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說著就要蹲下去給人敷藥,喜兒這暴脾氣,哪裡忍得了這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直接上前奪過葯,揚著下巴看著那個少女。

「說我是個丫頭,難不成你是男扮女裝?嘖嘖嘖,還真看不出來是個小白臉啊!!」

這話氣的那少女臉色通紅,鼓著腮幫子指著喜兒,「你才是男的,你全家都是男的!」

對於這沒品味的鬥嘴,喜兒直接全都漠視。三郎和穆六郎也上前查看,幫著給李昊上了葯,見傷口血液慢慢凝固,這才舒了口氣!

「你們是哪裡人?怎麼會來這裡?」 醫道花途 少女依舊是一副高高在上模樣,而那三個男子卻只是站在少女身後一聲不吭,看他們之間的關係很可能是主僕,喜兒就對這個少女的身份有了懷疑。

「你娘沒教你問別人之前先介紹自己!」喜兒可不是家裡這些男子,抹不開面子,被人當出氣筒用!這種有公主病的女孩,你要是順著她,她就覺得理所應當,你要是逆著她,就彷彿是受了天大的委屈,既然如此,她憑什麼討好這個不相干的人!

察覺到喜兒話語中濃濃的火藥味,那少女也立馬嚷嚷起來,只是卻被她身後的一名男子攔下,警惕地看向喜兒身後的黑暗處。

喜兒也察覺出身後的異樣,卻還是繼續和那少女鬥嘴,可手卻已經摸上了腰間的鞭子,當那氣息越來越近時,毫不留情的朝後甩去。

「你這丫頭下手是越來越狠了!」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喜兒詫異地瞪大了杏眼,脫口而出,「你怎麼來了?」

晏洛好笑的看著喜兒,見她神色依舊,這才放下心裡的擔憂,依舊是淡漠語氣說道:「路過此地,見此處情況異樣,便來查看一二!倒是你,這丫頭大晚上的不在家裡,怎的跑到這裡來了?」

話語里濃濃的關心,反倒是讓喜兒沒辦法反駁,只能悻悻地收回鞭子,看向已經被抬上騾車的李昊。

「沒辦法,誰叫我准姐夫受傷了呢!」

晏洛對於李昊並沒有好感,誰叫這人總是帶著小丫頭上山呢!因此也只是抬眸看了一眼,就看向喜兒身後的那幾人,對蘇老三抱拳就是一禮,「不曾想三叔也在此!」

蘇老三身體僵硬,對於這一禮,是受也不是不受也不是!自從知道這小子的身份,他就渾身的不自在!過去縣令在他眼裡都是天大的官,可如今有個世子爺叫他叔,反倒是讓他不知如何是好了!

還好晏洛並沒有過多的寒暄,反倒是讓手下一一排查這個村子,最後一查下來,這村子里除了那一名男孩,竟無一人生還!能做下如此滔天大案的,必定不是一般人!

而見過那些黑衣人的男孩兒以及喜兒他們,就是至關重要的關鍵。

自從晏洛現身,那名少女就一直躲在三個男人身後,不曾露面,可她眼裡的驚喜以及嫉妒,卻是怎樣也掩蓋不了!

原本看到李昊的英勇之舉就已讓她心思翻轉了,而這個剛剛出現的男子,更是驚為天人,那一身的氣度談吐,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能養出來的。

雖說是偷跑出來,甚至還差點丟了小命,可她卻覺得,今日是她的幸運日,這碰到的全是模樣如此好看的男子!讓她心裡的小鹿不停的亂闖!看向與男子說話的喜兒,那更是帶著滿眼的嫉妒。 清理村子自有人去做,可這會兒已是三更半夜,光線昏暗,為清理工作帶來了麻煩。

「不若留下一隊人馬在此看守,等天亮后再去縣衙稟報,請仵作來驗屍!」穆五郎還是第一次見到整村人被屠殺,心裡難免發怵,可還是打起精神儘力的將事情安排妥當!

對於軍中的事情,晏洛並不參與,只是斜依在椅子上,用眼角偷偷瞄著對面的小丫頭。

看小丫頭那白凈的臉頰上竟然肉呼呼的,他心裡立馬就不平衡起來,想自己在邊疆吹冷風,這小丫頭倒好,竟然還胖了,不過這樣看起來更加喜慶了!

喜兒被這道粘人的目光看得渾身不自在,可還是強裝鎮定的挺直腰板,卻不去看晏洛那副懶洋洋的模樣。

「一會兒留一隊人馬在此處看手,其餘的人全退回到魏屯!」最終還是晏洛拍的板,做的安排,可他卻也存著私心,想著帶喜兒一家一起回魏屯,這樣也能光明正大的和她多相處一會兒。

只可惜他注意打得好,可喜兒卻壓根不上套!

