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正是正常現象,不要驚慌,繼續!」

涅槃尊者也是繼續說道,此刻的葉天也能從涅槃尊者的語氣之中聽得出來,涅槃尊者此時也是有些緊張,因為,這已經是突破之前的最後一道關隘了!

當即,葉天也是再度咬了咬牙,而後依然在不斷的堅持!

逆天小農民 可是,那股阻力越來越大,讓葉天感覺到自己的靈巢似乎隱隱間要被撐爆一般!

這種感覺倒是讓葉天頗為熟悉,自己每一次進行突破的時候,都會有這樣的一股感覺,只不過這一次的顯然更加強烈而已。

涅槃尊者此刻也是再度說道:「你的靈巢原本就有問題,在靈氣和靈力混雜在一起的時候,這個問題會被放大,但是你不要擔心,這是突破化天境最重要的一環,也是必不可少的一環!」

在涅槃尊者的提醒之下,葉天也是再度鬆了一口氣,而後依然強行控制著那股靈氣,望自己的靈巢之內輸送。

終於,靈氣能量被葉天強行輸送到了靈巢之中,而與此同時,靈巢之內的靈力能量也在此時猛然躁動了起來!

對於這股外來的靈氣能量,所有的靈力能量都產生了一股極強的抵抗力,似乎都很不歡迎它的到來!

而葉天也知道,要想突破化天境,這就是必不可少的過程!

靈巢傳來一陣陣疼痛,痛感蔓延到葉天全身的經脈之中,然而葉天卻是咬緊牙關,一直堅持了下去!

就連此刻的涅槃尊者都是有些心疼的看著葉天,葉天能夠咬牙堅持到現在,對於涅槃尊者來說已經非常不容易了。

涅槃尊者非常清楚突破化天境時候所要忍受的那種痛苦,很多人就是因為無法忍受這種痛苦,導致突破失敗,而後終生都停留在了魂覺境後期!

而涅槃尊者更加清楚,葉天的靈巢原本就和別人的不一樣,所以葉天所要忍受的痛苦,更是別人的數倍!即便在這樣的情況之下,葉天依然沒有選擇放棄,依然如此堅持,這如何能不讓涅槃尊者心疼?

「啊!」

片刻之後,葉天終於無法忍受自己靈巢之中傳來的痛感,當即也是仰面大叫了起來!

而涅槃尊者看到這一幕,當即便是提醒道:「你別忘了自己的使命!你突破到化天境是為了什麼? 禍國妖妃:紅顏醉君心 難道你想看著那奎懸屠殺整個天越國嗎?」

涅槃尊者知道自己此刻普通的鼓勵和勸說已經沒有用了,因為葉天此刻承受的痛苦是他從來都沒有體驗過的,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唯有這種激將之法,或許才能起到效果!

果不其然,在涅槃尊者的話音落下之後,葉天終於是再度穩定了自己的情緒,而後再度狠狠咬了咬牙,平復了下來。

看到這一幕,涅槃尊者依然是一臉的緊張,因為涅槃尊者知道,最危險的一幕還沒有過去!

葉天的表情逐漸回歸平淡,但就是在此時,涅槃尊者也是緊張到了極致!

葉天強行忍住了疼痛,看似面無表情,實則他正在承受著巨大的痛苦!那脖子之上以及額頭之上一根根暴起的青筋足以說明一切!

這一刻,整個世界彷彿突然安靜了下來,涅槃尊者也不再發出一絲一毫的聲音,而葉天的呼吸也似乎在這一刻停止了下來。

良久之後,涅槃尊者緊握的雙拳終於緩緩鬆開,他看著葉天額頭和脖子之上那緩緩恢復正常的經脈,臉上的緊張也是轉變成了驚恐。

涅槃尊者自己都無法想象方才的葉天究竟經歷的是怎樣的痛苦!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葉天的身體紋絲不動,偶爾吹襲而來的秋風吹起葉天的一根根漆黑的頭髮,隨著髮絲的飄揚,涅槃尊者的手掌也是再度緊握了起來。

葉天突破成功與否,就看接下來這一幕了!

涅槃尊者知道,自己此刻唯一能做的就是安靜的等待,剛經歷過痛苦的葉天此刻究竟能不能睜開雙眼,也是涅槃尊者心中最大的一個懸念!

若是葉天真正忍受住了方才的疼痛,而且成功的睜開了雙眼,那便意味著突破成功!

