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麻煩大了嗎……」

許辰沉吟皺眉,爆山猿的實力和威勢的確非常強大。 赤峰上面的人群都驚顫的緊貼住山體,仰著頭往山巔看去。

天空上面冰鸞不住盤旋,和許辰幾人一起緊緊盯著山巔上的一個岩漿洞。

岩漿洞裡面的岩漿不起波瀾,平靜的彷彿沒有任何問題。

許辰等人則在這平靜之中,神情越來越凝重,以至於整個天空都變得沉悶起來,一個說話的人都沒有。

「轟!」

突然,岩漿爆裂,一個黑影如同閃電衝出,震耳的破空聲讓每一個人心臟一顫。

緊接著伴隨著大股的岩漿升空后又降落,衝出來的黑影落地,地動山搖。

當刺目的岩漿全部消失后,一頭大如山嶽,皮膚彷彿黑色岩石和火紅色岩漿交錯凝聚的爆山猿王,雙目金紅熾熱的出現在所有人面前。

「冰鸞,今天就拿你當下酒菜!」

粗暴的聲音從猿王口中傳出,它張口之間,有大股金紅色的滾燙岩漿流出,滴落在地上升起高溫蒸發的熱氣。

「少說大話!」冰鸞嬌喝,翅膀則越扇越急,盤旋速度極快。

「大話?!」

猿王放聲大笑,驟然間,它狠狠一踏腳,整個身體如同炮彈一樣升空,速度就像一道黑色的閃電,一瞬之間已是到了冰鸞面前。

「啾!」

冰鸞大驚,身體直接后翻,慌忙向下衝刺中躲避過了這一次猿王的撲擊。

「抓緊!」

冰鸞背上,許辰被這突然翻轉帶來的慣性沖的飛起,只有雙手還緊緊抓著冰鸞的羽毛。

總裁的失寵新娘 旁邊凌寒雪倒飛出一段劇烈,也抓住冰鸞固定住了自己。

只有肖義直接脫手,向後墜去。

「啪!」

後面的凌寒雪連忙伸手,一把拉住肖義,兩人一同狠狠砸在冰鸞的背上。

所幸這時冰鸞穩住了身形,三人也連忙抓緊了冰鸞。

「許辰怎麼辦,這猿王變得太強了。」凌寒雪喊道。

肖義額頭流汗:「這樣絕對不行,猿王爆發的衝擊力太強,冰鸞就算能躲過一次,也躲不開第二次、第三次!」

「你們閉嘴,怕了就從我身上滾下去!」冰鸞回頭嬌喝道,眼中盛怒。

「轟!」

這時地面一陣轟鳴響起,猿王從空中落下,砸在地上后引的整個赤峰都在顫動。

「猿王現在的樣子,我們就算有仙劍也幫不上什麼忙。」許辰不理冰鸞的盛怒,沉聲說道。

「速度和力量差了太多,哪怕仙劍鋒利,也根本不可能有效的威脅到對方……這該怎麼辦。」凌寒雪緊緊皺著眉頭。

「砰!」

驟然之間。

黑影閃現,猿王再一次跳躍而起,猙獰殘暴的臉龐,在許辰幾人眼前瞬間放大。

「去下面!」

許辰提醒。

冰鸞慌忙閃躲,尾羽仍然被抓了一把,頓時有大把的羽毛脫落,灑的漫天都是晶瑩冰羽。

「該死的蠢貨!」

冰鸞氣急,語氣中更多的卻是驚懼,它俯衝而下,到了赤峰下面,遠遠避開了山巔上的猿王。

「能逃得掉嗎!」

猿王大笑,轟一聲從山巔上縱身一躍,下一瞬間,大地顫動,它已是降落到下面來。

「真是殘暴。」肖義看的臉龐驚恐,不由仰頭看一眼赤峰上的丹聖樓,眼中露出一絲絕望,這麼強的猿王在前面,自己能到聖樓給妻子找到仙丹嗎?

「給我滾下來!」

猿王再一次撲擊,一舉一動都引發轟鳴,可怕的舉動讓人內心的恐懼不斷擴大。

砰!

就彷彿是平地驚雷,它忽然的升空讓空氣急劇壓縮,導致許辰幾人感覺呼吸都困難了一些。

「蠢貨。」冰鸞一邊咒罵一邊側身逃避。

它剛躲過這一次撲擊,還來不及如何,瞳孔忽然凝縮成針。

只見在空中的猿王竟然抬腳一個蹬空,驚人的力量反衝,讓他龐大的身體驟然改變了方向,大手,直接籠罩在冰鸞上方。

「它力量提升到這種地步了!」

凌寒雪大驚,猿王的蹬空和許辰的不同,許辰的身形和猿王相差極大,許辰蹬空只需要力量為一的話,猿王最起碼也要一百的力量,這是百倍的力量差!

「啾!」

冰鸞驚恐悲鳴,這一下,終究是避無可避,如此巨力的猿猴王一旦抓住它,它今天恐怕真的要死在這裡了。

「吼!」

就在這時,一道震耳欲聾的咆哮突然在天空中炸響。

緊接著一片轟隆隆的地動山搖,一個不比猿王小多少的巨大黑影沖向空中,朝著巨大的猿王狠狠撞去。

「砰!」

彷彿兩座山峰碰撞,猿王和黑影雙雙掉落在地上,砸斷一座又一座山峰,把周圍徹底夷為平地。

「鸞姑娘,你沒事吧。」一個沉悶的聲音在星火塵土中傳出。

當星火塵土落下。

一頭猙獰巨大的鱷魚,出現在所有人面前。

「丑魚,你怎麼來了!」

冰鸞驚訝的聲音第一個響起。

許辰和凌寒雪幾人互相詫異對視,這巨鱷的出現太及時也太出人意料了。

巨鱷沉悶開口:「我見你收集仙劍,知道你遲早要收集到猿猴子這邊,你離開自己的冰域到這裡,必然不是它的對手,我擔心你的安危,所以在你走後就直奔這裡來了,我跑的沒你飛的快,不過一路狂奔下來,總算在關鍵一刻趕到了。」

