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邵文濤暗自竊喜,表面上不動聲色,「還請老師放心,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

余友清對邵文濤很滿意,笑著說道:「人就是這樣,總會有點私心嘛!」

邵文濤見余友清這麼說,內心燃起熊熊烈火,激動地說道:「老師,您是我的貴人!」

出了余友清的辦公室,邵文濤面色一變,嘴角噙著一抹得意的笑容,這麼多年來,跟著余友清鞍前馬後,像一隻狗樣諂媚討好,現在終於到了開花結果的時候,不出意外,自己將接替余友清,成為國醫專家組的組長。

這個位置對於所有從事醫學的工作者,都是至高榮譽,相當於太醫院院判,正五品官員,相當於是正廳級幹部。

當然,級別倒是其次,關鍵是可以掌握整個中保委的人脈關係網,是何等榮耀的事情。

中保委專家眾多,為首長們提供醫療保健服務,作為組長可以很容易地與首長們形成良好的關係。

這是一筆寶貴的政治財富,邵文濤年輕的時候有過當官的設想,不過陰差陽錯之下,沒能如願。但如果自己接替余友清之後,再尋找機會巧妙運作,說不定還有希望。

邵文濤朝自己辦公室走去,與岳遵迎面撞。

岳遵禮貌地寒暄道:「邵專家,你好!」

邵文濤板著面孔,不冷不淡地「嗯」了一聲,然後快步從岳遵的身側走過。

岳遵尷尬地站在邵文濤的身邊,無可奈何地苦笑,心中暗自唏噓,為爭這個組長職務,專家組內部恐怕要混亂一段時間了。 葯都,合城。

王國鋒坐在圓桌的主位,左手邊是省葯監局副局長肖德義,其餘都是合城有頭有臉的人物,身價過億的人物。

他們都是靠著藥材起家,現在涉獵廣泛,也投資了房地產、酒店等生意,但主要業務還是圍繞藥材,畢竟現在從政府不斷傳來利好消息,大力支持中醫發展,作為衍生行業,當然嗅到其中的商機。再過幾年,中藥材市場會再度擴容,他們這些人自然能賺個瓢盆滿缽。

酒過三巡之後,眾人臉上都泛著紅光,隱隱有些醉意。

肖德義舌頭有些打顫地醉笑道:「今天得感謝王總,如果不是他組織,咱們可沒有機會坐在一塊聯絡感情。」

王國鋒謙虛笑道:「都是仰仗肖局長的面子,不然我可沒有資格請到這些大佬。」

旁邊有藥材商笑道:「王總,您客氣了。現在您可是掌握著咱們這些人的生死大權啊,全國最大的藥店歸你管,現在你還併購了中成藥工廠,以後我們全得靠你發財。」

王國鋒連忙起身,敬酒道:「我是個新人,感謝諸位的抬愛。咱們這一行,必須要團結在一起,才能夠有進步空間。打打殺殺沒意思,為什麼不一起賺錢呢?」

「王總的看法高人一籌啊!」另外一個藥材商人笑道,「合則共贏,分則俱損。表面上來看,我們都是競爭對手,但事實上市場蛋糕這麼大,每個人分一塊,就能吃得很飽了。」

王國鋒頷首,眉頭皺起,露出憂思,「不知道大家注意過漢州沒有?我特地了解一番,內心充滿擔憂啊。大家都知道,合城一直都有葯都之稱,如今漢州一個三線城市打出醫都的口號,讓人憂慮重重。」

肖德義冷笑道:「我看不過是小打小鬧,搞政績工程而已。」

王國鋒搖了搖手,苦笑道:「從去年開始,不少中醫從中醫協會退出,這件事情大家想必都應該知道。現在漢州依靠中醫組成的新中醫聯盟,所以才有這個底氣。大家有沒有想過,如果中醫力量足夠強大之後,會不會對藥材市場產生影響呢?」

「哼!那幫中醫根本就看不起我們這些藥材商人,還不是嫉妒我們賺得比他們多?」立即有一個藥材商人出聲,冷嘲熱諷地附和道。

中醫和藥材商人的矛盾自古以來,一直存在,因為他們是相互聯繫,不可分割的利益體。

「雖然漢州短時間內無法成為真正的醫都,但我們真心要警惕起來,必須要提前做好防備。」王國鋒說到此處,見眾人都有所感觸,不再多言,他心知肚明,經過自己這番的提醒,這群精明的藥材商人,應該知道如何對付三味製藥了。

