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所以青玄只能選擇葉初。

歷練之事安排妥當,所有人便離開了三清殿。

劉東廣剛走出沒多遠,便被師傅鍾開叫住。

眾人只當鍾開有事要交代,便沒人在意,站在遠處等待劉東廣。

隱蔽處,

鍾開拿出一個黑色荷包,交到劉東廣手裡。

「師傅……」劉東廣怔了怔。

鍾開目光陰沉,低聲道:「這裡面是藏屍毒,有機會的話,讓龍泉峰那兩個,一個都別回來……」

落葉飄零,劉東廣不由打了一個寒噤。

……

陸仁和其他幾個人站在大殿前的廣場上。

他怔怔的發著呆,沒想到來到這個世界這麼長時間,竟然有機會和這樣一群天之驕子一樣的人物一同下山歷練。

山外的世界,又是什麼樣?

忽然,他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嚇了一跳,連忙轉身,卻正是滿臉諂媚的黃賀天。

再看看其他人,像葉初和皇甫山,黃月如三人湊在一起聊著天,華山的那名弟子顯然也想參與進來,緊緊跟著他們三個。

少林的小和尚閉目念佛,兩耳不聞身外事,倒是和孤冷的林雪薇有的一拼。

黃賀天笑道:「我前幾日去龍泉峰看望你,張師兄說你被關了禁閉,怎麼回事?」

「看望我?」陸仁微微一笑,道:「只怕你是去看望其他人吧……」

他意味深長的瞄了一眼不遠處的林雪薇。

林雪薇似乎感受到他的目光,也向這邊看了一眼,二人目光在空中交匯了一下,又都轉向別處。

黃賀天笑道:「別提了,我後來才知道仙女姐姐竟然和你關在了一處,要是知道你也在禁閉石室內,就算是千難萬阻,我也要去探望你,可惜啊……不過還好,這次總算是撈到了與仙女姐姐同行的機會,不枉我花了三……呃,花了這麼大的功夫。」

陸仁怔了怔,問道:「你到底花了多少?」

他這才想起,黃賀天壓根沒去比試,怎麼就進了歷練的隊伍。

煉體境比試那天,黃賀天明明和陸仁一起,在廂房內聽張遠山彙報比試的結果來著。

還有他的境界怎麼就忽高忽低,一會兒築基,一會兒煉體。

「不多不多。」黃賀天擺擺手,往周圍一瞄,見無人注意,嘿嘿笑道:「我也就上下打點了三萬兩銀子……」

陸仁不由感慨,這個關係戶,果然硬的很。

只是不知道,這麼多門派大佬,他是怎麼一一疏通的關係。

過了一會兒,

臉如黑炭的劉東廣走了過來,葉初見人齊了,便冷冷吩咐眾人一起下山。

他剛剛與皇甫山,黃月如,還有華山弟子商量了一番,決定今天日落之前先趕到洛水城,至於少林和尚和林月如自然不會有異議。

劉東廣剛才不在,也沒有發言權。

而陸仁,他連洛水城在哪都不知道。

黃賀天更沒有意見,他只要能見到林雪薇,別說是洛水城,就算是讓他落水,估計他都會馬上跳進河裡。

……

洛水城,

一行九人走進高大的城門。

「洛水城是方圓百里以內最繁華的城鎮,咱們一路到南海數千里之遙,途中肯定要選繁華的城鎮落腳,這一點葉初倒是很有經驗……」

黃月如這個小尼姑不知為何,一路上總是糾纏著陸仁,向陸仁滔滔不絕的介紹道。

陸仁微微點頭。

洛水城內車水馬龍人來人往絡繹不絕。

黃月如突然偷偷附在陸仁耳邊,低聲道:「其實這座城裡最大的特色是城裡的『艷陽樓』……」

「艷陽樓?」陸仁怔了怔,「是什麼地方?」

「跳舞的地方。」黃月如挑挑眉毛,神秘的笑了笑。

看著黃月如神秘的表情,陸仁秒懂。

他忽然想起前世的一個段子,也是關於跳舞的段子:

大哥,看跳舞不?

啥舞?

民族舞。不穿衣服的哦。

不穿衣服我怎麼知道是哪個民族?

嗯,

沒想到黃月如一個小尼姑竟然懂得這麼多,對於民族舞理解很透徹嘛。

眾人來到打尖的客棧前,陸仁抬頭一看,看見客棧的牌匾上寫著『艷陽樓』三個字,頓時凌亂了。

當他看見,客棧一樓供客人吃飯的大堂內,幾個壯碩的男人光著膀子扭動著靈活的身軀載歌載舞之後。

他兩眼一翻,

望著抿嘴偷笑的黃月如——這就是你說的特色? 一行人坐到靠窗的一張桌子上,陸仁向廳堂的布置看了一眼,只覺得這座艷陽樓甚是富麗堂皇,紅木橫樑,雕龍畫鳳,處處彰顯著光彩奢華。

葉初叫來小二,點了幾樣菜,看他樣子對這裡熟悉的很,多半是常客了。

黃月如瞄了他一眼,笑道:「葉公子常來?」

葉初微微一笑,道:「這裡距離我神劍山莊不遠,每次我出庄歷練都會來到這裡嘗一嘗,這座酒樓在方圓千里內盛名已久,想不知道都難。」

重返2008年 陸仁點點頭。

嗯,

我就不知道。

過了一會兒,小二便端了數盤炒菜上桌,香氣四溢,令人食指大動。

小二眼頭靈巧,只是看了一眼,便發現除了為首的葉公子見過幾次,其他人都面生的很,連忙笑道:「諸位是第一次來『艷陽樓』吧,可千萬別被台上跳舞的漢子嚇著了。」

往日里總有第一次來的客人被台上跳舞的壯漢嚇著,所以他每次見到面生的顧客不免介紹一番。

「台上跳的舞是咱們洛水城的傳統,只因千年前有妖魔大軍路過洛水城,一夜之間婦孺皆忘,整個洛水城只有男人苟延殘喘的活著,當時洛水王家帶領全城男人抵禦妖魔,最終獲得勝利,全城男人載歌載舞,自此有了男人跳舞的傳統……」

陸仁怔了怔,原來如此。

可是,黃月如是水月庵的尼姑,水月庵離洛水城相去甚遠,她又是從何處所知艷陽樓竟然有這樣的特色?

