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機密!」元蘭說完之後,就離開了房間。

蘇韜望著元蘭瘦弱卻異常筆直的背影,心中微微嘆了口氣,她肯定是接到了全新的任務,而且危險係數很大。雖然元蘭的身手很好,戰鬥經驗豐富,但每一次任務都是與同級別的對手交鋒,用句不好聽的話,也不知下次還能再見。

「一定要注意安全!」蘇韜跟著元蘭出門,認真地說道。

元蘭身影只是頓了頓,很快消失在緩緩閉合的電梯門下。

蘇韜暗嘆了一口氣,任何人都知道生命的寶貴之處,之所以有這麼一部分人忘記了生死,是因為他們需要用自己的生命,來保衛更多的生命。

其中的價值,與醫生救死扶傷的道理一模一樣,相反,甚至還更為可貴和令人欽佩一些。

等元蘭的身影出現,銀色麵包車打開了側面的門,唐詩沖元蘭笑道:「組長,今天感覺如何」

元蘭淡淡地掃了一眼唐詩,耐心地交代道:「燕京危機四伏,我們現在已經不是在暗處,而是在明處,所以萬事要小心謹慎。」

唐詩甜甜地一笑,道:「組長,您放心吧!你離開之後,我會和黑金副組長堅守陣地,保證完成任務。龍組那幫人還是太次了一些,沒幾個能打的。」

元蘭點了點頭,唐詩雖說是個女人,看上去嬌小,但身手不凡,否則也不可能進入三十三局。她想了想,又與黑金囑咐道:「蘇韜答應和三十三局合作,供應麻藥和創傷葯,但他不打算出售配方,而是想專門供貨。」

黑金沖著元蘭笑了笑,道:「換做我的話,也不可能將配方權直接交出來。蘇韜的心思縝密,他更多地是希望利用藥物和三十三局,甚至與軍方的關係更加緊密。」

元蘭微微點頭,凝重地說道:「按照水老的意思,蘇韜其實已經算得上自己人,所以這樣的合作方式不存在問題。不過,我現在擔憂的是,他似乎還沒有認清自己是烽火組織成員的這個事實。」

黑金卻是搖了搖頭,耐心地安慰道:「蘇韜很聰明,外表看上去很狡猾,但內心深處很講義氣,我覺得他已經將我們視作夥伴。」

元蘭掃了一眼黑金,困惑道:「你好像對他很信任。」

黑金異常嚴肅地說道:「自從他治好了你,在我心中,就是我的戰友。」

元蘭暗嘆了口氣,道:「希望他不要辜負水老的希望。」

黑金安撫道:「我們組,是為了他專門獨立出來的,相信他會實現自己的價值,創造奇迹。」

「什麼奇迹」元蘭掃了一眼黑金,似乎漫不經心的問道。

「其實我也說不準,但我覺得他肯定會帶來很多全新的東西。」黑金堅持地說道。

唐詩在旁邊插嘴,嘟噥道:「我覺得他會成為全民偶像,人人都喜歡的神醫,那咱們組以後就可以改名為三十三局『神醫組』了。」

元蘭沒好氣地白了自己兩個組員兩眼,蘇韜最近這段時間影響了兩人的思想,畢竟蘇韜在醫學上的天賦,確實讓人震驚。 蘇韜與倪靜秋分別之後,手機就響了起來,他微微一愣,竟然是水老爺子的警衛打來的,心下一緊,暗忖不會是水老爺子出什麼問題了吧?

聽到水老的聲音,蘇韜微微放心,中氣十足,不像有病的樣子。

「老爺子,有什麼吩咐啊?」蘇韜微笑問道。

「沒事,就不能找你聊兩句嗎?」水老聽上去很開心。

「當然沒問題,不過你親自給我打電話,肯定有什麼特殊的指示。」蘇韜繼續試探道。

水老沉默片刻,淡淡笑道:「那我就跟你不繞彎子了。既然你在燕京的事情已經辦妥,國醫大師的資格已經拿到,那就趕緊回淮南吧!」

蘇韜知道水老是要自己趕緊離開是非之地,他沉默片刻,道:「我得等燕京分店開業,才能離開!」

水老輕吐一口氣,嗯了一聲,評價道:「你此行在燕京做得不錯,讓倪、葉兩家順利度過危機,他們因此欠了你人情。不過,你也因此惹上了秦家,我擔心秦家那小子做事太偏激。如果你回到淮南,就不用那麼擔心了。」

水老的意思很明顯,是想讓蘇韜避避風頭。秦經宇連葉一龍和倪步偉都敢陰,何況是蘇韜呢?

