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它們怎麼停下來了?」

「你們有沒有發現,它們好像變的溫順了。」

「這是怎麼回事?」感受到五級熾焰獸散發出的善意,除了知道內情的蘇瑾月和戰亦寒外,其他人都滿是驚訝。他們可不會認為五級熾焰獸氣勢洶洶的衝過來,就是為了向他們表示善意的。

「我們先不要放鬆警惕。」何雲平緊緊的握著手中的青雲傘,準備隨時攻擊。 「沒事的,它們不會傷害我們的。」蘇瑾月走上前,伸手摸了摸五級熾焰獸的腦袋。

五級熾焰獸撒嬌似的蹭著蘇瑾月的手,一副乖寶寶的模樣。

眾人見狀,也覺得新奇,紛紛走到五級熾焰獸身旁,和蘇瑾月一樣,伸手輕輕地碰了一下五級熾焰獸,見它們很溫順,一點都沒有之前凶戾的樣子,也大起了膽子。

「它們怎麼突然變的這麼溫順?我聽說五級熾焰獸可是很兇狠的。」趙妍感覺到手上傳來溫熱的感覺,轉頭看去,看到五級熾焰獸正在舔她的手,忍不住咯咯笑了起來。這隻五級熾焰獸真是太可愛了。

「等一下我們就騎著它們走,這樣我們的速度也會快一些。」蘇瑾月說道。有這麼好的資源他們當然不能浪費。

「它們真的願意給我們騎嗎?」何雲平擔心的問道。摸是一回事,騎又是另外一回事了,而且大多數仙獸都是很高傲的。

「你們願意嗎?」蘇瑾月笑著看向眾五級熾焰獸。

「願意。」五級熾焰獸齊聲回答道。仙獸都是可以化為人形的,自然可以說人話,只是它們更喜歡自己本體的樣子。再說了就算它們不願意,它們敢說不願意嗎?她的身上可是有著鳳凰一族的氣息。

蘇瑾月笑著拍了拍五級熾焰獸的腦袋,翻身騎在了它的背上。

戰亦寒揚唇一笑,騎上蘇瑾月身旁的五級熾焰獸。

其他人見狀,也紛紛大著膽子騎上了五級熾焰獸。

蘇瑾月輕拍了一下五級熾焰獸,五級熾焰獸立即向著前面飛奔而去。

其他人也緊隨其後。他們真的沒有想到,有一天自己能騎在五級仙獸的背上,盡情的奔跑,這種感覺真是爽爆了。

「什麼聲音?」一支正在慢慢前行著的十幾人的小分隊,聽到身後傳來隆隆的腳步聲,連忙緊張的轉過了頭,看到是一群五級熾焰獸,嚇得冷汗直冒,拔腿就跑。

只是他們的速度哪裡比得上五級熾焰獸,只是十幾息的時間,就被五級熾焰獸給趕超了。

看著遠去的五級熾焰獸,眾人愣愣的停住了腳步,臉上滿是震驚之色。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剛剛是不是看錯了,竟然有人坐在五級熾焰獸的背上。」

