說陸抗曲意迎奉,喪權辱國,白白耗費國庫錢糧,卻是一無所獲。

孫皓立刻下旨給陸抗,要他儘快地解決五州之地的問題,如果石苞、陳騫、馬隆三人還是拒不奉旨的話,孫皓便要陸抗立刻出兵,以武力來解決。

陸抗接旨之後,是左右爲難,吳主孫皓,可是給他出了一個大大的難題。

獨寵慕少的前妻 招降陳騫、石苞、馬隆三人,陸抗已經是費盡了心思,給他們許下了無數優惠的條件,這才換來了關東五州的改旗易幟。

現在天下的形勢陸抗比誰都清楚,蜀漢挾滅晉之威,氣勢浩大,現在的吳國,根本就沒有能力與之爭鋒,如果關東五州再歸屬蜀漢的話,那麼吳國所處的形勢便更加地險惡了。

陸抗借陳騫、石苞、馬隆三人不甘心降蜀的心思,巧做周旋,讓他們名義上歸降了吳國,但實際上享有極高的自治權,這樣一來,吳國最起碼減少了一個對手而增加了一個盟友,將來和蜀漢的對抗之中,也就可以不落下風了。

wωω☢ Tтkā n☢ ¢o

但朝廷那邊的人卻不這麼想,他們和孫皓一個心思,既然歸降了吳國,那麼陳騫這些人就必須要接受吳國朝廷的號令,任由吳人差遣纔是。

這種想法,讓陸抗都無力吐槽了,孫皓身邊的這些人,得有多腦殘纔會想出這些招來,如果不給人家一些自立的權力,陳騫石苞馬隆他們憑什麼就會歸順吳國,他們三個人所佔據的地盤和人口,比吳國的疆域都不遑多讓。

陸抗拿着聖旨,心中一萬頭是奔騰而過,如果他按聖旨出兵的話,陳騫石苞馬隆三人登時便會反了,雙方打起來,最後獲利的,只能是蜀漢一方,吳國到最後,也只能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可不出兵的話,陸抗又將擔上一個抗旨不遵的罪名,現在孫皓的殘暴是日甚一日,許多大臣只是因爲一件小事或者一句諫言,就橫遭屠戮,現在整個建業朝廷中是人心惶惶,陸抗也不禁是隱隱地有些擔憂。

提起孫皓,陸抗不禁有嗟然長嘆,當初濮陽興和張布擁立孫皓之時,認爲孫皓才識明斷,有長沙桓王的風範,現在看來,孫皓沒有孫策英明果敢,勇蓋天下反倒有孫策的獨斷專行,兇戾霸氣,當初擁立他的濮陽興張布萬彧三個人,都先後被其所殺。

現在吳國,左丞相陸凱、右大司馬丁奉、左大司馬施績這些朝廷重臣先後去世,人才凋零,再加上孫皓殘暴昏庸,許多賢能之士爲了避禍,紛紛地棄官去職,現在東吳能抗起事的,也只有陸抗等廖廖數人了。

而且陸抗的身體也並不好,自去年以來,病情便日甚一日,衆將都勸陸抗回京休養,但陸抗心憂邊事,仍然是抱病帶兵,不敢有絲毫的懈怠。

現在蜀漢的強勢給陸抗帶來了無窮的壓力,蜀漢滅晉之後,下一步的矛頭必然直指吳國,如果蜀兵來犯,吳國將何以應對,這無疑是陸抗最迫切要解決的問題。

就在此時,潛伏在洛陽的細作遞交上來一封情報,情報顯示,蜀漢遷都到洛陽之後,發生的驚天的變故,姜維和鍾會密謀發動叛亂,失敗之後,雙雙殞命,緊接着,受到驚嚇的蜀國皇帝劉禪於當夜駕崩,其五子北地王劉諶繼位爲帝,現在蜀漢朝廷在忙着搞葬禮和登基事宜呢。

