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龍魔子的骨骼,就像是山嶺一般,此起彼伏,很是驚人。

他仔細的參悟著,對比龍屍內的樣子,更改自己的狀態,與龍屍一致。頓時,洪錚全身發光,每塊骨骼,都是在增生,在拉長。

蹦蹦蹦!

他的脊背大骨首先產生了異變,彈出了尺長的骨刺,一字排開,從頸項,到腰部,伸出了體外。

「啊!」洪錚發出了咆哮聲,有些悲壯,有些痛苦。

並不是多麼的疼痛,而是心中難受!

如果不是通天之王,自己怎麼會承受這樣的痛苦?怎麼會主動的被魔化? 空間之錦繡農門 他眼中出現了濃濃的仇恨之色:「英擊!天域!此仇——不共戴天!」

異變才剛剛開始,天地精氣不斷的沖入到了他的體內,改造著他的骨骼,在錘鍊著。

一旁的贏昭眸子微微的收縮了一下,因為洪錚的異變很艱難,也很驚人。造成這種結果的,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洪錚走上了極致孕骨路,全身骨骼強度如同金石,堅硬無比。 第五百七十一章目標—太倉山

噗!

洪錚吐出了一口鮮血,乃是金色的,有洪荒霧氣在血液中升起。他的肺腑,也是在移位,在按照特殊的規則在排列。

嗡嗡嗡!

他的身上不斷的有骨刺伸出,都是黃金色的。並且他的氣息也是在瘋狂的提升著,比之前還要強大五六倍,幾乎要跨入到徹地大境了。但是他在壓制,徹地大境,他還是希望按照東荒的心法來進入。

等自己尋找到一些福地,散去一身功力,重修東荒秘法。然後再修鍊通感,如此往複。雖然痛苦麻煩了一點,但與強大的實力相比,又算的了什麼?

通感依舊在繼續,洪錚滿頭的黑髮在變色,完全的化為了赤金色,拖到了肩部。他的面貌也是在微微的變化,變的有些邪異。瞳孔在漸漸的化為赤金色的,像是金珠子一樣。眼腳變的狹長,完全的成為了丹鳳眼,雙唇也是在漸漸的變的飽滿嫣紅,皮膚變的白皙。

一個月後,洪錚的面貌已經完全的變了。

依舊是人形狀態,但頭生金色龍角,脊背上,一排金色的骨刺排開,很是猙獰。 復仇總裁的罪愛新娘 手肘處,也伸出了金色骨刺。一頭赤金色的長發拖到了腰部,面貌發生大變化,變的有些邪異。眸子開闔間,可以清晰的看到他金色的瞳孔。

至於眉心處的空洞,已經癒合,成為了一道豎線。現在就算是最熟悉他的人見到他,也不會認識他了。

他具有典型的魔族特徵,化為了純正的南國修士。

他的蛻變還沒有完成,體內發出了亮光,血肉晶瑩,有帝威在瀰漫。

贏昭眯起了眼睛,看向洪錚,喃喃自語:「極顛神威……他入過天寶九龍琉璃罐,曾經也改變過自身的狀態!」

贏昭猜的並沒有錯,當初洪錚藉助天寶九龍琉璃罐,孕育出了極顛神眸。這一日,再次改變身軀內的狀態,讓帝威在漸漸的復甦。他體內一些大道銘文在復甦,很少,但卻是真真切切的復甦了。如果說原先他體內的大道銘文復甦了一成,那現在則是復甦了近三成!

眉心中,漸漸有亮光在噴薄,極顛神眸完全的被毀去,現在在緩緩的再次孕育。要是一旦孕育完成,他的極顛神眸,將會比之前的更加的強大。

但是。

這一切都建立在鶴扶天沒有孕育出完整的極顛神眸之前。如果鶴扶天比洪錚提前孕育出完整的極顛神眸,那麼洪錚就再也沒有任何辦法孕育。

一種神眸,天下間只有一人能夠孕育!

