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曾月月見傅芊芊還要回去店裡,趕緊拉著她說:「行了,你這一身比較搭,你回去店裡要重新選衣服,還要換衣服,多花時間呀,到時候耽誤了時間可就不好了,你說對不對?」

被曾月月這麼一說,傅芊芊才打消了返回店裡的主意。

總覺得,她被曾月月給坑了。

傅芊芊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裙子,越看眉頭皺的越深。

她這輩子還沒有穿過這麼短的裙子。

太娘了!

要是以前黑鷹突擊隊的人看到她這個樣子,一定會嘲笑她的,她這隊長的面子,可算是丟盡了。

不知道裴燁看到她這個樣子,會不會嘲笑她。

傅芊芊和曾月月兩個人徑直往裴燁他們剛才走的方向找去,途中,路過了一家男裝店。

男裝店中的一名店員饒有興味的看著傅芊芊和曾月月倆人,眸底閃過一抹精光。

因為傅芊芊一直扯著自己身上的衣服,並未注意他眼底的那抹精光,當傅芊芊和曾月月倆人從他面前經過的時候,他臉上的表情已經恢復正常,彷彿他只是一名普通的店員。

在傅芊芊上了樓之後,高統等人的車子也恰好在雲喬廣場的後門停下。



商場辦公區的休息室內,裴燁坐在休息室的沙發上,與商場負責人有一句沒一句的說著什麼,大多數都是負責人介紹一會兒開業典禮的事宜,以及裴燁需要做的事,裴燁偶爾回應一句。

這時,休息室的門開了。

裴燁坐的位置,目光恰好對著休息室門的方向。

門開了后,曾月月同身後的一名女孩一起走了進來。 女孩身著洋裝和半身裙,完美的身形被恰到好處的勾勒出來,白皙精緻的五官在燈光下更顯明艷動人,而女孩不時扯著裙擺皺眉的模樣,更是讓人感覺可愛極了。

整個休息室里的人,視線被這個突然出現的女孩吸引住了目光。

站在鄭先身側的一名護衛,推了一把鄭先,涎著臉的向鄭先問道:「隊長,剛剛進來的那個女孩真的一個大美人啊,你認識嗎?」

不僅是這名護衛,其他的護衛也全部看著女孩竊竊私語,紛紛猜測女孩的身份,已經有人在暗搓搓的想著,等到出去之後,就打聽這女孩,主動出擊。

鄭先的目光原本是放在曾月月身上的,聽到旁邊的隊員問,他的視線便移向曾月月的身後。

看到對方的臉之後,鄭先先是愣了一下。

這位大美人……怎麼看起來有點眼熟。

而且,不僅是一點點眼熟。

當女孩冷厲的目光從他的臉上掃過,一股熟悉的感覺頓時迎面襲來,在那一瞬間,鄭先瞬間想到為什麼這張臉會這麼熟悉了。

是傅芊芊!

平時見慣了傅芊芊身穿運動服和訓練服等中性的樣子,沒想到,換了洋裝和裙子之後,傅芊芊竟然會是這樣的驚艷模樣。

如果眼前的人是傅芊芊的話……

鄭先的後背爬上了一層雞皮疙瘩,然後小聲提醒身側的護衛:「這個女孩不是你能肖想的,趁早打消這個念頭。」

那名護衛卻是一副不自知的表情,不以為然的說:「那又怎麼樣,就算這位大美人已經有男朋友了,但是,我不介意當一個備胎,以後這位大美人和她的男朋友分了手,我就有機會了呀!」

鄭先:「……」

他還打算當人備胎?這求生欲咋就這麼低呢?

鄭先還想勸護衛什麼的時候,護衛已經朝傅芊芊走了過去。

見護衛朝傅芊芊走去,鄭先焦急的想把護衛喚回來:「你……」

但是,休息室也就這麼大,鄭先才開口一個字,護衛已經走到了傅芊芊的面前。

傅芊芊正跟曾月月說著什麼,一名護衛突然站在她的面前,用一副花痴的目光盯著自己。

「HI,美女,你好!」

傅芊芊認出眼前的護衛,就是自己剛進裴家護衛隊那天,被自己一招KO了的護衛。

在這之前,這名護衛一看到她,就跟躲毒蛇猛獸似的躲著她,今天突然這麼主動來找自己?

還喚她……美女?