……

深秋已到,但街上的女人們,依然不願意接受這個事實,穿著的衣服很少,在瑟瑟寒風哆哆嗦嗦,為了綻放出動人的曲線,也是拚命了。

從車站出口,擁擠的人群中走出一個俏麗的身影,蘇韜連忙摁了摁喇叭,顧茹姍壓著棒球帽的帽檐,加快步伐,朝轎車小跑了過來。

顧茹姍昨晚給蘇韜打電話,告訴他要來漢州複診,所以蘇韜開車來接她。

顧茹姍現在已經算得上二線以上的明星,所以穿著打扮格外注意保護自己。

等她坐在副駕駛上,蘇韜無奈苦笑搖頭。

顧茹姍好奇道:「我穿得有問題嗎?」

「當然了!」蘇韜笑道,「這樣子其實更容易暴露自己的身份,正常人哪會穿得像你這樣啊。」

顧茹姍冷哼一聲,不屑道:「那怎麼沒人發現我?」

錦繡良醫 蘇韜搖頭苦笑,對著不遠處指了指,道:「你瞧瞧那個人!」

顧茹姍順著蘇韜的方向看過去,一個長相猥瑣,體型微胖的男子,拿著個相機,正朝著這邊拍攝。

「人家不是沒發現,而是早就盯上你,準備來個突然襲擊。」蘇韜聳了聳肩,無奈苦笑道。

「那怎麼辦?」顧茹姍鼻尖冒出冷汗,她現在正處於事業的上升期,如果遇到緋聞,那會造成致命打擊。

「事情也沒想象中那麼複雜!」蘇韜笑著給夏禹打了個電話。

夏禹聽明白蘇韜的意思,道:「放心吧,我會處理好這件事情的。」

夏禹以前是個私家偵探,幹得活兒跟娛樂狗仔的活兒差不多,讓他來處理這件事情,自然問題不大。

蘇韜交代完畢之後,就發動車輛,載著顧茹姍前往三味堂,從氣色來看,顧茹姍的乳癖之症已經康復得差不多,她也已經開始塗抹三味國際的新產品豐乳膏,效果隔著這麼多層衣服——看不出來!

顧茹姍見蘇韜不時地朝自己身上盯一眼,有些心慌,終於忍不住,怒道:「再看,就把你眼睛給扣掉!」

蘇韜哈哈大笑,聳了聳肩,「真兇,我不看了,等下讓肖菁菁來看吧!」

顧茹姍臉上紅白一陣,低聲啐道:「無恥!」

抵達三味堂,蘇韜帶著顧茹姍低調地從後門進入,肖菁菁與顧茹姍的關係明顯改善,兩人交頭接耳的說這話,然後進了後面的宿舍。

顧茹姍當著肖菁菁的面,脫下了上身的衣服,肖菁菁簡單地擠壓了數下,笑道:「乳癖已經徹底好了。」

顧茹姍很開心,對著肖菁菁比了個大拇指,道:「你的醫術真棒!我看青出於藍勝於藍,蘇韜給我治的話,估計也就這樣」

肖菁菁連忙搖頭,笑道:「跟我師父,還是差遠了。」

顧茹姍沒急著穿上上衣,當著肖菁菁的面,裸著上身旋轉了一圈,笑道:「你發現有什麼變化沒?」

顧茹姍的身材很好,膚若凝脂,光滑如綢,因為經常健身跳舞的緣故,沒有絲毫贅肉,肖菁菁自己的小腹有贅肉,因此有點羨慕。 名門星妻 她很認真地看了看,如實稱讚道:「效果確實很明顯。」