「我等還要送李大哥回村子看病,就不在這裡打擾了!」實在不是喜兒願意替爹爹出頭做答覆,實在是每次爹爹見到這人總是有失水準,就連一向精明的哥哥也是個悶葫蘆。

「哦,沒不是蘇姑娘還有什麼要事?」晏洛難免有些失望,可還是打起精神問及原因,可觸及到小丫頭那堅定的眼神時,就知道今天是無法如意了!

「既然如此,我派幾人跟著姑娘回去,也防止那些人半路突襲!」

這次喜兒沒有拒絕,她也不放心這一路上安危!不知會不會有陷阱或埋伏?正好這人主動提出,她也就順勢應下了。

李昊的傷勢雖然用了好葯止住了流血,可畢竟人現在昏迷不醒,誰知他們正打算走時,卻被剛剛的那個少女攔住了去路!

「誰准許你們帶他走的?你們這是要去哪裡?你們難道不管我們了?」

一連串的發問帶著藐視與傲然,沒有絲毫求人辦事的態度,讓喜兒心裡大為不爽!

「沒人能管的了我們的去留!我們去哪兒也不用跟誰回稟!至於你們,跟我們有半銅板關係!」

少女被她頂的氣紅了臉,可也知道在這都是死人的村子里,若是這些人也走了,只留下那些兵士,他們去留就更加艱難了!

「那不行,你們不能把我們放在這裡,我們要跟你們一起走!」

蠻橫不講理的少女插著腰怒視著喜兒,可她身後的三人卻一直面癱著臉沒有去制止,這更讓喜兒心裡更加不爽!

「你不是我們親戚,二不是我們朋友,甚至連認識都不認識的陌生人,我們為什麼要帶你們走?」

本以為事情就此了了,可誰知那少女竟然蹦出來說道:「誰說沒有關係?我跟那個昏迷的人,可是有了肌膚相親,我就是他的人了,你們跟他認識,自然也要幫我去安全的地方!」

這話直接讓蘇家父女子三人傻了眼!喜兒真是被這人的沒臉沒皮煩透了!

「你說有肌膚相親就有肌膚相親?誰知道你是什麼玩意兒?是不是那下三爛地方出來的?動不動肌膚相親?難不成就在井下面一起避難,就算是有肌膚之親了?若是如此,你身後的三位仁兄豈不是更要發愁!他們到底誰要對你負責?還是說三個一起負責?」

喜兒的話是絲毫不留情面,直接把那少女氣得啞口無言,滿臉漲紅,更是跺著腳就要過來與喜兒拚命,卻被她身後的三個人攔下,其中一個年紀稍長的男人出聲說道:「小小年紀,還是留些口德!」

「口德口德,這種東西是要對有品德的人才有的,至於說你們,就是恩將仇報的小人!看到李大哥昏迷不說救治,竟然還一直想要扒著他攀關係!我可告訴你們,別想著把那香的臭的都往他身上賴,那可是我的親姐夫,你們哪個敢往他身上賴,我就能把你們四個全都綁到一塊,咱們來看看到底誰吃虧!」

這話說的實在是大膽!可卻也實實在在解氣!讓旁邊的張田更是差點拍大腿叫好。晏洛的眸光中閃過笑意,從來沒見過小丫頭如此犀利的一面,雖說知道她伶牙俐齒,卻不知他損起人來,真是什麼話都敢說!這要是放在府城的閨秀或是京城的貴女身上,估計早早就用帕子掩面離去,羞憤欲絕了!不過如此生動的小丫頭,他卻是真真喜歡的!

就見小丫頭說完揚起下巴,驕傲地朝著騾車走去。蘇老三嘴角含笑,一甩馬鞭,駕著騾車就朝北鄉村駛去。三郎則跟著其他幾名黑衣人架著另一輛騾車,緩緩在後面跟著。

「你這臭丫頭,嘴皮子就是不饒人!」蘇老三半開玩笑的說了喜兒一句,他是真沒想到這丫頭膽子這麼大,什麼話都敢往外禿嚕!看來回去后要好好跟他娘商量商量,好好管教這個沒遮沒攬的小丫頭!

喜兒撇了撇嘴,哼了一聲:「那女的一看就不是個好東西!他們四個人一夥,誰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李大哥跟他們一起躲在那井下,他們竟然不知道幫他先止血,就這樣任他血流不止!咱們走時又想賴上李大哥,真真是臉皮子厚,不要臉!我要是不說他幾句就對不起李大哥,還有我姐!」

聽二丫頭提起自己的大女兒,蘇老三這才驚覺,若是那女的真的賴上了李昊,那他家大姑娘又將如何?

