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看到藍墨祁臉上露出開心地笑容,韓飛更是疑惑,「藍墨祁,要不我們找個地方去喝一杯吧。」

「好!」藍墨祁開心地點頭。

蘇瑾月收起藍家眾人的東西,看到來報名的眾人,正目光灼灼的看著他們。

「我們什麼時候可以報名?」

「對啊,我們好想快一些成為門派的弟子。」

他們來星珈山,就是沖著蘇瑾月的名聲過來的。看到各大勢力在蘇瑾月的手中吃了虧,還要乖乖的拿出東西來交換解藥,他們更是堅定了想要進入這個門派的想法。現在門派還沒有建立好,蘇瑾月就如此強勢,等門派建立好了肯定更加不得了。

蘇瑾月勾唇笑了笑,「明天我會安排人過來,大家不要著急。」現在門派已經建立的差不多了,等這次回地球,她就將她的家人都接過來。

眾人齊齊的點頭,臉上滿是開心地笑容。

蘇瑾月和戰亦寒向著山上走去,進入護山大陣,一股濃郁至極的靈氣立即撲面而來。現在的星珈山絕對是一個修鍊的好地方,比起那些大宗門也絲毫不遜色。

「瑾月,等這次回去,我帶你去見我的師父。」戰亦寒道。他已經快三年沒見到師父了,當初若不是師父收他做弟子,教他修鍊古武,他也不會走上修真一途。

「好。」 寶寶軍師:爹地,束手就擒 蘇瑾月微笑著點頭。她早就想見見亦寒的師父了。當初亦寒的師父答應了那位大人物,讓亦寒在他的身邊保護他三年,等三年過後再讓亦寒回清風派。

「你打算給門派起個什麼名字?」戰亦寒看向面前宛如仙境一般的景色。

「醫谷,等這次回去,我想將醫谷的眾人帶來。」蘇瑾月道。她當初和二哥,三哥來天月大陸,就是為了在這裡給醫谷建立一個據地,以後醫谷的弟子過來有個地方可以修鍊,不至於被天月大陸的修士欺負。

「好。」戰亦寒微笑著點頭。對於瑾月的決定,他完全贊同。

「我想將爹娘他們都接過來。」蘇瑾月說道。亦寒的爹娘一直有吃她煉製的丹藥,早晚有一天,他們會察覺到自己與周圍人的不同,早點讓他們過來,也可以讓他們適應一下這邊的環境。

戰亦寒點了點頭,「徐叔會同意一起過來嗎?」知道亦萍在這裡,他爹娘肯定同意過來。只是徐叔之前就說過他只想留在上新村。

「我會說服師父的。」蘇瑾月道。這裡有了門派,以後她和亦寒留在這裡的時間肯定會多一些,師父一個人留在地球,她怎麼可能放心?

「大哥!大嫂!」戰亦萍看到蘇瑾月和戰亦寒,快步跑了過來。她昨天就聽說大哥來了,只是大哥和大嫂一直在房裡不出來,她也不好意思去打擾。 藍墨祁看著蘇瑾月,他抬手一揮,將自己儲物戒中的東西全數移了出來。這些東西雖然珍貴,但是他更想和蘇瑾月做朋友,只是不知道她還願不願意。

藍嚴覺見狀,氣的直咬牙,「墨祁,你不是答應過你父親會問蘇瑾月要解藥嗎?」

藍墨祁沒有理會藍嚴覺,以及藍家眾人看過來的目光,只是看著蘇瑾月。

蘇瑾月嘴角微微揚起一絲弧度,轉目看向藍嚴覺,「你還有一個時辰考慮。」

「墨祁,你難道就這樣看著伯父死嗎?」藍嚴覺憤怒地問道。

「少主!」藍家眾人看著藍墨祁,希望他可以開口問蘇瑾月要解藥。

藍墨祁雙拳緊緊的握了起來,憤怒地看向眾人,「我已經將東西都拿了出來,你們還要我怎麼樣?」他已經做出了選擇,他們為什麼還要逼他?

