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那侍衛立即嘴角掛著笑說道:「我說看著你們幾個眼生,看來也不容易行吧行吧趕緊進去吧……」

爺爺帶著她們幾個正要進去的時候,另外的一個侍衛的眉頭緊緊皺著說道:「大哥,你看他們幾個這麼多女的,會不會有妖怪混在裡面?咱們這幾日可是有好幾個男子消失了,我們如果大意的話這上面怪罪下來我們還真是吃罪不起呢。」

那侍衛看著她們姐妹幾個的眼神開始變得認真起來,圍著他們姐妹幾個轉了一圈,那個侍衛嘆了口氣說道:「好啦,你聞聞,她們身上都什麼味兒?若是妖怪可能會把自己弄的這麼臭?她們身上都應該是香香的並且還很嫵媚,像她們這些鄉下丫頭怎麼可能是妖怪。走吧走吧趕緊的。」

幾個人這才鬆了口氣,立即往鎮子裡面走去,當束薇於束瑤經過那符咒的時候渾身都是顫抖的,還好那兩個侍衛並未注意,這才矇混這走了進來,束杼使勁的扶著身邊的束嫻,她們走近這個符咒的身邊身子就跟著軟了下去。

走過城門,束杼有些擔心的問道:「姐姐你怎麼了?是不是身子不舒服?」

束嫻搖頭說道:「那符咒的法力太強了,還有那面鏡子晃得人睜不開眼睛,這一次還多虧了爺爺的衣服,這衣服上是有法力的護著我了。」

束杼這才明白過來爺爺的用意,但是她有些奇怪自己卻一點事兒都沒有。但是姐姐們好像受到了什麼折磨一般,這又是因為什麼? 束杼來不及多想扶著束嫻進了鎮子。正是正午,回鎮子的人比較多長長的青石街道上還有幾個買菜的商販正在高聲叫賣著。旁邊還有一個正在賣包子的商鋪,剛出鍋的包子熱氣熱騰騰的香味兒四溢。

束玗的口水都要流出來了。他趴在那籠屜的旁邊看著那香噴噴的包子說道:」爺爺,我想吃包子。」

原本束薇還有束瑤都努力剋制著自己不往包子的籠屜上瞅,但是聽到束玗這麼一說兩個人也湊了過去,滿眼期待的看著爺爺說道:「爺爺,我們買一籠包子吧,我們都有些餓了。」

爺爺這才走過去對賣包子的老闆說道:「老闆,來一籠素包子,打包回去吃。」

那老闆立即眉開眼笑的大聲吆喝道:「一籠素包子,帶走!」

爺爺笑著問道:「老闆,能不能問你一下,這哪裡有宅子出租?我們剛回來連個落腳的地方都沒有。」

那包子店的老闆上下打量了一下爺爺,又看了看爺爺身邊的幾個姑娘憨憨的笑了一下開玩笑的說道:「老伯呀,你還用租宅子?你這身邊的小姑娘各個長得水靈,買一個不就可以買個宅子了?你如果真是想租宅子倒也不便宜,你去那邊的當鋪看看吧。」

爺爺點了點頭接過老闆手裡的包子說道:「那就謝謝老闆了。」

轉身離開的時候束薇於束瑤看著爺爺有些怯的問道:「人太邪惡了爺爺,他讓你把我們賣了,這個老闆還真是邪惡。」

爺爺苦笑了一下說道:「你們還不懂,這叫開玩笑。好了,我們還是去當鋪看看是不是有什麼宅子可以租。」

當鋪的門口擠滿了人,里三圈外三圈的很熱鬧。 國師重生在現代 從人群中隱隱約約的傳來了一個女子的哭聲,還有一個男子的叫罵聲。

「當家的,這地契房契可不能當呀!……這是我們的命根兒!」

「你這個臭婆娘!還不趕緊鬆開手!我說買了就買了!掌柜的,房契地契已經是你的了,這個女人再不鬆手的話這個女人也抵押給你了!」

……

人群中一陣騷動,大家對著這個男子指指點點。

「你看這個男的還真不是東西……」

「就是妻子都要買了,聽說他還有一雙兒女呢……哎真是作孽。」

「可不是嗎,這男人只要賭癮上來,什麼東西都要換成錢的……」

束玗踮著腳尖努力的往裡瞅,束薇於束瑤也爭搶著往裡看,只有旁邊的束嫻身體好像有些不舒服,被束杼扶著沒有往前湊。

圍了一圈的百姓,聞到束薇她們身上的臭味兒,不自覺的讓開了一條道兒。束薇看著倒在地上的女人,臉上有很明顯的巴掌印,紅腫的臉上滿是淚痕。她雖然倒在地上但是卻死死的護著胸前的東西。

