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好。」蘇瑾月和戰亦寒微笑著點頭。

君家大長老離開后,君亦正一直有種心神不寧的感覺,他總感覺有事要發生。

外面傳來了一陣凌亂的腳步聲,三長老神情慌亂的跑了進來,「家主!不好了,二爺和大長老的魂牌都碎裂了。」

「啪嗒!」君亦正手中的杯子落在了地上。這怎麼可能?

與此同時,趙家家主也收到了趙家長老魂牌碎裂的消息。

趙家家主快步來到放有魂牌的大殿,看到兩塊魂牌已經完全碎裂,一顆心猶如刀絞一般,痛的無以復加。

「怎麼會這樣?許家不是已經沒有上仙期長老了嗎?」趙家家主憤怒而又心痛的吼道。如果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他寧願不要去瓜分許家。現在失去了上仙期長老,失去了那麼多精英弟子,以後他們趙家要何以在落雁城立足?許家肯定是不會放過他們的。

在場的眾人皆都沉默的低下了頭。他們也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沒想到許家失去了上仙期長老,竟然還有那樣的實力。

「家主,可能是那兩名在許家做客的年輕人。」二長老開口道。

趙家主長嘆了一口氣,「就算知道是誰又能如何?對方能滅了上仙期長老,難道還能怕我們不成。現在我們該考慮的不是去報仇,而是如何保住趙家。」

「家主,我現在就去安排,讓弟子們趕快撤離。」三長老說道。現在當務之急,還是要保住趙家的根基,以後才能有捲土重來的機會。

「家主,我去關閉護族陣法。」四長老說道。

趙家主點了點頭,「快去吧。」

三長老和四長老快速的退出大廳。

「家主,我們要不要飛劍傳書給三少爺?」二長老問道。趙家三少爺趙痕因為修鍊資質極佳,從小就被送去了恆天界的第一宗門清流派修鍊。

趙家主沉吟片刻,「就怕痕兒也不是那兩名年輕人的對手。」痕兒是他們趙家的希望,他不能讓他冒這個險。

柯南之永世黑暗 「家主,三少爺身後有著清流派,我們若是傳書給三少爺,三少爺的師門肯定不會不管的。」二長老繼續道。現在他們趙家的上仙期長老隕落了,又失去了那麼多精英弟子,他們趙家肯定不是許家對手。想要保住趙家,唯一的辦法就是找援手。

「讓我想想。」趙家主點頭道。痕兒的確是他們趙家的希望,只是不知道痕兒現在的修為如何?他的師門會不會為了他,派人來援助趙家。 許久,趙家主抬起頭看向眾人,「傳書給痕兒,詳細告訴他這邊的情況,讓他量力而行。」

停頓了一下,「算了,還是我自己來吧。」他不知道痕兒現在的實力如何,也不知道痕兒的師門會不會讓人陪著痕兒一同回來,但是痕兒是他們趙家的希望,如果痕兒沒有太大的把握,還是讓他不要回來的好。至於家族的仇,等痕兒的實力強大了,他肯定會回來替家族報仇的。

