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希雅公主還在等待她的晚餐,誰料送餐的居然是格瓦!

在他進門的一瞬間,門裡愉悅的交談聲戛然而止,國王一家人面面相覷,那些原本服侍國王用餐的侍者第一時間就退出去,生怕格瓦突然給他們下了魔咒。

「格瓦……」希雅公主的臉色有點僵硬,她想擠出一個笑容,很明顯,她失敗了。

「美麗的公主殿下,好久不見。」

格瓦心思靈敏,一下子就察覺這個房間里因為他而變得氣氛詭異。這樣的場景他早已習慣,可不知道為什麼,現在他想到的,是在蘇眉面前,那樣自然的慵懶。

希雅公主嘴角僵硬在一個弧度,她偷偷的看向自己的父親和母親,隨後輕聲回道,「好久不見。」

【今天鎖了一萬字……現在才終於碼完出來更新】 「我打擾公主和國王陛下的用餐了嗎?」

格瓦將餐點各自擺在他們面前,看誰也不敢輕易動餐具,不由得開口詢問。

「怎麼會!」國王搶著接話。

為了不讓格瓦起疑心,他們在同一時間拿起餐具,小心翼翼叉了一口放到自己嘴巴里,殊不知他們這個做法,在格瓦眼裡已經沒有任何遮擋的效果。

果然……

格瓦的心再度涼了涼,他的目光轉向希雅公主,「我聽說希雅公主,最近都跟一個爵士走在一起……」

「不……那只是我在擊劍方面有些問題要請教,格瓦也是知道我喜歡擊劍,對嗎?」

說起這個,希雅公主的臉色再次變換,她知道格瓦對於自己有一份異樣的感情,但是卻不知道如何開口才能和平解決這件事。

「希雅公主不必解釋了,我今早路過皇宮的時候,剛巧看見他對你說喜歡,你也答應了,不是嗎?」

格瓦笑的溫柔,就在今早他來到皇宮尋找蜂窩的時候恰好看到了這一幕。

原本還有些心酸的他,在檸檬的治癒下,竟然不覺得這是一件多麼讓他痛心的事。

「先前,格瓦對於公主的愛慕,想必給公主帶來了很多困擾吧?」

格瓦微微躬身,側著臉詢問,聲音永遠都是不變的溫柔。也許是這一副面具帶上的時間長了,他早已經變成了一個真正的紳士。

希雅公主不知他究竟想要做什麼,不敢點頭也不敢搖頭。

格瓦又知對方的猶豫和糾結。

他開口:「希雅公主以後都不必再困擾,格瓦為自己之前的行為道歉。現在的我,已經看清了自己的心。」

「你……你說什麼?」 和親公主:腹黑王爺藏太深 希雅公主的眼神由猶豫不決變成了驚訝,她簡直無法相信,追求了自己好幾年的人突然說不愛她的話。

更多的是枷鎖卸掉以後的輕鬆。

希雅公主隨後又想到什麼,嘴角忍不住上揚著猜測,「格瓦先生是有自己喜歡的人了嗎?」

格瓦搖頭,「暫時還不確定。」

不過他想,卸下了多年的負擔,他同樣開心。

「好了,我的話說完了,祝公主殿下用餐愉快。」

話音才落,格瓦已經轉身離開,方才的侍者又一一默默走進來,開始悠揚的小提琴演奏。

不過幾分鐘的時間,希雅公主就從緊張到喜悅,格瓦的放棄是她這些年來,聽到的最好的消息。

「我的希雅,這一次你可以完全放心了!」國王也鬆了一口氣,格瓦雖然是最強大的魔法師,可他也同樣是舉止優雅的紳士,不會做言而無信的事情。

他說放棄了,那就是放棄了!

「明天我就為我的女兒舉辦訂婚慶典!」

絕對甜寵:天才寶貝呆萌妻 國王哈哈大笑,早已忘記剛才在格瓦面前,他是什麼慫樣。

格瓦離開皇宮以後,沒有直接回去,而是來到了河邊,也是他發現兩個小仙子的地方。

夏夜的河邊只有各種各樣的蟲鳴,和螢火蟲飛舞,中間夾雜著青蛙的叫聲。不顯寂靜,反而熱鬧非凡。

他知道這裡肯定還藏著其他的仙子,也許就跟檸檬她們一樣,藏在葉子後面觀察著他。 夜風吹過河面,叮咚流水還有柳條枝葉隨風搖擺,背景是滿天的繁星和螢火蟲飛舞,不見一處落寞。

