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牽著小浩走到寶寶房,他倆都睡了,躺在小床上特別的安靜,嘟起小嘴睡好可愛,讓人想要去咬他們一口。

「見過弟弟妹妹嗎?」蘇心優抱著他半蹲在嬰兒床上望著他們兩個,輕聲問小浩。

這兩個小傢伙可是大家手中的寶貝,哪裡能靠近得了,能遠遠看就不錯了。

他搖搖頭「奶奶外婆不讓!」

她們兩個肯定是太過於緊張這兩個小傢伙了才不讓誰來抱他們跟他們玩。

「寶寶還小所以啊奶奶跟外婆怕你皮不讓靠近看。」

「我知道,但是小浩不皮,爸爸說想要跟小公主玩浩浩就要努力成為一個有用的男孩子這樣小公主才會跟浩浩玩所以小浩很認真的學習,我想等我像爸爸一樣厲害了,小公主就會看我一眼跟我玩了!」

聽到小浩說這話,蘇心優不敢相信的瞪大眼睛,他也就四,五歲怎麼會說出這樣的話?也太成熟超前了吧?

「小浩這是誰教你的?」

「沒人教我啊,我就是有一次實在很好奇小公主長什麼樣過來看,可是奶奶不讓,叫我去找媽媽,於是我去找媽媽,我媽媽說:浩浩啊,小公主呢是我們高攀不起的,你呢只有好好讀書,等你長大了,成為有用之人,這樣才能看一眼小公主喔。」

本來想叫他不用這麼刻苦也是可以跟小公主玩的,但又怕折斷了這棵有用之材,於是說道「小浩,你媽媽的呢說的也沒錯,但是呢也不是完全對喔,小浩要刻苦學習成為有用之人,但也不是成為有用之人小公主才會看你一眼,你懂嗎?」

壓根沒聽懂的小浩側著個腦袋搖頭「姑姑我不懂。」

這小男孩有著蕭陋的容貌,卻是小香那卑微的性格,真是服了,輕撫他的頭說「現在不懂沒關係,好好學習,以後要什麼樣的小公主都有。」

超神機械師 但是她女兒的話,今生是不可能的了,因為她已經答應了周公,把女兒給他當徒弟。

不讓女兒擁有愛情,看著很殘忍但是這也是為她好,只要她修鍊成仙那麼她就可以長生不老。

「嗯。」小浩嘴裡同意了,但是他那漂亮有神的小眼睛卻是定定的望著葉茜,他還是個孩子,心思很單純,葉茜對於他來說就像是得不到的布偶,他很想要但是他要不到。

見他小小的眼裡滿是渴望,蘇心優在心裡嘆了聲,她這女娃還是個嬰兒就俘虜一個小男孩子的心,那是有多可怕事情啊。

明白他想要摸摸小葉茜,蘇心優輕柔的問道「小浩,你想摸摸小公主嗎?」

光是聽,小浩就害怕的猛搖頭「不要,奶奶會打小浩手手的。」

「沒事,有姑姑在,她不會打你的。」

蘇心優拿起他的手,牽引他伸手去碰碰葉茜,可他卻是十分害怕的在她帶領下都不敢去碰。 ?說話的是絕劍門掌門,抱丹境一層的蔡佳俊。

「就你?」凌天眼中閃過几絲不屑。

「你這麼說,是因為你沒有見過我真正的戰力。」蔡佳俊面深如水,一雙眸子放出堅定執著的光芒,「你殺了我兒子楓華,我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將你擊殺!」

「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凌天道。

血刀劍魔孔月天、血刀蠍魔昌子明、玄龜之體龜延壽、絕劍門掌門蔡佳俊,四人各佔一個方向,圍住了凌天。

圍觀人群寂靜無聲,緊張著等待大戰來臨。

雖然凌天剛剛擊殺了兩個神兵門的抱丹中期武者,但他的對手仍有三個抱丹巔峰的武者,其中還有一個是龜妖,妖族身體一向強悍,戰力遠超同階武者,龜妖的身體防禦力更是妖族中的佼佼者,而蔡佳俊是絕劍門的掌門,雖然只有抱丹境一層的修為,但名頭響亮,自然也不會是弱手。