可是,還有另外一個涅槃尊者最不願意看到的結果!那就是葉天的雙眼遲遲沒有睜開,而是一直這樣沉睡下去,那樣的話,也就意味著突破失敗,葉天需要至少半個月的恢復時間!

涅槃尊者緊握的雙拳似乎在訴說著他此刻有多麼的緊張,偶爾吹襲而過的一陣陣秋風也顯得有些殘忍的從葉天那紋絲不動的身體之上吹拂而過。

時間再度過了良久,葉天的身體依然是紋絲不動,涅槃尊者看著葉天那依然沒有睜開的雙眼,緊握的雙拳終於是緩緩展開了。

涅槃尊者懊悔的嘆息道:「或許……怪我太心急了,你現在,的確不是突破化天境的最佳時間……」

說完之後,涅槃尊者緩緩走向葉天,他想要用自己的能量將葉天的身體托起,而後回到葉氏家族,讓葉天安穩的恢復……

然而,就在涅槃尊者剛剛釋放出靈力能量的時候,葉天的手指卻是陡然動了一下!

雖然只是一絲細微的動作,然而卻是沒有逃過涅槃尊者的眼睛,當即,涅槃尊者便是再度激動的看著葉天,旋即輕聲道:「小子?你怎麼樣?」

終於,葉天的手指再度顫抖了一下,眼睛也是緩緩睜開!

在葉天目光睜開的一瞬間,便是有著一股透明的靈氣從眼睛之中迸射而出,那靈氣直逼天際,讓得一旁的樹木都是猛然一顫!

從上空俯視而下,只見得以葉天的身體為中心,有著一股透明靈氣呈圓狀向四周擴散而出,將地面之上的黃土和秋葉都是瞬間吹拂而起! 原來她在沐靈夕心中竟是那樣的重要,一個家字,讓穎月重新認識了自己和沐靈夕之間的關係。

本以為,這一世,只要她能待在沐靈夕的身邊照顧她就夠了,她從未奢望過自己在沐靈夕心中的地位。

但是現在,她竟然將她當作是家一般的存在,這讓穎月那原本平靜的心變得再也無法平靜了。

「不會的!我會永遠在你的身邊,陪著你,就算你迷了路,我也會將你找回來。」

追妻99次:寵妻在隔壁 穎月眼中的淚水翻湧,哽咽的說道。

看來她以後再也不能偷懶了呢!

想要永遠站在沐靈夕的身邊,按照她現在的進度怎麼能行。

她要用自己的所能去保護她,和她一起並肩前行。

沐靈夕在聽到穎月的話后,眼中也是一陣淚水涌動。

「你說的要記住啊!我可是會經常迷路的呢!」

沐靈夕緊緊的抓著穎月的手,輕鬆的說道。

能有這樣一個時時刻刻都擔心自己的人真好,就算找不到前行的方向,她也不會迷茫了。

穎月在聽到沐靈夕的話后,像個大姐姐一般,認真的點了點頭。

至此,兩個人之間的感情,變得更加親密了起來。

就在這時,院門處忽然響起了一陣哭訴聲。

「各位小姐公子們,你們就行行好吧!我這客棧可是我們全家老小的活路啊!你們今天殺了雲家左堂的嫡子,若是我還將你們留在這裡,雲家絕對不會饒了小人的,求你們行行好,快點走吧!」

