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當然是啦。」林塵笑了起來。

柳青璇沒好氣的看了他一眼,隨即對柳音說道:「閨女,你喜歡哪個房間?隨便挑。」

「都可以……」柳音想了想說道,每個房間都非常的精緻,睡哪裡不都是一樣的嗎?

「行。」柳青璇看向夏傾月幾人說道:「你們去做飯,我準備點美酒,今天不醉不歸。」

「歸哪兒? 權少的重生嫌妻 這不就是家?」林塵無語道。

大牌總裁愛撒嬌 「歸自己的卧室里!」柳青璇。

林塵無語,躺在沙發上打開電視,無聊的看著,覺得現在的電視劇好沒勁。

也就一些電影還可以。

《滾動的鋼蛋》這部電影倒是不錯,雖然是小成本電影,但比一些明星大咖好了無數倍。

「嗯…不錯。」林塵一邊看著一邊點頭。

柳音坐在一旁,玩起了王者農藥。

柳青璇也坐了下來,其她人都去做飯了。

「娘,你玩這個遊戲不?」柳音問道。

「我只玩單挑。」柳青璇。

「來,我跟你單挑。」柳音道。

「來就來。」柳青璇躍躍欲試,說起來她也好些天沒玩了。

柳青璇選擇了貂蟬,柳音選了呂布。

「我的貂蟬在哪裡。」柳音學著叫了一聲。

「在這裡。」柳青璇沖了過去,大招開啟,一二技能狂放。

呂布大招降臨,宛如神靈墜落,手持方天畫戟,橫掃而去,有種橫掃千軍萬馬的氣勢。

無論是貂蟬還是呂布都是真實傷害,出防禦裝根本沒什麼用。

貂蟬出了吸血,呂布也出了吸血。

砰砰砰砰!

第一回合,不分勝負,回家恢復。

……

林塵無語的看了兩女一眼,繼續看著電影。

過了半個小時,林溪幾人端來了許多的飯菜,飯菜放在桌上,香噴噴的。

「別玩了,過來吃飯。」林溪叫喚道。

柳青璇跟柳音還在廝殺,沒理會林溪。

林溪鬱悶,竟然不理人。

哼!

