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陳君卓讓我帶來一句話給你。」

「什麼話?」周啟目光一凝,沉聲問道。

「放棄這次任務,作為條件,他可以放過秦飛。」莫麗猶豫了片刻,一咬牙低聲說道。

周啟雙目中閃過一絲微微的詫異,他分明看到莫麗在提起秦飛時,眼底深處,隱隱露出一絲罕見的溫柔。

「莫麗,你和隊長大叔認識?」

聽到周啟這麼一問,莫麗驟然吃了一驚,眼波一陣閃爍。臉上的表情在一瞬間出現了某種緬懷和回憶。

「在成為契約者之前,我和秦飛很早就認識。」

「我明白了。」周啟給自己點了一支煙,深吸了一口之後,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糯米糰子有點拽 「讓我放棄任務是不可能的,你回去轉告陳君卓。一命換一命,如果他答應不向隊長大叔動手,我也答應將來必定放過他一次!」

「不!周啟,你根本不知道陳君卓到底有多可怕!」莫麗聽他這麼說,臉上露出一絲焦急。急忙開口說道。

周啟微微一笑,重又在沙發上坐下。

「我知道這樣聽上去或許有幾分可笑。不過我敢保證我說的每一個字都是真的。」說話的時候周啟臉上無比的認真。

「如果陳君卓對這個回答仍然感到不滿意,那我可以再加上一個條件,下一次戰場任務,我保證,他一定會得到他想要的東西!前提就是,就此放棄針對華夏盟和謝芸菲的所有行動!」

「可是……」

「莫麗,我不清楚你和隊長大叔之間有什麼樣的故事,同你一樣,我不會眼睜睜看著大叔出事。你只需要把我的話轉告回去就好了。我想陳君卓應該會明白我的意思。」

目送著莫麗走出房間,當看到公寓大門合上的那一瞬間,周啟的目光驟然變得冰冷。

陳君卓顯然已經調查清楚,破壞他計劃的人就是自己。派莫麗前來傳話一方面是試探自己的決心,如果剛才答應放棄這次任務,那恐怕秦飛就真的危險了。

一個僅僅為一句話就妥協的人,哪怕再善於隱忍,落在陳君卓的眼中都沒有任何威脅可言。

而另一方面,下一次戰場任務中,必定對他有至關重要的影響的事物存在。沒有人會希望在期待已久的目標即將達成之際,出現任何的波折。不論這威脅有多麼的微不足道。

而自己唯一的優勢或著說是依仗,便是陳君卓此人對自己並不了解。

清脆的門鈴聲將周啟從沉思中驚醒,他打開房門一看,原來是夏若冰和付雲生等人吃完早餐后回來了。

「那女人走了?」夏若冰將一分打包的早餐仍在了茶几上,貌似漫不經心地問了一句。

「嗯!走了好一會兒了。」周啟嘴角一掀。這丫頭真是越來越可愛了。一把拿起茶几上的早餐袋,從中取出一個熱騰騰的漢堡,大大地咬了一口。

「吃慢點,撐死你丫的!」夏若冰輕輕啐了一口,看到周啟狼吞虎咽的樣子,口氣雖然凶,眼中卻已充滿了笑意。

與此同時,位於第三難度休息區的翡翠之谷,一幢造型優雅的別墅二樓。陳君卓負手站在陽台的圍欄前,面色安靜如處子,不見一絲波瀾。

聽完莫麗傳來的消息后,他就這樣一動不動的站著。彷彿在用心咀嚼每一個字的含義。直到良久,他沉靜如湖面的目光才有了一絲輕微的波動。

「連續兩次錯誤都出現在一個人身上。真是不可思議。」陳君卓口中喃喃自語,臉上一抹自嘲般的微笑,如同春日的陽光一般和煦。

「殤,立刻來見我。」

陳君卓話音剛落下不久,他身後的空氣若水波般一陣微微的晃動,從中走出來一位留著一頭銀色長發的少女。

少女的五官非常精緻,身材窈窕而修長,黑紅相間條紋網球裙與齊膝的同色棉襪間。露出她一截晶瑩白皙的大腿。綴著胸花的柔姿襯衣,米黃色雞心領針織毛背心。一副標準的高中女生裝扮。配上一頭亮銀色的披肩長發,看上去就像一個真人版的芭比娃娃。

可是她卻有一個代表夭折和早死含義的名字——殤!