許繼楠帶著眾位長老來到議事廳,「現在趙家和君家被我們重創,是我們反擊的最佳時刻。幽尋,你和三長老,四長老去趙家。幽寂,你和二長老,五長老去君家。」

「是!」眾人應道。

「如有變化,不要戀戰,即刻退回。」許繼楠想了想道。趙家和君家的實力比他們許家要強大,說不定還留有後手。

「是!」眾人齊聲應道,臉上充滿了鬥志和躍躍欲試。終於輪到他們反擊了。

「爹!」許幽若欣喜的跑了進來。

許繼楠看向許幽若,揚唇笑道:「幽若,有事嗎?」這次幽若是許家最大的功臣,若是沒有她帶戰亦寒和蘇瑾月回來,他們許家現在肯定不存在了。

「剛剛蘇姐姐給了我幾瓶丹藥和一些符籙。」許幽若拿出幾瓶丹藥和一疊符籙,欣喜的在許繼楠的面前晃了晃。

許繼楠挑了挑眉,「什麼丹藥?」符籙的威力他剛剛已經見識過了,他現在對丹藥更感興趣。蘇瑾月送的,肯定不會是一般的丹藥。蘇瑾月和戰亦寒可不是一般的人。

許幽若走上前,將丹藥遞給許繼楠,「爹自己打開看吧。」她沒有打開看過,就算打開看了,她也認不得幾種丹藥。

許繼楠接過其中一瓶丹藥打開,看到裡面的丹藥,頓時愣在了當場。竟然是靈基丹!靈基丹是玄仙期修士專用的丹藥,服用了靈基丹可以快速的提升修為,可以沒有任何瓶頸的突破到上仙期。只是這丹藥價值連城,就算他們許家傾盡所有也買不到幾顆。這也是為什麼恆天界上仙期修士極少的原因。

現在蘇瑾月竟然隨隨便便就送了幽若這麼多靈基丹,看向許幽若手中剩下的幾瓶丹藥,許繼楠伸手接過一一打開玉瓶,看到裡面全都是靈基丹,心中欣喜若狂。有了這些靈基丹,他們許家以後的上仙期修士肯定不會少。

見眾人都看著自己,許繼楠笑著說道:「這些玉瓶中裝的都是靈基丹,一共有一百顆。」

眾人頓時呆若木雞。一百顆靈基丹,他們沒聽錯吧?就算一顆靈基丹也是價值不菲,一百顆就算把許家賣了,也買不到。那蘇瑾月和戰亦寒到底是什麼人?竟然如此大手筆。

「他們已經休息了嗎?」許繼楠問道。收了蘇瑾月和戰亦寒這麼大的好處,他自然得親自去感謝一番。

「戰大哥和蘇姐姐去九星塔了。」許幽若說道。她本想跟著一起去的,只是現在家族危機還沒有完全解除。只要趙家和君家在一天,家族就不可能安定下來。

「他們走了?還會回來嗎?」許繼楠皺眉問道。他欠了蘇瑾月和戰亦寒這麼大的一份人情,而且蘇瑾月還送了許家這麼多的靈基丹,他連句感謝的話都還沒來得及說,他們就離開了。

「不知道。」許幽若搖了搖頭。她有問過蘇姐姐,她說有機會的話,會再見面的。

許繼楠看向六長老,「六長老,你派兩名弟子守在九星塔外,看到戰仙友和蘇仙友出來,一定要攔住他們。」他是給了戰亦寒不少的修鍊資源,但是那是為了感謝他們,沒想到他們給了他更多。

蘇瑾月和戰亦寒來到客棧,馮雨傾和馮雨驊已經在等著他們了。

「師父,我們想和你們一起去九星塔歷練。」馮雨傾說道。來落雁城的時候,她就有了這個想法。

蘇瑾月想了想,點了一下頭,「也好。」她這兩天住在許家,聽許家的人說了不少有關於九星塔的事。九星塔之所以叫九星塔,是因為裡面存在著通往九顆行星的空間黑洞,所以進入九星塔后,有不少修士就再也沒有出來過。至於那些空間黑洞通往哪幾顆行星,許家的人沒有說,應該是他們也不知道。

當然除了那些空間黑洞外,九星塔里的修鍊資源也是極多的,外面見不到的奇異火種,材料,仙靈草…裡面都能夠找到,當然這也是需要機緣的。

「謝謝師父!」馮雨傾高興道。

蘇瑾月笑了笑,「明天一早我們就出發。」

「好。」戰亦寒和馮家姐弟應道。

天色剛亮,蘇瑾月,戰亦寒和馮家姐弟就來到了九星塔。

九星塔外的廣場上人山人海,除了和他們一樣想要進入九星塔歷練的修士外,大部分修士都是來看熱鬧的。

九星塔一共有著八十一層,只是至今為止,能進入五十層以上的修士,百年以來只出現過兩位。只是那兩位修士在進入五十層以上后,就消失了,肯定是被九星塔里的空間黑洞捲走了。

