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這片天地青山綠水,靈氣充沛,不輸許多修真星球的聖地。

他的面色卻有些古怪,因為,這是一處墓葬空間。

……

廣袤的修真世界,開闢在主空間之外的亞空間很多,有些是因為某種原因自動生成,大多數卻是人為開闢。

開闢出來的空間里,絕大多數都是為生者準備的,有的作為家族宗門駐地,有的作為種植靈藥的葯園,也有的作為歷練場所,種類很多,用途五花八門。

墓葬空間特殊的地方就在於,墓葬空間是為死者準備的。

就跟帝王會提前為自己修築陵寢一樣,很多大能修士會提前為自己準備墓葬,或一座,或兩座,又或者更多。

至於目的,有些比較單純,有些則不那麼單純。

但不論如何,墓葬空間都是很受歡迎的存在,在仙界,不少人以盜墓為生,因為墓葬空間往往隱藏著大資源,大機緣。

林昊一眼就看出這是一處墓葬空間,而且空間主人實力不弱,至少金仙級別。

但這處空間真正存在的意義,一時間他也無從判斷。

也就在他判斷出走向,一路朝著真正墓葬所在前進的時候,空間中央,一處恢弘的宮殿前。

「終於到了嗎?」

「沒有做夢,沒有做夢,真的到了。」

「青雲殿,真的是青雲殿,看來傳說是真的,這真的是一處墓葬空間!」

「好宏偉,唯有仙人宮殿才會有這番氣象,傳言此乃一處金仙墓葬,不出所料,這青雲殿中一定有著那位金仙所有的傳承。」

「……」

震撼!

激動!

十年艱難險阻,一次次險死還生,出發的時候上百人,十年過去,而今只剩下區區十多人,所幸黃天不負,今日終於到了。

前面便是青雲殿。

根據當初得到的消息,此處空間乃是青雲大仙的墓葬空間,而那青雲大仙所有的傳承遺澤,都存在於青雲殿中。

原本還不太確定,而今真正看到,卻是沒什麼人懷疑了。

那的的確確就是一座仙人宮殿,散發的威嚴令人不敢直視,還隔著數百米,一行人就不得不停下來,根本無力往前。

可事實上,而今來到這裡的都不是普通人。

一路過來,那些所謂的天驕妖孽全都死光了,剩下的唯有聖子聖女級別的人物。

這其中赫然就有古玄星的古玄聖子,古玄聖女,以及前聖女靈月仙子。

如此強橫的一群人,卻在宮殿迫人的壓力之下,不得不止步數百米外,可見宮殿之威勢,亦可見宮殿級別之高,曾經主人之強大。

然而也正因為此,這些聖子聖女級別的人物才感到特別興奮。

對他們而言,此處墓葬空間的主人生前越強大越好。

墓葬空間主人生前越強,則死後留下的東西越好,機緣越珍貴難得。

反之,若只是一處普通的仙人墓葬,也不值得他們如此興師動眾,更不值得戰死那麼多人。

眼下勝利的果實就在眼前,誰都想衝進去霸佔、獨佔,可事實是,誰都沒說話。

心中火熱!

目光熱切!

內心是無比渴望的,但幾乎所有人都壓抑著,凝神靜氣,默默恢復,默默調整狀態,只等著發起最後衝擊。

獨獨一人例外,那就是靈月仙子。

要說放著寶貴的機緣不想要,那絕對是假的。

大機緣她也想要,她也有在長生道途遠走高飛的宏圖大志。

但她比所有人都清醒。

時間過去十年,縱然經歷的生死戰數不勝數,使得她根本無暇多想,可那件事她至始至終沒忘。

十年前,那個人,那座仙宮……

那是她永遠忘不掉的場景,既是夢靨,也是莫可名狀的想念。

就是那個人,使得她明白,即便眼前的一切再好,再繁花似錦,也要保持冷靜,不可被沖昏頭腦,那才是生存之道。

這一路經歷的一切也很好的證明了這一點。

有些人原本不用死的,可是都因為壓不住貪念,腦子不夠清醒,早早斷送了性命與前途。

況且她現在已經不是聖女了。

現在的聖女另有其人,她,不過是聖地派來輔助新聖女的,說得難聽一點,就是為聖女擋刀的炮灰。

如此,就算有心頭腦發熱又如何?她爭得過誰,誰又會支持她?