愛上人造美女 想到這裡,蘇老三驚厥一背的冷汗!還好自家閨女反應的快,直接了當的拒絕了那姑娘,要不然被村子里人知道了,還不知要傳出什麼閑話!

想著今天晚上發生的事情,手裡的馬鞭不自覺地揚起,只希望這騾子跑的再快些!

喜兒這會兒也有些脫力,畢竟精神力長時間外放,對於如今的她來說,還是太過牽強!

小白在空間里上串下跳,對這個主人出人意料的表現大為驚訝!說起來她接觸精神力也沒多久,對於她那戰五渣的水平,小白可是看著她一路走來,跟星際世界的人比著是差的很多,可若是跟這落後的時代相比,那簡直就是天才人物!不過這些話他卻不會告訴這個傻乎乎的呆主人,誰讓他給自己起了個小白的名字呢! 這一路走的還算順暢,河東村距離北鄉村並不算遠,也不過一盞茶的時間就到了!將車子在大門前停穩,就已經有人從院子里快速出來,看到他們安然回來,說了句阿彌陀佛,就又有人去屋子裡傳話。

木氏見自家人都無事,再看自己那准女婿,竟渾身是血,緊閉雙眼,也不知傷勢究竟如何?

「快去請陳老大夫!」蘇老三話剛落地,喜兒就已經穿出了騾車,快步朝院子里跑去。

蘇老三也不敢多耽誤,就跟三郎以及暗衛一起將李昊抬進了院子!

一直在蘇家等消息的李然看到滿身是血的大哥,也是心下一驚,可以知自己上前只會添亂,就跟在幾人身旁,隨時準備搭手!

蘇琪兒聽著了信兒,這會兒也出屋子來看,差點被眼前的情景嚇得暈了過去。卻還是扶著門框,強打著精神朝那邊走去!

剛剛將人安放在炕上,陳老大夫就被喜兒拉著快步地進了屋子。他不滿地瞪了一眼喜兒一眼,大口大口的喘息著,可當看見炕上受傷的李昊時,也是大為驚訝,快步上前檢查傷口,發現血已止住,這才安下心為他把脈診斷。

「這小子是個命大的!」放下李昊的手腕,陳老大夫由衷感嘆,這小子是真真命大,要是一般人要害處中了刀,估計早就去見閻王爺了!

聽了陳老大夫的診斷,屋子裡的人也才緩下氣,尤其是喜兒,突然放鬆,疲倦感突襲而來,讓她一個趔趄地向後倒去。

正好被身旁的李然扶了一下,眾人大驚,都以為這丫頭是哪裡受了傷而不自知。陳老大夫上前查看,卻發現是精疲力盡!

「讓她好好休息吧,也不過是個孩子!」

見她暈倒不醒,李然一個用力就將人抱了起來,就打算朝門外走。 愛情碰碰車 晏洛派來的暗衛一個個瞪大眼睛,要知道這姑娘可是他們主子的心上人,怎麼能被別的男子抱在懷裡!

只是還不帶他們上前阻攔,就已經有人快了一步,將他們攔下!

「還是將這個臭丫頭交給我吧!!今兒個她是出了大風頭,讓我這沒功的,好好的伺候她這個有功勞的!」

三郎說完也不帶李然的反應,直接就把小丫頭抱過來放進懷裡,還在手臂上顛了顛,見她依舊睡得香甜,心裡那個心疼啊! 我的絕色總裁未婚妻 看來這丫頭是真的累了!

李然只是眸光一閃,卻也沒有多說什麼話,反而是看向了床上的哥哥,說了句,「我回家給娘說一聲,別讓她惦記,今兒個晚上我就留在這裡照顧哥哥!」

說起來這是正理,李昊幫著自家送人去鎮上,卻受傷回來,必定要給人家長輩一個交代。蘇老三帶著愧疚跟著李然一起去了李家,將自己知道的告訴了李虎和馬氏。

原本擔憂的兩人聽說陳老大夫診斷過了,沒有什麼大礙,也就恢復了平靜,馬氏更是反過來安慰蘇老三:「我家老大是個皮糙肉厚的,等他醒了我再去看他,這幾日就勞煩親家了!」

蘇老三嘴上說著不麻煩,心裡對李家人是更加愧疚了!在李昊養傷的這段日子裡,那可真是想盡辦法的給人改善伙食,整整把一個精幹的壯小伙,吃出了嬰兒肥!

