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比如你見到的那個所羅門,他最擅長的是煉器,賜予你的獎品燃燈就是他的一件法器。光明天委託他獎賞給你,說明光明天在這一次戰役中已經注意到你的存在了。」

「很可能是你的火焰戰神,引起了光明天的注意。」

「因此,我可以提醒你,你現在所做的,不管在你看來是正確的,還是錯誤的,你,我的小友,你已經開始站隊了。」

「在這裡呢,我可以告訴你一個小秘密,想不想知道?」莫邪賣個關子。

「什麼秘密,我的確很好奇。」

「那就是,你站隊儘管是無意的,宿命的,但你的站隊和我是一邊的。」莫邪有些開心的說。

「那另一邊呢?」夏洛奇說。

「這麼說吧,西方天界的勢力,你知道吧?」莫邪問。

「嗯,還和他們干過一架。」夏洛奇想起那加百列的時空禁錮依然有些后怕。

撿個少主來種田 「對,那是另一邊的。」莫邪道。

「奧!」夏洛奇有些明白了。

「我們這邊都有哪些盟友啊?」夏洛奇繼續追問。

「這你先不要管,至少你應該明白,光明天,三十三天中的一方,已經選中你作為他們的培養小苗子了。」

「光明天的內亂也不知結束了沒有。哎,這些東東跟你講只會讓你煩亂,你還是不要知道的啦。以後有適合的機會我再告訴你。」莫邪想起了一些事情,有些頭疼的樣子。

「看來諸天也不太平啊!」夏洛奇看出了一些苗頭。

「對嘍,你以為我呆在那破次元囚籠里出不來么?不,那是我實在煩打打殺殺的亂七八糟的日子。」

「你知道么,天界里每一天都在死人,那些苦苦修練的上萬年的說死就死了。可是奇怪的很,依然有很多人願意從凡俗世界中前往天界。」

「凡俗不是很好嘛?天界的日子一點都不好過。不管你選哪一邊,最終都可能戰死被殺。」

「三十三天最高層聽說還有一天,它的名稱一直在變,有時候是離恨天,有時候是逃生天,有時候是鴻蒙天,有時候……」

「你知道為什麼在變么?」莫邪神秘的說。

「為什麼啊?」夏洛奇問。

「因為那一天是自由天。大自由,你聽說過嘛?」莫邪憧憬了。

「大自由?」夏洛奇暈。

「大自由就是不自由,又是真正的自由。」莫邪越說越玄乎了。

「莫大哥,你去過那裡么?」夏洛奇問。

「哎,你這人,會不會聊天啊?」莫邪急了。

「算了,不跟你說了,我過來就是讓你趕緊修練混元,別忘了正事。」說完,莫邪那張大餅臉閃人了。

……

「夏大哥,你好了?」黛莉斯如一陣風似的掀開了蒙古包的門帘。然後跑過來就緊緊的摟住夏洛奇的脖子。

「哎,哎,我傷口!」夏洛奇叫道。

「啊,你那裡疼啊?」黛莉斯鬆開手,趕緊問。

「哪都疼,你一抱我我就疼。」夏洛奇本來是坐在床上,這回終於有機會站起來了。

「呵呵,兩位小朋友,你們聊,我出去方便一下。」阿凡提面露笑容,十分識趣的走出了帳篷。

「他們呢?」夏洛奇問。

「馬上就過來,天啊,你也太嚇人啦,一睡就睡了七天七夜啊!總部首長那邊都來電話問啦。」黛莉斯說。

「什麼電話?誰的?」夏洛奇連忙問。

「梁伯,項伯達,就是那個南海海空防禦中心司令吧,還有劉德全老師等等,哎呀,反正你這一睡著,我們可被這電話給吵死了。」

「你們跟那邊都怎麼解釋的?」夏洛奇問。

「我們商量后,大鵬哥對他們說我們包了一個團,來非洲旅遊,過幾天就回去。」黛莉斯說。

「哎呀,我的兄弟,你好啦?」說大鵬大鵬到。

「大哥,讓你費心了。」夏洛奇趕緊站好,抱了一下大鵬。

「沒事,好了就行大夥都等你呢。」大鵬說。

「等我什麼?」夏洛奇繼續懵圈。

「等你把我們弄回去啊!」 惡少的鑽石嬌妻 大鵬鬱悶了,這兄弟不會被打傷了腦子了吧。

「奧,對對,是要回去,不過我可弄不回去了,來的時候我那次元管用,現在沒用,因為沒危險提醒,那玩意不好用。」夏洛奇一通解釋。

大鵬聽了一頭霧水,黛莉斯樂了。

這兄弟倆的對話根本不在一個頻道上。

「反正來都來了,咱們跟他們也說了是包團旅遊的,你立了那麼大的功勞,出來玩玩也合情合理,索性,咱們好好在這裡耍耍。」