而且,凌天的龜殼防禦法寶也被破去了,形勢對他仍是相當不利呢。

雖然四人下了決心,但誰也不願先動手,都等著別人先上,然後自己再撿便宜。

「你們再拖下去,他的龜甲法寶可要恢復了。」這時雪千柔淡而輕冷的聲音響起。

總裁的女人(全本) 得了雪千柔提醒,孔月天心頭一震,他剛才只是擊破了龜甲凝成的光幕,龜甲本身未損,很有可能不久后就能恢復。

怪不得凌天東拉西扯,原來是為了拖延時間。

「他最強的龜甲法寶不能凝結光幕,但龜甲實體極為堅固,不是你們能擊穿的。」雪千柔繼續道,「但龜甲再堅固,也只能防禦一面,由一人牽制,其他三人從側後方一齊攻擊,以快打快,他是防不住的,而且,他擊殺蒯修德時,冰焰小了許多,應該快用盡了,他一直沒有用混沌神雷,可能也用盡了,或者剩餘不多,必須節省著用……」

雪千柔說到這裡,改為傳音了,顯然是在指點某人接下來的打法。

孔月天等三人一妖,聽了雪千柔的話,也是大為提氣,更多了幾分信心。

人群嘖嘖稀奇,看這雪千柔不過是一名稚嫩的少女,卻眼光毒辣,一下看出了凌天的最大的破綻。

其實,雪千柔看到的,在場的幾個抱丹境巔峰武者都是常年戰鬥的老手,又怎麼會看不出來,只是他們都等著別人先動手,心思不齊。

而雪千柔一開口,就把這四顆散沙擰成了一團,一致對敵。

雪千柔傳音完畢,昌子明手上多了一張靈符,黃色的符底上,畫著一隻血紅的大蠍子,蠍身上蓋滿了各種晦澀不明的符文。

昌子明催動靈力,啪得一聲將靈符蓋在蠍子背殼的人臉花紋上,只見靈符上飛出無數詭異的符文,如彈出的小豆子一般融入人臉黃蠍的身體。

接下來令人震驚的一幕發生了,只見黃蠍身形暴漲了一倍多,而它的尾巴更是變長了近三倍,尾針也變成了數十來根,如刺蝟一般。

黃蠍的兩隻大螯抬起,足有兩個人高,螯刃寒光閃閃,夾動中發出一聲清響,遠傳數里。

眾人見到人臉黃蠍這彷彿擇人而噬的凶暴姿態,毫不懷疑,就算是抱丹境巔峰的武者,被這大螯夾一下,恐怕也是筋斷骨折的下場。

「殺了他!」

昌子明向凌天一指,人臉黃蠍肢節一踏,踏得地面猛然一震,遠處的人群都站立不穩,猛向凌天撲去,速度比之前快了數倍不止。

昌子明又是心疼,又是得意,他剛才使用的靈符,是特意為人臉黃蠍製作的魔化符。

這枚魔化符能臨時將人臉黃蠍的戰力提高兩到三倍,是昌子明最後的保命手段,非到生死關頭是不會使用的,但雪千柔讓他用,他也只能用。

使用了魔化符后,這隻人臉黃蠍提前透支了生命,不久后就會死亡。

見人臉黃蠍疾撲而來,凌天想也不想,手臂一揮,早就凝結好的氣圓斬呼嘯飛出。

嗤得一聲!

邊緣鋒銳無比的橢圓形光團高速旋轉,從兩個大螯中穿過,精準的斬在人臉黃蠍的外殼上,只在堅硬的殼上留下一道淺淺的印記,便消散掉了。

這……這也太硬了吧!凌天微微一怔。

人群也是一片嘩然,凌天的氣圓斬有多麼強悍,眾人都是親眼所見,摧枯拉朽一般連斬兩個抱丹中期,連中品靈器也擋不住。

但這樣威猛的氣斬,竟然只在人臉黃蠍外殼上斬出一道淺印,這蠍子是有多硬啊。

「哈哈,你想傷我的蠍子,等成為法相境再說吧!」昌子明得意狂笑,同時扣了一疊靈符跟在後面。

人臉黃蠍的外殼本來就是少見的堅硬,又用魔化符加強了數倍,就算是幾個抱丹境巔峰的武者合力一擊,也無法擊破了。

魔化后的人臉黃蠍,可謂是法相境以下無敵,昌子明是相當有信心。

人臉黃蠍越來越近,孔月天、龜妖和蔡佳俊三人躍躍欲試,等蠍子糾纏住凌天,就是一齊攻擊的時候了。

人臉黃蠍尾巴一彈,風聲呼呼,正要向凌天攢射出尾部的毒針。

突然之間,凌天隨手一彈,一個乳白色的水球急射而出,打在人臉黃蠍的外殼上,爆出一團水光。

哼!一個破水球也能傷我的蠍子?真是痴心妄想!