「我們先吃。」林溪。

林塵走了過去,一邊吃一邊看著電影。

「喝酒。」林溪拿起一壇美酒,開喝。

這就是說非常珍貴的地獄無常酒,喝了之後即便是聖人都會醉暈暈的。

「喝。」葉嵐笑了笑,她看了一眼諸人,覺得這樣的生活挺好的,整天無憂無慮,每天歡聲笑語,即便是長久過下去,也不會覺得枯燥乏味。

因為人多,三個女人一台戲,更何況是好幾個呢。

柳青璇跟柳音這個時候也結束了,柳青璇舉起勝利的手指,對柳音道:「你娘永遠是你娘,你怎麼可能打的過你娘呢?」

柳音撇嘴道:「我是讓你的。」

「切,死鴨子嘴硬。」 酷總裁,訓妻有招! 柳青璇撇嘴道。

「你娘倆別鬥嘴了……還吃不吃飯了?還得喝頓酒呢,今天每個人必須得喝醉。」林塵說道。

他拂袖一揮,整棟別墅被一層力量籠罩,即便是地球上威力最大的武器,也不可能轟破這層屏障,即便是聖人親至,也一樣無法破開。

「幹嘛非要喝醉?」葉嵐疑惑道。

「好久沒醉過了,醉一下不是挺好的?」

林塵笑著道。

葉嵐:「。。。」

林塵一直在勸酒。

在場的人里,光明女帝大口的大口的喝著,在這裡,雖然柳青璇幾人對她都很好,但她總覺得自己就是個外人。

柳青璇幾人都是一家人,她呢?不過只是朋友而已,處在這裡顯得格格不入。

光明女帝喝了一壇又一壇,每個人都是如此,一壇又一壇的幹了。

很快諸人就感覺到了頭暈。

「頭…有點暈了。」柳青璇晃了晃腦袋,試圖想清醒一些。

「暈就暈吧,沒發現暈的感覺挺好的嗎?」林塵笑著說道,他雖然也有點暈,但還沒暈到那種程度。

砰。

柳青璇趴在了桌上。

砰。

林溪、夏傾月、趴在了桌上。

葉嵐葉跟著趴在了桌上。

「酒量真低。」柳音說完,也直接趴在了桌上,她不是聖人,喝的很少,但這酒後勁十足,她還是喝醉了。

現在清醒的只有光明女帝跟林塵。

光明女帝看了一眼喝醉的幾人,她笑著,拿起一壇酒,對林塵說道:「喝,繼續喝。」

林塵也沒多想,繼續喝著。

喝著喝著,都感到頭暈,難以忍受了。

光明女帝忍著困意,來到一個房間,先躺在了軟席上。

林塵稀里糊塗的跟了過去,然後倒在了那裡。

夢中。

林塵只記得自己碰到了什麼,似乎是很熟悉的東西,然後就順手動了起來,似乎已經習以為常。

光明女帝也睡著,她做了個夢,夢到自己被欺負了,欺負她的人,是林塵。 過了三天後。

光明女帝緩緩睜開了眼睛,視線里一片朦朧,她隱約聽到身旁有呼吸聲,然後扭頭望了過去。

看到林塵的臉龐時,嚇的直接站了起來。

不經意間發現自己的衣衫竟有些凌亂,她腦袋轟的一聲,發生了什麼!

這個時候。

林塵緩緩睜開了眼睛,看到光明正站在那,不禁楞了一下。

「你怎麼在這。」林塵疑惑道。

「這是我的房間!」光明女帝。

「……」林塵看了看自己的衣裳,有些凌亂啊,不會發生了什麼吧,他只記得做了個夢,有時候夢裡所做的夢會跟現實的一些行為有聯繫。

難道他……對光明女帝做了什麼?

「快穿好衣裳。」林塵忙說道,要是被柳青璇幾人發現,可就事情大條了。

光明女帝回過神來,也是一陣慌亂,手忙腳亂的整理好衣裳。

然後……都停止了動作。

房門被推開了。

是柳青璇。

柳青璇目光一怔,看著光明女帝跟林塵手忙腳亂的樣子,這是…偷情?

「你們……」柳青璇的話還沒說完,光明女帝忙否認道:「不是你想的那樣,我跟他什麼都沒發生。」

「不用解釋。」 豪門劫:情有毒盅 柳青璇。

「要解釋。」光明女帝。

「解釋就是掩飾。」柳青璇,

「……」光明女帝。

林塵頭疼道:「那天都喝醉了,然後就不小心睡在了一起,人醉醺醺的時候不會做那種事情,只想睡覺…我肯定我跟她絕對沒發生什麼!」

「睡在一起了,還叫沒發生什麼?如果我跟別的男人睡一夜,也什麼都沒做,是不是你也能容忍的了?」柳青璇反問道。

「……」林塵無言。

光明女帝不知所措的站在那裡,人生第一次遇到過這種事情,根本就不知道怎麼應對。

砰!

柳青璇關上了房門。

光明女帝皺眉,道:「怎麼辦?」

「要不,你先撤吧?」林塵想了想說道:「等我哄哄她就好了。」

「嗯。」光明女帝輕點頭,事已至此,只能這樣了。

光明女帝離開后,林塵打開了房門,就看到柳青璇正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

林溪幾人還沒醒過來,還趴在了桌子上。

林塵坐到沙發那,一把摟住柳青璇,說道:「怎麼著,生氣了?」

柳青璇淡淡道:「光明女帝身上是不是很香啊?手感是不是特別的好啊?」

林塵一陣汗顏道:「我都醉的睡著了,根本就什麼都不記得好吧…而且,我一直覺得你的手感最好了,」

「貧嘴。」柳青璇沒好氣道。

「你看她們還睡著呢,要不我倆干點什麼?」

「干你個頭。」

「嘿嘿。」林塵直接將柳青璇抱進了房間,要不是顧忌女兒還在這,他直接在沙發上推了。

一天後。

夏傾月幾人陸陸續續的醒了,這次喝的挺多的,幾人都不剩酒力。

「咦,素素人呢?青璇跟夫君去哪了?」葉嵐疑惑道。

「笨蛋,肯定在房間啊。」夏傾月。

「你說誰笨蛋呢?是不是討打?」葉嵐。

「師父,你現在可打不過我哦。」夏傾月笑吟吟道。

「林溪!」葉嵐。

「到。」林溪。

「干她。」葉嵐。

「是。」林溪。

「啊……放手啊。」夏傾月慘叫。

柳音無語的看著這一幕…

良久。

林塵跟柳青璇才走了出來,對於之前的事,早就忘了。

「幹什麼呢?」林塵見幾人在那打鬧,無語道。

「傾月欺負我!」葉嵐哭喪著臉。

「明明我是被欺負的。」夏傾月。

「切,你師徒二人隨我進房間,夫君要好好的教訓你們一頓。」林塵大手一張,強行將葉嵐跟夏傾月託了進去。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