他往另一個方向看去,河邊不遠處就是一顆檸檬樹,青翠葉子一簇擁著一簇,看起來生機勃勃。

也是,只有這麼漂亮的檸檬樹,才會有檸檬這麼精緻可愛的小仙子。

「就是他!」

突然一個小小的聲音傳來,從一叢薄荷里飛出一個小身影,頭髮上插著一小片薄荷葉的夏薄荷,帶領數十個小仙子,團團將他圍起來。

說是圍,不如說繞著格瓦轉圈圈更準確些。

因為他們實在太小了……

地上也有十幾隻癩蛤蟆,把皮囊脫去以後,變成了一個個深灰色淺灰色的地精靈。

夏薄荷舉著一把種子灑在他的周圍,地精靈則是用自己的大地之力,讓種子迅速發芽成長。

變成一條條爬山虎,沿著格瓦的雙腳向上生長,企圖將他囚禁。

「檸檬就是被他抓起來了!」夏薄荷哭喪著臉,說到激動時又慷慨激昂。

「快把檸檬還給我們!」小仙子在他周圍盤旋飛舞,因身上含有的魔力讓他們飛舞的軌跡,有星星點點的光輝消散,十分美麗。

格瓦眼睛微微眯起,低下頭,只用兩根手指,就輕易將爬山虎對他的束縛解開,魔法將爬山虎正株移開到幾米以外了。

他說,「我沒有傷害檸檬。」

如果是以前,他說這句話也許會心虛,但是現在,他真的沒有傷害檸檬,所以格瓦不覺得自己做了壞事。

「可是你把檸檬捉起來,關在小房子里了!」夏薄荷滿臉氣的通紅,「要是小仙子被人類捉住了就再也回不來,我的檸檬再也回不來了!」

「可是你不是已經回來了嗎?」格瓦的笑容裡帶上幾分真實,小仙子的邏輯都是這麼真實的嗎?

夏薄荷一下子說不出話,運用自己為數不多的邏輯轉了好幾圈腦子,才重新理直氣壯。

「那是因為檸檬答應你做一件事情,你才肯放我回來的!」

「可我也沒有為難檸檬,不是嗎?」格瓦再次反問。

「我……我!」夏薄荷語塞,對方所說的話她都沒辦法找出破綻,可是她真的很擔心,讓檸檬一個人留在一個魔法師的家裡,不知道會出什麼事情。

而且……據說這位格瓦先生還是最強大的魔法師。

格瓦知道對方是擔心檸檬,但是這樣的友情,讓他們不顧自己的危險,也要暴露在魔法師面前,讓他放出自己的夥伴,是不是有點……

跟檸檬一樣傻。

格瓦心中評價道。

不可否認的是,對於這樣的夥伴,他又十分嚮往。一個人獨來獨往太久了,他真的有點害怕寂寞。

離魂記 檸檬這麼可愛,他怎麼捨得放她離開呢?

「你們想要見檸檬的話,明天我會帶著她過來。」

格瓦只說帶蘇眉過來,卻沒有說要放她離開。

「真的嗎?」夏薄荷的動作一愣,然後深深懷疑,「你是不是用這個當借口,明天好把我們一起抓了?!」

「你也知道我是魔法師,為什麼我現在不可以直接把你們抓了呢?」格瓦再次詢問。 在一瞬間,所有的小仙子和地精靈都跑得遠遠的,生怕格瓦真的使用魔法把他們抓住。

只有夏薄荷這個沒心沒肺的,咬牙切齒好半天才點頭答應對方,「好!明天我要見到檸檬!」

格瓦不禁開始為這個小仙子的舉動感到好笑。

她是真的心夠大還是沒看出什麼問題,真不怕自己再次把她抓起來?

不過這個想法僅僅是一閃而過,格瓦並沒有真的動手。

他有點羨慕檸檬。

檸檬對別人好,別人也對她好,就像一個大家庭,少了誰都不可以。

而他,則是被所有人拒之門外,其他的魔法師會阿諛奉承,也不過是想要從他這裡得到更強大的魔法。

格瓦,在遇上檸檬之前,沒有一個朋友。

他終於回到自己的古堡里,蘇眉已經熟睡了。

整個房子靜悄悄的,儘管他用魔法給每一個傢具都賦予了生命,可是傢具始終不能代替真正的人。

它們只知道服務,只會效忠於他,沒有自己的思想。

所以……他是孤獨的。

輕輕將蘇眉居住的迷你小城堡移動到距離自己床鋪最近的地方,格瓦躺在床上才覺得有了陪伴。

他捉來的小仙子,就是他的陪伴。

蘇眉並不清楚這一晚發生的事,她只是在聽到格瓦所說的帶她出去走走以後,她驚訝了。

「格瓦先生,今天你不用了解我們小仙子,提問各種問題了嗎?」蘇眉喝著早晨格瓦為她採集來的蜂蜜水問。

「不用了。」格瓦的語氣好像對於什麼事情都漠不關心,「我已經不再想知道小仙子與我們有什麼不同了。」

隨後,在蘇眉一臉懵逼的情況下,他將小房子變成一個移動的精緻馬車,隨手拿來房間角落裡的布偶,把它們變成只有一隻貓大小的白馬。

「我的魔法能夠改變任何東西,卻無法為他們造出翅膀。」格瓦突然冒出這麼一句,讓蘇眉十分不解,一路上一直在思考他說這話是接的哪裡?