昌子明心中冷笑,看也沒看蠍子,正要對凌天激發靈符,這時聽到人群一陣驚呼。

昌子明也反應過來,細看蠍子,只見蠍殼上竟被腐蝕出一個個小洞,那乳白色的怪水深入蠍身內部。

經過魔化的蠍子強悍的身體竟然承受不住,節肢一軟,趴倒在地上,原本氣勢洶洶的魔蠍,頓時變得半死不活的,奄奄一息了。

「這……這怎麼可能?你用得什麼?!」昌子明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雙手抱著腦袋,都快要抓狂了。

他用魔化符透支了人臉黃蠍的生命,這黃蠍本來也活不了多久的,如果能殺死凌天,也算值得,哪知道被怪水廢了,辛苦賭上的飼養數十年的寵物,就這樣毫無價值的死去,讓他如何能接受。

「是金蟾液,而且是金蟾中異種,才能有這麼強的腐蝕性。」孔月天臉色發黑,凌天身上的寶物,真是層出不窮,讓人防不勝防。 聽舅媽說讓任健和自己做個伴兒,舞清清一下子紅了臉:「舅媽別胡說了。」當地人管結婚隱晦一點說就是做伴兒,舞清清聽舅媽這麼一說臉蛋不由地紅了。

復仇美妻請愛我 姥姥看到外孫女臉紅了急忙制止:「亮亮媽,你看看卷子蒸好了沒有?時間差不多了。」

「哦,好好好。」舅媽趕緊放下手裡的青瓜奔向柴鍋。

舞清清感激地看了看姥姥,悄悄走出了廚房。背後聽到舅媽和姥姥的交談聲:「老太太,不是我說,咱們清清要是將來能找這麼個女婿就不錯,人長得好,家勢也好,還是名牌大學畢業的學生,咱們清清配他倒也不虧。您覺得呢?」

姥姥淡淡地說:「再看吧,清清還小,有些事情還做不得打算。畢竟兩人的路還都長著呢。只不過要盯著點,這個小子心眼挺多,別讓咱們清清吃虧了。」

舞清清站在院子里深吸一口氣,雨後空氣就是好。她走到門口向外張望,可是滿眼乳白,什麼也看不到。過了一會兒,從街里走來一個挑著什麼的人,舞清清眯著眼睛使勁看,奈何霧太大怎麼也看不清。