蘇韜好奇道:「秦家真的有那麼可怕?」

水老笑了笑,道:「這裡面的情況非常複雜,我不好跟你過多解釋。等燕京分店開好后,就立刻回到淮南,這不是跟你在商量,而是命令!」

蘇韜無奈苦笑道:「老爺子,我又不是你的手下,你的命令,我有權不聽的!」

整個華夏,也就蘇韜敢與水老這麼說話了!

水老微微一愣,沒好氣道:「沒空跟你臭貧,反正燕京不是久留之地。」

蘇韜知道水老是為自己好,秦經宇能讓倪、葉兩家吃了這麼大的虧,充分顯示了他的實力。

自己雖然有水家在暗中保護,但畢竟這裡是秦家龍組的地盤,如果秦家有心要找蘇韜麻煩,也只能鞭長莫及。

蘇韜掛斷電話往所住的樓宇走去,在樓宇之間的花園,熟悉的位置,看到了熟悉的人。

顧茹姍坐在石凳上,手裡拿著個手機,在玩手機遊戲。

顧茹姍自從進了劇組之後,氣質也在潛移默化的受到了影響,變得更加時尚與潮流,她玉腿交疊,有著一股成熟御姐的味道,穿著淺藍色的包臀裙,搭配著淡雅的白色襯衣,筆直沒有絲毫贅余的雙腿,被薄薄的肉色絲襪緊緊包裹,透著一股慵懶性感的韻味。

「你這是在等我嗎?」蘇韜坐在了顧茹姍的旁邊,湊過去望了一眼,發現顧茹姍正在玩一個手機遊戲,手指挺靈活地在屏幕上亂戳。

顧茹姍被嚇了一跳,回過神來,望了蘇韜一眼,道:「是啊,你等我先打完這局啊,不然會被人罵坑隊友的!」

蘇韜從側面望了一眼顧茹姍,只見她極為專註地盯著手機屏幕,一會兒因為操作失誤而嘆息,一會兒因為成功殺退敵人而歡喜,心中暗嘆了一聲,顧茹姍這個時候沒有半點偽裝,露出了內心的自己。

其實顧茹姍是一個挺善良的女人,只是她比別人更加努力和堅持,所以才會顯得強勢和狡猾了一些。

傲嬌妻拒愛99次 終於打完了一局遊戲,顧茹姍撅著嘴收起手機,怒道:「真是一堆小學生,不停地死,害得我根本帶不動他們。」

蘇韜搖頭笑道:「遊戲而已,別太較真。其實啊,遊戲的另一邊,有不少人在用同樣的話,來標榜自己,貶低其他隊友呢。因為在遊戲的世界中,大家都認為自己是主角,都忽略了別人。只會認為,總是別人坑自己,並沒有意識到,絕大多數時候,你也在坑別人。」

顧茹姍面露沉思之色,問道:「你是在諷刺我嗎?」

蘇韜擺了擺手,笑道:「我打個比方而已,你又開始自我代入了!」

顧茹姍沉默片刻,將皮包的拉鏈打開,取出了一張字跡工整的紙頁,紙頁是總筆記本上撕下來的,因此邊緣並不整齊,坑坑窪窪。

「欠條?」蘇韜掃了一眼顧茹姍,意外地問道。

「沒錯,我會在兩年之內還給你!」顧茹姍笑著說道,「咱倆畢竟只是鄰居,你幫我買了一套房子,我總得給你一個承諾吧?」

蘇韜想了想,將欠條收到了口袋中,點頭道:「你還算有良心,我原本以為你就這麼沒有絲毫心理壓力地笑納了呢。不過,這欠條上可是沒寫明白,如果你不還我錢,那該如何是好呢!」

