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說實話,她自己都想不到效果有這麼好!

佩斯特是一個沒有耐心的人,從之前他勸降蘇眉就能夠看得出來。 遊戲王之背後靈系統 更何況現在情況緊急,他害怕已經去除龍的女巫反而被龍打死,所以他更暴躁了。

「所有士兵聽令!不管山洞女巫有多強大,她也沒有更多東西支撐巫力,你們都衝進去我看那女巫能躲到哪裡去!」

女巫縱使強大,能夠掌握魔法,可是在某種程度上,她們也很弱小。比如女巫都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只要拿捏住她們的手,或者捂住她們的嘴巴,她們就無法施放巫術,任人擺布。

「是!」

命令一下,蘇眉感覺就不太好了。

倒不是她覺得佩斯特能夠猜得到女巫就是她,而是這些人一旦衝進來,龍墓就不保了!

要是沒有看到所謂的女巫,佩斯特肯定會命令士兵先搬走龍族屍體的。

而她的任務,和龍墓息息相關,怎麼可以讓佩斯特闖進來!

怎麼辦?這裡這麼多人,她的確沒有辦法全都打退。藥粉已經被她撒完了,她的火元素也沒有厲害到一下子能燒死一片人,況且那樣也會暴露她的不尋常,讓佩斯特他們把目光放到她身上。

沒等蘇眉想出什麼辦法,那些士兵們邁著整齊的步伐,就跟蜜蜂進洞一樣的湧進來了。

剩下的藥粉還是讓一部分人中了招,出現各種不明所以的癥狀。可是更多的人,在看到蘇眉原本公主的所有標配寶物以後,就跟強盜似的直接上來搶了!

一個兩個撲上來,蘇眉作為一個「弱女子」被包圍起來。臉色變得十分難看,「呸呸呸!!!」

「呸呸呸呸呸……」

要不是勞資不能說話,勞資懟死你們這群智障!

「露米蘇公主竟然不會說話!」這個作為不外傳的秘密一下子驚呆了圍觀群眾,但是更多的,是想要把她抓起來。

蘇眉隨手抽出一個能當成武器的長棍各種防禦作勢威脅,也起不到什麼作用。

甚至有些膽大的直接伸手過來想要抽出她手裡的棍子,像貓捉老鼠一樣逗她玩。

蘇眉一咬牙,心一橫,一排人一個一個打過去,也不知道自己敲到哪裡,只是想要逼退這些可怕的人。

有幾個被打暈的,有幾個直接被打出血的。

蘇眉的動手好像是惹毛了他們,士兵們也不想憐香惜玉了,紛紛抽出自己的武器威脅她。剩下一部分則是進進出出搬走洞里的玩意兒。

他們還沒到第二個轉彎處,看到蘇眉也是一個美麗的公主,再加上媚葯的趨勢,都美色當前了,還怎麼能挪得開步子?

「吼!!!」外面的叫聲震天吼,地面也震三震,再沒有人反應過來的情況下,山洞裡忽然熱起來,從洞口外面冒出火光,伴隨著一系列的慘叫聲,蘇眉心裡一下子放鬆下來。

蘇赫拉!

血腥味充滿了周圍,蘇眉不過眨眼的瞬間,周圍的人如同瞬間定格的靜止畫面,在下一秒統統被蘇赫拉一口火淹沒。 「露米蘇……」蘇赫拉心疼又愧疚地看著站在角落拿著武器防禦的女子,心裡都快揪成麻花了。

「抱歉,我回來晚了。」

蘇眉不知怎的眼眶盈熱,她還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的時候,蘇赫拉已經溫柔小心的替她擦掉眼淚,「別哭,不要哭,都是我的錯,害你差點被欺負。」

蘇眉不聽勸了,本來還只是流著淚,下一秒就哇哇大哭起來。

蘇赫拉心疼又好笑,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輕輕把對方摟在自己懷裡。

他回來的時候,看到默甘伊山脈全都是人類的時候,心裡一下子就慌了。沒管為什麼下方還有一條黑色巨龍,直徑飛到五星魔法陣原址,看到有一群士兵不斷湧入洞里把東西都搬出來。

蘇赫拉直接怒了,一口火燃燒了一片山,也不知道自己殺了多少的人,那個時候他是真的害怕,如同那一次出來以後聽到蘇眉去參加舞會一樣……

不!比那一次還要慌張!蘇赫拉甚至不敢想象,沒有了露米蘇,他還有什麼活著的念頭!