可是那人老遠就打招呼:「是不是清清來了?還開著這麼好的車?清清是發財了嗎?哈哈哈」

舞清清這才聽出來來人是誰,趕緊跑過去迎接:「三舅?是您嗎?這麼早就過來了?」這人就是舅媽口中的兄弟,住在隔壁村。

舞清清到跟前才看清,三舅頭上戴著草帽,身上全套的雨衣雨褲,大雨靴子,肩上扛著一根鐵鍬,頭上掛著一捆電纜。

「哈哈,你舅媽昨晚給我打電話了,我今天早上剛去船上放過水,你舅舅的電纜還放我家,順便給他帶過來。」三舅說著進了門。

「三舅,您怎麼知道是我?」舞清清好奇地問。

「你舅媽說了你昨天來了,你這個小龍女,每次回姥姥家都攜風帶雨的,我能不知道是你?」三舅打趣道。

「呵呵,也是哈。三舅,您怎麼沒騎摩托?」舞清清問。

三舅指指外面:「你瞅瞅這麼大霧,敢開車?」

「哦哦,也是。」

三舅先進廂房裡換下了身上的雨具,隨後進了廚房和自家姐姐還有親家老太太打招呼。姥爺抽著旱煙從外面回來了,一身濕漉漉,手裡還提著一籃子新鮮蔬菜。

「姥爺,您怎麼這麼早出去摘菜?」舞清清趕緊接過姥爺手裡的菜籃子。

姥爺摘下草帽脫掉滿是泥巴的雨靴:「這還早?快五點了。」

舞清清翻了翻菜籃子問:「你又在哪開了塊荒?」

姥爺指指村東:「那不是成明家大家子去城裡了嗎?他家小菜園不種了,就給我了。」姥爺說的一臉得意。

「您都多大歲數了?還干這些做什麼?一身濕淋淋的,一會兒關節炎又該犯了。趕緊進屋換衣服。」舞清清一邊心疼地急匆匆把溫水拿來給姥爺洗手,一面催促著。

姥爺樂呵呵地回答:「不要緊不要緊。」

「怎麼不要緊?多大歲數了,還跟個小孩似的,一點都不讓人省心。」舞清清一邊扶著姥爺進屋換衣服一面抱怨。

姥爺樂呵呵的說:「沒事,沒事,就種點菜,又不多干,老是閑著會長毛的。」

舞清清忽然靈機一動:「姥爺,要不我給你點錢,以後買菜吃,不要種菜了好不好?」

「你?」姥爺疑惑地看著舞清清,「你哪裡來的錢?你還是個學生呢,雖然聽你媽媽說你勤工儉學做的不錯,可是能夠自己花銷就不錯了,哪裡能有多餘的?」

舞清清抿了抿嘴看看窗外說「姥爺,跟您說個事兒,千萬別告訴姥姥和我爸媽他們。」

姥爺說:「你犯法了?」

舞清清翻了翻白眼:「你就這麼看不起你外孫女?什麼犯法,我發了點小財。」

舞清清驕傲地看著姥爺。姥爺眨眨眼睛問:「你發什麼財了?」

舞清清說:「給你買釣魚竿的人有錢吧?」

姥爺立即緊張地問:「你,你不會為了錢,把自己給賣了吧?」說著話姥爺急的滿臉通紅地看著舞清清。

舞清清說:「瞎想什麼呢?姥爺您就不能想我點好啊?感情我上華大就是為了賣自己去?」

姥爺這才放下心:「哦哦沒有就好,要是為了錢把自己賣了,我立即就把那個釣魚竿折斷,把那小子趕走。」

舞清清笑著說:「沒有的事。這麼跟您說吧,他可是我的大財神,通過他,我做成了一筆買賣,賺了一點錢。」

姥爺來了興緻,小聲問:「多少?」

舞清清想了想,還是別說實話以免嚇著姥爺,於是說:「十萬!」

「啊?十萬?!」姥爺驚呆了,雖然漁民現在都富裕了,可是這麼多錢對於這個小姑娘來說還是非常不可思議的。

「對,小聲點!」舞清清警告。

姥爺點點頭:「真的?」

「當然真的。要不我帶他回家幹嗎?」舞清清一副認真的樣子。

姥爺說:「原來這是你的金主啊?」

舞清清皺皺眉:「您會不會說話?這叫財神!」

姥爺笑著說:「對對對,財神,財神。不過你賺錢了自己留著花,我不缺錢,你舅舅給的不少。」

「他給他的,我給我的,以後不準種地了,這麼大歲數了可不是鬧著玩的。」舞清清繼續埋怨。

「好好,我不種地了還不行?不過錢,我不要,你還是給你爸媽吧。」姥爺端過大茶缸子喝了一口。

舞清清犯了難:「他們我自然會給,不過給您的您就接著成么?」

姥爺知道舞清清是個倔脾氣,這點隨他爸媽,姥爺想了想點點頭:「好吧,不過我不要太多,200就行。」

舞清清頭頂一片烏鴉飛過,這個小老頭還真是有意思:「行,你等著。」

舞清清跑進卧室,從包包里取出厚厚一沓鈔票走出來,放到姥爺手裡:「你200,剩下的給姥姥。」

姥爺拿著錢愣愣地問:「怎麼這麼多?這得有兩萬吧?」

舞清清點頭:「對呀,你200,剩下的都是姥姥的,聽好了不準昧了去。私藏小金庫小心我告訴姥姥。」

姥爺一聽不樂意了:「憑什麼她那麼多我就200?」

「你自己要的呀。」

「不行,要少也是她少,我多。」姥爺終於上當了。

舞清清拍了拍姥爺的肩膀:「那就這麼定了。」

姥爺愉快地把錢藏了起來,而且還是把舞清清打發出去之後他才藏的。都說老小孩老小孩,這話一點都不假,姥爺此時此刻就像個淘氣的小孩子。

舞清清和老爺正鬧著,聽到院子里一陣嘈雜,原來是舅舅他們回來了,身後還跟著四個人。姥爺伸頭看看窗外,問:「誰來了?」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