那當鋪的老闆嘆了口氣看著那男子說道:「你妻子既然不同意的話我們也不好硬來,這錢你也不能拿走,等你拿到地契房契再開當鋪吧,都散開吧,我們還是要做生意的。」

人群開始散開,只見那個男子氣急敗壞的將銀子遞給了當鋪的老闆,生氣的走過去在那女子的身上跺了幾腳,並且還沒有停下來的樣子。

束薇二話不說走了過去,抓住那個男人的手臂猛然的往後扔了一下,那男子沒有想到束薇的力氣這麼大,沒站穩一屁股蹲在了地上。

「你!你們是誰?多管閑事兒,不要命了?」

剛才看著束薇要過去的時候爺爺想要阻止她,但是手還沒有伸過去的時候她就已經走到了那男子的身邊了。

爺爺的表情有些嚴肅的說道:「薇兒,還不趕緊過來,那是人家兩口子的事情,你一個外人管什麼?快過來!」

束薇並不理會爺爺,看著那男子她十分生氣的說道:「你一個大男人,竟然打女人!真是不要臉!」

那男子起身看著束薇,拳頭緊緊攥著,生氣的說道:「我怎麼樣都好,她是我老婆!怎麼你多管閑事兒是不是也要做我的老婆?這樣的話走吧,跟我走,去跟大爺快活快活!」

說完他的手就開始伸向束薇的身子,爺爺說了不讓她們在鎮子里用靈力,不然會被這裡的捉妖師注意到,所以她只能用自己的力量,她定眼看著這個男子,雖然身長八尺但是骨瘦如柴,想必也沒有什麼力氣。

她這才自信的走了過去,站在他的面前昂著頭說道:「你如果在家打你媳婦,我也不說什麼了,但是今日讓我撞見了只能說你運氣不好!」

說完一個步子上前。腳墊在了那男子的身後,猛然一推那個男子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那女人看著自己的男人被束薇打了,立即上前護著那男人有些顫抖的說道:「女俠,求求你放過我家相公吧,他會改的。走,相公我們回家。」

說完那女人就去攙扶自己的相公,剛走到她丈夫的身邊那丈夫猛然起身,拿起那女人懷裡的幾張紙跑進了當鋪。

束薇還愣在那裡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情況的時候,那男子已經拿著錢從當鋪里走了出來,看著束薇他嘴角歪了歪笑著說道:「小娘子,我可是要好好謝謝你了,幫我演這麼一出苦肉計,哈哈哈!」

說完笑著揚長而去,那女人哭的是梨花帶雨在後面追。哭著喊著說道:「相公!你把錢拿來呀!不行呀,我們一雙兒女以後可怎麼生活……」

人群隨著那女人的離去而散開了。

束薇看著眼前的一切十分不理解,這都是什麼跟什麼?人她轉身對爺爺說道:「爺爺走吧我們去當鋪。」

爺爺的表情十分嚴肅,他嘆了口氣說道:「束薇,你將你所有的銀子拿出來,給我。」

束薇有些不明白的問道:「怎麼了爺爺?為什麼?」雖然這麼問她還是從身上將銀子拿了出來遞給爺爺。

爺爺接過她的銀子,嘆了口氣說道:「你現在還不能拿銀子,走吧我們去當鋪。」說完便進了當鋪。

那老闆看著有生意臨門笑著迎了過來,上下打量了一下他們破衣爛衫的幾個人,身上還有一陣的酸臭味兒。他的眉頭皺了起來。 「你們想要典當什麼?拿出來吧我先看看。」

爺爺看著當鋪的老闆,又轉眼看了看旁邊的木板上寫著一些簡單的租房信息,他指了指那個黑色的牌子笑著說道:「掌柜的誤會了,我們沒有什麼東西要典當的,我們現在只是很想租個宅子。」