直到他再次擁抱住露米蘇,才終於安心。

「對了……我之前看到佩斯特他們十分狼狽,外面也很吵,是什麼情況?」蘇眉從來沒有出去過,也不懂得外面發生了什麼,不過隱隱約約也能猜到,和那些女巫有關係。

因為一部分的女巫都被帶走了。

「我的侄兒變成龍了。」蘇赫拉輕描淡寫地解釋了一句,想到他放的火還在熊熊燃燒,露米蘇身為一個人類應該不太好受,又說:「這裡有些熱,我們先離開吧。」

蘇眉點點頭,出了山洞她才發現……

默甘伊山脈來了好多人!!!

因為她看到了好多屍體!

至少是被蘇赫拉一把火燒了,幾秒鐘連骨灰都沒剩下,倒不覺得有什麼,可是出了外面才發現,漫山遍野的屍體層層疊疊,肢體不全,血淋淋的……

蘇眉一個沒忍住就吐了。

頭皮發麻!

蘇赫拉趕緊替她輕輕拍著背,一口火噴過去燃燒了屍體,所見之處只剩下乾枯以後顏色變深的血液,沒有這麼多四肢不全的可怕景象,蘇眉才好受些。

臉色還是十分蒼白,兩隻手冷的出虛汗,蘇眉:「呸呸呸……?」我父親還好嗎?

蘇赫拉點頭,「我們先離開嗎?」

蘇眉搖頭。

「那……」蘇赫拉還想提議什麼,蘇眉抓著他的手不說話,即使臉色不好,眼神卻十分堅定。

她要去看業里門十一世的情況。

蘇赫拉一把火直接燒了大半個山頭,得到了荒原森林裡的機遇以後,他的火魔法才會如此強悍。整個山頭裡自然也包括了之前從業里門十一世手裡逃出來剩下的幾個國家領導人。

以至於站在所有的領導者全都被殺了,沒有了「頭腦」,接下來基本是一面倒的勝利。

不少人都投降了,這一場十三個國家的戰爭,不到一天就宣布告終,還讓菲爾特成為了十二個國家的新統帥!

蘇眉不能說話,可是他眼睛里的渴望也是十分明顯的,蘇赫拉一直被蘇眉做著暗示,他不得不率先開口。

【強烈求票!!!】 「我們去找你父親?」聰明的蘇赫拉哪裡不明白蘇眉的想法,縱使擔心蘇眉去到戰場以後看到更多更恐怖的地方,會更加難受,但蘇赫拉也不忍心違背蘇眉的意思。

蘇眉點點頭。

國王待露米蘇是極好的,如果不是蘇赫拉發現露米蘇受了傷沒有龍族血脈的特點,也不會發現這個事實。可見,國王有多疼愛露米蘇。

蘇眉想的通透,她擺正了自己的位置,完全可以作為中間的樞紐。既然國王如此疼愛關心露米蘇,那麼有她在,國王基本上能搞定。

而現在,蘇赫拉對她的深厚感情也不是假的,所以……

蘇赫拉再三確定好蘇眉已經有心理準備了,才把小小的人兒抱在手臂里,巨龍衝天而起,眨眼之間就到了戰場中心處!