顧茹姍沒好氣地白了蘇韜一眼,道:「你還真跟我斤斤計較了啊?」

「親鄰居,明算賬嘛!」蘇韜摸著下巴賤兮兮地想了許久,用力地拍了一下大腿,「如果你兩年之內沒能力還我錢,那麼你就肉償吧!」

顧茹姍沒想象中那麼激動,沉思許久,點了點頭,道:「好啊,肉償就肉償啊!兩年之後,我都奔三的人了,能找個情人包養我,也算不錯。」

蘇韜愕然無語,沒好氣道:「我原本以為你會拒絕的!」

顧茹姍歪著頭,盯著蘇韜,微笑道:「為什麼要拒絕?」

蘇韜吸了吸鼻翼,道:「因為你在我心中,是一個對男人特別警惕的女人。」

顧茹姍想了想,道:「那也是對別的男人啊!」

言畢,她覺得有歧義,面色漲紅。

蘇韜笑道:「看來你對我是另眼相看了。約定就是約定,既然你答應,我就當真了。兩年之內,我肯定會來收賬,到時候你如果沒錢,就別怪我是黃世仁了。」

顧茹姍瞪了蘇韜一眼,慪氣地說道:「那就這麼定了!」

「OK,皮肉生意已經談好,咱們可以走了吧?現在已經傍晚,看上去太陽落山了,但其實光線很毒,被紫外線燒傷皮膚,對於明星而言,可不是一件好事。」蘇韜笑著站起身。

綜赤之焰 「什麼叫做皮肉生意啊!」顧茹姍覺得真刺耳,也站起身,沒好氣地從側後方推了蘇韜後背一下。

蘇韜失去重心,一個踉蹌差點摔了個狗吃屎,好不容易站穩腳步,也不生氣,笑嘻嘻地回身說道,「用房子來換肉啊,這不是皮肉生意是什麼?」

「不跟你胡說八道了,我一定會還你錢!」顧茹姍雖然處於劣勢,但一點也不氣弱,用腳踢了一下草地,帶土草皮被高跟鞋的尖嘴掀翻了一塊,往前飛了出去。

蘇韜望著顧茹姍的姣好的背影,微微嘆了口氣,雖說與顧茹姍也就相處了三個月不到的時間,但卻充滿了回憶。

「趕緊成為大明星吧!」蘇韜心中默默地想,「到時候再好好教教你,應該怎麼尊重恩人!」

兩人搭乘電梯上樓,蘇韜喊住顧茹姍,笑道:「晚上一起出去吃飯吧?」

顧茹姍俏臉微紅,道:「那我不成了電燈泡?」

蘇韜擺了擺手,道:「三個人吃飯,可以多點兩道菜,也更有氣氛一點。」

顧茹姍下意識地點了點頭,自從拿了蘇韜給自己的鑰匙,她總覺得低人一等,在蘇韜面前直不起腰桿。

蔡妍在家裡打掃衛生,也打算晚上下館子對付肚子,見蘇韜要帶上顧茹姍,倒也沒有太多想法,她對蘇韜這種拈花惹草的本事,早已習以為常。見蘇韜也不隱瞞自己,蔡妍反而心裡舒服了不少。

也沒往遠處去,就在小區附近飯店,點了五道菜,味道還不錯,三人吃喝的過程中,蘇韜發現顧茹姍和蔡妍相談甚歡,竟然將自己孤零零地甩到了一邊。

蔡妍看上去比之前成熟了很多,但骨子裡還有許多少女的心性,所以特別好奇顧茹姍在劇組裡和時下正紅的正太小生對手戲的情形,恨不得關鍵時刻,自己能夠上場才好。

「茹姍,我覺得當明星特別不容易,是不是經常要熬夜啊?」蔡妍戳著筷子,半晌沒有吃飯,盯著顧茹姍,眼神灼灼地問道。

「我還談不上明星,只是一個演員而已。不過,拍戲真的很累,經常日夜顛倒,為了搶進度,偶爾一天只能休息兩三個小時。那些大明星私下生活也很簡單,跟咱們一樣吃盒飯。如果他們有零食,也會分給我們吃。」顧茹姍耐心地滿足蔡妍的好奇心。

「對了,你能不能幫我要幾個簽名?」蔡妍笑著說道,「你可不知道,我初中開始就追星了。」

「沒問題啊!其實明星大都沒有架子,很多時候被記者拍到照片,都是被惡意誇大事實,或者是有意進行炒作。」顧茹姍爽快地答應道。

蘇韜捏著筷子夾了塊雞肉,放入蔡妍的碗中,無奈苦笑道:「你就別花痴了,好不好,等有機會,讓茹姍帶你去劇組走一圈,那不就行啦?」

顧茹姍在旁邊點頭笑道:「那沒問題,如果你想去劇組,我可以幫你引薦!」

蔡妍頓時更加開心了!