掌柜的眉頭猛然的舒展開了,他笑著迎了過去看著他們笑著說道:「這樣啊,這邊出租的宅子確實不少,你們想要多大的要租住多久?」

「能有五間房子的小院子就行,能租多久還不一定,至少一年。並且我們剛剛才外地搬回來並沒有多少的銀子,掌柜的可以給我們找個便宜一些的那自然是好的。」

那掌柜的臉上滿是笑意說道:「這個你放心,咱們當鋪那也是從祖上傳下來的,信譽肯定是沒有問題的,來人帶幾位去看宅子。」

他輕輕招手一個頭上綁著淺灰色頭巾的小伙兒立即從裡面走了出來,習慣性的上下打量了一下老伯還有幾位姑娘笑著說道:「幾位跟我過來就是。」

出了當鋪的門那小夥子臉上的微笑就不見了蹤影,步伐很快的帶他們來到了一個荒廢已久的院子,那院子鋪著青磚的路上長滿了小草。窗戶紙殘破不全,屋頂的腳上還掛著蜘蛛網。

小夥子不緊不慢的說道:「大爺,這個宅子雖然荒廢的時間比較久了但是這個宅子還是非常便宜的,並且有三間房子還有一個小院,一個月收您一兩銀子。您看怎麼樣?」

束薇有些生氣的看著那個店小二說道:「你這個人怎麼這樣,我爺爺都說了要五間房子的院子,這三間房子我們怎麼住?你看看這蜘蛛網哪兒哪兒都是,亂七八糟的,趕緊給我們換一個院子。」

束杼倒是覺得無所謂,這院子如果好好的打掃一遍的話肯定是會非常溫馨的,她一點都不介意自己跟姐姐們一起住。但是她看著爺爺的表情有些嚴肅便什麼都沒有說只是站在那裡扶著束嫻。

那店小二嘆了口氣有些無奈的說道:「你們想要五間房子的倒也可以,但是那院子至少每個月是五兩銀子。 密戀中校 你們算算你們一年都能買一個宅院了。並且這裡只有一兩銀子,你們剩下的錢還可以……」

束薇再一次的打斷了這個店小二的話,有些生氣的說道:「你這個人是不是沒有聽懂我的話?讓我帶我們去五間房子的院子而不是這裡這裡只有三間房子,你讓我們怎麼住?」

爺爺瞪了一眼束薇,看著這個店小二和藹的笑著說道:「小哥,你是不是知道一些事情?這個掌柜的租出去的房屋是不是都很貴?要比其他地方的貴很多。」

那小哥四處看了一下說道:「你們在門口的時候也看到了,很多賭鬼都會拿著房契過來抵押,只要進來的房契我就沒有看到有人會贖回去的。這些房子掌柜的都往外出租,你們還是住個便宜的比較好。 總裁兇勐:霸道老公喂不飽 你們可以給他壓低一下價錢,你們也看到了他的房子租的人很少,買賣的比較多。」

爺爺看著他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小夥子謝謝你了。你們剛剛收回來的那個房契,是不是也能出租?」

那店小二立即點了點頭說道:「那是自然,他們家的房契我看了看還是一個不小的院子,有七八間房屋呢。你們想去看看的話我現在就讓人將他們轟走。」

束杼想起了那個可憐兮兮的女子,她還說家裡還有一雙兒女要養活。他們現在的處境應該會非常的艱難。

束薇的眉頭緊緊擰著想到剛才的事情,如果不是她的話那個女人可能就能守住自己的房子。她吞吞吐吐的說道:「爺爺,不然我們還是去看看吧,那個女人也不知道怎麼樣了。」

爺爺看著束薇的眼神有些嚴肅的說道:「怎麼樣了?小哥你帶我們去看看吧。」

小土豆多在束杼的口袋裡來回的翻身,聽著他們說話整個人都覺得不好了。不就是找個房子結果到現在了都還沒有安定下來,包子都要涼了,他的肚子咕嚕咕嚕的叫喚著。

「杼姐姐,在這樣下去我真的要餓死了。怎麼辦你先給我拿個包子好不好?」

束杼聽到小土豆說話,立即捂住了口袋看了看周圍一句話也沒有回應小土豆。爺爺說了在人間如果小土豆被人看到之後肯定會被活活打死的。她看了看裝著包子的紙包如果讓小土豆在她的口袋裡進食的話包子里的油水肯定會弄髒她的衣服。