「告訴其他人,計劃取消。你去墮落之淵找到一個叫做周啟的人,跟隨他進入任務。」

「殺了他?」

「不,觀察他的一舉一動。」

殤帶著幾許呆萌的雙眼中閃過了一絲不解,隨著空氣再一次傳來晃動,她窈窕的身軀如同從來沒有出現過似的,悄然消失不見。 「哇哦!薇娜姐!看看那是誰來了?」

任務傳送門前的廣場上,周啟隔著老遠便聽到了斯嘉麗甜美的聲音。一個月沒見,雙子天使姐妹依然如同一月前初見時那樣明艷。一頭金髮,如同賽車女郎般的亮銀色連身皮短裙裝扮,配上如同一個模子里印出的兩張俏臉。站在人群中異常的吸引眼球。

看到周啟等人從遠處走來,正同薇娜咬耳輕語的斯嘉麗放開了姐姐,跳動著身軀向他們揮了揮手臂。隨著她的動作,被皮裙貼身包裹的胸前一時波濤洶湧,引得路人紛紛注目。

「我去,目測至少36D,大清早的這兩妖精要鬧哪樣?」

「啪」趙大明話音剛落,張定軍的手便重重落在了他的肩上。

「我說,擔心你的小心臟,別掉溝里去。」

「切,你懂啥,自古英雄戀深山,深山腳下藏幽谷……」

周啟一拉身旁早已滿頭黑線的夏若冰,強忍著嘴角的笑意往前走去。生怕遲上半步,這任務還沒開始,就要提前上演一出行俠仗義的戲碼。

正行走間,紋章微微發燙,有通話請求傳來。周啟抬腕一看,竟是許多天沒有聯繫的秦飛。忍不住臉現驚喜。

奪妻蜜愛狼總裁 「大叔?你在哪兒?」

「哈哈,我和第三小隊在罪惡之城呢,你小子快遞的東西我收到了。」寒暄過後,秦飛話音一轉,聲音有些低沉。

「這次任務你一定要千萬小心,以陳君卓的為人,雖然不至於從第三難度返回親自對付你,但肯定有所安排。」

「我知道了大叔,你自己也多加小心。」

大玄后 「嗯我會留神,有些事任務結束后再說。」

「大叔他沒事吧?」夏若冰見周啟結束了和秦飛的通訊,忙悄聲問道。

「沒事,大叔在罪惡之城。」

「罪惡之城,他去那兒幹嘛去啊?」

「沒準是去尋找某個離隊出走的美女唄。」周啟斜了夏若冰一眼,嘴角帶上了一絲笑意。

「喲,蠻親熱的嘛!」

聽到耳畔略帶沙啞的女聲,周啟突然只覺掌心裡夏若冰溫潤的手掌一僵,與此同時從她身上隱隱透出一股殺氣。他偏頭循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果然,只見不遠處,謝芸菲一襲熟悉的長風衣,嬌顏如畫,似笑非笑地看著自己。

「姐夫!」站在在她身旁的雪莉親熱的沖著周啟喚了一聲,眼角一偏,挑釁似地瞟了夏若冰一眼。

「我去!」聽到這聲姐夫,周啟心中咯噔一下,怎個「監介」了得!雪莉大姐,你這是要鬧哪樣?

「哼!你管誰叫姐夫呢!啊?」

「雪莉。」謝芸菲沖著雪莉遞了眼色。明眸一回,目光不偏不倚,迎著將要暴走的夏若冰款款走了過來。彷彿夏若冰身旁的周啟是一團空氣。

「生那麼大氣?怎麼,你怕輸?」

「哼,你什麼時候贏過我?」聽到謝芸菲的問題,夏若冰用力甩開了周啟的手掌,臉上怒容一斂,俏眼微眯。目光和謝芸菲的視線在空中碰撞在了一起!