傅芊芊皺眉,嗓音淡漠的向護衛問:「什麼事?」

護衛的心裡心花怒放。

哎呀,美女搭理自己了,雖然……這聲音聽著有那麼一丟丟耳熟。

因為太過激動,完全沒有感覺到危險的逼近,一雙眼睛死直勾勾的盯著傅芊芊的臉瞧。

「美女,你好,我叫胡四,今年二十一歲,母胎單身,我第一眼看到美女你就對你一見鍾情,不知美女你有沒有男朋友?」

護衛剛說完,便感覺到頭頂一股來自西伯利亞的冷風吹襲而來來,冷的他渾身抖了一下。

只聽,他身後裴燁低沉的嗓音從他的頭頂飄過:「怎麼突然換了衣服?」 傅芊芊聽到裴燁問自己這句話,皺著眉頭低頭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服。

「為了便於隱藏身份,怎麼?我這一身衣服很奇怪嗎?」

步步謀婚:總裁老公別太勐 而大家聽到傅芊芊開口之後,也終於反應過來,眼前的大美人,就是他們未來的少夫人傅芊芊,當下『啪』的一下將自己腦中所有不切實際的幻想,全部收了回去。

他們敢肖想任何人,也不敢肖想裴燁的女人。

向傅芊芊告白的那名護衛,更是整個人僵在了原地,他已經快要風中凌亂了。

誰能告訴他,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為什麼……他告白的女孩,突然變成了未來的少夫人。

一想到裴燁就站在自己的身後,護衛便嚇的想逃,可是,雙腳卻如被灌了鉛似的,寸步難移。

而在裴燁的眼裡。

奇怪?她這一身怎麼可能會奇怪?簡直美極了。

猶記得,自己剛剛看到傅芊芊進來的時候,整個人都愣住了。

傅芊芊低頭看著自己身上衣服不安的樣子,與她平常的形象形成了強大的反差萌。

雖然在照片上見過傅芊芊穿裙裝的樣子,可是,這樣看到真人穿裙裝卻還是第一次,而且……現實中看到傅芊芊穿裙裝,與照片上的她,有著天差地別。

特別是寶藍色半身裙下的那雙白皙筆直的雙腿,讓人忍不住想將她壓在身下,握住她的雙腿……

很喜歡傅芊芊現在的樣子,可是,他只想讓傅芊芊這樣穿給他看,不喜歡別人看到,特別是其他男人盯在她身上的目光,都讓他心裡不舒服,更可惡的是站在他身前的這個護衛,竟然當著他的面挖他的牆角。

當他裴燁是死的嗎?

裴燁冷冷的看著站在他身前擋住他的護衛:「怎麼?還不捨得離開?」

騙愛成婚:純情嬌妻太不乖 聽到裴燁含著濃濃威脅的冷鷙嗓音,那名護衛頭皮發麻的移動了自己的腳,灰溜溜的退到了鄭先的身側。

而傅芊芊沒有聽到裴燁的回答,不確定的向裴燁繼續問:「裴燁,我這一身衣服真的很奇怪嗎?」

看著傅芊芊不安向自己詢問的模樣,簡直萌的不要不要的,裴燁真想一把將傅芊芊摟在懷裡,好好的親吻一番。

可他表面上板著臉,吐出違心的話:「嗯,有點奇怪!」

在場的所有人,紛紛朝裴燁投去質疑的目光。

明明美呆了,他卻說有點奇怪,眼光有問題。

曾月月嘴角抽了兩下,不滿的說出了大家的心聲:「裴少,你的眼神不好吧?芊芊穿這身衣服哪裡不好了?明明美極了,要說奇怪,是你的眼神奇怪吧?」

曾月月拍了拍傅芊芊的肩膀:「芊芊,你放心吧,你這身衣服,絕對沒問題,也不奇怪,穿出去,絕對迷死一大群男人!」

鄭先:「……」

鄭先暗暗撫額,替曾月月捏了一把冷汗。

所謂禍從口出,難道曾月月看不出來裴燁是大男子主義在作祟,不喜歡別的男人覬覦自己的女人嗎?曾月月偏偏還說什麼,讓傅芊芊迷倒一大群男人的話。

不等裴燁再說什麼,商場一名工作人員走了過來,對商場負責人急道:「副總經理,黑鷹突擊隊的人到了!」 因為黑鷹突擊隊的人到了,恰好商場的總經理也到了,那名副總經理便又趕去迎黑鷹突擊隊的人。

特邀嘉賓臨時要去其他的地方,總經理帶著裴燁離開,傅芊芊作為護衛市長的護衛隊長,必須要與黑鷹突擊隊和軍部的人匯合,所以,傅芊芊、曾月月和被選中的護衛隊員一起留了下來。

裴燁本來是打算讓傅芊芊換身衣服的,最終因為時間問題,沒能開口。

離開之前,裴燁路過曾月月的身側,壓低了聲音冷冷的說:「曾小姐,你若是敢帶著芊芊亂來,今天開業過後,我就給你的父親打電話,相信,你的父親一定很關心曾家珠寶店裡的鎮店之寶……到底去了哪裡!」

