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您就不能溫柔一點,人家的臉都被你捏得變形了。

段林白將藥丸塞到她嘴裡,手指難免從她唇角滑過,她剛吃了紅湯的火鍋,嘴角被辣得有些腫,嘴唇紅艷艷的……

皮膚似雪如玉,雙頰緋紅,嘴被人強行撬開,她艱難的抬起眼皮,有些恍然的看著段林白。

眼底有些水汽。

就像是春風吹皺的池水,撩得人心肝一顫一顫的。

他手指還捏著她的臉,說真的!

沒塗什麼東西,軟軟的,還特別Q彈,他忍不住多捏了兩下。

看得一側的小江,心肝顫顫。

人家許小姐喝多了,您捏人家臉?

不大好吧。

「唔——」這葯不大好吃,她擰著眉,似乎想要將它吐出來!

「不許吐!」好不容易塞進去的,她這種尋常不喝酒的人,如果不吃點解救的,明天醒來,怕是要頭疼得裂開。

沒想到許佳木居然乖巧的應了聲,自己把藥丸給吞了下去。

「喝點水。」段林白將一杯溫水送到她唇邊。

對於她如此乖順的舉動,也是心底詫異,這免不得就有些莫名其妙的想法竄出來。

其實她這般模樣的時候,還是尚且能入目的。

視線盯著她微微張開唇,抵著杯沿,小口小口吞著水,他眯著眼。

其實吧……

這許佳木長相不屬於驚艷的,但絕對耐看,若不然當初段林白的父母,也不會覺著她不錯,第一眼,看得就是長相。

他餘光瞥見一側的助理,咳嗽兩聲,「你看什麼!轉過去!」

助理懵了下,看都不能看?

喝了水,段林白才長舒一口氣,「起來吧,送你回學校。」

「嗯。」

許佳木趔趔趄趄起身,一個不虛晃,整個人又重重摔回座位上,再度爬起來,又險些摔倒,段林白沒了法子,伸手扶她,她身體不受控制,他只能尋找最好的支撐點。

然後這手……

就搭在了她的腰上。

許佳木今日穿了白衣黑裙,束腰款,襯得她腰肢纖細,此時手指剛碰上,才發現……

特軟。

段林白當時心底暗叫一個卧槽,然後耳根就紅透了。

許佳木此時就覺得腦袋昏昏沉沉的,完全不覺得此時在被人佔便宜,反而也在找支撐,肩膀挨著,幾乎大半的身體重量就落在了段林白身上。

吃火鍋,喝烈酒,身上肯定有些燙,腰上也如此……

段林白覺著,就像是有個暖烘烘的東西,在自己身邊。

手指頭都被染上一層熱意。

手指發抖,差點沒扶住他。

跟在後面拿包抱花的助理小江,看兩人身子趔趄著,怕他們摔倒,「小老闆,要不要我幫忙啊?」

「不用,一個女人而已,我還操持得了!不用你操心。」

小江揉了揉鼻子,操持?

這話聽著怎麼那麼怪。

而且……

扶人家出門而已,您耳朵紅得都要滴血了!

至於嘛!

他家小老闆,是不是太純情了。

約莫快到門口,小江先出去開車,兩人上車后,段林白才算鬆了口氣。

卧槽!

好熱啊……

許佳木斜靠在一側,歪著腦袋,迷迷瞪瞪的,好似是睡著了。

「小老闆,去酒店嘛?」小江發動車子。

「醫科大。」段林白伸手扯著衣領,順手降下車窗,試圖紓解心底的燥熱。

小江抿了抿嘴,還是準備千萬醫科大學。

這麼好的機會,送人家回學校?他們家小老闆這麼柳下惠?

可是車子行駛到半路,段林白接到了傅沉的電話。

「有事?」段林白語氣頗為不悅,畢竟今天在他們面前出了洋相。

想起自己如此鄭重其事,還特么洗澡洗了頭,凹了造型,卻是面對傅沉這批人的,段林白就憋悶不已。

「你後面有尾巴。」

段林白方才只顧著許佳木了,並沒注意其他的,此時回頭,看了眼后側,車流很多,看不清是哪輛車。

「我知道了,謝了!」段林白掛了電話,將車窗關上,「小江,別去醫科大,隨便繞兩圈。」

小江畢竟跟了他一段時間,心底瞭然,在下個路口,直接拐進了通往郊區的路。

段林白扭頭看向後方,這才發現,還真有一條尾巴。

而且半降車窗,明顯是有攝像機的。

他急忙伸手拽住許佳木,一手按住她的胳膊,一手扶住她的後腦勺,將她按在了懷裡。

許佳木就以一種極其彆扭的姿勢趴在段林白身上,有些不舒服的扭了下身子,卻仍被他狠狠按住。

「別動!」

段林白咬了咬腮幫,心底有些不爽。

此時許佳木被他按著,極不舒服,大口喘著氣,呼出的濁氣,帶著酒精,一點點從他衣服中滲透進去。

段林白覺得胸口像是被熱油淋過。

火辣辣的。

真特么熱!