「這次恐怕未必!」

「等著瞧好了!」

謝芸菲沒有接話,偏頭沖著周啟嫣然一笑。「謝謝你寄來的東西,我很喜歡。」淺淺的話語隨著她離開的腳步聲飄入耳際。翩妍的身姿,讓周啟眼神一晃。

看到周圍滿滿一群吃瓜群眾八卦的目光,周啟輕咳一聲,徑直向著接取任務的傳送門走去。此時無聲勝有聲,沉默是金才是王道。

「哼」夏若冰在原地站立片刻,轉眼一瞥謝芸菲的背影,發出一個平平的鼻音。腳下蹬蹬一陣急走,帶起一陣香風從周啟身旁掠過。

付雲生笑著搖了搖頭,心中一聲暗贊,這小子挺有一手的嘛!「都別愣著,快走吧。」說著他伸手一樓趙大明和張定軍的肩膀,跟上了兩人的腳步。

距離任務已經進入了最後的倒計時。周啟沉默地站在光幕前,透過紋章遞交了團隊進入的申請。而在以往,先行者第六小隊的這一工作都是由秦飛來完成的。

「契約者編號5106團隊任務申請已經通過。本次任務為自選,請從下方兩個任務當中任選一個前往。」

在空間的提示聲中,他的腦海中出現了一面虛擬的光幕,其上用猩紅的字跡標註著本次可供選擇的任務選項。

「1.魔戒之雙塔奇謀,任務難度B級,任務模式:陣營對抗。」

「2.真三國無雙之帝國,任務難度B+級,任務模式:位面征服。」

兩個選項,魔界中土世界在難度上可以接受,可陣營對抗的任務模式,極有可能導致隊伍被打散的情況出現。對於小隊來說,不但有暗中虎視眈眈的囚者之災,而且還有陳君卓有可能布下的後手。萬一碰上,隊伍一旦分散,處境將變得非常危險。

周啟略加思索,目光落在了第二個選項上面。B+的難度已經屬於第三難度入門級別。不過只憑小隊能聚在一起作戰這一點來看,他恐怕不得不冒險做出跨難度的選擇!

「警告,契約者編號5106所在先行者第六小隊,確認前往真三國無雙之帝國任務場景。30秒後進行任務傳送。請做好準備。」

隨著周啟確定了任務選項,夏若冰和付雲生等人都在同一時刻收到了空間的提示。四人臉上在初時的驚訝過後,便恢復如常。當初既然認可周啟成為隊長,那麼對於他做出的選擇自然沒有異議。

30秒后!

任務廣場上白光閃耀,眼見夏若冰窈窕的身影在頭頂落下的白光中,漸漸變得虛幻。在任務倒計時走過最後一秒之後,周啟只覺腦海中熟悉的失重感再次襲來。隨即眼前陷入了黑暗。

「蒼天已死,黃天當立,歲在甲子,天下大吉!」

「時間:公元184年,任務場景真三國無雙之帝國,任務場景烈度修羅!與該位面各方諸侯勢力關係:中立!目前已知有另外6支契約者隊伍進入了本次任務。」

「主線任務一:一個月內,掌控一座城鎮,建立屬於自己的勢力!主線任務完成,獎勵士卒3000,糧草10000,白銀2000兩。任務失敗抹殺!」

「本次任務難度B+,契約者無痛覺調整。」

當周啟睜開雙眼,從失重狀態中清醒過來的時候,腦海中第一時間便響起了來自空間的任務提示。

「修羅烈度?另外6支隊伍?」隨著任務難度加強,空間給出的任務提示越發變得簡短。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卻是給了契約者更多能自主挖掘劇情的自由。

「咱們這是回到三國了?」聽到身後趙大明一驚一乍的聲音,周啟從思索中回過神來。

「切,胖子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想的什麼,肯定是貂蟬,甄宓,大小喬,我說的對不?」

「哼,還有步念師,王元姬,孫尚香,咯咯。」

「呸!你就別再做夢了,你特么念過書沒有啊,現在是黃巾起義,哪兒見得到那麼多美女啊!有些個估計還沒生呢。」

「好了,別說那些個沒用的。先弄清楚我們的位置。」

周啟出聲打斷了這兩貨。心念一動,連通了紋章與放置在公共空間的戰術電腦取得聯繫。當他注意到自己的屬性面板時,不禁微微一愣。只見在個人屬性下方,赫然多出了一行新增的信息!

「身份:平民,統率力:0,聲望:無名小卒,稱號:無。」

在進入任務之前,周啟曾經查看過一次個人狀態。當時並沒有發現這行字跡。看來這是進入任務之後才出現的。

從字面上來理解,這尋常的一行字,乍一看沒什麼。不過仔細來看,周啟發覺,這更像是空間給出的一種任務提示。確切的說更像是一種任務完成的方法!

正當心中對此隱隱有了些明悟的時候。周啟突然臉色一沉,透過心靈溝通發出了警示。他剛散發出去的靈覺傳來反饋,距離幾人約10公裡外,有數百團猩紅的能量點正朝著這個方向緩緩移動!

接到周啟的警示,趙大明肥腰一扭,瞬間進入了潛行狀態,日光下一條淡淡的影子一閃而逝,向著前方摸了過去。張定軍伸手取出了輪迴巨斧。一貓腰在周啟身旁蹲了下來,同夏若冰一起,一左一右隱隱將付雲生掩護在身後。

沒過多久,通過新升級完畢后的戰術平板電腦中共享的視野,只看到一條沿著河邊的泥濘小路,數百名身穿鐵甲的軍士,肩抗長戈(古代一種橫刃的長柄武器),在前方一名騎乘戰馬,全身披掛著重鎧的武將帶領下排成了一溜狹長的隊伍,迤邐前行。

隊伍之後,大群的民夫趕著牛馬拉著一車車糧草物資緊隨在其後。

「一隊押送糧草的官軍?」周啟心念急轉,回過頭與身後的付雲生對視了一眼。這隊官軍顯然不簡單!盔鮮甲亮,長戈如林,一般的諸侯根本無法提供如此精良裝備!