喜兒一直到了深夜才緩緩醒來,聽著身邊的平穩呼吸聲一時間竟有些愣怔,不知道身在何方。

「你這臭丫頭,可算醒了!」木氏眼角帶著濕潤,看喜兒醒過來,還是嘴硬地先罵了一句!這個丫頭實在是太過膽大,也不想想自己是女兒身,就敢跟那些人真刀真槍地去拚命!若是她有個好歹,可讓他們如何是好?

「娘,我口渴!」

喜兒舔了舔乾裂的嘴唇,覺得自己此時身上如有千斤之重,動一下手指頭都覺得艱難無比。直到感受著那甘甜的水流入嘴中,她才如同活了一般。

「看你以後還逞能不?」木氏嘴上這樣說,可手上的動作卻是輕悠悠的,生怕時弄疼了喜兒。

「李大哥,醒了嗎?」為了避免娘親的嘮叨,喜兒決定轉移注意力!果然一聽問自己的准女婿,木氏立馬就不在糾結小丫頭是不是做的過分!

又開始滔滔不絕講起李昊醒來前後發生的事情!

原來在喜兒昏迷沒多久,李昊就悠悠轉醒。他體質本就好,再加上那些難得傷葯,讓他除了臉色有些蒼白外,看著倒也並無大礙。

「我想著你大姐是個細發的,不如讓她跟然哥兒一起照顧昊哥兒,也能讓然哥兒稍稍休息休息!」木氏為喜兒掖了掖被角,一臉的慈愛。

有自己大姐看著喜兒,相信李大哥必然是開心的。只是想到那個刁蠻的少女,不知她是否真的放棄!

看娘親熬紅了眼睛,喜兒難免心疼,就讓她趕緊休息。木氏見她人真的沒事兒了,也知她緩過勁,這才放下心回了屋,走時還細心地給喜兒留了盞燈,就怕她一會兒起夜不方便。

聽著關門聲,喜兒這才翻了翻身,腦海里全都是那些死去的村民,雖說這輩子也見過死人,甚至自己也殺過人,可那些都是迫不得已而為之。

可今天那些無辜的村民,就這樣不明不白的被人殺死,整整一個村子,近千人啊,就這樣沒了性命!

越想她就覺得后脊背發涼,究竟是什麼樣的人,竟然能下這樣的毒手?

想起那個被救下的孩子,從今日起他便再也沒有嘮叨他的父母,偷偷給他藏饅頭的姐姐。終將變成孤單一人!更可悲的是,他今生都不一定能手刃敵人!

喜兒越想越是睡不著,在炕上猶如烙餅似的,翻過來翻過去。

「快先睡吧,不然天就亮了!」突如其來的聲音,讓喜兒翻身的動作一停,一個鯉魚打挺就從床上坐了起來,警惕的看向剛剛發出聲音的房梁!

「我都來了許久,你竟然剛剛才發現,可見這功夫有所倦怠!」

說話間一身黑衣的晏洛就從房樑上跳落下來,那身姿靈巧一看就知輕功了得!可把喜兒羨慕的兩眼冒光!

「你怎麼這會兒過來了?」

喜兒見是熟人,也就放下了警惕,鑽進被窩裡只露個腦袋,見她這副模樣,晏洛無奈的搖搖頭,眼中的寵溺,只有喜兒這個神經大條的沒有發現! 燭火微微跳動,喜兒盯著眼前的人不錯眼珠,她發現這人是越來越有氣勢了,尤其是身上的凜冽感,以及撲面而來的威壓,都讓她感到頭皮發麻,這是在面對比自己強上許多的人時,才有的應激反應!

「你就不好奇,我因何大半夜出現在那個被屠村的村子里?」

他說的輕描淡寫,卻讓炕上的喜兒眉頭緊鎖,思緒翻轉間,卻還是沒有頭緒,於是認真的搖了搖頭!一臉求知慾的看向挑起話頭的無良人士!

「你這模樣還真是……」晏洛又是一陣無奈,他發現每次面對這個丫頭,他就變得特別有包容力,不論這丫頭說什麼,他都不會真的和她生氣!

「昨兒個我接到密報,說是有人勾結邊關的蠻子,要來突襲咱們的糧倉!邑洛府的幾處產糧之地,都被駐軍把守,我本還不確定他們要對此處下手,可前些日子那兩次燒糧,反倒是提醒了我……」

話說到這裡晏洛就看向了喜兒,見她一臉的思索,忍不住嘴角勾出笑容,繼續為她解惑。

「若說起這處地界跟別的地方有何不同?這裡不但有解甲歸田的將軍,再有就是將軍的家眷!」

「可這也不能成為他們來這裡的緣由呀!」喜兒還是想不通,歪著腦袋一臉求知若渴的看向晏洛,反到時讓他渾身不自在起來!