得到消息的陸抗不禁是面露喜色,看來這期盼已久的機會終於到來了。 這段時間由於洛陽的事情劉胤根本就抽不開身,但這也並不意味着他就忽視了洛陽外圍的防守,當初從洛陽撤軍之後,劉胤便將野戰部隊撤往了洛陽北部,分別部置了在小平津關、孟津關和虎牢關一帶,而這三點之中,以虎牢關最爲重要。

提起虎牢關,熟讀三國的人可謂是如雷貫耳,大名鼎鼎。虎牢關又稱汜水關,位於滎陽西北三十餘里處的汜水鎮,因周穆王在此蓄虎,故名爲虎牢關。這裏秦置關,漢置縣,歷代王朝,無不以虎牢關爲重要關隘,加以防守。虎牢關南連嵩嶽,北瀕黃河,山嶺交錯,自成天險。大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勢,爲歷代兵家必爭之地。

虎牢關之所以出名,便是因爲在這裏曾上演過一出“三英戰呂布”的大戲,不過熟知三國的人都知道,這不過是羅貫中所虛構出來的,呂布雖然曾經鎮守過虎牢關,但劉備卻從未參加過什麼討董之戰,自然談不上什麼三英戰呂布了。

但所有的人似乎並沒有因爲這是一段虛構的歷史而不認同,反而對這段傳奇是熱衷追棒,津津樂道,傳揚了數千年,虎牢關也因爲三英戰呂布變得家喻戶曉,盡人皆知了。

其實這段傳奇是虛構出來的,但虎牢關雄關可不是吹出來的,在這兒曾經上演過激烈的大戰,那就是劉邦和項羽的成皋之戰。劉邦與項羽戰滎陽、爭成皋之口,大戰七十,小戰四十,最初,劉邦、項羽在滎陽形成對峙,劉邦處於弱勢地位,被困於滎陽城中,糧道被項羽主力切斷,無奈只得讓大將紀信扮作自己詐降,而他則逃進成皋城,又從成皋渡河北上修武。奪韓信兵權後,再渡河奪取成皋,通過激將法激出項羽大將曹咎出城大戰,從而奪得成皋城,從此一直佔領成皋城與項羽周旋。成皋得失,成爲楚漢戰爭的轉折點,劉邦最終逼得項羽烏江自殺。

東漢末年,諸侯討董,屯兵酸棗,虎牢關便成爲董卓拒十八路諸侯的重要關隘,曹操有心思偷襲虎牢關,卻在滎陽汴水被徐榮擊敗。虎牢關的作用雖然沒有演義之中那麼誇大,卻一直是橫亙在討董聯軍面前的一道難以逾越的屏障,直到孫堅從南路突破,進佔洛陽之後,虎牢關才喪失了它的防禦價值。

此次漢軍進入洛陽,虎牢關做爲洛陽外圍的屏障,劉胤自然是極爲重視的,由中軍團副都督,前將軍黃崇親率永安、無當、陽安三個軍在此駐守,就是防範關東的殘晉勢力對洛陽的反撲。

虎牢關地勢險要,不過從虎牢關往東,卻是一馬平川的大平原,吳軍四路兵馬在陳縣集結之後,便火速西進,直指虎牢關。

陸抗對此次的洛陽之戰十分看重,認爲只有趁蜀國內亂的這個機會,吳軍纔有獲勝的可能,如果等到蜀國內亂平息,局勢穩定下來,再想攻打洛陽,那難度便會成倍地增加。

此次得到了關東三王的鼎力支持,陸抗更是信心滿滿,雖然說吳國和關東三王之間,有很深的戒備和猜疑之心,但在對抗蜀國方面,他們的利益是一致,大家都是聰明人,都懂得脣亡齒寒的道理,在蜀國佔據洛陽,大軍壓境的情況下,如果他們不團結起來,一致對敵的話,只能是落得被蜀軍各個擊破的下場。