顧茹姍這時開始穿衣,笑道:「增加了一個尺碼!」

肖菁菁眼中露出驚訝之色,「這麼誇張?」

「所以你也趕緊試試吧!」顧茹姍感慨道,「這個產品一旦上線,絕對會吸引無數女人。」

人都希望擁有一個完美的身材,很多人不惜去醫院做整形手術,如今這款豐乳膏上線的話,不需要手術就能達到完美效果,當然會讓女人不惜代價,一擲千金。

肖菁菁在顧茹姍的推薦下,再也不猶豫,決定晚上洗過澡之後,就嘗試使用一番。

她是個中醫,對裡面的成分很清楚,都是不含副作用的中草藥,最多沒效果,但絕對不會產生什麼副作用。

蘇韜並不知道肖菁菁和顧茹姍兩人正在討論豐乳膏的使用效果,夏禹匆匆趕到三味堂找到蘇韜,剛才那個追蹤顧茹姍的記者已經受到警告,放棄繼續盯梢的想法。

夏禹找到蘇韜,是為了更重要的事情。

「葯神集團那邊出手了。」夏禹焦慮地說道,「他們聯合十多家藥材商人,對我們進行封鎖。」

蘇韜眉頭微微一皺,自己最擔心的事情終於出現。

蘇韜現在的中醫館主要從事中醫保健服務,對藥材的需求量不算大,病人在治病之後,如果你不願意在三味堂購買中草藥,那也可以到外面的藥方進行購買。

也就是說,三味堂的藥材庫只是個增值服務,並不是主要的核心競爭優勢。

但,如今三味製藥一旦建成,製作中成藥必須要有大量的原材料,這就必須和藥材商人打交道。

然而,在藥材商人的人脈關係網上,三味堂和藥王谷的實力相差懸殊。

星際迷霧 藥王谷以經營中藥店為主要業務,是眾多藥材商人的主要零售渠道,再加上藥神集團併購了國內最大的一家中成藥工廠,所以從藥材商人角度,葯神集團比三味堂明顯更有價值。

三味製藥的進度完成得很快,已經初步研究出近十種具有市場競爭力的中成藥,而且訂單也不愁,初步會銷往軍方背景的醫院,但這個時候出現藥材商人的封鎖,足以限制三味製藥的發展,形成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的尷尬局面。

這也沒辦法!

也是中醫協會和新中醫聯盟的矛盾導致。

在去年開始,許多中醫大夫從中醫協會退出,以至於現在的中醫協會裡面的會員,大部分是一些藥材商人。

這些藥材商人想要進入新中醫聯盟,又被拒絕,所以乾脆站在了對立面。

不得不說,王國鋒進步不小,知道利用這個矛盾點,給蘇韜製造麻煩。

「你有什麼建議?」蘇韜深吸一口氣,問道。

「那批商人都是唯利是圖之人,只要給他們足夠的好處,絕對會有人改變陣地。」夏禹沉聲道,「我打算先去調查一下他們的老底,然後找到切入點。」

蘇韜對夏禹的辦法認可,提醒道:「貨源固然重要,但是質量更重要。之所以國內不少中成藥無法銷往國外,有時候並不是人家惡意與我們為難,確實是不少中成藥的原材料出現問題,裡面含有化肥農藥成分。我們找的藥材商人,首當其衝要檢查他的產品是否過硬。」

夏禹點了點頭,道:「我明白該怎麼做了!」

等夏禹離開之後,蘇韜暗嘆了一口氣,沒想到在中成藥的原材料供應上,出現了差錯。

人生便是如此,隨處都會出現難題,關鍵是要及時應對,處理得當。 一場小雨侵襲漢州城。

入秋之後,一場秋雨一陣涼,許多人不得不穿上厚厚的衣衫,至於三味堂的生意火爆了不少。

顧茹姍剛拍完了一部戲,暫時有幾天休息時間,所以她選擇留在漢州,有這麼一個大明星藏在後屋,員工們都很興奮,不少人都在讚歎蘇韜有手段,簡直是花叢殺手。

顧茹姍給蘇韜的感覺,宛如一滴墨汁染在清水中,初時濃稠,浸染心緒,再看時,又慢慢消逝淡去,惹人回味。

在星空下,蘇韜也曾經琢磨過與顧茹姍的關係。

或許,像現在這樣,保持著距離,不遠不近,比較合適。

顧茹姍慢慢在娛樂圈站穩腳步,如果靠得太近,對於她的前途有所影響;但蘇韜在顧茹姍身上投資那麼多,若是就這樣讓她遠離自己的視野,卻又心有不舍。

顧茹姍怕也是這麼考慮,所以才會在漢州住這麼多天,這女人難道也怕自己淡忘了她?