除非鶴扶天死了。

但就算是死了,鶴扶天的極顛神眸也會被取下來,被失落殿的其他高手得到,一代代的傳承下去,直到耗盡了神能,自主消散在天地間。

修鍊無歲月,洪錚來到南國第七年了。

這一日,他出關了,通感全面完成。在此期間,他將所有的神通都修改了一番,掩蓋了東荒的特徵,就算是通天之王,都看不出來。他起身,恭恭敬敬,對龍魔子行了一禮:「前輩安息!」

當他拉開茅屋門,出現在贏昭面前的時候,贏昭讚歎了一聲:「真他媽帥。」

此刻洪錚將所有的骨刺都收回到了體內,化為了人形狀態。南國中的大多數修士,還是以人形狀態存在的。因為人形對應天地奧秘,以人形狀態修鍊與存在,會更容易的感悟天地規則。

但更多的修士則是一邊以人形狀態存在,一邊保留有種族特徵。比如生有雙翅,頭生雙角,覆蓋鱗片。

此刻的洪錚,只保留了一對真龍角。面貌很俊秀,已經大變樣,唇紅齒白,有些邪異。瞳孔乃是淡金色的,赤金色的長發拖到了腰部。他眼神變的更加的冰冷,修為也有了大提升,隨時都能夠跨入到徹地大境。但他還是在壓制。

「接下來打算怎麼辦?」淫魔問道,「去征服女帝嗎?」

談到這個話題,贏昭來了興緻,興奮的說道:「我跟你說,一旦找到了女帝,趕緊給我將她辦了。騎在她的身上,脫光她的衣服!」

他越說越興奮,到最後,眉飛色舞起來。洪錚有些頭疼,卻不敢反駁。

媽蛋,這是一個超級猛人,動不動就拿銅祖釘死人,誰敢反駁?良久之後,淫魔長嘆一聲:「哎,可惜了,我已經老了,也答應了她,不再去禍害別人。小子,我看你骨骼清奇,適合繼承我的衣缽。」

「我……我盡量。」洪錚弱弱的說道。

「嗯。」淫魔拍了拍他的肩膀,「成功征服了之後,帶回來給我看看,看看你的品位咋樣。要是丑的要死,我打死你。」

洪錚苦笑,連連點頭。

「我準備去太倉山。」洪錚說道。

「嗯,那是聖城,勢力駁雜,高手眾多,有趁手的兵器法寶沒?」贏昭問道,隨後取出了兩桿巨錘。

「這是我仿造擂鼓瓮金錘鍊制的,比不上帝器,但也不算太差。」他隨手將兩桿金錘扔給了洪錚。

入手極沉,就像是擎著兩尊山嶽一般。猝不及防下,腳下的大地瞬間的碎裂了。

轟!

他將兩桿巨錘輕輕交擊在一起,發出了驚天的爆炸聲。一股衝擊波在蒼穹上炸開,衝擊到了雲霄中,將雲層都是打的崩裂了!

「好寶!」洪錚讚歎一聲。

「以後你遇到帝器本體,將符文融入到裡面,會有意想不到的結果。」贏昭意味深長的說道。

洪錚點點頭,而後飛天而起:「走了,多謝前輩!」

「再見,帶女帝回來看看我啊。」贏昭向洪錚揮揮手,笑容燦爛。

洪錚回眸望去,在成片的相思樹中,贏昭的身影顯得很是孤寂,充滿了蕭索的味道。

「他是多情的,但也是痴情的。」洪錚心中升起了這樣一個念頭,喃喃自語,「保重。」

太倉山位於聖城,是邊荒與鵬聖關的交界處。鵬聖關又稱為聖城,各族高手,都在這裡匯聚。這一日,太倉山很是熱鬧,舉行了一場比武大會。勝者會有獎勵,獎品不是別的,乃是三名東荒人族!

有兩名是從美食牢籠中抓出來的,一名是在無盡海上抓到的。各族沸騰了,引發了無數年輕強者前去觀看。

「我一定要得到,拿來吃掉,從沒有吃過這樣的美味。」

「我志在必得。」

「很期待這種美味。」

南國修士沸騰了,一個個很是興奮,前往太倉城。 第五百七十二章鵬聖關

洪錚背負黃金色的鳳凰翅,振翅之下,一遁千里,迅速接近太倉山。他現在乃是純正的南國修士,就算是通天之王,都不會感應到他的異樣。所以他一路行來,再無被人追殺的局面了。

此刻,鵬聖關熱鬧到了極致。南國九千關,鵬聖關算是比較有名的聖地。因為鵬聖關中,出過一尊鵬聖。參加過萬年前的通天骨路大戰。

而且,青帝當年修鍊的萬魔衍生決,就是在南國種下的蠱胎。沒成帝的時候,鵬聖與青帝交手過,差點將少年青帝擊殺。

鵬聖後來有了衝擊帝位的實力,只差一步,就能夠成就大帝之位。但最後還是出了差錯,坐化在無盡虛空中。

但這並不影響鵬聖的威名,差點將少年青帝給活生生的劈了,可以看出鵬聖的強大。於是鵬聖關在九千關中崛起。

「請問一下鵬聖關怎麼走?」半路上,洪錚拉住一個南國修士,問道。

這修士長相極其的兇惡,到處都是骨刺,就連瞳孔中,都是伸出了尺長的骨刺,獠牙外翻,凸出唇外,青色的面孔上,有駁雜的黑色紋路。

「你也是去鵬聖關參加大比的吧?」這南國修士一愣,而後饒有興趣的問道。

「大比,什麼大比?」洪錚眉頭皺了起來。

南國修士嘿嘿一笑:「孤陋寡聞了吧?鵬聖關抓到了三個東荒生靈,還有一個人族女修,長的比魅魔族的人都水靈。此次想要獲得三名人族,需要參加大比。前三名的人才能夠被賞賜。」

