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還成,基本上與我們所想的差不多,而且這上面所整理的比之前的還要全面一些,若是推行下去,效果應該不差。」 莫景晟唇角禁不住的,始終帶著笑意。

楚恬說:「你受傷了,怎麼能下床呢。」

「一會兒不是要去醫院?到時候我還得下床。」莫景晟低聲輕笑,彎腰傾身,距離她明明不算近,可就在她的上方,感覺又曖.昧,又緊張。

「你……你快回去休息啊。」楚恬說償。

「好。」莫景晟笑笑。

楚恬這模樣實在是太可愛,讓莫景晟忍不住,伸手在她毛茸茸的腦袋上揉了幾下。

楚恬怎麼都覺得,莫景晟像是在揉小動物,揉小妹妹。

反正,就是沒吧她當正經的異性來看待。

莫景晟已經起身,回去了卧室,繼續歇著。

楚恬懊惱又沮喪的想,莫景晟這麼不避嫌,又是拉她的手,又是揉她的頭,還讓她跟他睡一張床。

其實,壓根兒就是把她當妹妹看吧。

就是說順嘴了,因為沒把她當正經的女人看,所以,才脫口而出了。

因為她是他好朋友的妹妹,自然,莫景晟也就把她當妹妹了。

想到這一層,楚恬哪還能睡得著,只剩下滿心的鬱悶。

在沙發上翻來覆去,心裡酸澀的厲害。

委屈的,嘴巴都高高的撅了起來。

實在是睡不著,她乾脆就不睡了,起身去了廚房。

就算莫景晟把她當妹妹,可……可她還是把他當成喜歡的大男人,想要對他好,照顧他。

楚恬抬起拳頭捶了一下自己的腦袋:「你這個沒出息的!」

罵完了自己,還是巴巴的去舀了勺米出來淘,準備給莫景晟煮粥喝。

***

楚恬帶莫景晟去楚天醫院,莫景晟的傷自然就瞞不過楚昭陽了。

顧念在警局的時候,接到了楚昭陽的電話,聽說了莫景晟受傷在醫院的事情。

「這事兒別說出去,就你知道就好。」因為莫景晟是偷偷行動,且還不知道到底R組織潛伏在警局內部的間諜是誰。

所以,莫景晟並不想驚動了警局中的人。

警局內的間諜不一定知道他已經有所懷疑,所以這事兒,要保密。

「好,現在我過不去,我中午去看看他。」顧念走到角落,壓低了聲音說。

「好,我中午去接你。」

兩人商量好了,楚昭陽掛了電話。

好不容易挨到中午,顧念沒敢告訴任何人。

平時都是跟沈曉曼一起吃飯,今天也只能說跟楚昭陽約好了。

沈曉曼也不在意,大咧咧的跟顧念揮手說拜拜,就約著別的同事去吃飯了。

顧念一出警局,就看到楚昭陽的車在門口等著。

她趕緊小跑著過來。

楚昭陽降下車窗,就見顧念馬尾一甩一甩的,在正午的陽光下,如墨似的黑髮被染上了些許金色,在陽光下耀著柔順又亮眼的光澤。

那張白皙的小臉,在陽光下彷彿放著光一般。

楚昭陽的嘴角不由自主的,就微微彎了起來。

不禁想到他們倆第一次見面時的場景,她也是滿是活力的朝自己跑來,馬尾在陽光下一甩一甩,活潑好看。

現在的顧念,少了當時的一點兒青澀,多了些嫵.媚。

小跑過來時,雙眼都是笑眯眯的。

黑白分明的大眼,彷彿天生的柔媚。

這樣柔柔美美,一舉一動皆是美媚的模樣,全是因為他。

思及此,楚昭陽便忍不住升起了驕傲。

這麼美好的姑娘,是他的。

顧念還不知道楚昭陽的想法,趕緊上了車。

雖綁了馬尾,仍有些碎發被風吹了下來,有點兒亂。

楚昭陽伸手,便將她的碎發往耳後撥。

指尖拂過顧念細膩光潔的額頭,小小的電流像細線一般在她的額頭上生起。