有一個小型的護盾,如同氣泡一樣罩著菲爾特的女巫們。讓她們有個安全的地方,可以在裡面稍微休息一下。

士兵們正在清理戰場,尋找死去的同胞屍體,帶回去安葬。

化身成龍的業里門十一世對同族同親的血緣關係尤為敏感。蘇赫拉才剛剛到達,國王就察覺到了。

他身上的傷有黑氣纏繞,好像是一種麻醉劑一樣可以止痛,只是不能恢復。蘇眉看的心驚,甚至有些感動,心上熱乎乎的,鼻子都有些酸澀,也不知是她的感情還是原身的情緒感染。

她張了張嘴,想要開口說話,又忽然想起自己開不了口。

「露米蘇想問,你沒事吧?」蘇赫拉忽然開口替蘇眉出聲。蘇眉順勢點點頭,坐在蘇赫拉的手臂之上十分渺小。

她的眼神里充滿了擔心和自責,晶瑩剔透,恍如她的母親一樣美麗。

國王的眼神一下子溫柔下來,即使變成了黑色的巨龍,即使戰鬥的時候被激發出龍族護短和不羈,甚至變得殘暴,卻也奪不走他對露米蘇的疼愛。

「我沒事。倒是你,有沒有哪裡受傷?」

蘇眉搖搖頭,指了指國王身上傷口的地方,又捂住自己的心口處。

這句話國王看懂了,他彎曲了嘴角,一張巨大的恐龍臉好像在笑,「我不疼,別擔心。」

蘇眉眉眼一彎,臉色還是有些蒼白,大概是血腥味太濃,她有些呼吸不暢。

「我先帶她回城堡。」蘇赫拉想的是,這會山上氣味太大,不能再居住,所以他才會把露米蘇送回城堡。

國王點頭,「我把後續弄好就回去。」

蘇赫拉卻是邪魅一笑,「你不用急著回來也行。」

國王:「……」舅舅我跟你講,雖然我不是露米蘇親生父親,可是我在她眼裡還是有父親的分量的!

蘇眉有些累,回到城堡的時候很快就睡著了,蘇赫拉一瞧也沒敢打擾,化身成人用魅力勾搭了幾個小姑娘讓她們盡心照顧露米蘇公主,就離開城堡去尋找隔壁看戲的莫安了。

別人不知道是誰泄漏了龍墓的秘密,他卻看到了莫安的馬車駛向佩斯特的城堡過。要說莫安沒什麼問題,他都不信!

【一更】 佩斯特以及那十一個國家都變成了菲爾特的附屬城市,根本不能算做一個國家。這一次菲爾特因禍得福固然是好,可是一想到露米蘇因此差點被那群狗東西糟蹋,蘇赫拉就怒火中燒。

一條龍的憤怒是非常可怕的。

更何況蘇赫拉還是得到了機緣以後,完全無法阻擋的巨龍!

他一路飛去海邊,果然看到了一座漂亮恢宏的城堡。

瑩月就在海水裡游泳,而莫安正在海邊看著她。蘇赫拉龐大的身體遮天蔽日,瑩月抬頭一看,猛地被嗆了一大口海水,在海里猛咳起來。

「咳咳、咳……巨龍!咳咳……」

莫安抬頭看去,臉色更不好,「瑩月,快來我這裡,否則他要傷害你!」

「傷害那個小女娃?你以為我是你?」蘇赫拉只要一想到當時的情景,就想把莫安抽筋拔骨了!「我至少不會向你一樣,兩面三刀的噁心人!」

「什、什麼……」瑩月一臉呆愣,聽不太懂兩人打什麼啞謎。

「你血口噴人!」莫安陰沉著臉,看起來有點發狠。

「血口噴人?」蘇赫拉笑了,龍息喘著粗氣,「你敢向佩斯特透露龍墓現世,怎麼沒膽子承認了?我想想……嘖,是因為菲爾特反敗為勝,你怕業里門十一世來找你麻煩了?」

瑩月皺著眉頭,一聽到有人在攻擊莫安,她就不開心了。「你這隻邪惡的巨龍,傷害了露米蘇無人把你捉住,還想要出來興風作浪嗎!」

莫安鐵青著臉,梗著脖子喘粗氣,眼神恨不得將蘇赫拉五馬分屍。

「慫了?」

蘇赫拉根本鳥都沒鳥瑩月,而是看著莫安,巨大的身體站在遠處,以防城堡里有詐。

「你!」

「我怎麼?我來這裡這麼久你見我拿著你未婚妻做人質了?你竄通十二個國家差點要了露米蘇的命這件事怎麼說?要不要我去跟你未婚妻也打個招呼?」

「什麼?露米蘇她沒事吧!」瑩月震驚到不敢相信,十二個國家同時攻打菲爾特,想想就讓人害怕!