蘇韜則是滿臉不開心,暗忖自己好歹也是很多人的偶像,你迷我一個就行了吧,幹嘛還迷那些什麼小鮮肉!

出了小飯店,蘇韜正在前台付錢,蔡妍已經挽住了顧茹姍的手腕,指著不遠處的撞球室,道:「時間還早,我們去打撞球,消消食吧?」

「我也喜歡打撞球!」顧茹姍驚喜地說道,「只是好多年沒有打過了。」

蔡妍轉過身,似乎才想起蘇韜,問道:「你呢,去不去?」

「去吧?」蘇韜重重地嘆了口氣,發現自己悲催地成了可有可無的電燈泡! 三人很快來到了撞球室,門口的七彩霓虹燈如同火焰般綻放,給人一種激情四溢的感覺,門口的車位排得很滿,看得出來這家撞球室的生意不錯,有不少價值三十萬元以上的豪車。還沒走入其內,就能聽到裡面傳來極為動感的音樂聲,上樓的時候,幾個打扮時髦的青年簇擁下樓,顧茹姍眉頭皺了皺,與蔡妍對視了一眼,看得出來,兩人有點望而止步了。

「算了吧,感覺挺亂的!」顧茹姍雖然在京漂多年,但很少晚上出來鬼混,偶爾跟培訓班的同事唱K,就已經是極限了。

「既然來了,不進去看看怎麼能行?」蘇韜在後面擺手道,「趕緊上去吧,沒你想象得那麼誇張。」

走進二樓,發現撞球室的挺大,前台服務員臉上抹著濃妝,仔細打量著三人,問道:「幾位是第一次來吧,要不要辦會員卡?可以享受八折優惠!」

蘇韜問道:「辦理會員卡有什麼要求?」

「預充三千,就可以獲得會員卡,另外,我們額外贈送八百元的消費!」服務員解釋道。

「算了,就按照正常消費來辦吧!」蘇韜倒不是捨得不錢,自己來這撞球室消費,也是一次性生意,充那麼多錢,豈不是浪費嗎?

蘇韜交了押金,拿了個桌牌,很快找到所在的位置,笑著與顧茹姍和蔡妍,道:「管理還挺規範的,你們兩個人切磋吧,我在旁邊看著!」

顧茹姍笑了笑,熟練地用三角架,將撞球碼好。蔡妍笑著說道:「那我先開球了啊,你得小心一點了!」

言畢,她左手作支撐點,右手握著球杆,往後拉伸兩下,然後迅速發力,球杆尖端迅速地撞擊白球,白球受到巨大的撞擊,嗖得飛出直線軌跡,重重地擊打在三角區左側的一枚綠色11號球上,隨後所有的球體相互撞擊,朝四周散開,一枚三號球,在綠底桌面上折射,最終撞擊在球洞邊緣,緩緩入袋。

「好球!」顧茹姍將球杆夾在腋窩下,騰出雙手,忍不住拍手叫好。

蔡妍嫣然一笑,沿著桌沿走了一圈,用球杆比劃了一番,最終選擇了個角度,然後對準白球,再次用力推桿,白球受力強大好處,準確地打到了七號球,然後走位到桌邊附近。

蔡妍這次面色變得凝重,因為剩下來的幾個單號球,都不太好打,她想了許久,最終做了個防守,白球走位到一個比較調轉的位置,讓顧茹姍接下來比較難受。

顧茹姍輕輕吐了口氣,彎下腰肢,蘇韜感覺鼻腔微微有點發熱,因為他注意到一個細節,顧茹姍解開了襯衣領口,正常情況下,倒也不至於走光,但這微微彎腰的瞬間,充滿彈性的胸部,就因為地心引力的作用,車燈向下,與撞球桌輕輕擠壓之後,形成了一個奇怪的弧度。