「墨祁,以你和蘇瑾月的交情,難道就不能有例外嗎?」藍嚴覺冷聲質問道。

「不能。」蘇瑾月抬手一揮,將地上的東西全數收進了自己的儲物戒中,淡淡的看著藍墨祁,「藍墨祁,在你伯父對我動手的那一刻起,我們之間就不再是朋友了。如果你今天用過去的交情來交換丹藥,那麼抱歉。從這一刻起,我們恩怨兩清。」

藍嚴覺聽到蘇瑾月的話心中一沉。他以為蘇瑾月會看在和藍墨祁的交情上給他解藥,沒想到她這麼絕情。

「對不起!」藍墨祁愧疚的說了一聲,落寞的轉身離去。

「少主!」藍家眾人喊道。他們以為自己可以保住儲物戒中的東西,沒想到最後還是一樣的結果。

蘇瑾月看向藍嚴覺,丟出一個玉瓶,「這裡是半顆解藥,可以讓你有六天的時間,過了這六天就算給你剩下的半顆解藥也沒有用,好好考慮吧。」

說完,蘇瑾月不再廢話,轉身與戰亦寒向著山上走去。

藍嚴覺咬了咬牙,開口道:「我給!」他現在別無選擇,東西沒了還能讓家族給他分配,但是命沒了就什麼都沒了。

藍家眾人聞言,也只能在心中嘆了一口氣。他們還能怎麼選擇。

藍墨祁漫無目的的走著,一陣打鬥聲從前面傳來,他抬眼望去,發現打鬥的一方是他的朋友,連忙上前幫忙。

「藍墨祁。」韓飛看到藍墨祁,臉上露出了驚喜之色。他已經很久都沒有見過藍墨祁了,沒想到會在這裡遇見。

「先退敵再說。」藍墨祁祭出自己的法器,與韓飛一起對付起了對面的元嬰後期修士。

元嬰後期修士的實力和韓飛不相上下,看到藍墨祁加入不再戀戰轉身就跑。

「沒用的傢伙!」韓飛鄙夷撇了撇嘴,收起了法器。要不是遇見了藍墨祁,他絕對會追上去。

藍墨祁愣愣的看著自己手中的法器。他不是將所有的東西都給了蘇瑾月嗎?怎麼還會有法器?他剛剛只是習慣性的祭出法器,完全忘了自己已經將東西都給了蘇瑾月。

「你怎麼了?」韓飛詫異的看著呆愣在原地的藍墨祁。

「沒事。」藍墨祁回過神,立即看向了自己的儲物戒。發現裡面一樣東西都沒有缺,心中一陣狂喜。蘇瑾月應該沒有生他的氣,不然她不會把這些東西還給他。

看到藍墨祁臉上露出開心地笑容,韓飛更是疑惑,「藍墨祁,要不我們找個地方去喝一杯吧。」

「好!」藍墨祁開心地點頭。

蘇瑾月收起藍家眾人的東西,看到來報名的眾人,正目光灼灼的看著他們。

「我們什麼時候可以報名?」

「對啊,我們好想快一些成為門派的弟子。」

他們來星珈山,就是沖著蘇瑾月的名聲過來的。看到各大勢力在蘇瑾月的手中吃了虧,還要乖乖的拿出東西來交換解藥,他們更是堅定了想要進入這個門派的想法。現在門派還沒有建立好,蘇瑾月就如此強勢,等門派建立好了肯定更加不得了。

蘇瑾月勾唇笑了笑,「明天我會安排人過來,大家不要著急。」現在門派已經建立的差不多了,等這次回地球,她就將她的家人都接過來。

眾人齊齊的點頭,臉上滿是開心地笑容。

蘇瑾月和戰亦寒向著山上走去,進入護山大陣,一股濃郁至極的靈氣立即撲面而來。現在的星珈山絕對是一個修鍊的好地方,比起那些大宗門也絲毫不遜色。

「瑾月,等這次回去,我帶你去見我的師父。」戰亦寒道。他已經快三年沒見到師父了,當初若不是師父收他做弟子,教他修鍊古武,他也不會走上修真一途。

「好。」蘇瑾月微笑著點頭。她早就想見見亦寒的師父了。當初亦寒的師父答應了那位大人物,讓亦寒在他的身邊保護他三年,等三年過後再讓亦寒回清風派。

「你打算給門派起個什麼名字?」戰亦寒看向面前宛如仙境一般的景色。

「醫谷,等這次回去,我想將醫谷的眾人帶來。」蘇瑾月道。她當初和二哥,三哥來天月大陸,就是為了在這裡給醫谷建立一個據地,以後醫谷的弟子過來有個地方可以修鍊,不至於被天月大陸的修士欺負。

