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這突如其來的清泉,讓尤鐮有些手足無措,這種事情,對於尤鐮來說,比面對百十個敵人都要難。

尤鐮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被唐玉吸引著,逐漸靠近到唐玉身邊。

越是離得近,唐玉的每一個呼吸都聽的那麼清晰,每一點表情的變化,都看的那麼清楚。 沒多久,尤鐮的呼吸也開始沉重了起來。

這是尤鐮從沒有過的感受,她不知道這是為什麼,可心內深處,似乎有一種聲音在指引著她!

鬼使神差間,尤鐮伸手,摸了摸唐玉的臉頰,那臉頰有些溫熱。

感受到唐玉臉上的溫度,尤鐮像是觸電一般,瞬間將手收了回去。

可隨後,尤鐮心裡就像是有了一個魔鬼一樣,不由自主的,再次伸手。而這一次,觸碰到的是唐玉的嘴唇。

兩根手指感受著唐玉呼出的熱氣,十指連心。霎那間,尤鐮的感覺,好像是唐玉那口熱氣吹在了她心尖子上一般。

單單是這樣,尤鐮感覺到整個人都變得酥了。

尤鐮可是那個憑藉身體的力量,就能夠單挑武士的人。

現在居然因為唐玉的一口呼吸,整個人都變得像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這說出去,怕是讓人笑掉了大牙。

可偏偏,尤鐮根本無法控制自己。

眼前的唐玉就像是無比美麗的致命玫瑰,讓尤鐮無法挪開腳步,更加無法挪開目光。

而唐玉,也不知道夢裡到底進行到了那個地步,緊著眉頭,全身繃緊。嘴裡含混不清的說著。

「對,寶貝……下面一點,就這樣,很是舒服!」

聽著唐玉這些話,尤鐮的臉頰更紅了,尤其是知道唐玉夢裡的人很有可能是自己的時候。

「難道,他對我有想法……」尤鐮心裡暗暗想道。

隨後,尤鐮的目光順著唐玉的身子朝下看去。一下就發現了那個非常特別的地方,可僅僅只是隔著衣服看,尤鐮的心跳就開始加速了。

「如果,他要求那個,我要不要答應他呢?」

尤鐮自己問著,隨後又自己回答道。

「據聽說,應該挺舒服的,反正我們也活了不多久,不如答應他好了……」

尤鐮自己小聲的說罷,更是感覺到了羞澀,整個臉燒的火紅……

「轟隆隆!」船外面的青江之上,依舊是雷聲滾滾,同時暴雨也傾瀉而下。

整個船都被暴雨澆灌著,清洗著。

而船艙內的溫度,也隨著暴雨,慢慢變得低了起來。

唐玉身子突然一哆嗦,睜開了眼睛。而此時尤鐮正在注視著那個小帳篷,手在停在空中猶豫不定。

「尤鐮姐……」

唐玉的聲音,嚇了尤鐮一大跳,雖然尤鐮剛在心裡想了許多,可那都是她一個人的心思,要她按照那樣的想法面對唐玉。

根本不可能。

「啊,小玉,你醒了……」尤鐮瞬間收手,背過身軀,不敢正面看唐玉。

唐玉看著眼前尤鐮的後背,

不由的想到了剛剛的夢,隨後立馬暗暗鄙視自己道:「夢,那是夢而已!」

深呼吸了幾口,稍許平定了心緒,唐玉又在褲子上輕輕的拍了一巴掌。

心道:「你安分點!」

可唐玉不知道,此時尤鐮想的,甚至比起唐玉夢裡的都要繁雜。若是在此時把握機會,恐怕,就算是唐玉提出什麼過分條件,尤鐮都不會拒絕。

……

而此時的江州城,同樣猶如暴風雨下的孤船一般,動蕩而且飄搖。

由於黃鳴所率領的大軍完全潰敗,導致整個陵州的局勢完全失控。

除了陵州城之外的大多數地方,已經完全失守。

而本來以為能夠順利拿下西林大軍,可結果卻只逃回來了這幾個人,侯山大為震怒。

江州一級戒嚴,全面進入戰爭準備,一切都為戰爭做好準備。雖然北齊的軍隊還沒有到江州境內,可整個江州已經都知道,這一戰恐怕沒幾天了!