所以,此次出兵,陸抗和關東三王都是不遺餘力的,陸抗在弋陽領兵十餘萬,此次出兵,除了零頭之外,陸抗整整地調動了十萬大軍,可以說是盡起主力,傾盡全力。

關東三王各自出兵五萬,別看五萬人馬不多,卻也是三地除了守備兵之外,所能調動的最多機動兵力了,陳騫石苞馬隆都認爲此次洛陽之戰,將會是他們最後一搏的機會了,成功的話,他們便可以收服洛陽,將蜀軍逐出黃河以南的地區。如果失敗的話,那一切便是落花流水,徹底崩潰了。

在勝則生,敗則死的壓力之下,關東三王顯然不敢藏私,反正這次有吳國來挑大樑,他們出兵相輔,只有能打贏這場大戰,纔是最爲重要的。

陸抗久病纏身,面色蒼白,身體虛弱,身邊的將領都不建議陸抗騎馬,而改乘馬車,但陸抗認爲,乘車而行的話,缺少那種領軍之將的風範,所以他不顧身體的不適,堅持騎馬而行。

跨越過淮河之後,陸抗第一次踏足中原大地,這也是歷史上東吳的軍隊第一次踏足中原,當年孫堅討董之時,還稱不上是吳國的勢力,但所有的吳人,卻都將孫堅視爲楷模。當年孫堅轉戰中原,高舉着討董大旗,在各路諸侯畏縮不前之時,他披堅持銳,身先士卒,驍勇果烈,所向披靡,第一個殺入洛陽,如此豪情勝蹟,永遠得到吳國後人的追思。

長久以來,吳國偏安於東南一隅,但從大帝孫權登基的那一刻起,吳人就不曾安分過,屢次地對曹魏用兵,夢想着可以有朝一日可以實現當年孫堅的輝煌,再一次地入主洛陽。

不過時易勢移,當年孫堅之所以能攻入洛陽,是在十八路聯軍討董,董卓畏懼,放棄了洛陽遷都長安的背景之下,孫堅才得以順利地佔領了洛陽,那時的洛陽,早已被董卓強遷走了宮室大臣和百姓,付之一炬,只剩下了一堆廢墟。

不過孫堅依然從洛陽淘到了寶貝,那就是傳國玉璽,這也是孫家稱帝時一直堅信的受命於天的理由。

只可惜,孫堅的屢次北伐,都無功而返,就連淮河都無法逾越,更別說染指中原進佔洛陽了。

而今天,陸抗第一次跨越了淮河,進入了中原大地,那乾燥的風吹拂在他臉上的時候,雖然陸抗明顯的不適應中原的這種氣候,但他內心中的愉悅還是讓他極爲地興奮,他已經創造了歷史,但距離他的夢想,還有一步之遙。 PS:稍後更正,大約兩點…………………………………………虎牢關最爲重要。

提起虎牢關,熟讀三國的人可謂是如雷貫耳,大名鼎鼎。虎牢關又稱汜水關,位於滎陽西北三十餘里處的汜水鎮,因周穆王在此蓄虎,故名爲虎牢關。這裏秦置關,漢置縣,歷代王朝,無不以虎牢關爲重要關隘,加以防守。虎牢關南連嵩嶽,北瀕黃河,山嶺交錯,自成天險。大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勢,爲歷代兵家必爭之地。

隱婚心尖寵:靳爺,別吻了! 虎牢關之所以出名,便是因爲在這裏曾上演過一出“三英戰呂布”的大戲,不過熟知三國的人都知道,這不過是羅貫中所虛構出來的,呂布雖然曾經鎮守過虎牢關,但劉備卻從未參加過什麼討董之戰,自然談不上什麼三英戰呂布了。

但所有的人似乎並沒有因爲這是一段虛構的歷史而不認同,反而對這段傳奇是熱衷追棒,津津樂道,傳揚了數千年,虎牢關也因爲三英戰呂布變得家喻戶曉,盡人皆知了。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