「好。」戰亦寒微笑著點頭。對於瑾月的決定,他完全贊同。

「我想將爹娘他們都接過來。」蘇瑾月說道。亦寒的爹娘一直有吃她煉製的丹藥,早晚有一天,他們會察覺到自己與周圍人的不同,早點讓他們過來,也可以讓他們適應一下這邊的環境。

戰亦寒點了點頭,「徐叔會同意一起過來嗎?」知道亦萍在這裡,他爹娘肯定同意過來。只是徐叔之前就說過他只想留在上新村。

「我會說服師父的。」蘇瑾月道。這裡有了門派,以後她和亦寒留在這裡的時間肯定會多一些,師父一個人留在地球,她怎麼可能放心?

「大哥!大嫂!」戰亦萍看到蘇瑾月和戰亦寒,快步跑了過來。她昨天就聽說大哥來了,只是大哥和大嫂一直在房裡不出來,她也不好意思去打擾。 戰亦寒微笑著看著跑過來的戰亦萍。她的情況瑾月已經跟他說了,他覺得現在的亦萍很好。

「大哥,你來了怎麼不去看我?」戰亦萍走到戰亦寒的面前,伸手挽住了他的手臂。她已經有很久沒見到自己的家人了,真的好想他們。若不是大嫂說她會將他們都接過來,她早就回去了。

「正準備去看你。」戰亦寒微笑著看著戰亦萍。

「我才不信呢,你有了大嫂早就把我這個妹妹忘到天邊去了。」戰亦萍淘氣的對著戰亦寒做了個鬼臉。

戰亦寒笑了笑。

戰亦萍看向蘇瑾月,「大嫂,你們什麼時候回去?我好想爹和娘。」

「等你大哥突破了,我們就回去。」蘇瑾月道。亦寒已經到了突破的臨界點,今晚她和亦寒打算找個清靜的地方突破。

「大哥現在是什麼修為了?」戰亦萍好奇的問道。她好羨慕大哥大嫂可以修鍊。

「分神後期巔峰。」蘇瑾月道。亦寒的修鍊天賦,她都是羨慕不已。要不是她的機遇比較多,實力早就被亦寒甩到十萬八千里了。

「哇!大哥好厲害啊!」戰亦萍一臉震驚而又羨慕的看著戰亦寒。要是她也可以修鍊就好了。

戰亦寒伸手揉了揉戰亦萍的頭髮,「等以後我們找到復魂草,你就可以修鍊了。」

「真希望那一天早點到來。」戰亦萍一臉期待道。

戰亦寒和蘇瑾月對視一眼,心中有些矛盾。他們既希望亦萍可以修復神魂,又不希望她修復神魂,他們真的不想看到她再次變回過去的那個亦萍了。

看到戰亦寒和蘇瑾月,還有戰亦萍過來,正在院子里聊天的蘇言溪和蘇言麒對著三人笑了笑。櫻璃和悠悠都已經閉關了,要不是他們有事要做,肯定也去閉關。這裡靈氣這麼濃郁,實在太適合閉關了。

「小妹,都搞定了嗎?」蘇言溪笑道。那些勢力來要解藥的事他自然知道,小妹這次肯定是狠狠地敲了對些勢力一筆。

蘇瑾月笑著點了點頭,和戰亦寒,戰亦萍在蘇言溪和蘇言麒的身旁坐了下來,「我讓他們用身上所有的物品交換了解藥。」

「那他們不得氣的吐血啊。」蘇言麒哈哈笑道。這代價可不小,看那些勢力以後還敢不敢動小妹的主意了。

「活該!」蘇言溪笑道。他之前應該跟去看看,那些人當時的神情肯定很精彩。

「我突然很希望他們多來對付我幾次,這樣我就不愁修鍊資源了。」蘇瑾月笑道。這次的收穫頗豐,中了毒的都是各大勢力的重要人物,他們身上的好東西自然不少。不說堆積如山的靈石,各種煉器材料,靈草、法器…多不勝數。