洪錚眼中寒光一閃,低著頭,再次問道:「參加大比的,都是些什麼人?」

「自己去了解啊,我很忙的,撲街!」南國修士有些不耐煩,轉身就準備走遠。

洪錚猛然抬頭,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將他提在了虛空中:「我在問你的話。」

他化為南國修士之後,整個人也變的暴戾了起來。而且,他對南國魔族根本就沒有什麼好感。生性極為的殘暴,充滿了侵略性,一直以屠戮東荒萬族生靈為樂趣。

「通感者!」這南國修士絲毫沒有反抗之力,就被洪錚掐在了手中,驚恐的看著他,「我說,我說。」

「此次大比,是鵬聖關的三大關王主導的。三大關王闖入到了美食牢籠中,抓出了兩名人族,還有一名是他在無盡海中遊歷的時候尋到的偷渡者。」

「參加的都是年輕一代,因為三大關王準備激勵我族修士的血性。據說這三名人族,修為也都不弱。可以上去虐殺一番,但不能被虐死。」

「有什麼高手沒?」洪錚再次問道。

「有,六翅小鵬聖,他乃是老鵬王的嫡系後代,也是一尊強大的通感者,直接觸碰了老鵬聖蛻變下的屍身。還有地獄佛一脈的無欲,神蝶族的域外心魔蝶,人面天魔蛛等等。」南國修士戰戰兢兢的說道。

一言不合就殺人,在南國太常見了。這裡並無太多的勾心鬥角,但比東荒亂上許多,時常能夠看到爭鬥。幾個部落間血拚也是常有的事情。

所以南國修士也自認倒霉,遇上了洪錚。暗暗恨自己太不長眼睛,早知道語氣就好點了。現在好了,命都在人家手裡了。

小炮灰今天成首富了嗎 「該交代的我都交代了,不要殺我。」

「你還沒告訴我鵬聖關到底應該怎麼走?」洪錚冷冷的看著他。

「就向東邊方向一直走可以了。」

洪錚點點頭,一下子將他扔出去很遠的距離。雙翅一震,消失在了天際盡頭。南國修士看著洪錚遠去的方向,眼中出現了譏諷之色:「想去參加大比?做夢吧,有那幾尊驚才絕艷的年輕人在,想都別想。」

飛了大約有三萬里,洪錚的視線中漸漸的出現了一座龐大的城池。它就如同一尊原始巨獸一般,橫貫在天地間。縱橫萬里,一眼看不到盡頭。遠遠的,就有喧鬧聲傳來,人生鼎沸,很是熱鬧。

天空中,時不時有一道道流光劃過虛空,從四面八方趕來,落入到了鵬聖關內。氣息都是很強大,畢竟在和平時期內,除了美食牢籠還有無盡海上的偷渡者,很難再尋到人族。

這些南國魔族,一個個都是很好奇。尤其是那些年輕一輩,有的從來沒有見過東荒萬族長什麼樣子。所以一個個都是很激動,很好奇,趕往這裡。南國一直以來都有傳說,東荒萬族生靈的血肉很美味,尤其是東荒人族的女修,長的比魅魔族的修士都好看。

動亂年代之後,有多少年鵬聖關沒有出現這樣的盛況了?

越靠近鵬聖關,洪錚就越能夠感受到這城池的磅礴。還未靠近,就有一股歷史的沉澱感與滄桑感撲面而來。

蠻妻迷人,BOSS戀戀不忘 鵬聖關的建築與東荒截然不同。到處都是圓形的宮殿與神廟,就連府邸,都充斥著異域風格。

洪錚落入到了鵬聖關中,打量著周圍的一切。他現在也隱藏了自己的修為,看上去只相當於孕骨境巔峰。這樣的修為再加上他的長相,並沒有引起眾人的注意。南國這樣的修士也不少,有人族特徵,但也保留種族特徵。

