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姜秋回想剛才葉天的話,便裝作大度的樣子揮了揮手,說道:「算了,怎麼說也算是認識,把他扔出去吧!」

說著,回過頭去,正好迎上了徐流蘇無比傾慕的目光,姜秋只覺得自己的心都快化了。

當下,袁虎揮了揮手,更有幾個混混上去,架住梁博便往拉。

梁博不敢反抗,卻將葉天完全恨上,那認為要不是葉天一再的挑釁,自己又怎麼會惹上姜秋,忘了自己之前的囂張勁了。

心中惡狠狠的想著,姜秋自己是不敢惹了,可你一個小小的服務員算什麼東西,以後一定要給你一個好看。

「你!等!著!」

回過頭,惡狠狠的看著葉天,梁博一字一頓的做著口型。

爹地我們一起追媽咪 聽著耳邊系統傳來的提示音,又得到了50點逼格,葉天自是高興,根本就不在意梁博的威脅。

葉天回頭,在姜秋的耳邊耳語:「我只能幫你到這裡,展現你所有的手段,儘快將徐流蘇拿下!」

說完,拍了拍姜秋的肩膀,轉身去換衣服了。

袁虎又站在邊上陪了一會,和幾個男男女女碰了下杯。便找了個借口下去了。

直到袁虎離去,徐流蘇他們這才放開手腳,開始和姜秋熱絡起來。

那些男生直接拍起了姜秋的馬屁,直接把梁博我真腦後,徐流蘇更是摟著姜秋的胳膊,恨不得貼在他的身上一樣,說話的語氣嗲得讓人骨頭都發酥。

另一邊,葉天看完衣服后,便找了個沒人的地方坐下。

沒有多久,袁虎匆匆的過來,恭敬的站在邊上問道:「葉先生,您找我?」

葉天抿了一口水,淡淡的笑道:「你剛才配合的不錯!」

「啊!應該的,應該的,不值得葉先生誇獎!」

袁虎嘴裡謙虛的說著,可臉上卻已經笑開了花,能得葉天一句讚賞,便代表自己錄了葉天的眼,那是無上的榮耀和機會。

「做得好就該褒揚,這是天理,也是規矩,無規矩不成方圓,你懂嗎!」葉天淡然的說道。

聽了這話,袁虎只是有些迷茫,隨後似乎想到了什麼,臉上現出了驚喜,「是是,我懂了,葉先生。」

葉天點了點頭,「好了,我這裡有件事情讓你去辦。辦好了,我不會虧待你!」

袁虎激動的說道:「葉先生請說,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幫我把這條街上的幾家酒吧,都給買下來。除此之外,附近幾條街上。