本來芙蓉是要直接回去柴江王府的,可侯山早就收到了命令,柴江王爺的意思是,不管孔鬆口戰果如何,所有參戰人員都留在江州協防。要以江州,成為南武阻擋敵人的最後一道防線!

這天,侯山突然叫了芙蓉,去一間會議室,說是有事情要商量。

當芙蓉到了地方的時候,發現天水也在場!

「天水哥!你沒事!」

芙蓉驚奇的喊出聲。

天水朝著芙蓉笑了笑,「我沒事,運氣比較好,算是活著回來了。」天水的笑容依然如同過去那樣的平和。

芙蓉自然剋制不住心裡的喜悅,臉上的笑榮一直掛著。

「大家都來了,你們在孔鬆口到底遇到了什麼東西!我請了一位陣法上的高手來,一定要弄清楚關鍵!」

侯山坐在主位上,神情嚴肅的說道。

在侯山的右手邊,坐著一位中年男子,那男人臉上滿是傲氣,有盛氣凌人的樣子。

「這位是魯大師!江州最厲害的陣法高手!」

侯輕語在一邊也微微朝著魯大師行了禮,因為她的陣法知識,很多都是跟魯大師學習的。

隨後,幾人都是開始描述,把那些惡鬼的樣子,已經銅鈴響動能夠簡單的操縱惡鬼的這些細節都說了出來。

等到眾人說完,魯大師皺起了眉頭。侯山著急的問道:「魯大師,怎麼回事?」

「根據目前掌握的情況來看,這多半是一種依靠死人靈魂來驅動的邪惡陣法,這樣的陣法對於靈石和靈氣的需求甚至很低。」魯大師緩緩說道。

「其中的關鍵,還在於那布陣的人身上,按照我的估計,能夠布置出此等大陣的人,修為應該在武將級別,乃至更高!」

「武將?不可能!」天水下意識的說道。

立馬眾人的目光都投了過來,天水立馬警覺,隨後說道:「按照大陸的公約,武師以上的人不能直接參与戰爭,難道西林人敢於直接違背這個公約?」

「哼,人家只是布陣,操縱陣法惡鬼的都是些下手,算不得直接對你們動手吧!」魯大師眉頭一挑,跟天水爭鋒相對辯論了起來。

天水深吸一口氣,像是努力在剋制怒火。

芙蓉在一邊立馬勸說道:「天水哥,我知道你對於這個事情很難過,可誰不難過呢?現在不是生氣的時候,想辦法解決才是!」

天水回頭看了芙蓉一眼,認真的點頭,彷彿是芙蓉的勸說起了作用一樣。

可是只有天水心裡知道,大祭司無鋒的實力,只有武師,只是這個陣法神秘而已。 見到天水示弱,魯大師一聲冷哼。

「小娃子沒有什麼見識,就不要亂說話,不然只能顯得你又蠢又無知!」

魯大師自然要極力維持自己的形象,所以不斷的用言語來貶低天水。

天水又是深吸了口氣,壓下這種情緒,抱拳說道:「魯大師見諒,是在下失禮了。」

雖然都能夠看到天水臉上並不是那麼心甘情願的道歉,可魯大師畢竟也算是長輩,天水道歉了,自然不能在抓住不放。

「我自然不會跟你一般見識!」魯大師說話間,眼睛都沒有看天水一下,很是不把天水放在眼裡。

隨後,魯大師又是一陣高談闊論,滿口陣法如何如何變化,如何如何精妙。

全都是圍繞著這個布陣之人實力高強來講。

侯輕語暗暗皺眉,可面色依舊平靜,芙蓉則是在一邊擔心天水,也沒有說話。

唯有小新,有些不耐煩。

「我說,魯大師,您說了這麼半天,意思就是你不如人家?解決不了唄?」

小新這話雖然沒有錯,可也太過於直接了。

這話一出口,就連侯山都皺起了眉!