「你再忍忍吧……這會兒根本不行不方便。」

小土豆的嘴巴嘟著一臉的無奈。他被束杼抓著身子動彈不了,整個人氣的臉都綠了。

「哼!你們就是打算活活餓死我……」束杼並不理會他的抱怨。

束杼害怕他一生氣直接蹦出來,死死的摁著口袋,跟著爺爺他們一起往那個大宅子走去,差不多走了有兩個刻鐘才走到那個院子的門口。

這院子在小鎮的中間位置,距離大街很近,生活在這裡的話如果要買什麼東西倒是一件很方便的事情。這院子的木製大門上面有兩個有些生鏽的鐵環在來回的搖晃著。

突然從院中傳來一聲哭聲,驚得束杼猛然的王後退了退,她看著這個院子又看了看爺爺說道:「這裡面什麼情況?」

束薇原本想立即進去,看著爺爺站在不遠處看著她,她便停下了腳步。安靜的等待著爺爺的下一步的動作。

接著是孩子的哭聲,撕心裂肺,束薇再也沒忍住直接跑了進去。看到一個女子抱著兩個孩子半躺在地上滿臉的淚痕。兩個孩子十分害怕的在他們娘親的懷裡大聲哭著,小小的眼睛紅紅的。

從房間里走出來了幾個大漢,指著那個女人說道:「讓你把你們的東西趕緊收拾好滾蛋,你就是不收拾,我看你是不想要了!你既然不想要了大爺我就幫你扔了!」

那女人帶著哭腔喊著說道:「這些都是我辛辛苦苦做到,不要仍,我走我收拾了就走了,大爺您就給我們這孤兒寡母的一個時辰好不好?」 那男子惡狠狠的說道:「剛才已經給過你機會了,你就是不離開這裡,既然是這樣的話就不能怪我們下手狠了,給我扔!」

幾個大漢開始講屋內的一些衣物不停的往外扔。那女人抱著自己的孩子哭的滿臉淚痕。束薇有些待不住了她立即走向前去大聲說道:「住手!你們這是幹什麼?」

其中一個為首的男子抬眼看了看束薇,他嘴角微微上揚說道:「怎麼?你一個女娃管起大爺的事情了?怎麼是不是活夠了?」

束薇仰著臉看著他,被氣的胸脯一起一伏的,她定了定神說道:「你們幾個大男人欺負一個弱女子,還帶了兩個孩子,你們還真是不知道臉紅!」

那男子上前一步瞪著束薇說道:「這屋子已經是我們老闆的了。讓她們走那是理所應當!我還給過她們時間她們並沒有搬走我只能這樣,你這個小丫頭片子我也犯不著跟你解釋那麼多,你們進來幹什麼?給我出去!」

她身後的店小二這才陪著笑臉走了上來彎腰說道:「見過吳管家,您別動怒這幾位是我們的租客,他們這次過來是看房子的。我這不還沒有來得及說話,真是對不住了。」

那吳管家的臉色稍微有些緩和的說道:「原來是這樣,我看他們衣衫破爛根本就租不起這樣的宅院,你帶他們看看好了,看了趕緊走。」

那店小二立即點頭哈腰的說道:「好好,我這就帶他們過去看看。」

束薇瞪了一眼那個叫吳管家的人,嘴裡笑聲嘟囔著說道:「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傢伙……」

這小院子分為前院跟後院,前院兩間上房,後院五間中等房子,雖然房內放著很多雜物但是稍稍收拾一下住著一定非常的舒服,並且一看院子的主人就比較會持家這裡裡外外打掃的也都比較乾淨。地上還有兩個小木馬想必就是這兩個孩子的玩具。

爺爺看了一圈對店小二說道:「小哥,最低價多少你們掌柜的會賣給我?」

那小哥的眉頭緊緊皺了一下看著這個老者帶著精明的眼光有些不敢相信的問道:「什麼?老伯,您要買下這個院子?」

爺爺點了點頭說道:「不錯,這個院子倒是很合我的心意,你是不是有些做不了主?」

旁邊的束薇的眉頭緊緊皺著看平時低調的爺爺倒是覺得有些奇怪,剛才不還說要租這個院子,怎麼現在要買下來了。

一旁的束杼於束嫻也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如果他們買下來了那這個女人還有她的孩子將會流落街頭,爺爺想來心地善良怎麼可能會做這樣的事情。