洪錚的模樣,很符合人龍族的樣子。人龍族在南國是個非常小的族群,族內也從來沒有出現過什麼驚才絕艷的人物,幾乎快要被人遺忘。

「午時三刻,大比準時開始,想要報名的得趕緊了啊。」有魔族吆喝著。他周圍已經聚集了幾百人,但真正報名的人很少。很多人都是來看熱鬧的。

但真報名的,都是一方強族中的修士。

「赤血藤族藤戰,報名。」一個身高與人族生靈相似的男子出現了,他非常的強大,一身赤血戰甲閃爍發光。滿頭的頭髮乃是一根根細小的藤條,倒豎在腦後,看上去很猙獰。

「赤血藤族的藤戰,很可怕。」

「據說當年挑戰過六翅小鵬聖,雖然失敗,但卻也走了上百招!」

「看他的修為與氣息,分明已經跨入到了四階巔峰!」

洪錚冷眼看著,心中默默盤算著,最後得出來一個結論。四階巔峰就相當於靈體大境巔峰的實力。 第五百七十三章人龍族

因為南國的修鍊體系有三種,每種體系又很駁雜。單單是通感,就分很多種。所以實力劃分很簡單,一階相當於東荒的化氣境,二階相當於蛻凡境,三階相當於孕骨境,四階相當於靈體大境,四階巔峰就相當於靈體大境巔峰。

五階巔峰之後,就與東荒相差無幾,採用的都是通天大境的名稱了。因為修鍊的體系有些相似,都需要觸摸本源。

這個藤戰的修為,與當初的中域三王差不多。

「蝶族千一,報名。」一個背負一對透明羽翼的修士出現了,這也是一尊通感者,上前去。他是一個男修,但胳膊與雙腿都纖細,尤其是脖子,只有洪錚的手臂粗細。額頭上還伸出了兩根柔軟的觸角,正有五彩光芒在流轉。

洪錚思索了一番,也準備報名看看。如果那什麼六翅小鵬聖,地獄佛,人面天魔蛛實力太過於強大,大不了到時候不上場直接認輸就是了。

「人龍族,洪蒙報名。」洪錚改了個名字,並沒有報出自己的真名。至於他的種族,贏昭這個淫魔早就想好了。人龍族一脈,其實本質上說,還是與龍魔子,和他自己有些關聯的。他也想找個機會去人龍族看看,據說還有龍魔子的嫡系在其中。

當初龍魔子遊走南國,與魅魔族的一名女子有情,然後結合,最後才有龍魔族的誕生。所以這個族群一直不大,幾乎快要滅族了。

混血族群,很難出現高手,但一出現,必定是驚才絕艷的人。

洪錚的話剛剛落音,周圍頓時譏笑一片,看著洪錚,眼中都是有譏諷之色。

「人龍族的人也敢來此地參加大比嗎?」

「哈哈哈,笑死我了,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這個族群還沒有滅絕嗎?」

「唔,你還別說,人龍族的人長的都俏,魅魔族遺傳的好。」

洪錚冷冷的掃向眾人,發現有幾人笑的最歡樂,其中就有那個藤戰。不過他也聽贏昭說過了,人龍族在南國的地位,簡直可以用低下來形容。龍魔子來到南國的時間久遠,但人龍族誕生的時間不超過三萬年。

三萬年對於一個族群來說,發展的時間太短暫,根本發展不起來。而且因為誕生時間不長,根本沒出現過什麼驚艷的人物,經常被其他部落族群欺凌是常有的事情。若不是這一任的老族長還有些實力,恐怕早就被吞了。

但就算如此,人龍族的情勢也岌岌可危,老族長離坐化也不遠了。

所以洪錚一說出報名,所有人都是意外與譏笑。

「這簡直就是一個卑賤的種族好不好?」

「人龍族一直以來都很低調,這次想要幹嘛?」

「唔,好不容易出現一個三階高手,肯定要出來炫耀一番的。」藤戰笑著說道,渾然不將洪錚放在眼中。

洪錚只是冷冷的看著他們,而後轉過頭,準備對那負責登記造冊的人再次強調自己要報名。

「滾開,人龍族的高手也敢擋在我的前面?」一道呼喝聲傳來,接著,一道高達的身影迅速的靠近。

眾人見到這身影,紛紛的退後,低著頭,不敢說話了。就連藤戰,也是恭敬的後退,低著頭,眼中出現了羨慕與敬畏之色。

洪錚皺著眉頭,轉過身子,看向來人。

他身材極為的高大,足有兩丈,像是一堵小山似的。狼頭人身虎皮,尖刺猙獰,雙眸綠油油的,背負著一口巨大的棺材,綁在後背上,看上去很猙獰。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