每一位修士進入九星塔后,九星塔前的陣法屏幕上就會多出一個藍點,除非修士中途出來,或者被捲入空間黑洞,或者隕落才會消失。

蘇瑾月四人來到進入九星塔的傳送陣前,拿出自己的身份玉牌遞給管理九星塔的執事。

執事接過玉牌,在一旁的一塊黑石前掃了一下后,還給蘇瑾月四人,「你們可以進去了。」

蘇瑾月四人接過身份玉牌,抬步進入了傳送陣。

隨即一陣眩暈感傳來,等到四人再次睜開眼睛時,他們發現自己正站在一片沙漠之中。

「師父,我們往哪個方向走?」馮雨驊看了看四周,發現每個方向都有修士。

「往那個方向吧。」蘇瑾月指向東南方向道。

「好。」馮雨傾和馮雨驊點頭。

戰亦寒伸手握住蘇瑾月的手,與她向著東南方走去。對於瑾月的決定,他是不會有異議的。 許久,趙家主抬起頭看向眾人,「傳書給痕兒,詳細告訴他這邊的情況,讓他量力而行。」

停頓了一下,「算了,還是我自己來吧。」他不知道痕兒現在的實力如何,也不知道痕兒的師門會不會讓人陪著痕兒一同回來,但是痕兒是他們趙家的希望,如果痕兒沒有太大的把握,還是讓他不要回來的好。至於家族的仇,等痕兒的實力強大了,他肯定會回來替家族報仇的。

許繼楠帶著眾位長老來到議事廳,「現在趙家和君家被我們重創,是我們反擊的最佳時刻。幽尋,你和三長老,四長老去趙家。幽寂,你和二長老,五長老去君家。」

「是!」眾人應道。

「如有變化,不要戀戰,即刻退回。」許繼楠想了想道。趙家和君家的實力比他們許家要強大,說不定還留有後手。

「是!」眾人齊聲應道,臉上充滿了鬥志和躍躍欲試。終於輪到他們反擊了。

「爹!」許幽若欣喜的跑了進來。

許繼楠看向許幽若,揚唇笑道:「幽若,有事嗎?」這次幽若是許家最大的功臣,若是沒有她帶戰亦寒和蘇瑾月回來,他們許家現在肯定不存在了。

「剛剛蘇姐姐給了我幾瓶丹藥和一些符籙。」許幽若拿出幾瓶丹藥和一疊符籙,欣喜的在許繼楠的面前晃了晃。

許繼楠挑了挑眉,「什麼丹藥?」符籙的威力他剛剛已經見識過了,他現在對丹藥更感興趣。蘇瑾月送的,肯定不會是一般的丹藥。蘇瑾月和戰亦寒可不是一般的人。

許幽若走上前,將丹藥遞給許繼楠,「爹自己打開看吧。」她沒有打開看過,就算打開看了,她也認不得幾種丹藥。

許繼楠接過其中一瓶丹藥打開,看到裡面的丹藥,頓時愣在了當場。竟然是靈基丹!靈基丹是玄仙期修士專用的丹藥,服用了靈基丹可以快速的提升修為,可以沒有任何瓶頸的突破到上仙期。只是這丹藥價值連城,就算他們許家傾盡所有也買不到幾顆。這也是為什麼恆天界上仙期修士極少的原因。

現在蘇瑾月竟然隨隨便便就送了幽若這麼多靈基丹,看向許幽若手中剩下的幾瓶丹藥,許繼楠伸手接過一一打開玉瓶,看到裡面全都是靈基丹,心中欣喜若狂。有了這些靈基丹,他們許家以後的上仙期修士肯定不會少。