那店小二心裡盤算著如果真的將這個剛到手的宅子賣出去的時候掌柜的肯定穩賺,自己也能拿點好處,但是看著這個爺爺的衣著並不是像是有錢人,他如果說的價錢高了他肯定不會願意的。

「老伯,這件事情我確實需要跟掌柜的說一下,但是我可以向您保證讓他給您出一個最低的價錢,到時候您就這麼跟我們掌柜的說……」

他們來到當鋪的時候太陽已經開始西斜了,幾個孩子全部都餓的前胸貼後背了。 此愛始亂終不棄 那買的包子早就已經涼了,小土豆在束杼的口袋裡翻來翻去的抗議。

爺爺跟店小二進去了好一會,出來的時候掌柜的臉上帶著慈祥的相容扶著爺爺走了出來。看著爺爺手裡的房契還有地契所有的孩子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出了門那店小二跟了出來笑著說道:「姜還是老的辣,我算是見識了老伯真是好口才。這個價錢就算是我估計也是拿不到的。這院子那個賭徒也不可能贖回去了,你們就好好住著,就算是他們要贖回去你們也可以好好的賺上一筆,真是太厲害了……走吧我送你們過去。」

爺爺笑了笑並未多言。回到那宅院的時候那個女人抱著兩個孩子身邊有三四個包袱,淚眼朦朧的看著他們走過來,便哭著說道:「這是我們祖上傳下來的祖宅,不能給你們呀,你們放心我以後就算是砸鍋賣鐵也會將房子贖回來的,你們不能賣給其他人。」

那店小二無奈的說道:「你什麼時候有錢了就過來就要了,一百兩銀子就可以贖回去。找這個老伯就好。好了,我現在就也給你們帶到了,那我就不打擾你們休息了再會。」

那店小二轉身離開了,他很清楚這樣的糾紛他不在的話自然就沒有了。誰讓那個女人不爭氣的相公好賭。這賭博只要沾染上別說祖宅就是結髮妻子跟親生孩子估計都能給賣了。他無奈的搖了搖頭,這原本也並不是他想看到的。

爺爺輕輕彎腰將坐在地上的一個四五歲的孩子抱在了懷裡說道:「走,跟爺爺回家。」

束薇立即上前去攙扶那個女子說道:「還不趕緊謝謝爺爺,進來吧,你呀哪兒也不用去跟我們住在這裡就行。」

那女人眼中含著的淚水從臉上滑落,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她不敢相信這個老伯會這麼的好心。她好像突然反應過來立即起身抱著自己才一歲多的男孩往院子里走去。

束杼於束嫻還有束玗幾個人立即幫忙將行李也拎了進來,看著院中的一片狼藉爺爺嘆了口氣說道:「現在好了,這個院子我們以後就一起住,你們幾個將院子好好收拾一下,還有房間夜好好收拾收拾。該買的去趁現在天還沒黑去購置一下。對了,還是先吃飯吧。」

小土豆聽到吃飯兩個字的時候差點從束杼的口袋裡蹦出來,他高聲叫喊著說道:「終於可以吃飯了!終於可以吃飯了……」

他最大的聲音也不過跟蚊子哼哼差不多,狐狸的耳朵非常敏感才能聽的很清楚,但是人類卻根本不會注意到,雖然這樣但是束杼還是本能似得將自己的口袋緊緊捂著,臉上帶著尷尬的笑。

那女人看了看爺爺,嘆了口氣說道帶著孩子走到爺爺的身邊說道:「老伯,多謝您的收留……要不是您我們這孤兒寡母的今晚肯定就要睡在大街上了,您看現在早就過了飯點了,但是我家的銀子早就被我那不爭氣的相公敗完了……就連招待你們的飯菜都沒,還真是慚愧的緊……」

她身邊的小女孩拉著她的衣角有些怯的說道:「娘,我餓了……」 那小女孩說完看著束玗手裡的紙包咽了咽口水,那眼神中的渴望讓束玗的心猛然的一緊,這孩子還真是可憐。他立即將手裡的紙包遞了過去。