沐靈夕和穎月兩人互相看了一眼,穎月正想起床,沐靈夕卻是對著穎月搖了搖手。

「我去看看,你先好好休息。」

沐靈夕說完,直接起身朝著房間外走去。

夜元鈺和安思琪等人,在聽到那陣哭訴聲之後,全都出來了。

只見院門處,正站著一個矮胖的身影。

沐靈夕一看那人微胖的身軀,和身上華麗的服飾,就知道他肯定是這家客棧的店老闆了。

「你的損失我會按照原價賠償給你,但是我的朋友現在身體不適,不方便移動,所以我們現在還不能走。」

沐靈夕對著那店老闆,淡淡的說道。

然而那店老闆在聽到沐靈夕的話后,臉上的表情卻是一陣焦急。

「不行啊!小人可以不要你們的賠償,你們還是快點走吧!雲家在這雲城向來是想做什麼做什麼,現在你們要是不走的話,別說你們的安全了,就算是小人全家的性命都難保啊!」

那客棧掌柜簡直都要哭了,雲家在這雲城的所作所為,在這雲城之中,誰人不知誰人不曉,若是得罪了雲家的話,整個家族都別想有什麼好下場。

沐靈夕正想要說些什麼,但是只見宮佑冥的身影一閃就來到了她的身邊。

隨手對著那客棧掌柜的扔出了一個錦緞的布袋,然後說道。

「這些錢足夠你在帝都買一處更好的客棧了,現在帶上你的家人該去哪裡去哪裡,別在這裡啰嗦。」

那客棧掌柜的正想哭訴什麼,結果剛一打開手中的布袋,登時什麼都不說了。 涅槃尊者看到這一幕,自然是極為激動的喊道:「小子!你挺過來了!」

葉天緩緩的將自己的目光落在涅槃尊者的身上,看著涅槃尊者那透明的軀體,葉天終於是微微漏出一抹艱難的微笑。

對於此刻的葉天來說,連睜眼都是一件極為費力的事情。

「你居然成功了!小子!你成功了!」

涅槃尊者激動不已,甚至比他自己當初突破化天境的時候都要激動,他知道葉天經歷了常人難以忍受的痛苦,可也正是這樣的痛苦,讓葉天的成功突破顯得更加珍貴,也更加不容易!

葉天感受著自己體內的充盈的能量,而後也是緩緩站起身子,成功突破到了化天境,給葉天帶來的感受自然也是完全不同。

當初那熟悉的靈力能量已經不復存在,如今陌生的靈氣能量則是充盈著整個靈巢!

「尊者……我的靈力能量呢?」

葉天此刻顯得有些驚慌,靈力能量是葉天一直以來特別在意的,當初中了楚陽的驅靈散之後,靈力能量消逝的感受葉天再也不想再來第二次。

可是現在的葉天卻清楚的感受到自己靈巢之中居然只剩下了一點點靈氣能量,根本不在有一絲的靈力能量!

而涅槃尊者聞言,卻是微微一笑道:「呵呵,靈力和靈氣原本源自一體,靈氣取代了靈力,而靈力則轉化為了靈氣,這一切,都只能說明你成功晉入了化天境!」

「可是……這一點點靈氣能量,能和靈力能量相比?」

然而,此刻的葉天卻依然有些驚慌失措,感受著體內所剩無幾的靈氣能量比起之前的靈力能量,顯然是少了一半還要多!

「別慌,你釋放一個靈術試一試。」

涅槃尊者再度一笑,旋即也是面不改色的說道。

葉天聞言,安准涅槃尊者所說的照做,當即便是凝聚二重拳的能量!

片刻之後,能量從葉天的手掌之中轟擊而出,當即,葉天便是詫異的看到,自己前方十里之內的樹木居然都被自己這一拳轟倒!甚至就連那巨大的岩石也被自己這一拳能量轟擊的支離破碎!

葉天不可思議的看了看自己的拳頭,而後再度看了看那碎裂的樹木和石頭,旋即自語道:「這靈氣能量,居然如此恐怖?」

「呵呵,這只是剛剛開始而已,等你真正掌握了化天境的優勢,才能徹底發現,化天境和魂覺境的真正區別,究竟在什麼地方!」

涅槃尊者也是再度開心一笑,看著葉天,毫不遲疑的說道。

而此刻的葉天也終於感受到,為何自己之前在對戰那些化天境強者的時候,會感覺到那麼吃力,即便自己的靈力能量已經達到了化天境後期的強度,可依然無法在化天境中期的強者手中討到什麼好處,而現在看來,這化天境和魂覺境相差的的確不是一星半點!

葉天此刻也是有些激動,剛剛跨入化天境的葉天也是躍躍欲試的想要試一試化天境的威力!

可是,片刻之後的葉天卻是再度凝重的對涅槃尊者說道:「尊者,我的目標還沒有完成!」

聞言,涅槃尊者臉上的笑容也是緩緩消散,而後盯著葉天凝重道:「這一次你必須聽我的,想要突破涅槃境,你必須要擁有涅槃丹,而且,突破涅槃境的時候要比突破化天境危險一萬倍!正所謂浴火重生,你可知是何含義?」

葉天聞言,卻是堅定的說道:「尊者,我如果不突破到涅槃境,根本不可能是那奎懸的對手,所以,我現在別無選擇!除了這條路,我只能選擇做天越國的千古罪人!」

「那也不行!涅槃重生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萬一有個什麼閃失,即便是我以千年精元過渡於你,也挽回不了!」

涅槃尊者也是極為堅定,當即便是再度拒絕道。

葉天聞言,毫不遲疑,狠狠咬了咬牙便是對著涅槃尊者跪伏而下,而後說道:「師父!這是我第一次叫你師父!希望您能答應我!即便是九死一生,我也必須要嘗試這一次!不然,我對不起南境那些奮戰而死的將士!」