「我也看到了。」

「那些人應該也是和我們一樣,是來鳳凰谷歷練的,我看到過他們身上的門派服,好像是遁世仙宮的弟子。」

「他們好牛叉啊!竟然可以駕馭五級熾焰獸。」

「不是說這次只有玄仙期以下的修士才能進入鳳凰谷嗎?而且就算是玄仙期修士,也不可能駕馭得了五級熾焰獸。」

「別去管他們了,只要那些五級熾焰獸不攻擊我們就好,我們繼續前進吧。」

眾人點了點頭,繼續向著前方走去,只是心卻久久無法平靜。

蘇瑾月在火鳳的指引下,帶著眾人進入了一片密林。火鳳說這片密林中到處都是仙靈草,就連八九級的仙靈草也有。

從五級熾焰獸的身上跳下來,蘇瑾月看向眾人道:「我們在密林里找一下看看有沒有仙靈草,七天後我們在這裡集合,有什麼情況隨時聯繫。」

「好。」眾人應道。不知不覺間,他們已經將蘇瑾月和戰亦寒當成了他們的主心骨。

與眾人分開,蘇瑾月和戰亦寒向著密林深處走去。

一路上,兩人不斷地搜刮著仙靈草和仙靈果,有了火鳳和火凰的指引,和它們的氣息,林中的仙獸都是躲著不敢出來。

火鳳和火凰盤旋在蘇瑾月和戰亦寒的頭頂,「主人!前面有一棵八級青冥仙果。」將這些仙靈草和仙靈果收入金葉界,它們也是有極大的好處的。

蘇瑾月釋放出神識,果然看到在前方的密林中有著一棵八級青冥仙果樹,「亦寒,我們快過去。」

戰亦寒微笑著點了一下頭,拉著蘇瑾月的手向著前方走去。

八級青冥仙果樹有三米多高,上面結滿了八級青冥仙果,用神識掃了一眼,八級青冥仙果足足有著八十一顆之多。

蘇瑾月神識一卷,將八級青冥仙果樹捲入金葉界,和戰亦寒繼續向著前面走去。

何雲平將一株三級仙靈草收進儲物戒,看到不遠處又有著一株三級仙靈草,快步跑了過去。他不會煉丹,不過可以將這些仙靈草收起來,回去后都換成修鍊資源。

「何師兄。」趙妍跑了過來。這次她的收穫也不錯,不過她不敢往密林深處走,畢竟她的實力有限。

何雲平將仙靈草收進儲物戒,看向趙妍,笑著道:「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出去等戰師弟他們吧。」

「好。」趙妍點頭。

兩人順著來時的路,向著林外走去。

還沒走到約定的地點,就聽見了前方傳來了吵鬧聲。

對視一眼,加快腳步向著吵鬧聲傳來的方向走去。

「那株星辰藍明明是我們先發現的,你們怎麼可以這麼不要臉。」夏新憤怒地瞪著面前的幾名修士。他和張師兄看到星辰藍剛要去摘,沒想到這幾個人突然沖了出來,四人攔住了他們,一個人去將星辰藍據為了己有。

「誰摘到就是誰的,不服氣可以來搶。」那名摘走星辰藍的修士晃了晃手中的星辰藍,挑釁的看著夏新。他們有五個人,對方只有兩個人,怎麼都是他們這方佔優勢。

「張師弟,夏師弟。」何雲平和趙妍,快步跑到了張峰宇和夏新兩人的身旁。

「張師兄,夏師兄,發生了什麼事?」趙妍問道。

「他們搶走了我們的仙靈草。」張峰宇也是滿臉的憤怒。他是一名仙丹師,一株四級仙靈草對於他來說是非常重要的,只是他們現在的實力比起對方差了很多。

「哎呦!來了兩個幫手呢,不過這幫手的修為也不怎麼樣嘛。」對方嘲諷的笑道。就對方這樣的修為,他們根本就不會放在眼中。

「識相的現在就把你們身上的仙靈草交出來,不然就不要怪我們不客氣。」金仙後期修士冷笑著看著何雲平幾人。原本他們只是打算搶了這株星辰藍,既然對方這麼不識相,那他們乾脆就狠一些。 「你們不要欺人太甚!」何雲平憤怒道。欺負到他們頭上,他們也不會退縮的,大不了跟對方戰一場。