大鵬聽說夏洛奇不能把這些人直接給弄回去,就索性好好玩幾天,然後坐飛機返回。

夏洛奇的心裡全是莫邪的那些話,根本不知道大鵬在說些什麼,他只是點頭。

大鵬一看夏洛奇同意,心裡也開心了。

夏洛奇復原了,大伙兒都放心了,那就好好玩玩吧。騎騎駱駝,看看金字塔,坐坐船游游尼羅河,中東地區也是文明的搖籃,有很多地方值得看的。

「小夏嘛?」

「是的,您好,梁伯。」

「嗯,聽說你病了,好些了么?」

「好了,梁伯。」

「嗯,好了就趕緊回來,有緊急軍情。」

「好的,我們馬上就回來。」夏洛奇立刻回復。

剛和大鵬商量好準備好好玩一把,梁伯電話就打了過來,大鵬的臉黑了。

就在這時,夏洛奇突然感覺光明戰神鎧有所觸動,似乎接受到了什麼能量刺激。

心念一閃,隨即進入靈境空間,光明神鎧與他的血肉相連,主控空間則存與靈境中。

「接受到部下發出的訊息,他們蘇醒了。」神鎧的器靈小乙對夏洛奇說。小乙是光明神鎧融合時,夏洛奇給起的名字。

「什麼部下?」夏洛奇問。

「一個叫塗爾干,一個叫安迪。他們是光明神族留在凡人世界的察看者。」小乙說。 「小乙,他們說什麼?」

「他們的訊息內容主要是聯絡,既然蘇醒,肯定是知道當代光明戰神有了傳人,給我們發出訊息無疑是有事情發生了。」小乙判斷。

「怎麼聯繫他們?」夏洛奇問。

「只要告訴我們的具體方位,他們就會很快趕來。」小乙說。

「多久?」

「一個時辰吧。」小乙猜了猜。

「好吧,發給他們坐標。」

「行了,他們已經在趕來的路上了。」

……

「額,這就是我們未來的新主人了,戰神陛下您好,我叫塗爾干,她叫安迪。」

塗爾乾和安迪一個時辰不到,就來到了夏洛奇的面前。

兩人伸出手掌,取刀割破,灑血入碗,然後將碗遞給夏洛奇。

「這是血脈認主,以後不管他們在哪裡,你隨時隨地都可以召喚他們出現。三人血液混合,每人喝一口,此儀式就成。」小乙在靈境中告訴夏洛奇道。

夏洛奇與塗爾干、安迪三人舉行完儀式,兩人跪拜在夏洛奇面前,夏洛奇感覺自己身上的光明火焰再次壓抑不住的要熊熊燃燒。

「額,偉大的光明,請賜予我們力量吧!」塗爾干與安迪喃喃道。

「好了,二位,請起,以後我們都是光明的追隨者,希望齊心協力能夠讓光明輝煌起來。」夏洛奇說著似乎不是從自己口中發出的聲音,但此場合這麼說似乎又是最好的。

「是的,我們誓死追隨光明戰神!」塗爾干與安迪舉手胸前發誓道。

「你們蘇醒是為了何事?」夏洛奇問。

「這是自動蘇醒的,上任光明戰神留在我體內的定時器提醒我蘇醒的時間。」塗爾干說。

「據我們查看,西伯利亞龍墾山脈已經有異族降臨,似乎是龍族。龍族在上次光明黑暗大戰中是我們的盟友。」

「因此,我們聯繫您,偉大的戰神,是想提醒您應該繼續保持與龍族的聯盟關係。」

「上次光明黑暗大戰究竟是怎麼回事?」夏洛奇問。

畢竟在火焰國中傳承光明神戰鎧,所留傳訊內容只是提及了以後的目標與任務,對於之前發生的事情一筆帶過。

在火焰國中,夏洛奇可是親眼看見那可以稱得上悲慘的場面的。

「異位面降臨的黑暗勢力太過強大了,我們光明戰神麾下的火焰戰神全部戰死,光明戰神最後也因寡不敵眾自我熄滅了光明之火,靈魂消散,不知所蹤。」

「光明權杖遺失,光明聖水全部耗盡,聖火被黑暗之王覆滅,息壤無存,火鳥被封印,火焰黑石遺落在靈淵暗界。整個光明遭到驅逐,黑暗一統天下……」

塗爾干緩緩敘說著這段光明被辱的歷史。

塗爾干變化成一個中年壯實的男子,虎背熊腰,放頭大耳,個子幾近二米,安迪則是一位樸實的鄉下大姐的模樣,個子也在一米八左右。

兩人坐在夏洛奇的旁邊,反而顯得夏洛奇瘦小而單薄。但夏洛奇身上不時竄出來的火苗讓夏洛奇的領袖氣質十足,一點不顯得矮人一頭。

「人類當時是我們的盟軍,龍族也是,不過都被黑暗之王元所擊敗。人類的君王夏皇戰敗后被囚禁於九幽,龍族則被殺戮殆盡,龍王戰死,魂飛魄散。」

「現在龍族回來了,因此,我醒來后第一時間就想聯繫上當代光明戰神,也就是你,我的主人,應該以最快的時間去聯繫龍族,我們光明一族至今都覺得愧對龍族。」塗爾乾熱腸滾滾的說道。