曾月月:「……」

看著曾月月的臉上露出恐慌的表情,裴燁滿意的勾唇。

隨後,裴燁在傅芊芊的面前停下,握住了她的手。

「芊芊,我就在現場,如果現場真的出現了什麼你解決不了的事,一定要告訴我,不要自己逞強,知道嗎?」裴燁溫聲提醒傅芊芊。

傅芊芊從裴燁的眼中看到了擔心,心裡也柔軟了一下,本來想抽回自己手的動作停住。

「我會的!」



等裴燁他們走了,不一會兒,黑鷹突擊隊和軍部派來的人也來到了休息室中。

為首的一人,便是這次黑鷹突擊隊的代表隊長——葛平淵。

看到葛平淵,傅芊芊的眸子微動了一下。

葛平淵的實力與高統不相上下,在黑鷹突擊隊中,實力僅次於大隊長金鞍,與王安陽的實力亦不相上下。

據她所知,大隊長金鞍這段時間在外地執行任務,這次任務不可能到場,看到葛平淵出現,傅芊芊心想著,白蔻果然很喜歡秦杭,不過,這也在傅芊芊的預料之中。

而葛平淵也是傅芊芊曾經非常得力的手下,看到葛平淵,傅芊芊的心裡同樣高興。

然而,一看到葛平淵出現,站在傅芊芊身側的曾月月冷不叮的嘖嘖出聲,然後,還對著葛平淵搖了搖頭。

「怎麼了?」傅芊芊覺得曾月月看著葛平淵的表情有點奇怪。

「這個人居然是黑鷹突擊隊的人。」

聽說你在銀河等我 「你認識他?」葛平淵和曾月月應當不認識吧?

「我跟你說。」曾月月悄悄的湊近了傅芊芊的耳朵:「兩個月前的一個晚上,我出去咳……就那個『逛逛』的時候,有一次就看到有個女孩不小心的衝撞了那個黑鷹突擊隊的人,你猜結果怎麼著?」

逛逛?恐怕是去某個地方踩點吧!

「結果怎麼了?」

「那個人讓人悄悄把那女孩給綁了,拖到了一個巷子里S|M、群|P!」曾月月嘖嘖的說。

傅芊芊一臉疑惑:「S|M、群|P,是什麼意思?」

「你連這個都不知道?」曾月月用看怪物般的眼神瞅著傅芊芊,末了,曾月月翻了一個白眼:「算了,我告訴你,群|P,就是一群人上一個女孩。」

「輪J?」

「不不不,不一樣!那是輪流,群|P是好幾個人同時……哎呀,我怎麼跟你解釋這個……」曾月月害羞的捂著自己的小臉:「人家還是一個純潔的女孩紙,人家什麼都不知道!」

傅芊芊:「……」 高統更是被葛平淵給打懵。

他不明白,自己只不過是想站在旁邊看戲,自己的身體不知怎麼被誰推了一把,結果,就推翻了傅芊芊手裡的茶杯,導致傅芊芊手裡的茶杯被打翻,也因此燙到了葛平淵。

所以,他挨了葛平淵的一拳,自知理虧的他,也不敢吭聲。

到底是誰?誰在背後推了他一把暗算他?

高統充滿怒意的眼看向站在自己身後的人,每個人臉上的表情各異,在他的眼裡,所有人都有嫌疑。

高統擦了擦嘴角被葛平淵打出的血,扶起一旁疼得無法動彈的葛平淵:「葛隊長,你沒事吧?」

葛平淵咬牙切齒的瞪著高統,生氣的甩開高統的手:「你看我的樣子,像是沒事嗎?」

「葛隊長,我剛剛真的不是故意的……」

「哼!」

葛平淵可不會相信高統不是故意的,他以為傷了他之後,他就會變成今天的指揮官了,近而重回黑鷹突擊隊嗎?

做夢!

雖然他今天負了傷,沒有辦法再成為指揮官,可是,他也萬萬不會便宜了高統。

葛平淵忍著疼,坐在椅子上,拿出事先關機的手機,開了機之後,撥打出了一個電話。

站在不遠處的傅芊芊,看到葛平淵在手機上輸入了一個號碼。

熟悉的電話號碼,傅芊芊倒著都能背了來。

那是白蔻的!

看到白蔻的電話號碼,傅芊芊的瞳孔眯緊了幾分。

電話那邊很快便接通了。

隱約中,傅芊芊聽到了白蔻平時慣有的高傲音調。

「什麼事?」

「隊長,是這樣的!」 春懷 葛平淵簡單的解釋了一下自己負了傷,暫時沒有辦法再擔任現場的指揮任務,當然了,他把自己唆使傅芊芊給自己倒茶這種話給隱了去:「所以,請隊長您再派一個人過來指揮現場。」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