「……」

冰鸞扇動翅膀,在空中久久沒有回話。

許辰和凌寒雪眼中露出明悟:「這傢伙,還真是看上冰鸞這隻大白天鵝了。」

「想不到你還挺可靠的……」良久,冰鸞出聲說道。

巨鱷裂開猙獰的大嘴,彷彿在笑一樣:「你沒事就好。」

「吼,爬蟲,你也不想活了嗎!」

猿王此刻從地上爬起,猙獰的看向巨鱷,凶戾的臉上滿滿的全是殺機。

「哼,我與鸞姑娘兩人聯手,就算你占著地利也難以奈何的了我們,鸞姑娘,我幫你擋著,你出手。」

巨鱷開口,搖晃著巨大的鐵尾朝著猿王狠狠衝去。

「馬上就來!」

冰鸞長鳴一聲,飛空而起,到了高處之後,它鋒銳堪比仙劍的冰掾對準猿王,從上往下撲擊。

「嗯,給我滾開,爬蟲!」

猿王看到這一幕,臉色微變,閃身躲避,但發現半個腰身被巨鱷一口咬住,根本掙脫不了,無奈之下,它急的只能兇狠的用肘部和拳頭錘擊巨鱷的腦袋。

砰砰砰的錘擊下,巨鱷腦袋上很快流出大股鮮血,但強韌的大嘴,始終沒有一絲一毫要鬆開的意思。

「啾!」

冰鸞尖銳刺耳的聲音傳來,下一刻它的冰掾,如一柄冰雪仙劍,從天而降!

「嗤拉!」

猿王在掙扎躲避之中,還是無法倖免,一條胳膊,被洞穿撕碎,掉在地上發出砰的一聲。

「吼!」

猿王發出震天的痛苦嚎叫。 三大仙獸混戰一團。

所有人看的目瞪口呆。

這裡沒有法力,仙獸的戰鬥也是最原始的血肉搏殺,每一次撞擊都鏗鏘有力,讓人看的熱血沸騰。

「這戰鬥一時半會停不下來,下一次冰鸞飛到山巔時,我們先下去拿劍奪寶。」

許辰看著冰鸞、猿王、巨鱷的血戰緩緩開口。

冰鸞和巨鱷以二敵一佔據了一點優勢,但猿王腳踩神火赤峰,有地利的幫助也不會很快敗亡,戰鬥比想象中會持久。

「好,我們也幫不上什麼忙,趁著猿王被支開,先上山最好。」凌寒雪點頭。

肖義更是贊成點頭:「多謝了,如果沒有你們,恐怕這裡沒有一個人能成功登上聖樓。」

「走吧。」

許辰在冰鸞身上站起,在冰鸞又一次升天準備俯衝的時候,他縱身一躍:「冰鸞,猿王交給你們拖住,我先上山拿劍!」

「你們有什麼事快點辦,辦完就立刻走,這個蠢猴子很難殺。」冰鸞出聲,再一次俯衝了下去。

下面的戰鬥混亂殘暴。

山巔之上,許辰一行人直奔赤峰中心。

而在赤峰山腰,一群登山的人看到這一幕,紛紛驚醒:「快,快登山,趁著猿王不在,跟上許辰他們。」

人人顧不上腳底傳來的疼痛,疾馳而上。

「吼吼吼!」

一片吼叫聲傳來,赤峰中忽然鑽出一群爆山猿,朝著許辰等人衝去。

肖義看到這些爆山猿面色大驚:「不好,之前被冰鸞趕走的爆山猿出來了。」

凌寒雪冷冷笑道:「一群小嘍啰而已,有仙劍在手有什麼好怕的,一路殺過去。」

「殺!」

許辰一聲低喝,仙劍出鞘,劍鋒帶著無堅不摧的鋒芒,嗤拉一聲,直接把一頭爆山猿斬成兩半。

「走。」

凌寒雪也不弱下風,仙劍在手,劍招如電如風,但凡靠近的爆山猿全部被他逼退。

肖義也被分到一柄仙劍,以仙劍護身,安全的直奔到了山巔中心。

「第四把仙劍在這裡。」

許辰許辰腳步一停,目光定格在身前。

前面是一座赤紅色的高樓。

高樓的形狀像一個大鼎,坐落在這赤峰上,就像立在火山口的爐鼎一樣,讓人不敢輕易踏進。

而在高樓的門前,插著一柄火紅火紅的晶瑩仙劍,劍似流火鑄造而成,通體流轉金紅色的光澤,劍鋒金黃,好似燒紅到極致的鐵,只是看一眼就有極端熾熱的感覺。

這是魁火仙劍。

「取劍,進樓。」

許辰看了看仙劍,又看了看下面還在戰鬥的猿王和冰鸞等人,不敢拖沓,邁步上前。

「嗷!」

一群爆山猿再度嚎叫著衝來。

猙獰狂暴的衝擊,似可掀翻一切。

「許少俠你們先拿劍,我幫你們擋著。」

肖義上前一步,手持一把仙劍,站在許辰身前,仙劍划動,將一頭爆山猿輕鬆斬成兩半。

「這仙劍果然強大。」肖義驚喜的看著手中仙劍,沒有這仙劍之前,他斷然不敢正面面對這些爆山猿。

雲胡不喜 「走了。」

後面。

許辰一躍到聖樓面前,伸手抓住插在門廳前的仙劍劍柄之上,引劍而出,橫挎腰間。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