可是他又擔心許佳木被拍到,還是將她死死按住了。

換作平時,他是無所謂的,但是許佳木被拍到,就這群記者說三道四的本事,怕是會把她身家背景都扒得一乾二淨。

他心底不願意她蹚入渾水中。

「小老闆,後面有人,不好甩掉。」小江此時也注意到了後面的動向。

此時就算回家,他們跟不進別墅區,後面也會在門口蹲守,那邊是富人區,許佳木這種生面孔,一旦出現,極其容易被人懷疑。

況且她之前因為醫院的事,已經上過熱搜,大家聯想起來,肯定流言滿天飛。

段林白眯了眯眼,一手摟著許佳木,摸出手機,打了個電話出去。

後面這群狗仔,原本是來採訪某個明星的,根據小道消息,說是在附近,只是沒想到會看到段林白和他的助理,還摟著一個女人上車了。

京圈金字塔頂端的太子爺,也就段林白一個單身,能拍到他的花邊,也是頭條爆款。

這幾人拍了幾張,因為光線暗,這女人的臉又被段林白擋掉了,沒拍到,只能上車跟過去,想看看他們去哪裡。

大學城本就在郊區,幾個狗仔心底還想著。

段公子做事果然夠隱蔽,就算出去約會開房,也找這麼偏僻的地方?

他們開車跟著,與前面保持著不遠不近的距離,京城車流多,倒也不會引起多大的注意,可是時間長了,他們就發現不對勁了。

這車子一直朝北開……

遠離鬧市區,甚至連周圍的人聲都逐漸消失。

「我怎麼覺著有些不對勁啊?這是去哪裡啊?」

另一人打開定位,這才懵逼傻眼了。

「到川北了。」

他們只要跟著段林白的車子就行,哪裡會管他們到了哪裡。

而此時段林白的車子已經在一處高門大戶那裡停住。

助理小江先下了車,與門口的人說了幾句話。

幾個狗仔在車裡討論起來。

「難不成是來找六爺的?為什麼啊?他車裡還有個醉酒的女人,找六爺做什麼?」

「那現在怎麼跟?」

「還是回去吧,聽說京家這塊地鬧鬼!」

……

幾人還在討論著,忽然聽到敲窗的聲音,幾人一扭頭,就看到一張臉貼在車窗邊。

黑面肅殺,陰沉蕭瑟。

嚇得幾個人魂兒都飛了。

那人敲了敲車窗,示意幾人下車。

車裡坐著幾個大男人,差點被嚇尿了,顫顫巍巍下了車。

「來川北做什麼?」男人黑沉著臉,在夜色中,顯得更為猙獰可怖,「找茬的?」

「我們……」幾人總不能說是特意跟蹤段林白的,「我們就是路過而已。」

「帶著這些?」那人指著車內的設備。

「聽說這裡風景好,所以想來拍幾張照。」有個人腦子轉得快。

「是啊,我們就是純粹來採風拍照的。」

「早就聽說京家建築很好,就想來看看而已。」

「這麼晚,能看清?」那人也沒拆穿他們,「既然這麼想看,不如進去慢慢看吧。」

幾人傻眼了,這特么是什麼操作,他們可沒想去京家啊。

「請吧,不是想拍照嗎?」京家人笑著請他們進去。

幾個狗仔是真的徹底凌亂了,哆哆嗦嗦不知該怎麼辦,而此時聽到車子發動的聲音,段林白車子的尾燈亮了兩下……

絕塵而去。

卧槽!

走了?

他居然走了,那他們怎麼辦啊。

小江透過後視鏡看到那群狗仔被甩開,笑開了花:「小老闆,您可真機智!」

「老子一直都很機智!」段林白嘚瑟。

小江清了下嗓子,出了在賺錢方面,您真的難得機智這麼一次。

*

京寒川壓根沒出門,此時正在書房,有人叩門進來,笑著說道,「六爺,那幾個狗仔已經走了,我們檢查過他們的設備,沒拍到什麼東西。」

「嗯。」手指飛快的移動滑鼠,在鍵盤上敲敲打打。

他們六爺以前沉迷釣魚,現在沉迷遊戲……

京寒川手速快,腦子快,反應也快,遊戲上手也快,而且還有傅斯年的指導,配備了頂級的設備,進步神速,他原想著借著遊戲拉近與許堯之間的距離。

而且最近也知道他迷上了一款新遊戲、

特意弄了個號,練了幾天,升了級,順便弄了些好的裝備。

然後想和他組隊打團。

系統提示:【您與對方實力差距過大,無法加入遊戲。】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