「你那個廣告什麼時候拍啊?」蘇韜故意幽默地問道。

「後天就走!」顧茹姍瞪了蘇韜一眼,知道蘇韜這是故意在挑釁,鼻子哼了一聲,「在雲海拍廣告,我第一次拍,還有些緊張。」

蘇韜搖了搖頭,苦笑道:「一旦拍了,那豈不是要被看光光?」

顧茹姍微微一怔,無奈道:「沒辦法,現在公司給我定位,要走國際路線。這家內衣品牌在國際上也很有名氣,能幫助我打開國際市場。照片都是上國際知名時尚雜誌的,所以不會太暴露。」

像顧茹姍這種拍片廣告,與那些小模特的廣告不一樣,她身後有經紀公司協調。那些小模特的廣告,在和攝影師交流過程中沒有話語權,甚至偶爾還得吃點虧。

「國際?」蘇韜哈哈大小,打趣道,「難怪你想要變大了。不然,按你之前的身材,在國內還行,到了國際上,的確就沒有什麼競爭力了。」

「胡說八道什麼呢?」顧茹姍瞪了蘇韜一眼,氣得滿面通紅。

主要是因為,蘇韜也確實說出了她的內心。

其實顧茹姍原本的尺寸,並不算太差,在華夏人中已經算是中等偏上,但與歐美那些模特相比,顯然要差了一個層次,所以顧茹姍才會有讓自己變得更完美的想法。

棄女有運:家養丫頭拐侍郎 「聽說你過幾天要去燕京,房子借給你住啊?」顧茹姍從口袋裡取出家裡的鑰匙,放在蘇韜的手邊。

蘇韜笑道:「你不怕我瞎折騰你的閨房?」

「不怕!」顧茹姍笑道,「你有輕微的潔癖。」

蘇韜無奈苦笑:「沒想到我被你研究透了!鑰匙我收下,不過你可別寄希望我給打掃衛生。」

顧茹姍見蘇韜收下鑰匙,心情一松,自己的行為其實很直白,至於蘇韜明不明白自己的心意,她沒有過多考慮。

傍晚時分,一輛賓士保姆車停靠在三味堂正門口,然後顧茹姍坐入車內,從漢州抵達雲海大約要花費三個多小時。

送走顧茹姍之後,蘇韜接到晏靜的電話,晏靜的語氣特別著急,「花顏,不見了!」

蘇韜知道花顏是晏靜的死穴,連忙安慰道:「你先別著急,我這就來找你!」

半個小時之後,蘇韜在別墅見到捂著臉的晏靜,旁邊的保姆局促不安地站在旁邊。

「究竟是什麼情況?」蘇韜語氣軟和地說道。

保姆吞吞吐吐地說道:「今天我去接小姐,結果沒接到人。」

蘇韜皺眉問道:「幼兒園那邊怎麼說?」

「小姐,提前被接走了。」保姆道,「說是小姐的叔叔!」

「花嶺接走的?」蘇韜皺眉道。

蘇韜大致理清其中的頭緒,晏靜肯定是覺得花顏在這個世界上還有親人,所以決定讓花顏和花嶺嘗試接觸,畢竟對於花顏而言,多一個親人,也是一件好事。

在晏靜的默許之下,花嶺有心接觸之下,兩人相處得不錯。

蘇韜感覺到晏靜此刻的懊悔與沮喪,自從相識以來,從沒有見過晏靜如此情緒低落。

在外人的眼中,晏靜始終以獨立堅強的女性示人,但蘇韜知道晏靜其實也有柔弱的一面。

「沒錯,是我允許的!」晏靜抬起頭,「但我沒想到,他會利用自己的侄女,剛才我給他打了電話,他並沒有接,然後給我留了一條簡訊。」

「什麼簡訊?」蘇韜皺眉問道。

晏靜將手機遞給蘇韜,蘇韜看完,面色變得陰冷,「讓你離開三味國際?」

晏靜點了點頭,道:「如果只是跟我要錢,我當然不會沒那麼擔心。現在情況很明顯,花嶺受到別人的指使才會這麼做。」

蘇韜突然意識到,這件事恐怕跟自己有關係,瞬間想到了王國鋒和秦經宇,難道他倆在暗中設下一個圈套,威脅晏靜退出自己的團隊?

蘇韜深吸一口氣,道:「你先別急,花顏一時半會,恐怕不會出現問題。稍安勿躁,等對方沉不住氣,主動給你打電話,然後再談條件。」

「要不要報警?」晏靜突然問道。

「別報警!」蘇韜果斷道,「我們不能讓花顏陷入更危險的狀況。」

報警的話,只會打草驚蛇,如果真是秦經宇暗中指使,報警根本沒用。

如果在理智的情況下,晏靜當然不會這麼說,她此刻已經完全陷入驚慌失措的狀況之中。

……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