「我們就欺人太甚了,怎麼樣?有本事跟我們打呀。」金仙後期修士不屑的看著何雲平幾人,對方修為最高的也只不過是金仙中期,他們根本就不會看在眼中。

「現在給你們兩條路,一是打贏我們,還有就是將你們的儲物戒交給我們。」另一名金仙後期修士說道。

「打就打,誰怕誰。」說話間,夏新已經祭出了自己的武器。

何雲平三人見狀,知道這場對戰是免不了的,也紛紛祭出了武器。

雙方立即戰在了一起,只是比起對方的修為,何雲平四人的實力的確弱了很多,只是幾個回合,就已經敗下了陣。

看著滿身是傷何雲平四人,金仙後期修士不屑的一笑,「你們還是乖乖的交出儲物戒吧,不然我們就要不客氣了。」

「你們有本事就等我們戰師弟和蘇師妹過來。」趙妍臉色慘白的抱著自己的斷臂,看著對方的眼中沒有一絲畏懼之色,有的只是憤怒和不甘。

「哦?」金仙後期修士玩味的挑了挑眉。師兄師姐的實力都這麼垃圾,他們的師弟師妹能有多強。

「好啊,等他們來了,就一起滅了。」另一名金仙後期修士露出殘忍的笑容。

「你們不要得意的太早,戰師兄和蘇師妹來了你們就慘了。」夏新冷笑著看著對方。戰師弟和蘇師妹的修為雖然不高,不過他們會陣法,蘇師妹又是仙符師。

「我勸你們還是趁早離開,不然你們會後悔的。」何雲平附和道。戰師弟和蘇師妹雖然陣法厲害,但是實力畢竟在那裡,他這麼說只是想要嚇唬一下對方。

「既然這樣,那我們就等在這裡,看看你們的戰師弟和蘇師妹究竟有多厲害。」金仙後期修士冷笑道。以為他們是三歲孩子嗎,他們說幾句他們就會信嗎。

何雲平和張峰宇對視一眼,眼中滿是焦急之色。他們希望戰師弟和蘇師妹不要過來,至於他們只能聽天由命了。

蘇瑾月和戰亦寒將幾株九級仙靈草收起來后,向著與眾人約定的地點走去。

還未走到與何雲平他們約定的地點,蘇瑾月和戰亦寒就聞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兩人眼睛微微眯了眯,快步向著前面跑去。

聽到越來越近的腳步聲,何雲平和張峰宇心中充滿了焦急,「戰師弟,蘇師妹,你們快跑,這裡有危險。」

金仙後期修士臉色一沉,就想要去追,卻聽見對方的腳步聲並沒絲毫的停頓,眼中閃過一絲詫異之色。對方是真的不怕死呢?還是對自己的實力有信心?

看到兩道身影跑近,見到兩人的修為,金仙後期修士嘴角抽了抽,最後還是沒有繃住大笑了起來。剛剛趙妍他們將他們的師弟師妹說的那麼厲害,他還以為對方最起碼是金仙期修為,可是沒想到對方竟然是散仙期修士,這是來搞笑的吧?

「戰師弟,蘇師妹,你們快走,他們都是金仙期修士。」張峰宇焦急道。他知道戰師弟和蘇師妹精通陣法,可是修為卻是硬傷。

「師兄,師姐,你們先服療傷葯,他們交給我們。」蘇瑾月丟出一瓶丹藥給何雲平道。他們出來的時候,門派都有給他們療傷丹,只是那些都是低級的療傷丹,雖然也可以恢復傷勢,但是速度卻很慢。

何雲平接過丹藥,「你們要小心!」戰師弟和蘇師妹既然已經來了,肯定是走不了了。現在只能希望,他們的陣法可以將這些修士困住,讓他們有時間逃走。

對面的修士聽蘇瑾月的話,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我還是第一次聽到這麼好笑的笑話。」

「就是,散仙期修為就想要對付我們,真是不自量力,哈哈哈…」

「那就讓我來會會你們。」幾人中修為最低的金仙初期修士大笑著上前一步,他抬手一揮,一股強大的颶風襲擊向了蘇瑾月和戰亦寒。

蘇瑾月和戰亦寒絲毫不懼,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

戰亦寒抬手丟出一張符籙,符籙迎向了襲卷向他們的颶風,接著眾人就看到符籙如一道閃電一般,穿過颶風帶著強大的力量,攻擊向了金仙初期修士。

金仙初期修士,鄙夷的撇了撇嘴,根本就沒有將戰亦寒丟出來的符籙看在眼中,他抬手一卷,想要將符籙捲成虛無,只是下一刻他的臉色就變了,因為他感覺到了一股比他強數倍的力量攻向了他。

想要退走,可是腳步已經動不了了,一道白芒將他包圍,他想要喊,可是已經沒有機會了,在白芒的包圍下,瞬間化為了虛無。

所有人都被這一幕給驚呆了!這是什麼級別的符籙?好厲害啊!