蘇赫拉輕蔑地哼了一聲不說話。

瑩月本也是不相信蘇赫拉所說,可是就在不久前,她看到露米蘇的狀態十分好,完全沒有受到巨龍迫害的模樣,又開始相信了蘇赫拉的說辭。

可是……

如果這條巨龍說的是真的,那麼這件事的罪魁禍首就是莫安……瑩月一下子糾結起來。她很愛莫安,可是又感覺自己的良心受到了譴責。聰明的瑩月怎麼會沒想到莫安針對露米蘇,正是因為露米蘇一時間給她出的餿主意……

這個代價卻十分沉重!

瑩月覺得這一切都是她的錯,如果不是她非要去佩斯特的舞會,又怎麼引起莫安醋意大發!她自己也是有一定責任的!

「你把我帶走吧!我願意去贖罪!」瑩月不忍心牽連其他人,大義凜然就站出來。

被蘇赫拉毫不留情地打擊,「你贖罪就能彌補一切?那罪犯還要絞刑做什麼?讓他們在監獄里天天贖罪不就好了?」

「我……」 到底是一個為了愛情盲目的女孩子,何況瑩月這麼單純,怎麼可能斗得過蘇赫拉?幾句話就被堵的啞口無言。

蘇赫拉瞅了瞅莫安憤怒又不敢動的模樣,輕蔑的「呵」一聲,「卑微如同螻蟻的人類,居然有膽量挑戰我。」

穿成旺夫小嬌娘 說罷,他隨意呼啦一口氣,甚至沒有動用火系魔法,就能掀起巨大的浪潮,海面忽然風起雲湧,出現一個十丈高的海浪,朝著莫安就拍過去。

至於莫安被龍息引起的海浪拍到了什麼地方,主要看天意。

蘇赫拉飛走了,獨留瑩月在這裡一臉懵逼。

「這、這……我該怎麼辦?」瑩月茫然無措,巨浪明顯對準目標莫安,瑩月是眼睜睜地看著巨龍的猛烈沖刷,海岸就這麼寬,莫安也不會被沖得太遠。

只是,因為露米蘇的事情,讓瑩月一下子就陷入死胡同裡面了。

「瑩月!瑩月!剛才我看到好像有一隻龍在這裡,你沒事吧?它有沒有傷害你?」索利從遠處跑來,滿臉都是擔心的模樣。

「我沒事……」瑩月搖搖頭,「快找找莫安,莫安不知道被海浪衝到哪裡去了。」

「好!」對於瑩月的話,索利永遠都是無條件遵從,立馬執行!

巨星老公VS麻辣甜心:暖男來襲 瑩月正好不知怎麼驗證巨龍的話,見到索利來了,正好有人能給她解惑。「索利,我問你,我們從佩斯特那邊回來以後,莫安是不是還找過一次佩斯特?」

「有過一次,怎麼了?」

「沒事。」瑩月搖頭,心裡一下子沉重極了……

蘇眉睡了整整一天,醒來以後已經是第二天的下午了。飢腸轆轆地吃了東西,然後在城堡的花園裡坐著,靠在椅子扶手處發獃。

天氣晴朗,微風陣陣,春暖花開。若不是親身經歷,她都不敢相信就在兩天以前,她見到了這麼多的血腥。

濃郁得想吐!

蘇赫拉回來時,正巧碰上一同進城堡的業里門十一世。

看到他們兩個同時進來,蘇眉還真是愣了一下,隨即笑靨如花。

蘇赫拉張開雙手就要擁抱,蘇眉卻向他擠眉弄眼。蘇赫拉:「……」

「我的侄兒,之前的事,是我做事情考慮不周了,不過露米蘇我是不會還給你的!」蘇赫拉如實說道。

蘇眉一腳直接踹了一下!

蘇赫拉一個沒防備,踉蹌著差點摔倒,還好國王眼疾手快,扶住了他。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