「這倒也是。」

「他們吃了這次的虧估計不敢來了。」經過這次,天月大陸上應該沒有人不知道小妹了。

蘇瑾月拿出三枚儲物戒,分別遞給戰亦寒,蘇言溪還有蘇言麒,「我將東西都分好了,你們拿著。」

「嗯。」戰亦寒三人點了點頭。他們都了解蘇瑾月的脾氣,自然不會跟她客氣。

月朗星稀,蘇瑾月和戰亦寒來到沙漠。

布置好陣法后,戰亦寒便盤膝而坐,開始等待雷劫的到來。

蘇瑾月來到離戰亦寒五公裡外的地方,盤膝坐下,用神識觀察著戰亦寒。雷劫下來的時候,周圍不能出現別的修士,不然雷劫的強度就會增強。

隨著時間的過去,天空中烏雲密布,雷電開始在烏雲中醞釀,發出一聲聲轟鳴,隨時都有著要降下來的趨勢。

蘇瑾月一瞬不瞬觀察著陣法中的戰亦寒,雙拳不由的握緊。她聽說合體期的雷劫十分恐怖,不知道亦寒能不能承受得住。

正想著,「轟!」的一聲巨響傳來,就看到三道手臂粗細的雷弧打了下來。

蘇瑾月暗暗心驚,目光緊緊的盯著陣法中的戰亦寒,心中擔心不已。亦寒加油!

雷弧打在戰亦寒的身上,他的身上的盔甲立即裂了開來。

戰亦寒一聲都沒有哼一下,只是在一波雷劫過後,快速的服下療傷的丹藥,換上一件新的盔甲,繼續等待下一波雷劫的到來。

「轟轟轟!」六道比之前粗了一倍的雷弧轟擊下來。

戰亦寒身上的防禦盔甲再次碎裂,這次連他的皮膚也被雷弧轟擊的皮開肉綻。 蘇瑾月滿臉都是心痛,如果可以她真的很想跟亦寒一起承受。

都市無敵大邪少 第三波雷劫是九道雷劫,這波雷劫不僅比之前粗,而且氣勢要之前強大無數倍,只是看著就讓人心驚膽戰。

蘇瑾月站起身,緊張的盯著戰亦寒,腳步忍不住向前移動了兩步。但是她知道她不能過去,過去了不僅雷弧的強度會增加,而且她也會死。她現在只是分神中期,怎麼可能承受得住合體期的雷劫。

這時讓蘇瑾月震驚的一幕發生了,只見戰亦寒突然站起身,拿出軒轅劍迎向了那落下來的雷劫。

「轟轟轟!」九道雷弧接連不斷的落下,與戰亦寒手中的軒轅劍撞擊在了一起,也將戰亦寒撞的倒飛了出去。

戰亦寒從地上爬起,再次飛身迎向了剩下的雷弧。他發現雷劫打在他身上的時候,他竟然可以吸收部分雷電的力量,所以他就選擇了與雷弧對抗。這樣他在吸收雷弧力量的同時,也可以更加深刻的感受到雷弧的力量。

直到雷劫結束,靈雲飛到戰亦寒的頭頂,蘇瑾月依然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剛剛看到的那一幕是真的。她還從來沒有聽說過,有人敢正面和雷劫對抗的。

抬步走到戰亦寒所在的陣法外,蘇瑾月在陣法外坐了下來,滿臉溫柔的注視著陣法中的戰亦寒,等待著他吸收完靈雲中的靈氣。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天色漸漸地轉亮,不多時金色的陽光從天邊從天邊的雲朵中射出,籠罩而下,將整片大地照的一片明亮。

戰亦寒睜開眼睛,俊毅的臉上溢滿了欣喜之色。現在他感覺自己的身體里充滿了強大的力量,那種力量無窮無盡,是從前的他絕對無法相比的。而且他的身體也像是被重新打造過了一般,變得更加完美。

「亦寒!」蘇瑾月開心地看著戰亦寒。

戰亦寒勾唇一笑,揮手收去殘破不堪的陣法,走上前將蘇瑾月擁入了自己的懷中,「讓你擔心了。」他渡劫時的情況有多恐怖他很清楚。但是他一定要變的強大再強大,這樣他才有能力保護自己心愛的人,保護他的家人。