看到葉天這舉動,涅槃尊者也是有些無奈了起來,當即便是嘗試著將葉天的身體攙扶起來,然而當他伸出手的時候才反應過來,自己只是一道靈魂體,根本無法接觸到葉天的身體。

「哎!你這個倔強的孩子!你可知道,你一旦失敗,必將化為一灘血水,風乾在這荒無人煙的山脈之上,後人不會記起你的名字,也不會有人記得,你是如何死在自己選擇的信念之路上的!你這樣做,值嗎?」

涅槃尊者無奈,他左右踱步,片刻之後,也是緊皺眉頭,對葉天如此說道。

而葉天聞言,依然是一臉的堅定,當即便是再度對著涅槃尊者說道:「師父,當初您選擇以靈魂體的方式存活下來,幾千年過去了,沒有人記得你的存在,更沒有知道你心中的信念,你這麼做,值嗎?」

葉天的這番話一落地,涅槃尊者瞬間啞口無言,此刻的他轉念一想,葉天的選擇,和他當初的選擇的確是如出一撤,唯一不同的是,他的選擇已經得到了時間的驗證,而葉天的選擇,卻還充滿了太多的未知!

雖然涅槃尊者知道涅槃境非常不好突破,即便葉天藉助著經脈打通后的條件,也只有萬分之一的可能,可是此刻的涅槃尊者卻有一股說不上來的信念,他總覺得,葉天之所以會做出這樣的選擇,是因為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活了幾千年的涅槃尊者,不得不相信天意是真的存在的,他見過太多的生死離別,體驗過太多的痛苦和絕望,有些事情,真的事是人力所不能及,即便拚死掙扎,最後依然逃脫不了命運的安排!

就像現在的葉天,做出這個選擇之後,他究竟會得到一個怎樣的結局,也只能聽天由命了!

片刻之後,涅槃尊者終於是狠狠嘆了一口氣,而後再度看向葉天道:「好! 奇葩上司求愛記 我答應你!」

聽到涅槃尊者這句話,葉天終於長長鬆了一口氣,而後看著涅槃尊者說道:「師父放心,不管最後結果如何,我葉天都不會後悔!因為,我已經做了我所能做的一切!」

涅槃尊者看著葉天如此堅定的樣子,也是再度點了點頭,不過卻是微笑道:「你以後,還是叫我尊者吧,突然間叫我師父,我還有點不習慣,而且,一旦你這次成功了,以後我也就沒有資格再做你的師父了!」

二人說完最後一句話之後,葉天終於再度閉目,進入到了修鍊狀態之中! 那客棧掌柜的正想哭訴什麼,結果剛一打開手中的布袋,登時什麼都不說了。

臉上的表情再也沒有了剛才像是死了娘的沮喪,轉而變得異常驚喜了起來。

「多謝公子體諒,小人這就帶著家人離開雲城,不過你們也要小心啊!雲家這次肯定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剛一說完,那客棧的老闆,在看到宮佑冥那一臉冰冷的神色之後,再也不敢多說什麼了,直接緊緊的摟著自己手中的錦袋,腳步匆忙的向院外走去。

沐靈夕看了宮佑冥一眼,心中感激的到。

「這次的錢,等以後拍賣行建成之後,會轉結給你的,謝謝你幫我這麼多!」

宮佑冥聞言,卻是好笑的看著沐靈夕說道。

「算作是提前給你的聘禮不就行了,你若是真想謝我,那就快點提升修為,我也好早日達成心愿啊!」

沐靈夕被宮佑冥的話說的臉上一陣通紅,直到旁邊一陣砰砰砰的關門聲響起之後,沐靈夕這才知道自己剛才和宮佑冥之間的對話全都被隊員們聽了去。

原本就已經紅雲密布的臉上,此時紅的像是能滴出血來。

「誰要收你的聘禮!」

沐靈夕說完,再也不好意思站在那裡,直接轉身朝自己的房間中跑了過去。

宮佑冥正想追上去跟沐靈夕商量一下,其他聘禮的事情,還沒動作,就感覺到周圍的兩道陌生的氣息。

影琦也感覺到了,頓時從房間中沖了出來。

只見一黑一紅兩道身影頓時從院外飛來。

宮佑冥抬手一揮,一道金色的光芒瞬間從手中飆射而出。

那兩道身影見狀,直接一個旋身,躲閃了開來。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