有那種外國人比較喜歡去的酒吧,也給我買下來,做得到嗎?」葉天說道。

聽了這話,袁虎愣住了,能開得起酒吧的人,並不需要有多麼巨大的財富,但卻需要在黑白兩道有點關係。

否則就算開了,也是免不了被人鬧事,最後生意慘淡的關門。

既然黑白兩道都有關係,那想要買下來,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

可這是葉先生吩咐,而且是葉先生第一次開口,如果辦不成的話,那顯然在葉先生眼中會失分的。

到不了到時候找老大出面,想來在這江陵市,恐怕沒人敢不賣老大面子的人。

沒有多想,袁虎便說道:「葉先生放心,我一定會完成這個任務,將這條街上的這間酒吧都買下來!」

「很好,到時候買下這些酒吧,花了多少錢,記得給我報個數!下去吧!」葉天淡然說道。

袁虎我想說什麼!見葉天已經揮了揮手,不敢再多說,轉身便走。

看著袁虎離去,葉天端起水又抿了一口,開始盤算著自己的想法。

讓袁虎去買下附近的酒吧,除了為了圓姜秋之前裝的逼,不使他早早被徐流蘇戳穿之外,葉天也有著自己的盤算。

在之前帝龍閣與西扶桑人衝突,及喬勝男遇襲這兩件事後,葉天便有著建立自己的勢力,以方便得到有關情報,不至於兩眼一抹黑。

之前葉天是想用周子棟,以他身為周天朔的侄子,能夠儘快鋪開網路,從而迅速得到信息情報。

可這樣做有個缺點,那就依賴性太大,就像青藤老樹,雖然能得到更多的陽光,但一旦樹枯萎倒下,也要跟著一起葬送。

有利,自然就有弊。

不過不能因為有弊端,就不害怕的不敢投入,也不能因為有利益,就盲目投入,需要理性的來處理。

所以之前在聽到姜秋和人爭風吃醋,他家還有好幾個酒吧的時候,葉天便有了一個念頭。

這酒吧本就是魚龍混雜之地,更是各種人交流接頭的場所,往往會有人在喝醉了之後,曝出一些驚人的信息。

只要讓人注意著收集,說不定就能從中分析出有用的情報,然後再和其他情報相比對,就能知道準確與否。

所謂的情報網說白了,其實就是信息網路,看誰能從那些紛雜的信息中,找到真正有甪的信息。

特別是現在網路發達,很多人在網上為了表現自己,往往會將是指看到的驚人之事宣揚出去,卻不知自己在不知不覺已經泄露了國家的秘密。

所以在網上,大家還是需要謹言慎行,不要為了一時的張揚,使得國家蒙蔽巨大的損失。

而像酒吧這種地方更是如此。

幾杯酒下肚,更是讓人醉得不知東南西北,往往很容易被人套出情報來,這也是葉天為什麼會讓袁虎去買下附近酒吧的原因。

這樣一個個酒吧為中點,迅速向四周擴散,從而建立屬於自己的情報網,就算沒能收服周子棟,也不至於兩眼一抹黑了。

就在葉天想著的時候,姜秋便一個人過來了。 在看到葉天後,姜秋便把卡還給了葉天,感激道:「哥,大恩不言謝。

以後無論上刀山下火海,只要哥的一句話,我立馬就辦。」

葉天並沒有將卡收起,而是隨便扔在桌上,玩味的看著姜秋,笑道:「哦,是嗎?正好,我這裡還真有件事情要你去做?」

這話一出,姜秋頓時訕笑起來,「哥,我剛才就是客套客套,你可別真的讓我上刀山下火海呀!」

葉天不禁翻了個白眼,這個賤人不要臉起來,完全和前世一模一樣啊!

無奈的搖了搖頭,葉天苦笑道:「你這憊懶的傢伙,我要你做的只是一件小事!」

「那就行!」姜秋嘻嘻一笑,完全沒有一點不要臉的自覺羞愧,說道:「哥,你說那是什麼事?」

葉天說道:「我讓袁虎去把附近的這家酒吧給買下來,之後會記在你的名上……」

不等葉天說完,姜秋頓時急了,「哥,這怎麼可以,正所謂親兄弟明算賬。

你就算買下附近的酒吧,又怎麼能夠記在我的名上?你就不怕到時候我不認賬嗎?」

葉天淡然一笑,「沒事,區區的幾家酒吧,能讓你不認賬,也算是我識人不明,沒什麼的!」

看到葉天的神情,姜秋愣了一下,隨即苦笑道:「哥,你還真是大氣!

也對,以你的身份地位,這樣子叫小小的酒吧,確實不算什麼啊!」

感嘆了一下,姜秋正色道:「哥,說吧!你要讓我做的是什麼事?」

看著一臉認真的姜秋,葉天笑道:「不用這麼認真,不是什麼大事。

想讓你替我管著幾家酒吧,同時找一些人在酒吧里轉悠。

收集各色人等的話,試著從中分析出有用的信息,明白嗎?」

姜秋怔了一下,隨即找了張椅子,挪到葉天的身邊坐下,壓低聲音問道:「哥,你這是幹什麼?你難道是國家安全部門的人吧?」

葉天搖搖頭:「還說什麼?我只是遇到一些事情,但卻沒有任何信息來源,所以想看著能不能得到一些的信息,明白!」

「哦,我還以為你是那些帝國安全部門的人呢!」姜秋說道,「那我該怎麼做?我怕做不好啊!」

說話間,姜秋的臉色有些不安,明顯很緊張。

「不用擔心,就照著我說的做,想找些機靈的人在酒吧里收集一下各種信息,然後再試著看能不能分析出有用。

成不成沒關係,不用太放在心上,這只是一個突然的想法,我也不知道有沒有用,實際上更多的是幫你把逼裝完整了!」

葉天拍了拍姜秋的肩膀,示意他不用太緊張了。

聽到一聽這話,特別是最後面這句,姜秋眼中閃過了堅定的神色,「哥,你放心,我一定會全力以赴,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