清了清喉嚨,晏洛只能壓下心裡的悸動,「山頂原本的那處,如今已經蕩然無存!有些人就是自作聰明,以為這裡藏了什麼天大的秘密,能讓我時不時前來!」

喜兒不雅的翻了個白眼兒,嘟著嘴說道:「說了半天還不是因為你!若不是你經常往這裡跑,人家怎麼會注意到我們這個小山村?」

見著小沒良心的直接把錯歸到自己身上,晏洛也好脾氣的不與她爭辯,反倒使一臉沉思說道:「今後你出門多小心,這些如今不太平邊關,更是一觸即發,聽說蠻子那邊早就沒了糧食,如今已經做好了開戰的準備!莫要讓他們狗急跳牆,有機可乘了!」

其中的關鍵喜兒自是明白,可她就是想不通,就算是想偷襲軍營,也沒必要將那一村子的人全都殺死吧!

看出了他的想法,晏洛嘴角親敏眼神中閃過殺意,「有些人就是不把老百姓的命放在眼中,如此狠戾,我倒是小瞧了她!」

見他知道內幕,喜兒立馬一臉八卦的挪了挪身體,朝著晏洛笑眯眯的獻媚,「說說唄,我就好奇是什麼人這麼歹毒呢?你告訴我,我將來也能防著她點!」

晏洛本就不瞞著她,這會兒見她難得的撒嬌,反倒是心裡一甜膩。

「這些事本不應告訴你,畢竟牽扯到王府里的一些腌雜事,不想污了你的耳朵!」晏洛說的比較誠懇,喜兒也不是一個斤斤計較的,更何況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生活方式和態度,沒必要因為這些個人的喜好而否定眼前的人!

「那你也多加小心吧,那婦人慣用的手段,雖說上不得檯面,可卻也最為管用,你莫要中了她的陰招才好!」

本是幾句簡單的關心話語,聽在晏洛的耳里,卻是分外的甜蜜。

「那起子的小人我還不放在眼中,倒是你要多多注意,我就怕他們狗急跳牆!」

喜兒自是應下,可隨即又想到這村子一夜之間被屠,周邊的人若是知道了,豈不是會引起恐慌?

心裡想著,嘴裡就問出了口,晏洛對此也是頭痛,在邑洛郡多少年沒出現過屠村的慘事,為了安定民心,是需要下一番功夫!

喜兒這會兒正是精神,兩隻眼睛在燭光下熠熠生輝。晏洛見她興緻這麼高,也不捨得就此離去,就跟她講起這些年軍中見聞。

喜兒聽的是連連感嘆,她真沒想到這個嘴裡含著金湯勺的世子爺,這些年也是經歷了刀光劍影,生里來死里去。

不過想想也是,他作為邑洛郡的未來主人,若是不懂上馬打仗,他也只能是一個閑散的貴族子弟而已。他下面還有弟弟妹妹,若是他不拼一把,那他們的命運豈不是就跟原來世界里那樣,落魄被打壓,鬱郁不得終!

想起原來世界喜兒的心就是一慌,看向晏洛,見他依舊如常,才稍稍安定。

直播間里的小可愛早就已經刷屏刷到爆!他們怎麼也沒想到這個晏洛竟然會夜探喜兒閨房?簡直是禽獸!

世界我最帥:這就是你們喜歡的男神,說白了就是一個禽獸,喜兒,小丫頭才多大年紀,就跑到她房裡去了!

甜蜜蜜最好:你就是嫉妒男神長得比你帥!人家兩個離了那麼大老遠,聊的也只是這些年的見聞,你哪隻眼睛看到他非禮喜兒了?

世界我最帥:那裡可是古代,古代!男女兩個人在一塊說說話,被人看著了,都會說三道四,這深更半夜共處一室的,讓喜兒今後可怎麼嫁人?

不喜歡女主:真不行就嫁給他唄!反正他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只有喜兒自己不知道!

咕咕蛋太難吃:趕緊把上面的話屏蔽的,不能讓媳婦看到,否則的話可就不好玩了!

好奇心的嗚嗚獸:咕咕蛋我發現你最近學壞了!竟然學他們要瞞著喜兒,你太不善良了!你太讓我失望了!

咕咕蛋太難吃:嗚嗚獸,我不是學壞了,而是我想看看喜兒將來那張錯愕的臉!

傳說中的冰糖葫蘆:啊哈,被我抓到了,已經截圖,將來我一定會把這些原封不動的發給喜兒的!

咕咕蛋太難吃,好奇心的嗚嗚獸………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