「戰師弟,你太厲害了!」回過神,趙妍激動地尖叫了起來。

「我就說戰師弟他們來了你們會很慘吧,現在知道來吧?哈哈哈…」夏新得意的大笑了起來。

何雲平和張峰宇臉上露出了放心的笑容。那符籙能將一名金仙初期修士瞬間化為虛無,要對付其他人肯定也不會有什麼問題。

「你們究竟是什麼修為?」金仙後期修士看著蘇瑾月和戰亦寒,眼中有著一絲忌憚。他感覺對方不像是散仙期修士,散仙期修士是不可能在金仙期修士的威壓下還能出手的。

「廢話真多,要打就上,不打就把儲物戒交出來。」戰亦寒沉聲道。

「你不要欺人太甚!」金仙後期修士憤怒道。

「我們就欺人太甚了怎麼了?有本事你們來跟我們打呀。」蘇瑾月戲謔的看著對方。

「咦?這情景怎麼這麼熟悉?是不是之前發生過?」夏新哈哈笑道。看著真是解氣啊!

「當然發生過了,不過就是對象變了而已。」趙妍笑道。她的傷勢在丹藥的作用下,已經恢復的七七八八了,蘇師妹給她的不知道是什麼級別的療傷丹,效果竟然那麼好。她剛剛也沒有心思去注意看丹藥,拿到就直接吞下去了。 幾名修士眼神交流了一下,紛紛祭出武器攻向了戰亦寒和蘇瑾月。要他們交出戒指,和要他們的命有多大的區別。再說他們都是金仙期修士,怎麼會輸給兩個散仙期修士,等他們滅了這兩個散仙期修士,就將其他人也都解決了。至於剛剛他們的同伴會死在對方的手中,完全是因為他大意了。

蘇瑾月和戰亦寒神色淡然,絲毫沒有因為對方攻向自己而驚慌。

戰亦寒抬手再次祭出幾張符籙,隨著一道道白光閃過,衝上來的修士很快就消失在了白光之中,他手一揮,將幾人的儲物戒收入了自己的小世界。

張峰宇幾人愣愣的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瞪大的雙眼中充滿了不敢置信。就算是高階符籙,也不可能一下子將所有修士化為虛無,戰師弟是怎麼做到的?

用力的揉了揉眼睛,看到眼前除了一些打鬥的痕迹外,已經看不到幾名修士了。

「戰師弟,你丟出去的是幾級符籙?」張峰宇忍不住問道。

其他人也全都看向了戰亦寒,眼中有著震驚和探究。要不是他們知道戰亦寒的修為是散仙後期巔峰,他們絕對會以為他的修為已經超過了他們。

「是四級極品仙符。」戰亦寒說道。他在丟出符籙的時候,也釋放出了自己的威壓,不然那幾名修士也不會化為虛無。他本想放過幾人,不過在看到了對方眼中的殺意后,他就改變了主意。在自己有實力的情況下,他不喜歡給自己留下隱患。

「一定是蘇師妹煉製的吧?蘇師妹好厲害啊!」趙妍崇拜的看著蘇瑾月。蘇師妹的修為雖然比她要低,但是蘇師妹的整體戰鬥能力,肯定是超過她的。只要蘇瑾月妹丟一張四級極品仙符,或是布置一個五級仙陣,她就只能束手就擒了。