顯然那場大戰讓塗爾干經過了這麼多年後,依然如在眼前,復仇的火焰在他眼底熊熊燃燒著,夏洛奇也感覺到了這種熱望。

「好,塗爾干,謝謝你告訴我這段秘辛,謝謝你提醒我作為光明戰神的傳人應該做的事情。我想,現在你應該代表我去一趟龍族,把我的戰神鎧甲帶上以示我們的誠意。再看看他們目前的狀況如何,之後我們再做下一步的打算。」

夏洛奇沉吟了一會,取出戰神鎧甲,交給塗爾乾和安迪,讓他們兩人先去投遞消息與問好。

「好的,戰神陛下,我們先去了。」說完,塗爾干與安迪就散做山水而去。

「他們是光明山與光明水的後裔,只要有山有水,他們就能藉以遁形,有時候比破開空間趕路還要快呢。」小乙說。

阿凡提被魔山機甲戰神加拉最後那毀天滅地的一指傷到了肺腑,因為他發動了法陣去阻止加拉,由此受傷。但他一直對夏洛奇一行人照顧入微,聽說夏洛奇要走,早吩咐手下包了一架專機送他們回國。

夏洛奇也十分感動,臨別前互相握手,表示要守望相助,共同抵禦異位面以及其他敵視人類的異族入侵。

……「主人,我們已到達龍族基地,龍族族長正在確認我遞上去的光明戰神的鎧甲,我想他們很快就會作出回應,我認為主人最好親自過來一趟。」塗爾干傳訊給夏洛奇。

「好,我這就過來。」說完,通過與塗爾干、安迪的血脈誓約瞬間就來到了龍族降臨的基地——西伯利亞的龍墾山脈。

《煉夢巔峰之神王封天》第八十九章雷到了 龍族向來是喜歡幽靜、清潔、封閉的環境。

軍寵 廣袤的森林無邊無際,夏洛奇一落地就知道到了龍族基地了。

因為廣袤的綠色森林外有一層七彩的龍息護罩,範圍將近千里。

當然,龍族的時空一旦降臨后,也會根據現實的時空進行調整,調整到適合他們生存的最佳狀態。

夏洛奇全身散發著光明火焰,在森林裡顯得有點發綠。

夏洛奇領悟了《光明火焰奧義》的第二層巔峰后,就已經能夠化身火焰巨人形狀,身高超過兩米,頭顱也岩石化,雙目炯炯散發執著的火焰。

「主人,您來了。」

「是的,龍族那邊還沒動靜么?」夏洛奇沉聲問。

「應該快了,你看,他們來了。」塗爾干與安迪齊聲說。

只見一條巨大的七彩龍穿行於護罩內的天空,一眨眼就到了夏洛奇面前。

「你是光明戰神的傳人?」那位七彩巨龍降落後化身兩米多高的中年男子。

「我叫奧茨托姆,聽說戰神前來,特地過來迎接。」奧茨托姆平和的說。

「是的,偉大的龍神,我聽說過你,作為光明神族選中的戰神傳人,能見到您真是十分榮幸。」夏洛奇彷彿自己儼然已經是光明戰神了。

「你帶來的信物的確是上一代戰神的鎧甲,我可以確認這一點。」

「不過,我需要你再次確認一下你和這件鎧甲的關係。」奧茨托姆謹慎的說。

「嗯,這是必要的,也是有意義的。」夏洛奇心念一動,那件鎧甲就瞬間披掛到了身上,儘管夏洛奇目前的功力並不能維持鎧甲合身長久,但證明一下自己是這件鎧甲的主人還是沒有問題的。

當那鎧甲著身後,夏洛奇雙臂一振,仰天長嘯,口中噴出濃烈的光明之火。身後的虛影中現出上一代戰神納達爾的面龐。

「哦,偉大的戰神,我們終於又見面了。」奧茨托姆見到納達爾的臉龐,不禁抑制不住的激動。

龍形變幻,夢幻降臨。

龍神奧茨托姆乃是夢幻之龍,精神控制力已經達到戰神境初階巔峰。

在凡人世界中受到壓制,否則應該是戰神境三階巔峰甚至還能超越巔峰達到戰神境圓滿,那是半神的戰力,可惜,位面不允許出現如此強悍的實力。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