伴隨著乒乓的清脆球聲,顧茹姍緩緩直起身,那瞬間的誘惑消失不見,蘇韜連忙揉了揉鼻子,發現沒有紅色的液體流出來,倒吸了一口氣,沒想到打個撞球,也能讓人渾身燥熱。

從顧茹姍握桿和出桿的姿勢來看,顯然也是一個練家子,只是蔡妍防守的那球太過刁鑽,所以白球沒有打出成功的折射,以至於雙號10未能如願進洞,在洞口不到十公分的地方,緩緩停下。

「真是可惜!」顧茹姍嘟著嘴,氣呼呼地將球杆在地上搗了兩下,發出噠噠的聲音。

如果一個大男人,一球不進這麼做,肯定會被人鄙視球品不行,但顧茹姍這樣做,卻平添了幾分俏皮與可愛。

蔡妍微微一笑,她可不是男人,絕對不會憐香惜玉,抓住機會,連續打了兩球進洞,然後打第三個球的時候,手心有點發熱,所以球略微偏出一點方向,不得不停下來。

蔡妍笑道:「你得努力了哦,不然這局我贏定了!」

顧茹姍嘴上帶著笑意,心中卻憋了一股勁,再次彎下腰,用球杆瞄準白球,她下意識地朝蘇韜望了一眼,鼻子差點氣歪了,這色狼張大嘴巴,探著腦袋,盯著自己的胸口直勾勾地望著,差點就流口水了。

顧茹姍好氣又好笑,迅速出桿,白球準確擊中位於洞口的雙號球,然後搖擺著倩影,走到了另外一側。

蘇韜從側後方望去,她整個重心往前壓,左腿作為支撐,右腿微微往上抬起,原本就不是很長的窄裙下擺就往上慢慢移動。

雖然只是一瞬間,但蘇韜還是能清晰看到那粉紅色的褲底,心跳竟然加速了不少。

他儘管知道自己現在偷窺的行為,讓人有所不齒,但也是心安理得,正常男人看到如此香艷嫵媚的場景,沒有任何反應,那才更加可恥!

蘇韜摸了一下嘴巴,打量了一下周圍,意識到為何一家撞球室人氣能夠這麼旺的原因。裡面每個桌區,都有美女,不少男人是沖著美女而來,至於打撞球則成了附帶的樂趣。

顧茹姍成功打入一球之後,大有再接再厲的意思,繞到了另外一側,然後再次準備推桿,剛往後拉了一下,就聽到後面傳來一聲誇張的慘叫,她嚇了一跳,連忙轉過身,只見一個穿著黑色的無袖短衫的年輕男子,捂著下體,道:「哎喲,疼死我了,真是要了我的命啊!」

顧茹姍頓時有點驚慌,她瞬間以為,這男人是因為自己剛才推桿的時候,不經意打中了下體要害,所以才會如此痛苦。

「對不起!」顧茹姍連忙道歉道。

這時隔壁桌的一個綠毛男子走了過來,隔空沖著顧茹姍戳了戳手指,道:「道歉有個鳥用啊,你把我們安少弄傷了,還傷在那麼嚴重的地方,必須得給點實際行動吧?」

旁邊幾個把頭髮染得五顏六色的年輕人,嘻嘻哈哈地鬨笑起來。

「安少,是被你打廢掉了!他的下半生都得你來負責啊!」

「這也是便宜你了,我們安少那可是有名的公子哥,你跟了他,肯定不會虧待你的!」

還有吹起了口哨,有意要讓顧茹姍難堪。

從蘇韜的角度看得很明白,雖然那個叫做安少的男子演技不錯,但球杆推到他襠下的時候,他明顯躲了一下,所以他心知肚明這是異常精心策劃好的碰瓷。

原因也能理解,這叫安少的男子,有意想要與顧茹姍搭訕,所以才會故意製造了這麼個衝突。

蔡妍見顧茹姍茫然失措,道:「你們這是故意找事吧?她不過就是反向推了一下桿而已,能有多大的力量?」

綠毛男子有點不悅地說道:「你雖然是個女人,但也應該知道男人的命根子很脆弱的,被這麼一打,弄不好一輩子不能男歡女愛了。」

蔡妍見綠毛男子說得如此不堪,皺眉道:「真是噁心!」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