「什麼?」魯大師瞪大了眼睛,把目光轉移到了小新身上。

「你剛剛說什麼,重新說一遍!」魯大師說話間,面色已經是溫怒,大有一言不合就要發火的趨勢。

可小新就好像沒有看到魯大師的神情一樣。

「我說,您說了這麼多廢話,意思就是打不過人家唄?」

小新完全沒有賠禮道歉的意思,更加直接的盯著魯大師說道。

「你!」

「侯大人,你這手下,可是代表了你的意思?」

「若是侯府都是這種人,魯某人,就沒有留下來的必要了!」魯大師根本不等侯山回答,抬腿就要出門去。

這是要挾,明擺著的要挾,侯山有求於人,必然不會放魯大師輕易離開。

而此時若是魯大師離開,那麼這個責任就全都了小新身上。

果然,侯山立馬開口,「魯大師留步,您成名多年,為何今天如此喜歡跟小輩計較,年輕人不懂事而已……」

「大事要緊啊!魯大師!」

侯山站起來走到門口,追著喊道。

可魯大師一笑,剛剛想要回頭,卻被另外一句話弄的頓在了當場。

「只會講廢話的人,留在營里,能有什麼用嗎?」

小新簡直口出狂言,就連一邊的侯輕語都有些不悅,連忙拍了拍小新,示意小新別說話了。

芙蓉也在一邊開腔道:「小新,少說兩句吧……」

「哼。」小新沒好氣的看了芙蓉一眼,冷哼了一聲。

「小子,你說誰只會說廢話!看我今天不廢了你!」魯大師已經怒不可遏,直接轉頭沖了進來,抬手就要一耳光打在小新的臉上。

可期許中的耳光並沒有出現,魯大師的手被小新牢牢抓住。

「廢了我,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了!」小新說罷,反手同樣是一巴掌!

可這一巴掌,卻真切的打在了魯大師的臉上。

這下,所有人都驚呆了。

這位連侯山都要禮讓三分的大人物,居然被小新這個毛頭小子,照臉打了一巴掌!

「啪!」這一聲,一下讓時間都靜止了,就連魯大師也沒有想到,自己教訓小新不成,還反而被小新打了一巴掌。

「有種出去單挑,瞪著眼睛像個王八一樣!」小新繼續說著,絲毫沒有意識到這件事情的嚴重性。

「好!你想死,我就成全你!」魯大師瞬間就變換了神色,由先前那種高傲名家的感覺,變成了陰狠歹毒的表情。

侯山立馬嚴肅的喊道:「小新,你幹什麼!大師來是為了幫助我們了解敵人,你這是幹什麼!」

「魯大師,這個人我一定會處理的,還請您不要生氣,至於您所受到不公的待遇,我一定會做出一個非常豐厚的補償!」

侯山朝魯大師說話的語氣,已經有種在道歉的情緒了。

可小新一點也不按照道理出牌,直接跳出了院子。

「不敢的是孫子!」

魯大師也被激怒,直接跟了出去。似乎不顧身後侯山的阻攔和勸說。

「你們乾的好事!」侯山朝著眾人怒喝一聲,也連忙跟了出去。

侯輕語芙蓉等人也夠跟著跑了出去。

天水心裡暗笑道:「不管結果怎麼樣,江州的損失是必然的了!最好是兩敗俱傷!」

而院子中,小新和魯大師已經各自站在一邊,擺開陣勢,打算來一場較量!

「哼,區區武士,讓你知道什麼叫死無葬身之地!」魯大師雖然破解不了萬鬼噬魂大陣,可他自認為收拾哥小新還是沒有問題的!

戒子戒指上靈光一閃,好幾份材料飛了出來,然後魯大師渾身綠芒一閃,沒多久,整個人身前就有了一道淡淡的金色薄膜。

「御金法陣!」

這個法陣主要能夠防禦金屬類的攻擊,因為魯大師見小新像是個兵,所以第一手打算防禦住小新的兵器。

其實雖然說魯大師在陣法上的造詣,已經是江州頂尖。可實際也就是武師一重,比起侯輕語來說,都顯得稍有不足。實戰經驗更是不多,真的打起來,根本不是侯輕語的對手。

小新嘴角扯過一絲可怖的笑,隨手在空中一劃,一道猩紅色的靈氣出現在了小新的手上。

瞬間一個閃身,朝著魯大師沖了過去!

一息之間,小新已經到了魯大師的面前五米處。

可魯大師卻欣然一笑。

忽然間,魯大師腳下亮起一道湛藍色的光,一道冰牆忽而出現在了小新面前。

而且地上也已經開始結冰,小新一腳踩在地上,整個鞋子都被凍結,極大的影響了小新的速度。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