便是這種種原因,她很冷靜,雖然她也在努力恢復調整狀態,但她並不狂熱。 十年艱辛,勝利就在眼前。

面對一場天大的機緣,面對一條金光大道,這個時候沒人願意放棄。

即便是靈月仙子,縱然保持著冷靜並未陷入狂熱,但心中依然有著不小的期盼。

恢復好真元氣血,調整好精神狀態,時間已經悄悄過去三日。

這個時候不論來自哪個星球哪個聖地,大家又是同一起跑線了。

此刻距離最終勝利的果實不過數百米之遙,這條路能走多遠,能斬獲多少,大家各憑本事,沒有外力可以藉助。

便在所有人都朝著最終的目的地青雲殿進發之時,墓葬空間外圍,張無敵也在匆匆趕來。

「好,很好,所有路途中的障礙都清理乾淨了,不枉我張無敵辛辛苦苦布這格局!」

宿管阿姨 「聖子,聖女,哈哈哈哈,一群愚昧至極的蠢貨,你們大概不會想到,其實這一切都是我張無敵故意泄露出去的吧?」

「你們以為自己高高在上,你們以為這是屬於你們的無上機緣,殊不知從一開始,你們就只是我張無敵手中的棋子。」

「放心,雖然這最終的果實不屬於你們,但念在你們為我打通了這條路,我會好好感激你們的。

你們這些人,男的我會全部煉成傀儡,陪我逐戰天下,為我開疆拓土,女的,便乖乖入我的後宮吧,從今往後,你們不再是什麼聖女,你們只是為我張無敵開枝散葉繁衍子嗣的工具。」

「林昊,林紫霄,你萬萬想不到我張無敵居然有如此厚的底牌吧?」

「敢看不起我,敢一次又一次羞辱於我,終有一日,我張無敵會將你碎屍萬段,會將你所有的女人據為己有。」

「這座金仙墓只是一個開始,很快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恐懼,很快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做真正的絕望。」

「……」

一路往前風馳電掣,一路心緒激蕩,心潮澎湃,想到得意處,他時不時笑出聲來,那笑聲中狂妄、殘暴、得意,又或者咬牙切齒的恨,盡皆有之。

正如所言,其實這一切都是一個局。

區別在於,當初林昊布局很粗糙,波及範圍也只局限於無定城區域。

眼下這個局卻十分精細,目光也直接瞄準了諸多星球的修真聖地。

而為了等待結果,張無敵硬是在外界等了十年。

事實上原本現在都不是進來的時候,他原本計劃再過幾年再來的。

可古玄城外林昊展現出來的強大讓他憤怒,也讓他恐慌,迫不得已,他提前進來。

好在結果看來不錯!

當初苦心孤詣甚至冒著生命危險來布局,為的就是找一批足夠強大的人來為他開路。

為他開一條能安全抵達青雲殿的路。

因為他知道這一路十分危險,因為他知道單憑他自己的力量,想要在短時間內抵達青雲殿獲得傳承基本上不可能。

眼下一路過來,都是前人清理過的道路,戰鬥痕迹猶在,很顯然那些人做得不錯,順利完成了他想要他們做的事。

是以雖然因為強行燃燒精血施展血遁導致至今依舊元氣未復,但總的來說,他心情不錯。

此刻他夢想著將那些聖子全部收歸麾下,煉成傀儡,進而控制諸多修真星球聖地,然後將那些聖女全部霸佔,讓她們為妃為奴,為他生兒育女開枝散葉。

他更夢想著得到傳承之後突飛猛進,狠狠的將林昊踩在腳下,更將林昊的女人霸佔,一雪曾經的恥辱。

但他永遠不會想到,其實林昊就在他身後,一直慢悠悠跟著,距離不超過一千米。

看著張無敵眉飛色舞,時不時大笑出聲,說實話,林昊心裡還是蠻同情的。

正常情況下,張無敵應該知道他跟來了,可事實上,哪怕精神印記依然在,張無敵能不能知道他的存在,還要看他的心情。

其實張無敵的手段很不錯了,他一早就知道有一尊曠世仙君的殘魂在幫張無敵。

然曠世仙君雖強,可比起大帝,還是差了不止一個級別。

況且以他觀測到的情況,那曠世仙君應該也沒安什麼好心。

若非如此,張無敵不可能這麼久了還是這種狂妄的性格。

是以,張無敵不僅悄悄被他盯上了,同時也一直身在局中。

偏偏他還自以為是,以為自己才是最高明的那一個,其它所有人都是傻瓜,不得不說,這種人真的很可憐。

略過這些不為人知的隱秘不提,事實是,這段路的確十分順利,沒有遇上任何波折。

儘管張無敵進來的時間比預想中早了幾年,可前面那些人顯然把任務完成得很好,這條路完完全全趟平了。

這條前人用了十年才堪堪走完的路,而今二人走到盡頭,才用了不到一個月。

從這個角度來講,張無敵的布局無疑是很成功的。

一個局,為他節省了無數時間,省卻了無數苦難,讓他一飛衝天的時間大大提前。

與此同時,過去的十年他也沒有浪費,不但成為古玄聖地下一代聖子,同時也讓自己從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先天修士,一躍而起成為名震古玄星的升龍榜妖孽。