小二賠笑接著道:「幾位客官來的也是巧了,本來今日並未安排演出,只不過來了幾位純陽宗的高人,他們特意找到掌柜想要一睹咱們的舞蹈,所以掌柜才又安排了這一場表演。」

純陽宗?

葉初眉頭微挑,道:「不知純陽宗的人在哪?」

小二笑道:「在二樓的雅間,裡面想必有葉公子的熟人,倒是巧的很。」

主母不當家 葉初笑道:「果然巧的很。」

他回頭漫不經心的看了一眼,不過陸仁明顯能感覺到他的目光是看向黃賀天。

小二沒再多說,退了下去。

幾個人吃著飯,吃到了一半,黃賀天突然低聲說道:「哎呀,我肚子不太舒服,你們先吃……」

葉初微微一笑。

皇甫山翻了翻白眼。

陸仁沒吭聲,只是目光瞄了瞄二樓的雅間。

不一會兒,

黃賀天回來了,只不過此時他的臉上多了一層面罩,把整張臉蒙的嚴嚴實實,身形似乎也矮了幾分,若不是衣服一樣,他們幾個差點沒認出來。

「你不是肚子不舒服,蒙臉幹什麼?」陸仁笑著問道。

黃賀天鑽進拐角處,低聲回答:「剛剛在茅房,蚊蟲太多,把我英俊的面孔咬了幾個大包,慘不忍睹,實在無顏見人,只能蒙上面罩了,見諒,見諒。」

皇甫山沒忍住,噗的一聲笑了出來。

葉初也是一頭黑線。

黃月如則是偷笑不已。

而林雪薇,依舊是那副千年不變的冰霜面容。

……

吃完可口的晚飯,店小二便把他們領到住處,葉初對眾人道:「今天諸位便在這裡休息吧,明天一早咱們再繼續趕路,爭取三日之內趕到涇水鎮。」

大家應了一聲,便各自回了房間。

陸仁剛到房間沒多久,便聽到咚咚敲門的聲音。

打開一看,是蒙著面的黃賀天。

「嗯?黃師兄,怎麼了?」陸仁問道。

惡魔的妖孽妻 黃賀天身形一閃,進了房間,把門一關,長長出了口氣:「陸師弟,剛剛吃飯的時候我沒吃飽,能麻煩你出去幫我再要點飯菜來嗎?」

陸仁白了他一眼,「你為何自己不去要?」

黃賀天道:「我這不是臉上不方便嗎?你且去幫我弄一些來,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啊……」

陸仁反駁:「我不是小和尚,這話你應該找小和尚說,再不濟找小尼姑黃月如說也行。」

黃賀天擺擺手:「我跟他們不熟。」

陸仁轉身:「咱倆也不熟。」

黃賀天氣的直跺腳。

陸仁見逗的差不多了,也不忍再逗他,哈哈笑道:「行了,你在這等著……」

黃賀天這才收起怨婦的眼神。

門外月光皎潔。

陸仁正打算推開門,忽然透過門縫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

只見那人穿著一身洗劍閣的長衫,風塵僕僕的模樣,正是前日在龍泉峰石室碰見的王掌事的侄子王昊。

王昊在店小二的引領下,敲響葉初的房門。

葉初打開門,問道:「閣下是……」

王昊連忙拱手,道:「在下洗劍閣飛仙峰劉長老門下弟子王昊,洛水王家的長子,見過葉公子。」

葉初點頭道:「原來是『艷陽樓』的少東家,你找我何事?」

艷陽樓是洛水城王家的產業,王家在洛水城屹立千年,堪稱洛水城第一大家族,而且王家還是洗劍閣的附屬家族,家族中人多半求道於洗劍閣。

不然以王掌事那半桶水的實力,怎麼也不可能在小竹峰混個掌事的職務。

王昊態度恭謹。

因為王家雖然在洛水城是大家族,但是在神劍山莊面前完全不夠看,神劍山莊是能夠與洗劍閣相提並論的七門之一。

限時婚約:總裁請靠邊 他拱手說道:「我是來尋一位我洗劍閣的同門師弟……」

葉初眉頭微皺:「這次下山歷練,洗劍閣共有三位弟子,在洗劍閣之時你不找他,為何下山了才找過來?」

王昊連忙道:「本來我今天一早想找這位師弟切磋一番,誰知道我到洗劍峰的時候,洗劍峰的同門師兄告訴我,他已經下山了,我這才一路追了過來。」

洗劍峰?

葉初眉頭微皺。

看來找他的人不少啊?

陸仁在屋內聽到這裡,頓時無語,沒想到這位王昊師兄竟然是如此執拗之人。

這下好了,

竟然追到這裡來了。

他退了兩步,把房門又關上了。

黃賀天一見陸仁退了回來,不由急道:「你怎麼不去了啊?」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