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大家都在偏頭聊天,無人注意他的小動作。

喬執初是典型的散漫不羈型,與京牧野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盛老闆,恭喜啊,您孫女可真能幹。」今日來的不少是盛愛頤的粉絲,都挺熟的,上前道賀,「你瞧著園子布置的,和新的一樣,上回我來試聽了,是真不錯。」

「您可真有福氣,這個是你孫子吧,都長這麼大了啊,真帥!」

阿姨夸人,自然是各種彩虹屁。

京牧野坐在邊上,優雅微笑。

心底卻樂開了花!努力憋著笑,一側的喬執初一直在注意他,果然還是個孩子,開心就笑唄,裝什麼二五四六。

眾人在京許兩家人面前誇了一通,遇到傅沉和宋風晚,也是笑著道賀,「京小姐和小三爺真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傅欽原站在他們身側,自然收到了不少誇讚溢美之詞。

「謝謝。」傅欽原笑道。

京寒川坐在一側,悶聲不語。

這是京家的園子,現在怎麼搞得,好像傅家才是東道主?

……

接下來一切都非常順利,幾齣京戲都獲得了滿堂喝彩,最後在眾人歡呼聲中,還加了一齣戲,最後所有演員出來謝幕,看得出來大家都非常緊張,此時面對觀眾,有忐忑,更多的則是激動。

而代表發言的,自然就是京星遙。

「感謝今天所有人的到場,謝謝你們……」她今日難得穿了身旗袍,中規中矩,並不暴露,清新秀致的粉色,露出一截素凈的手臂,剪裁得體,掐著一段纖細的腰肢,身材姣好,身段裊娜。

為了今日,她特意化了點妝,皮膚皙白通透,有股子難掩的驚艷感,尤其是唇間一點紅,生生將她襯托出了一抹艷色。

她自小學戲,無論是氣質還是身段都極為出眾,此時更是驚艷得讓眾人移不開眼。

現場有些記者生怕頭條被搶了,拍了照就傳到了網上,而且這家是出了名的鏡頭毒,因為它根本不會給人修圖,就是明星藝人,都是生圖傳上去的,是業內有名的「照妖鏡」。

【我去,生圖好能打,太好看了吧,旗袍穿到她身上,簡直絕美。】

【這顏值可以舔一輩子好吧。】

【小三爺眼光真毒辣,那天晚上光線太暗,都沒看清楚,本人太美了,氣質超贊。】

……

網上皆是一片讚美之詞。

就在京星遙說完最後一段話的時候,有人開始上台給演員獻花,這都是早就商定好的環節,傅沉瞧著身側的人忽然站起來,餘光一掃……

他手中什麼時候多出的玫瑰?

傅欽原與京星遙的戀情本就備受關注,他今日出席,就是來給女朋友撐場子的,大家還想著他會不會做出什麼驚人之舉,沒想到,這就來了……

京星遙看著他緩步上台,略微攥緊話筒,看向台下,莫名緊張起來。

告白那晚,過於突然,京許兩家人位置又隔得遠,壓根不在京星遙目光所及之處,此時親朋好友就坐在台下,光天化日之下,他就捧著大束玫瑰出來了。

底下立刻傳來起鬨聲。

「今天演出很成功,恭喜。」傅欽原今日著了身黑色西裝,兩人站在一起,分外養眼。

「謝謝。」

京星遙一手攥著話筒,伸手要接過花,沒想到某人動作特別騷的,伸手就把人摟進了懷裡。

估計是怕玫瑰花碰著她,所以傅欽原擁抱的動作幅度有點大,像是要將她嵌入懷裡一樣。

動作溫柔。

「呦吼——」段林白笑出聲,這小子真的很會玩,「現在的年輕人啊,就是比我們那時候厲害,剛才我還沒看到他帶花來了,從哪兒變出來的?藏得挺嚴實的啊。」

段林白掃了眼京寒川,心底暗忖:傅欽原,幹得真漂亮!

「寒川,你看兩個孩子,相親相愛,是不是覺得特別寬慰,等他倆結婚,我這個做叔叔的,肯定要給他們封個大紅包。」

一側的京寒川差點把手中的糕點揉碎。

京許兩家都是比較低調的人,奈何傅欽原兩次形式都很乖張放肆。

京星遙靠在他懷裡,稍微抵了抵他的胸口,「好了。」

「你今天穿得很讓人心動。」

「……」

底下傅沉咳嗽著別開眼,話說……

你倆到底知不知道,話筒收聲效果太好,有什麼悄悄話,能不能下來再說?

照片傳到網上,又是一片沸騰,段林白不怕事兒大的,繼續頂貼。

讀者又給我寄刀片了 「段公子家裡有兩個孩子,幹嘛總盯著別人家的啊,多關心一下自己孩子不好嗎?」

「你們覺不覺得他年紀大了,越來越八卦了。」

「活躍得像個高仿號。」

……

段林白氣結,自己到底養了群什麼粉絲。

不過【小三爺與女友甜蜜相擁】已然預定熱搜。

「太甜了吧,鎖死這一對cp!」

「一個單身狗,看得美滋滋的。」

「小三爺也太高調,太會撩了,一點都不像三爺,三爺多低調啊。」

……

段林白看到評論,差點笑死,還特意拿給傅沉看。

「這群人對你到底有多大的誤解,你撩小嫂子的時候,比你兒子狠多了。」

眾人都是看個熱鬧,只有京牧野一臉不滿。

京牧野的位置本就是最佳觀賞位,自然也是最佳拍照位,兩人剛抱到一起,記者就擋在了他面前。

他小拳頭握緊,看不到了!