「那行,我相信你!」葉天笑道。

「哥,那什麼,如果你沒什麼事的話,那我就先走了剛才徐流蘇說要和我去看電影。」

說著,姜秋搓著雙手,一副十足豬哥樣。

看著姜秋這模樣,葉天不禁再次翻了下白眼,心道這傢伙又像前世那樣被徐流蘇套牢了,不過這世有自己在,並不會讓他重蹈前世覆轍。

心想著,葉天揮了揮手,說道:「去吧!去吧!你個見色忘義的傢伙!」

姜秋嘿嘿一笑,轉身便要走。

「等一下,我有個東西給你。」

這時候,葉天想起了什麼,急忙喊住姜秋。

「哥,怎麼了?」

重生之都市修仙 姜秋回身,有些疑惑的看著葉天遞過來的一個小香囊。

玩家請自重 葉天淡淡的說道:「拿著,等下找個機會,拔幾根徐流蘇的頭髮裝裡面,你就能夠牢牢的得到徐流蘇的心了!」

姜秋先是雙眼一亮,隨即疑惑道:「哥,這有用嗎?」

葉天說道:「你甭管有用沒用,試試不就知道了嗎?就算沒用,也不會有害處的,不是?」

猶豫了一下,姜秋還是將香囊接了過去,道了一聲謝謝,轉身急不可耐的走了。

「這傢伙真是的,還是和前世一樣,那麼見色忘義啊!」

看著姜秋急不可耐的離去,葉天苦笑了下,「兄弟,我只能幫你到這了。

能不能自己拿下徐流蘇,就看你自己了,千萬不要用那個寄情香囊啊!

那可是我花了150點逼格兌換的,那可是比靈氣丸還貴。

將喜歡之人的頭髮放在裡面,就能讓那人慢慢的愛上,所以才叫寄情香囊啊!」

說著,更是無奈的搖頭,只覺得自己這一世,為姜秋簡直操碎了心了。

這時,袁虎過來交代了,已經那你也聽了吩咐,將這條街上總共五家酒吧,都買了下來。

「很好,我很滿意!」

說話間,葉天將九龍卡拿起,遞給袁虎說道,「這些酒吧花費了多少錢?直接從這卡里支出,不夠找我!」

看袁虎臉色一變,想要開口,葉天冷聲道:「不用多說,買東西就得自己花錢,這是規矩!

既然是我要做的事,錢當然我出,周天碩已經在這裡面幫了大忙,怎麼能讓他再花錢!告訴周天朔,這情我領了!」

雖然這錢本身就是周天朔孝敬的,但那是葉天出了力,解決了那個內勁大成的武者。

否則此時周天朔早已經在那小盒子裡面呆著,就算有再多的錢,也沒有任何用了。

聽到葉天這話,袁虎先是一驚,便沉默了下來,不再拒絕,伸手接過那張卡。

「很好!」葉天一笑,拿了一個藥丸遞給袁虎,說道,「這是給你的獎賞!」

「葉先生,這是……」

袁虎雖然不解,可心中卻難耐不住的喜,知道以葉天的身份,拿出來的東西絕不會簡單,只是不知道究竟有什麼用。

「你往日里練武,後來加入地下勢力,雖然也闖出了名頭,可也留下了暗傷,讓你一直受到折磨。

吞下這顆化生丹,就能夠去掉你身上所有的暗傷,從此不會再被那些暗傷折磨。」葉天淡然說道。

袁虎狂喜,居然知道葉天拿著東西不簡單,可沒想到居然是這種好東西。

就如葉天所說,因為過往的經歷,他身上確實留下很多暗傷,每每發作便讓他痛不欲生。

這些年裡,他也是找了很多的醫生,可都沒有一個能治好他的暗傷,最多只是稍微減緩暗傷發作時的痛苦。

直到現在,他早已經絕望了,卻沒想葉天居然一語道破他身上的暗傷,並且能幫他治好暗傷著,如何讓他不驚喜欲狂,甚至是有點不敢相信。

「怎麼?你不相信嗎?」葉天聲音冷淡。

回過神,袁虎連忙說道:「不不不,我怎麼會不相信,我是一時狂喜,才愣住了,實在不知道該怎麼感謝葉先生啊!」

在袁虎看來,以葉天的可怕實力,真要害他,根本不需要騙他,甚至連親自出手也不用。

只需向周天朔上一聲,自己今晚便會沉入陵江,不會激起哪怕一丁點的浪花,根本不需要這樣麻煩。

更重要的是,葉天一眼就看出他身上有暗傷,這可是以前找的那些醫生,都沒有一個看出來過,袁虎自然是相信不過。

這時候,激動的接過那枚藥丸,袁虎感激不已,再次鞠躬道謝起來。

「不用這樣,這是你應得的!有功必賞,有過必罰。

這是我用人的準則,你事情辦得好,我自然會賞!

那幾個酒吧你交割給姜秋,並幫著看管一下。

我還有事,先走了!」葉天阻止了袁虎的道謝,淡然說道。

說著,便去往酒吧外走去。

袁虎趕緊追上,一路送到酒吧外,目送著葉天的身影消失。

這才轉過身,打算找個地方服藥,好消去折磨他多年的暗傷。

就在剛轉過身時,便看到這道身影向前趕去,其中有一人似乎有些眼熟,好像是剛才和葉天起衝突的人。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