顧念臉頰生起淡淡的暈紅,在陽光下耀眼奪目。

楚昭陽的心都要被顧念這臉紅的模樣化成了水,想也沒想的就傾身湊了過來。

顧念以為他這是要親自己。

雖說是在警局門口,有同事人來人往的吧,但好歹車窗的顏色深,其實看不太到裡面。

顧念心臟「噗通噗通」的,跳的特別快。

嘴巴動了動,睫毛便顫顫的閉上了眼睛。

可半晌,只感覺熟悉的,帶著薄荷香的氣息輕輕在臉頰拂過,便沒了下文。

顧念這才緩緩地睜開眼,安全帶不知道什麼時候被他給繫上了。

自己一下子,就被安全帶給困住了。

再看楚昭陽,雖頂著一張面癱的臉,可深沉的黑眸卻露著似笑非笑的光。

顧念哪還有不明白的,羞惱的直接把臉埋進了掌心裡,咕噥了一句:「真討厭!」

楚昭陽看她這小模樣,可愛的跟什麼似的,簡直像個小娃娃,在他的懷裡逗趣兒。

楚昭陽抬手握住她的手腕,便將她的手移開,便露出了裡面那張嫣紅的小臉。

他湊得近,都能感覺到她臉上的燙意。

楚昭陽直接在她的唇上啄了一下,才問:「哪兒討厭?」

他沒離得太遠,雙唇差一點兒就能貼上她的唇瓣。

說話的時候,灼.燙的氣息便全灑在她的唇瓣上。

—題外話—五更三~ 她頓了頓后,將手中冊子翻看完后,才又繼續說道:

「這上面基本上沒什麼問題了,只是有一點。」

「這政策推行下去之後,地方上的官員監管力度一定要加強,若不然前面那些腦滿肥腸的剛剛拔除,後面又生出別的蛀蟲來,讓得這新政失去了本該有的意義。」

魏寰聞言看著齊文海說道:「齊丞相覺得呢?」

齊文海經歷過那天的事情之後,整個人就變了很多。

剛開始時,他只是抱著保命的心思,也知道魏寰的目的之後,自己沒能力阻止,只能隨波逐流保全齊家上下。

可是這幾天跟著姜雲卿和魏寰看著她們之前所說的新政一點一點的添補完整,甚至於這兩人並沒有因為他曾經對睿明帝效忠,便對他處處防備,反而將他、吳然,魏可進,還有一些老臣全部召集起來,跟朝中一些剛被魏寰提拔起來的心腹一起,完善魏寰之前所說的新政。

那一日姜雲卿將話說明白之後,他們雖然看似屈服,可是心中依舊會有一些不服和不屑。

冷宮黴妃 可是這幾天,他們親自經看著新政一點點完善起來,親自弄明白了新政推行之後,對整個赤邯朝廷和民間百姓的好處之後,他們才明白那天姜雲卿所說的話。

他們為了反對而反對,因為對魏寰的反感和排斥,所以從來都沒有親自去看過這新政到底是好還是壞,便一言否定,結果被姜雲卿嘲諷的無言以對。

齊文海這幾天幾乎有大半的時間都呆在宮裡,魏寰和姜雲卿並沒有排斥他,反而一如之前睿明帝在時倚重。

而齊文海從最初的防備,到後來的驚然,再到如今對這姑侄二人的心悅誠服。

特別是對姜雲卿,她對於朝政上的遠見和敏銳,以及一些政事的看法,每一次都能夠讓齊文海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齊文海見魏寰問他,便開口說道:「回公主,老臣覺得元安郡主說的在理。」

「如今新政各個方面都已經補全,就算還有什麼不足的,也可以等新政推行下去之後,再照著下面反饋之後的成果,去其糟粕,取其精華,再慢慢將其不足。」

「而且如果真能照著這上面所寫的推行下去,只要能夠全部落到實處,定然能讓我赤邯國力更進一步,而且民間對於朝廷和皇室的向心力也會增強。」

「可是唯獨有一點,就是推行時監管之人。」

齊文海心中想法和姜雲卿幾乎一樣,直接說道:

「新政推行之時,這監管此事的人無比重要,須得選一個有名望,品性高潔,又身份足夠貴重的人才行。」

「否則若是隨便挑選一人,怕是不僅壓不住下面的那些鬼魅魍魎,也容易被人鑽了空子。」

「公主推行新政本是利國利民的好事,可若讓人在新政推行期間鬧出什麼亂子來,或是引起亂局,不僅有損皇室威儀,還會讓人質疑公主的能力。」

魏寰聞言皺了皺眉,抬頭看著齊文海問道:「那齊丞相心中可有什麼人選?」 讓她本就燙的臉,被他的氣息烤的更燙了。

顧念想都沒想的就瞪了她一眼,目光似嗔似羞,可就是沒有一點兒狠勁兒。

一點兒威懾力都沒有,反倒媚的厲害。

楚昭陽目光灼灼的看著她,眼裡是濃濃的情動償。

這丫頭,大抵是不知道自己這目光有多麼媚,不然也不會拿這眼神來瞪她。

她要的效果沒出來,反倒把他勾的厲害。

楚昭陽黑眸閃了閃,好似躥著火光似的,問:「因為沒親你,所以我討厭?」

顧念:「……」

什麼時候,不著調的話他都能張口就來了!

這還是以前一次蹦倆字兒的楚昭陽嗎?

雖然,還是那麼一張面癱臉,雖然,對外人的時候話還是少的厲害。

可在她這兒,畫風變得也太大了吧!

顧念沒好氣兒的捶他的肩膀,羞惱:「楚昭陽!」

楚昭陽眉眼帶笑,黝黑的眸子蹦著星星點點的笑意,如同璀璨的星光一樣,那黑眸就是夜空。

哪怕現在正午,陽光正好,可顧念完全沉溺在他的眸子中,一點兒別的都感覺不到。

她這懵懵傻傻的樣子,讓楚昭陽都拔不開目光,直接在她唇上落下結實的吻。

薄燙的唇兇狠的嘗遍了她口內的香甜,嘬著她柔軟的唇瓣,久久都不肯放。

好不容易鬆開時,顧念的唇都被他吻腫了,紅彤彤的,說不出的艷麗,比塗什麼顏色的唇膏都好看。

楚昭陽動作比理智快,低頭又覆在她越發軟嫩的唇瓣上,慢慢的磨到唇角,一路燙到她的耳垂。

顧念不由自主的抓緊了他的襯衣,雙手因動.情而顫顫的。

楚昭陽一雙手不知道什麼時候落在了她的腰上,緊緊地攥著。

就想要把安全帶解開,把她抱過來。

顧念聽到安全帶扣子「啪」的一聲響,猛的回神了。

姻緣錯:冷帝的傾城啞後 屁.股都被他抱離了椅子,顧念突然推了推他:「還得去看莫景晟。」

楚昭陽頓了頓,泄了氣的把她放回去。

「早知道就不約他一起吃飯。」楚昭陽咕噥道。

顧念正紅著臉,手忙腳亂的把安全帶重新系好。

這男人,給她系安全帶的是他,剛繫上又給解開的,也是他。

「約了誰一起吃飯?」顧念系好后,問。

見楚昭陽這滿臉鬱悶的樣子,顧念反倒沒那麼窘了。

被他這彷彿被人欠了幾百萬的樣子給逗得,忍不住便笑了起來。

楚昭陽懶洋洋的睨她一眼,見自己鬱悶,這丫頭就這麼高興?

被他惹得情動的嫣紅都還沒有退去,這會兒又笑的狡黠,真是讓他恨不能使勁兒的搓她,揉她。

「莫景晟。」楚昭陽無奈的說,「跟他說好了,中午去看他,乾脆就一起吃個飯了。」

顧念一聽,趕緊催:「那還不快走?」

如果莫景晟不是很可能是因為R組織才受的傷,楚昭陽真可能沒心沒肺的就先不管他,先把顧念拽去酒店了。

***

兩人到了楚天醫院,不用問人,楚昭陽自然知道莫景晟在哪間病房。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