那小女孩二話不說的拿了過來,打開紙包就拿了一個包子遞給了她身邊的娘親,又拿了一個給她娘親懷裡的弟弟。還沒等她將包子拿給自己,她的娘親瞪著她說道:「柔兒,你不能這樣,太沒教養了……」

那個叫柔兒的小姑娘眼中喊著淚水說道:「娘,我可以不吃,您吃點吧,您從昨天都沒有吃東西了,這樣的話弟弟沒有奶水吃您都流血了……」

束薇聽到這裡鼻子一酸眼淚差點掉下來。她深深吸了一口氣將眼裡打轉的淚水硬生生的給咽了回去。

「這都什麼時候了什麼規矩不規矩,大姐,孩子讓你吃你就吃!不夠吃我一會再去給你們買點……總不能餓著。」

那女孩聽到這句話二話不說拿起包子就往嘴裡塞,小小的嘴裡里不一會塞得滿滿的。她十分感激的看著眼前的這幾個好人。咽下去兩個包子之後看著弟弟手裡的包子也被啃下去多半個了,自己的娘親也吃了兩個,這才笑著說道:「多謝你們真的!多謝爺爺,多謝姐姐們,我們好久沒有吃過這麼好吃的東西了,你們給我吃的,我一會就幫你們幹活兒,只要娘親弟弟不餓著我真的什麼都會幹。」

束杼看著眼前的小孩不過是四五歲的孩子,但是她的眼中卻滿是堅定,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小大人一樣,笑起來的時候嘴角還有兩個小酒窩,看了讓人一陣莫名的心疼。

束嫻於束杼走過去摸了摸這個孩子的頭說道:「你呀還真是個小大人,放心只要我們住在這裡就不會餓著你們的……乖,以後姐姐還會教你識字呢,等你長大再去掙錢。」

識字?那抱著孩子的婦女聽到這兩個字的時候猛然的給束嫻束杼跪了下來說道:「如果姑娘肯教我孩子識字,那我真是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們了……」

四五歲的孩子很多都會認字了,但是她們太窮了根本上不起私塾,更請不起教書先生。她總覺得自己不識字有些虧了女兒,現在她激動的抱著孩子的手都是顫抖的。

爺爺笑了說道:」沒事的,她們幾個都會一些,慢慢的會教給孩子,但是現在我們還是收拾一下東西吧,不然晚上睡的地方都沒。你跟著孩子住在前院,我跟著幾個大孩子住在後院。「

那婦人立即搖頭說道:「大伯,這顆萬萬使不得,這是我相公家的祖宅不錯,但卻也是被他賭掉了,現在你們才是這裡的主人,我跟孩子住在後院就行。您老人家住前院。」

爺爺的眉頭微微皺了皺眉有些不解的問道:「這樣合適嗎?」

那婦人笑著說道:「合適,怎麼不合適。我跟這些孩子住在一起也好,她們還能教教我家柔兒,再說了我一個女人家挨著廚房住心裡安生,幹活兒也方便。」

聽她這麼說爺爺便沒反對,將自己手裡的兩塊碎銀子塞進她的手裡說道:「去買一些孩子需要的東西吧,正好我們人生地不熟的這裡什麼地方買什麼東西你也好給孩子們在指指路以後讓她們自己去買。」

那婦人立即推掉,但是看著爺爺執意要給她的手都是顫抖的,二兩銀子可以夠她們生活一個多月,這可是天大的恩賜。她眼中不自覺的泛起淚光。

束薇手腳麻利,拿著銀子去外面買了幾籠包子熱氣騰騰的包子下肚之後,那婦人帶著束薇束杼去購置東西,束玗束嫻束瑤留下來打掃房間,爺爺看著院子中來回跑的小孩臉上帶著天真的笑容。

人類的心靈是最美的,最美的心靈是孩子的。爺爺從孩子的臉上看到了那種要比陽光還要燦爛的笑。讓她們幾個來人間生活一段時間為的就是感受這種純凈的心靈,骨子裡的善良。希望在她們的內心中能滋生出來堅忍不拔的意志還有一顆慈心。這是人獨有的,也是對付獸性最大的利器。想要成為狐仙首先就是要有一顆這樣善良的心,才有可能修鍊成為仙,不然只能是狐妖。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