所以說,腦子是個好東西,世俗界如此,修真界、仙界,亦如此。

道路走到盡頭,青雲殿赫赫仙威,已然在望。

經過將近一個月的努力,這個時候眾聖子聖女已經走完最後一段路,真正來到青雲殿門口。

靈月仙子也不例外。

唯一的區別在於,現在其它人都在朝著最後幾步發起衝擊,準備踏入青雲殿。

只有她悄悄停了下來,保持著高度警惕。

也就這時,突然一聲大笑傳來:「多謝諸位師兄師姐開道,稍後我張無敵會好好感謝你們的。」

話語間一道虹光破空,彷彿絲毫不受仙殿威壓一般,直射青雲殿大門。

如此舉動,當即全場暴怒。

「大膽!」

「何方鼠輩?」

「哪來的野種,還不給本聖子跪下?」

「吾等辛辛苦苦來到此處,爾區區一個螻蟻卻妄想摘桃子,與本聖子死來!」

「……」

怒斥不斷,吼聲如雷。

這裡沒人知道張無敵是誰,因為出發的時間比較早,連古玄聖子古玄聖女靈月仙子都不認得。

而事實上,張無敵是誰原本也不重要。

重要的是,沒人能容忍這一刻有人出手爭搶,是以,當下便有聖子聖女忍不住出手攔截。 都是抱著將張無敵滅殺的心思,但凡出手之人,這一刻絲毫沒有保留。

只是效果不太理想,準確的說,是根本沒有效果。

因為某些原因,張無敵根本不受任何威壓影響,實力能百分百發揮。

反觀那些聖子聖女,雖然實力其實都比張無敵強很多,但因為受到的壓力過大,反而拿不出多少力量來殺人。

此刻的情況,也就是張無敵沒想過要殺人,否則的話,這些人加在一起都不夠死。

而隨著攔截失敗,張無敵進入青雲殿,驟然間龐大的壓力就消失了,眾聖子聖女渾身輕鬆。

這下更怒了。

「混賬,竟敢與本聖子爭搶!」

「張無敵是么,你死定了!」

「先一步進入又怎樣,沒有足夠的實力,一切都是浮雲!」

「殺,挑釁本聖女者,死不足惜!」

「……」

喊打喊殺,怒斥連連。

為了滅殺那狂徒,為了爭奪無上仙緣,不過眨眼之間,眾聖子聖女紛紛湧入青雲殿。

最後就剩在靈月仙子還站在殿外,一臉糾結,一邊想進,一邊又本能不敢進。

就在她猶豫不決的時候,忽然耳邊傳來一個聲音:「你為什麼不進去?」

靈月仙子驚醒,回頭一看,頓時呆住,等她回過神來,林昊已經站在殿門口,與她並肩而立。

「你……你沒死?」好半天,靈月仙子才口吃道,臉上掩飾不住的震驚。

林昊就笑:「我死了,現在你看到的是鬼。」

說著一把摟住靈月仙子纖腰,又道:「我是特意來找你的,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我現在就要把你帶走。」

這話聽著有些嚇人,偏偏靈月仙子忍不住笑了,紅著臉嗔道:「你這人,嚇唬我有意思么?」

說著掙扎了兩下,也沒能掙脫,反而搞得自己嬌喘微微,沒什麼氣力了。

也沒什麼脾氣,想著現如今自己的境況,索性她也認了,軟軟靠在男人身上,好奇問道:「你不是下去萬妖窟第六層了么?」

林昊點頭,「是去了啊,不光去了第六層,還去了第七層。

第六層是個很美麗的地方,宛如夢中仙境,第七層不太好,是個很大的血池,我在裡面泡了十年。」

大致情況說了一遍。

靈月仙子十分吃驚,又問:「真的假的?那你怎麼出來的?

一直以來,下到萬妖窟第六層的人就從來沒有回來過,就連聖地過去的仙人也一樣。

為什麼他們都不能回來,就你回來了?」

很是疑惑。

萬妖窟前五層沒什麼嚇人的,可第六層,真的是連聖地都聞之色變的存在。

曾經也有仙人下去過,力圖破解其中的奧秘,結果還是一去不返。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