見眾人都看著自己,許繼楠笑著說道:「這些玉瓶中裝的都是靈基丹,一共有一百顆。」

眾人頓時呆若木雞。一百顆靈基丹,他們沒聽錯吧?就算一顆靈基丹也是價值不菲,一百顆就算把許家賣了,也買不到。那蘇瑾月和戰亦寒到底是什麼人?竟然如此大手筆。

「他們已經休息了嗎?」許繼楠問道。收了蘇瑾月和戰亦寒這麼大的好處,他自然得親自去感謝一番。

「戰大哥和蘇姐姐去九星塔了。」許幽若說道。她本想跟著一起去的,只是現在家族危機還沒有完全解除。只要趙家和君家在一天,家族就不可能安定下來。

「他們走了?還會回來嗎?」許繼楠皺眉問道。他欠了蘇瑾月和戰亦寒這麼大的一份人情,而且蘇瑾月還送了許家這麼多的靈基丹,他連句感謝的話都還沒來得及說,他們就離開了。

「不知道。」許幽若搖了搖頭。她有問過蘇姐姐,她說有機會的話,會再見面的。

許繼楠看向六長老,「六長老,你派兩名弟子守在九星塔外,看到戰仙友和蘇仙友出來,一定要攔住他們。」他是給了戰亦寒不少的修鍊資源,但是那是為了感謝他們,沒想到他們給了他更多。

蘇瑾月和戰亦寒來到客棧,馮雨傾和馮雨驊已經在等著他們了。

「師父,我們想和你們一起去九星塔歷練。」馮雨傾說道。來落雁城的時候,她就有了這個想法。

蘇瑾月想了想,點了一下頭,「也好。」她這兩天住在許家,聽許家的人說了不少有關於九星塔的事。九星塔之所以叫九星塔,是因為裡面存在著通往九顆行星的空間黑洞,所以進入九星塔后,有不少修士就再也沒有出來過。至於那些空間黑洞通往哪幾顆行星,許家的人沒有說,應該是他們也不知道。

當然除了那些空間黑洞外,九星塔里的修鍊資源也是極多的,外面見不到的奇異火種,材料,仙靈草…裡面都能夠找到,當然這也是需要機緣的。

「謝謝師父!」馮雨傾高興道。

蘇瑾月笑了笑,「明天一早我們就出發。」

「好。」戰亦寒和馮家姐弟應道。

天色剛亮,蘇瑾月,戰亦寒和馮家姐弟就來到了九星塔。

九星塔外的廣場上人山人海,除了和他們一樣想要進入九星塔歷練的修士外,大部分修士都是來看熱鬧的。

九星塔一共有著八十一層,只是至今為止,能進入五十層以上的修士,百年以來只出現過兩位。只是那兩位修士在進入五十層以上后,就消失了,肯定是被九星塔里的空間黑洞捲走了。

每一位修士進入九星塔后,九星塔前的陣法屏幕上就會多出一個藍點,除非修士中途出來,或者被捲入空間黑洞,或者隕落才會消失。

蘇瑾月四人來到進入九星塔的傳送陣前,拿出自己的身份玉牌遞給管理九星塔的執事。

執事接過玉牌,在一旁的一塊黑石前掃了一下后,還給蘇瑾月四人,「你們可以進去了。」

蘇瑾月四人接過身份玉牌,抬步進入了傳送陣。

隨即一陣眩暈感傳來,等到四人再次睜開眼睛時,他們發現自己正站在一片沙漠之中。

「師父,我們往哪個方向走?」馮雨驊看了看四周,發現每個方向都有修士。

「往那個方向吧。」蘇瑾月指向東南方向道。

「好。」馮雨傾和馮雨驊點頭。

戰亦寒伸手握住蘇瑾月的手,與她向著東南方走去。對於瑾月的決定,他是不會有異議的。 九星塔的第一層除了一望無際的沙漠,並沒有特別的地方,一眼望去滿眼黃沙,沒有其他的任何色彩。也就意味著,這裡沒有一棵仙靈草。就算真的有,這一層這麼多修士也早就被搶光了。

冷酷總裁下堂妻 蘇瑾月四人加快腳步,向著前方跑著。既然第一層什麼都沒有,他們自然不會在這裡浪費時間。

「四位仙友請留步!」一名下巴有著一小簇山羊鬍的中年男子笑著跑上前。

「什麼事?」戰亦寒淡聲問道。就算對方只是一名金仙中期修士,他也不會掉以輕心。

「我這裡有九星塔的地圖,只要一百上品仙靈石,有了地圖,四位仙友就不用擔心空間黑洞了。」山羊鬍中年男子笑著拿出一張地圖,遞到蘇瑾月四人的面前。

「不用。」戰亦寒冷聲拒絕道。許家是落雁城三大家族之一,連他們都沒有九星塔的地圖,對方怎麼可能會有?而且要是真的有地圖,早就有修士將地圖複製了。

來九星塔歷練的修士有很多,出去的修士也是多不勝數。那些修士一旦出了九星塔,地圖對他們來說就如同廢紙一張,他們豈會不賣掉。三大家族又豈會不知道?