最後才猜測到,大約是因為之前,格瓦對於她身後那對透明的小翅膀十分感興趣的緣故。

河邊的風景還是這麼熟悉,陽光燦爛花朵鮮艷。第一次在這裡見到格瓦的時候,好像還是他在跟一個商人討論要不要把這一塊地方變成公園送給希雅公主。

直到現在,那個商人也沒有出現,也許是因為生意黃了的緣故。

「格瓦先生,你怎麼會突然想到帶我出來呢?」蘇眉沒有因為對方放她出來而特別高興,好像是否能夠再次見到太陽,並不是很重要。

格瓦回答,「你的朋友想見你。」

僅僅這樣簡單,反而讓蘇眉有些看不透。

「啊?」蘇眉眨了眨眼睛,她還不知道格瓦什麼時候跟自己的朋友這麼熟悉了。

「我以為帶你出來,你會很高興。」格瓦低著頭,看向與他速度無二的小型馬車。

蘇眉轉了個身子,雙手扒在馬車的扶手上,「因為檸檬每天都很開心,所以就算出來了,也不會特別興奮呀。」

「每天都很開心?」格瓦有些愣,「難道一開始,被我捉住的時候,你也不會感到害怕嗎?」 「為什麼會害怕?格瓦先生也沒有將檸檬和薄荷賣給其他人,不是嗎?」

蘇眉的突然站起來,小心翼翼扶著扶手挪過去,在兩匹白馬背上灑了一層銀白色的星點光輝。

「雖然我現在不能飛,但是我可以使它飛起來呢。」

可能是布偶變的白馬對於蘇眉來說也算很大了,所以她只能讓對方浮空大約一個拳頭的高度,再高點都不行了。

蘇眉灑出來的,是小仙子的精力。精力之中的奇妙魔力讓他們的翅膀帶動他們在空中飛翔。

蘇眉的做法,無疑是將自己的飛行能力分享出去,儘管很少,卻消耗了蘇眉大量的精力。

她一下子累得往後倒,恰巧倒在柔軟的坐墊上。

臉色又蒼白幾分,渾身蜷縮起來,似乎病的更厲害了。

她說:「檸檬是不是……很厲害?」

聲音比之前還要虛弱,看來這一次還要多喝幾天的蜂蜜水才能夠完全恢復了。

「檸檬是我見過的,最厲害的小仙子。」格瓦嘴角的弧度有些僵硬。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這隻小仙子這樣折騰自己,他反而不願意再使用她的能力了。

馬車僅僅在空中漂浮了幾分鐘,又緩緩降落到地面上。

……

夏薄荷一大早就躲在薄荷叢里等著,看到格瓦第一時間就想衝出來,要不是她身邊的冬薄荷拉著她,夏薄荷哪裡耐得住性子。

「檸檬呢?你沒帶她出來嗎!」

等到格瓦走近,夏薄荷第一個就衝上來。

「薄荷!」蘇眉弱弱的聲音,從格瓦腳邊的玩具馬車裡傳出來。

夏薄荷連忙飛下去,看到果然是蘇眉,連忙衝進去給她一個大大的擁抱。

「檸檬我又看見你了~」一見到自己的朋友,夏薄荷的聲音立馬軟下來,隨後才發現對方的臉色和翅膀都顯得十分脆弱。

「啊!檸檬你怎麼了?!」夏薄荷是關心則亂,一看到蘇眉這麼虛弱,又立馬放開她飛上來與格瓦對視,怒氣沖沖,「你對檸檬做了什麼!她的臉色這麼蒼白!」

格瓦蠕動著嘴巴,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檸檬的生病,是跟他的不注意有莫大的關係。而後,檸檬又讓馬車飛起來,將自己的能力展示給他看,所以才會變得這麼虛弱。

「薄荷,我只是晚上睡覺不注意保暖,感冒了而已。」蘇眉雙手擺在面前合十握住,歪著腦袋坐在馬車裡,招手讓夏薄荷下來。

「跟格瓦先生無關,他很照顧我呢,還每天清晨都為我去找新鮮的蜂蜜。」

「真的嗎?」夏薄荷半信半疑,「可是……我經常聽到路過的人類說,魔法師都是很可怕的呀!」

「薄荷也有吃過格瓦先生做的紅沁奶糕,能夠做出這麼美味的食物,格瓦先生肯定是一位優雅的紳士呀,不是嗎?」

「好像是這麼說沒錯……」如果是壞人,還哪來的閒情逸緻做出這樣美味的食物呢?

「況且,格瓦先生到現在也沒有再次把你抓起來,對不對?」

「好啦好啦!」夏薄荷難得聰明一次,「我知道你喜歡格瓦先生,我不說他不就行了!」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