蘇瑾月搖頭笑了笑,「大家這次的收穫都不錯吧?」

眾人笑著點了點頭。

「很不錯,我找到了很多仙靈草和仙靈果。」張峰宇笑道。對於一個仙丹師來說,仙靈草是極為重要的。

「我也是,我還找到了一株七級蒲苓花。」夏新獻寶似的拿出自己找到的七級蒲苓花遞給蘇瑾月,「蘇師妹,你看一下。」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這種級別的仙靈草,要不是之前在宗門的玉簡上見過,他還認不出來這是什麼仙靈草。

蘇瑾月接過看了一下,點了點頭,將七級蒲苓花遞迴給夏新,「夏師兄運氣真好。」她之前在密林深處也發現了好幾株七級蒲苓花,她已經將它們都栽入了金葉界。

夏新搖了搖頭,笑道:「蘇師妹,這七級蒲苓花就送給你了,你和戰師弟救了我那麼多次,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報答你們。」等以後他的煉丹水平上去了,他一定幫蘇師妹和戰師弟多煉製一些丹藥。

「你自己留著吧,我也不是仙丹師,給我也是浪費。」蘇瑾月將七級蒲苓花遞到夏新的手中。這株七級蒲苓花,對於現在夏新來說,應該是他身上最珍貴的東西了,她怎麼好意思收下。

夏新猶豫了片刻,點了點頭,「好吧,那以後蘇師妹需要煉製什麼丹藥,只要我能煉製的一定幫蘇師妹煉製。」

「我就先謝謝夏師兄了。」蘇瑾月笑道。雖然她不需要夏新幫她煉製丹藥,不過他的這一份心意她領了。

「蘇師妹別這麼客氣。」夏新笑道。

「蘇師妹,戰師兄,你們到底是不是散仙期修士啊?」趙妍忍不住問道。她感覺戰師弟和蘇師妹,比他們這些已經踏入了金仙期的修士強多了。

「當然是了。」蘇瑾月轉過頭與戰亦寒相視一笑,向著林外走去。

其他人也抬步跟上。

眾人說說笑笑,一路上雖然也會遇到一些危險,不過每次都能化險為夷。

半個月後,蘇瑾月一行人來到了一座形式鳳凰的大山前。

「這山的形狀真的好像一隻鳳凰,這裡會不會就是鳳凰谷遺迹的所在?」趙妍看著面前的大山,眼中充滿了驚嘆之色。

「我們去看看。」戰亦寒祭出飛劍,帶著蘇瑾月向著鳳凰山的山頂飛去。火凰已經告訴過他,從哪裡可以進入鳳凰族的遺迹了。

眾人也紛紛祭出飛劍緊隨其上。

來到鳳凰山的山頂,只見這裡除了一塊黑色的巨石外什麼都沒有。

「這裡什麼都沒有,也沒有陣法。」何雲平收回神識道。

「那不就白高興一場了,我還以為這裡就是鳳凰谷遺迹的所在呢。」 藥王侯爺姑娘不稀罕 趙妍失望道。

「會不會在懸崖底下?」夏新靠在黑色巨石上,看著不遠處深不見底的懸崖。

千年枕邊人 「有這個可能,要不我們去看看吧。」張峰宇贊同道。

戰亦寒和蘇瑾月走到黑色巨石旁,「這塊巨石上有一個傳送陣,可以通往鳳凰遺迹。」

「那我們要怎麼進去?」眾人驚喜的打量著黑色巨石。對於戰亦寒的話,他們沒有半點懷疑。這一路上,他們在戰師弟和蘇師妹的身上,看到太多的不可能成為可能了。

戰亦寒微微點頭,和蘇瑾月同時丟出幾面陣旗,隨著陣旗落地,黑色巨石上散發出一道耀眼的金紅色光芒,金紅色光芒將眾人籠罩,眾人只感覺身體一輕,接著就是眼前一暗。

等到腳下傳來踏實地的感覺,眾人睜開眼睛,只見此時他們正站在一座金碧輝煌大殿中。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