「這麼想看?」喬執初笑著調侃。

京牧野沒作聲,抬手整理衣服,仍是一派優雅模樣。

**

梨園開業,熱熱鬧鬧結束之後,眾人難得聚首,京家請客,一群人前往酒店,吃了飯,傅欽原說要帶京星遙出去轉轉。

「去吧去吧。」許鳶飛作為粉頭,自然是樂見兩人感情升溫。

重生專屬藥膳師 京寒川看了兩人一眼,沒說話,京星遙上電梯之前,才收到父親發來的信息:

【不許在外面過夜,早點回家。】

侯門庶妃 過……過夜?

他爸腦子裡都在想些什麼東西啊!

「怎麼了?」傅欽原看她耳尖紅紅,垂頭詢問。

「沒、沒事!」京星遙原本都沒想過這種事,被他父親提起,滿腦子都是亂七八糟的想法,出酒店的時候,一側LED牌子上,還閃爍著酒店的廣告。

【情侶套房、大床房優惠酬賓,歡迎入駐,讓您有個美麗的夜晚。】

------題外話------

星星腦子裡到底在想什麼,我也不知道,我也不敢說。 入夜京城,燈如白晝。

傅欽原與京星遙前後腳走出酒店。

「想去哪兒?」

「隨便吧。」

「那就出去走走。」傅欽原就是想找個機會和她單獨待會兒。

鬼王寵妻:絕世醫妃 京星遙此時腦子裡都是什麼情侶房、大床房,還有京寒川那句意味深長的話,【不許在外面過夜】,腦子有點亂,傅欽原頓了兩步,回身伸手想牽她的手,沒想到她在發獃,一頭撞進了他懷裡。

她原就又羞又臊,此時臉更紅了。

頭抵在傅欽原懷裡,並沒快速退開。

「發什麼呆?」喑啞的聲線從頭頂傳來,聽的人心顫。

「沒什麼。」她埋在他懷裡,聲音悶,染著夜風,透著股甜味兒。

靠得近,字句好似靠著他心臟說得。

他覺著自己的心都要化了。

今天她在台上發言,大方得體,此時卻帶著一點小女生的撒嬌,他心頭充斥著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要抱嗎?」

「嗯。」

傅欽原伸手摟住她,當京星遙手指扯住他的衣服,輕輕撫上他後背時,他好似聽到了心跳聲,急促而震蕩。

幸虧酒店算是比較偏的,周圍沒什麼人,若不然這兩人此舉,怕是早就要被人圍觀了。

兩人沿著馬路,隨便晃著,直至月朗星稀,京星遙才小聲道,「要不要回去?」

視線相撞。

「再走一會兒。」

「好。」

……

兩人壓根不知,此時有人正緊盯在二人後面。

除卻千江,還有幾個京家人。

京寒川的理由是,「由於某人過分高調,擔心遇到路人,被圍堵,或者發生意外。」就讓京家人不緊不慢跟著,其實就想看看,這兩人吃了飯,準備去幹嗎?

傅沉撩著眉眼,招呼千江也跟了過去。

京寒川顯然別有用心,要是傅欽原這小子真的做了什麼過分的事,最起碼千江在,還能有個照應。

幾個大男人,跟在後面,愣是被塞了一路狗糧。

壓個馬路而已,這風都好似是甜的。

兩人牽著手,在路上隨意走著,偶爾也會碰到認識他們的人,京星遙卻發現,京城酒店格外多,而且每家都推出了許多住房優惠。

幾乎都是以情侶住房為噱頭。

什麼美好一夜,終身難忘一類,總是透著點暗示性。

京星遙蹙眉,以前怎麼沒發現怎麼多廣告。

「不早了,送你回去,今天你也挺累的。」傅欽原眼看時間快滑過夜裡十點。

「好。」

傅欽原到了京家門口時,兩人在門口說了許久的話,他在京星遙眉心親了下,「晚安。」

「晚安。」兩人訂了明天出來約會,梨園一切步入正軌后,京星遙犯不著每天都去盯著,因為忙活這個,她已經疏忽傅欽原許久。

「我覺得自己安不了了?」他聲音一本正經。

「嗯?」

「迫不及待期待明天。」

他說得坦誠而直白,絲毫不知自己這般語氣,有多麼撩人。

「明天我們早一些出門。」她聲音越發細軟。

早點出門,自然就能早些見到。

「還是好久。」傅欽原忽然靠過去,幾乎是壓著她的耳邊說,「你今晚有點心不在焉,今晚你太累了,那個話題,我們明天討論。」

京星遙臉猝然爆紅!

他、他知道?!怎麼可能。

「你總盯著酒店看,可你知不知道……」

「我一直在看你。」

京星遙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回家的,腦子嗡嗡作響,像是炸了般,無力思考。

京寒川此時尚未入睡,看她失魂落魄,與她說話也回答得心不在焉,心底狐疑,詢問今天跟著她的幾個人,幾人都說,沒發生什麼特別的,就是拉個小手,碰了她的眉心,就連過分親昵的舉動都沒有。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