蘇瑾月抬起頭看著戰亦寒,微笑著搖了搖頭,「只要你沒事就好。」

戰亦寒低下頭親了一下蘇瑾月的額頭,「我不會有事的,我還要保護你,和你過一輩子呢。」

蘇瑾月甜蜜的一笑,伸手握住戰亦寒的手,與他十指相扣,「一輩子永遠不分開。」

「嗯!」戰亦寒微笑著點頭,拉著蘇瑾月的手,與她在沙漠中散著步。他們之前已經說好,等他突破了,他們要去丹城一趟,這次瑾月和亦萍能成功脫險,也是因為徐長老的幫忙。而且他們還聽說,丹城因為這次的事,下了公告與那些勢力永不來往。

前面一陣打鬥聲傳來,蘇瑾月和戰亦寒抬眼望去,只見一群沙狸獸正在圍攻著一個商隊。在沙漠中沙狸獸是十分常見的,沙狸獸喜歡群攻,只要被它們纏上的敵人,除非比沙狸獸強大,不然一個都逃不走。

十幾名金丹期,元嬰期的修士正在奮力的抵抗著,只是沙狸獸的數量越來越多,讓他們也有些力不從心。

「讓我下去,我要和他們一起戰鬥。」看到自己的侍衛傷亡,獸車裡坐著的一名年輕女子甩開拉著自己的丫鬟,掀開車簾跳下了車。

「小姐,你快去車上,這裡危險。」一名元嬰中期修士看到年輕女子下車,連忙對著她吼道。現在這種情況,小姐下來就是找死。

「我不,我要和你們一起戰鬥。」年輕女子祭出一條長鞭,對著向自己攻擊過來的沙狸獸甩去。

隨著沙狸獸越來越多,受傷的修士也是越來越多。

年輕女子的手臂上被一隻沙狸獸咬傷,雪白的衣裙上立即暈染出一片鮮紅,看到不遠處走來的蘇瑾月和戰亦寒,連忙對著他們喊道:「兩位前輩!請你們幫幫我們。」她不知道蘇瑾月和戰亦寒的修為怎麼樣,但是她現在別無選擇。若是不求救,等待他們的只有死亡。

戰亦寒身上的氣勢釋放而出,沙狸獸感受到戰亦寒釋放出來的恐怖氣勢,不再戀戰,快速的向著四周散去。那個人類修士,絕對是個不好惹的存在。

年輕女子和那些侍衛頓時鬆了一口氣。他們總算得救了!

年輕女子走到戰亦寒和蘇瑾月的面前,感激地對著兩人鞠了一躬,「多謝兩位前輩相救。」她看不出他們的修為,但是剛剛那股強大的氣勢她感受到了。就算她的父親也未必有這麼強大的氣勢。

「不用客氣!」蘇瑾月淡聲道,與戰亦寒向著丹城的方向走去。

「兩位前輩!我想請你們去我家做客,你們救了我,我父親一定會重謝兩位的。」年輕女子叫住蘇瑾月和戰亦寒道。她是真的很感激他們,要不是他們出現自己等人就沒有命了。 「不必了!」蘇瑾月和戰亦寒跨出一步,消失在了原地。他們可沒有不想和對方有什麼交集。

看到蘇瑾月和戰亦寒就這樣消失在了眼前,年輕女子一行人都驚駭的張大了眼睛。

許久,年輕女子才回過神來,不過她的心中依然充滿了震撼,「這兩位前輩究竟是什麼修為啊?好厲害啊!」就算是她父親也未必有這麼厲害。

「小姐,我們快走吧,不然那些沙狸獸又要來了。」一名中年元嬰後期修士開口道。他也是這些人中修為最高的。

「好!」想到那些沙狸獸,年輕女子忍不住打了個寒顫,連忙向著獸車走去。她可不認為自己還能那麼幸運,再次遇見高人相助。

坐上獸車,年輕女子轉頭看向了蘇瑾月和戰亦寒離開的方向。等回去了她一定要讓父親找到那兩位前輩,好好的感謝他們。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