「附近恐怕有一處戰場。」付雲生沉吟了片刻說出了自己的猜測。

周啟點了點頭,付雲生的推測和他心中想的一樣。派數百精銳士卒押送糧草,有極大的可能是送往戰場。

想到紋章面板中多出的信息,周啟心中頓時有了想法! 初秋時分早晚生寒,盛夏餘威猶在。

騎馬行在隊伍最前方的武將,抬頭眯眼一瞅漸漸變得刺眼的陽光,又低頭看了看樹影。時間約莫已經到了巳時(上午十點左右)。臉上的神色現出了幾分不耐。

一探腰,伸手摘下馬鞍前得勝鉤上的鐵槍,武將雙腿一夾馬肚,戰馬一聲輕嘶,跟隨他手中的韁繩,撥轉了馬頭,一溜小跑,來到了隊伍後方的車隊。

「來人!」在糧草車隊前方不遠,武將勒停了戰馬,神情倨傲地一擺手中一丈多長的鐵槍,沉聲喝了一句。

「將軍有何吩咐?」聞聲,隊伍中跑出一名軍校,將長戈用肩拄著,雙手抱拳畢恭畢敬地行了一禮。

「車隊行徑如此之慢,是何緣故?」

「啟稟將軍,河床爛道,崎嶇難行。有幾輛車陷入其中,小人等與民夫合力方才脫困。」

「哼!吩咐下去,遣一對士卒持兵隨在後首,有膽敢懈怠者,斬!誤了某家運糧的差事,汝等皆是死罪,還不快去!」

武將吩咐完畢,目光兇狠地掃了一眼聞聲嚇的瑟瑟發抖的一眾民夫。又再撥轉馬頭回歸到隊伍前鋒。

隊伍緩緩前行了約半個時后,在路經一處山坳時。武將突然面色一沉,鐵槍交於右手,左手握拳一舉。

他身後的士卒見狀。如一字長蛇的隊伍只片刻間便向兩側排成了數排,匆匆組成了一個方陣。

而就在這時!

前方山坳中平地一聲驚雷響起!

從亂石與乾枯的草從中突然冒出了大量頭裹黃巾,衣甲破爛的黃巾眾。數量看上去密密麻麻一片站滿了山坳兩側的矮坡!在四個膀大腰圓,精赤著上身,兩隻手臂上佩戴著銅環的黃巾力士簇擁下,一名身高超過了2米的大漢倒拖著一柄大斧,從山坳間下榨的小道深處大步跑了出來。

「蒼天已死,黃天當立!兀那狗官,還不速速扔槍下馬投降!」大漢單手輕輕一揮,車輪般的巨斧輕若無物地被他掄起,抗在了肩上。口中如打雷般一聲咆哮。

「哼!爾等黃巾賊,大逆不道,公然造反,而今又當路劫糧!某家槍下不死無名之輩!可敢報上名來?」

「狗官聽著,爺爺李大目,斧下亦不斬無膽鼠輩!你這賊廝鳥姓甚名誰?」

「某家西涼刺史董公座下運糧官董堰,此番定取你狗命!」武將話音剛落下。一催胯下戰馬,高舉長槍直奔持斧的壯漢沖了過去。

「殺!」他身後的官軍見主將已經出馬,齊齊大喝一聲,高舉手中長戈大步緊隨在後。相比之下,李大目率領的黃巾眾隊形卻散亂無比,一窩蜂地從兩側矮坡上涌了下來。

一方訓練有素,一方人多勢眾,只瞬間就撞在了一起!山坳前一時殺聲震天!

「頭兒!打起來了!」趙大明一臉興奮地蹲在距離運糧車隊不遠的一座矮丘上。小眼睛等的溜圓。津津有味地注目這以往只能在電視上看到的畫面。手裡就差了一包瓜子。

「先讓他們打!大明,你等付哥信號。若冰,定軍,準備動手!」

山坳前,董堰和李大目一步戰,一馬上,槍來斧往戰做了一團。

官軍果然如同周啟所猜想的,是一支有素的精銳。見數量遠超數倍的黃巾眾湧來,臉上毫不驚慌,隨著整齊的口號,長戈交替斬下,一拉一劃!如同收割麥子一般,便有上百敵人變成了屍體!

幾番衝殺,黃巾眾扔下了數百具屍體后,呼嘯一聲轉身就跑。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