由此可見這名山羊鬍中年男子賣給他們地圖,肯定是別有目的的。而且他可以肯定,他們一旦買了地圖,就再也出不了這九星塔了。

「這九星塔中危險重重,沒有地圖,你們根本找不到上第二層的入口。」山羊鬍中年男子說道。

「這不勞你操心。」蘇瑾月說完,不再理會山羊鬍中年男子,拉著戰亦寒就走。

馮雨驊白了山羊鬍中年男子一眼,與馮雨傾跟上了蘇瑾月和戰亦寒。他們師父可厲害著呢,才不會找不到上二層的入口。

看著蘇瑾月四人離去的背影,山羊鬍中年男子不甘的冷哼了一聲,向著另外兩名剛剛進來的修士走去。他這地圖上的確標註著通往第二層入口的位置,不過只要按照這地圖上標註的走,最後的下場只有死路一條。

戰亦寒和蘇瑾月停下腳步,看著前面道:「這裡就是通往第二層的入口。」他們是陣法師,這種障眼陣法自然逃不過他們的眼睛。

馮雨傾和馮雨驊打量了四周一眼,並沒有發現有什麼不同的地方。

「師父,這裡是不是有陣法?」馮雨驊問道。

蘇瑾月點了點頭,與戰亦寒抬步向著前面走去,「你們跟著我們的腳步。」

「是。」馮雨傾和馮雨驊應道,跟上了蘇瑾月和戰亦寒。

沒多久,四人面前豁然開朗,不再是一望無際的沙漠,而是一片綠樹成蔭,山花爛漫的森林。

「這裡就是第二層了嗎?」馮雨驊打量著四周,眼中閃著晶亮的光芒。這還是他第一次出來歷練,所有的一切在他看來都很新奇。

「這裡應該會有仙靈草吧?」馮雨驊看向蘇瑾月問道。他聽說森林裡有很多的仙靈草。

「看了就知道了。」蘇瑾月勾唇道。九星塔不像其他的秘境,它是隨便什麼時候都可以進來的。能進來的修士,基本上都能來到第二層,就算這片森林裡真的有仙靈草,也早已被先來的修士摘完了。 抬步繼續踏上第二層階梯,發現那股推力更大了一分。

「看來每上一層,階梯的推力就會增加一分。」蘇瑾月明了道。

「嗯。」戰亦寒贊同的點了點頭,與蘇瑾月繼續向著上一層踏去,正如他們所猜測的那樣,推力果然又增加了一分。

蘇瑾月釋放出神識,立即感覺到前面有一層屏障擋住了她的神識,讓她的神識根本無法釋放出去,「神識都受到了阻礙。」

「我覺得這道屏障,或許對我們的神識修鍊有好處。」戰亦寒說話的同時,與蘇瑾月再次踏上了一步,階梯的推力和神識的阻礙力果然都增加了一分。

「我們試試吧。」蘇瑾月閉上了眼睛,只用神識來探路。

戰亦寒勾了勾嘴角,也閉上了眼睛。

兩人拉著彼此的手,一步一步的向上走著,隨著推力和阻礙力的不斷增加,兩人的速度也是越來越慢。

有時候兩人要在一個階梯上停留很久,等到完全適應后,才會再次前進。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整整用了十天的時間,蘇瑾月和戰亦寒才走到了階梯的盡頭。踏上最後一層階梯,推力和阻礙力瞬間消失無蹤,蘇瑾月和戰亦寒頓時感覺渾身一陣輕鬆。

「那阻礙力果然可以修鍊神識,我現在的神識範圍更大了。」蘇瑾月收回神識,滿臉開心地看著戰亦寒。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