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而此時的林天已經出現在了距離唐玉十步的地方。

彷彿剛剛馬東只是朝著空氣出手一樣。

「幻術!」

「林家的幻術!」羅川大吼道!

「那是什麼?」馬東正在好奇自己這一刀為什麼斬空,問道。

「那是林家不外傳的秘書之一,能夠產生幻想,給敵人造成幻覺,使得普通攻擊完全落空的強大武技!」羅川立馬叫道。

「見識不錯,眼光差了點,你們還不配我用「移形換影」來對付。」林天說完話的瞬間,動了。

一霎那之後,羅川的脖子上多了一柄劍。

不僅羅川沒有看到那劍是如何出現的,就連一直關注著林天的唐玉,也沒有發現林天出手的軌跡和方位。

林天好像憑空出現,而且唐玉發現,林天身上並沒有什麼放劍的地方。

「只怕也是有類似戒子戒指的空間寶物!」唐玉心裡暗暗道。

「羅川!」馬東投鼠忌器的叫了一聲。

「林天,你要幹什麼!若是殺了澄湖大將軍的兒子,就算是你林家,也未必負擔的起!」馬東立馬喊出了羅川的身份,想要喊停林天。

可林天絲毫不為所動,也不看馬東一眼,反而是看著羅川說道:「還記得我剛說過什麼嘛?」

羅川神情一震,「明白了,我們馬上走!馬上走!」

而後一句馬上走,顯然是對著馬東說的。

片刻之後,羅川馬東二人猶如沒有來過一般。

如果不是唐玉的腿傷還流著鮮血的話。

「謝謝。」

「都是藍宇的人,不客氣。」林天微笑著說道。

「不過,他們是怎麼要找你麻煩的?」

「這個,我不知道,但是就目前的形勢來看,很有可能是我跟侯老師太接近了吧。」雖然唐玉心裡對林家很反感,可對林天似乎還好。

畢竟剛剛被林天救了一命。

「侯輕語?果然是個不簡單的女人啊!」林天神神叨叨的說了一句.

「看你樣子,傷的不重,早點回去吧,省的他們再來……」

隨後手上一晃,長劍就消失不見了。

再一晃眼,連人都不見了。

唐玉簡單的包紮了一下傷口,想著剛剛發生的事情,「羅川,馬東這些人,對所有接近侯老師的人都有強烈的攻擊性,而且今天接下了仇,日後必然是仇敵,再很難修正關係了。」

「而林天……」想著離去的林天,唐玉心裡有些不是滋味。

回宿舍途中,唐玉一直想著這件事情。

「跟侯老師,肯定不能終止聯繫。」唐玉冥冥之中覺得,侯輕語能夠教給他很關鍵的東西。

「跟林天……」

忽然間,唐玉腦子裡冒出了一個想法。

「為什麼不能跟林天成為好朋友呢?換一種方式,不是一樣能把晴姐救出來嘛?為什麼一定要用強呢?」

突然間,想通了這一環,唐玉感覺心情暢快了不少。

「可我的妖王之力為什麼突然之間就不能動用了呢?難道是距離老黑的地方太遠了?」

「可這麼一來,我的實力就太差了,連自保都成了問題……」

到了住處,剛坐下,小麵皮就一撲而上,對著唐玉受傷的小腿發出一陣哀嚎。

「喵喵!」

唐玉一把抱起小麵皮,「還是你知道疼人!真乖!倘若你是個姑娘,該多好啊!」

「可惜,你現在只能聽得懂,距離化形還不知道有幾千年,我哪個等的住唉!」

可誰料,小麵皮居然一躍而起,直接一爪就拍在了唐玉的臉上,似乎有一種調戲了良家婦女被打了臉的意味。

隨後,只留下獃滯的唐玉,小麵皮則是一躍而走。

……

卻說另一邊,馬東和羅川逃開后。

馬東開口問羅川,「剛剛怕什麼,唐玉那就是個廢物,單林天一個人,難道還能吃人不成?」

顯然,馬東對於羅川臨陣脫逃的行為,有些不滿意。

羅川苦笑著回答道:「兄弟,不是我膽小怕事。可你不知道,林天的劍架在我脖子上的時候,我已經感覺自己死了一多半了!那種恐怖,我在我爹身上也沒有見過!」

「哼?你說一個林天,比堂堂澄湖大將軍還厲害?開什麼玩笑呢!」馬東臉上是那麼不相信。

「不是,你沒用理解我的意思,林天給人的那種感覺,是徹骨的幽寒,死亡的孤寂!並不是單純的殺氣和力量。」羅川解釋了一句,可感覺解釋的還是不如自己感受到的深刻。

隨後搖搖頭道:「那種恐怖,你只有試了才知道,可我勸你,最好不要嘗試,實在是太恐怖了!」羅川說話間,回想起剛剛的恐怖,額頭上的汗水還不斷的往下流淌著。

「好吧!你說是就是咯!」馬東顯然不相信羅川的話,單純的認為羅川只是不想被自己嘲諷膽子小,而編出來的借口。

「雖然沒把唐玉怎麼樣,不過有了今天這麼一下,相信他短時間也不敢往侯輕語那裡跑了!」馬東說著,羅川也點點頭。

「可我們又應該怎麼上馬侯輕語那個娘們呢?」馬東若有所思的說道。 次日,教室。

「小玉,昨天你沒去可是虧大了,你不知道,那街上好看的姑娘有多少!有一個姑娘,長的是又白又高……」

龐箭從一早上開始,就一直講著昨天發生的事情。可唐玉全然沒有興趣。

擺在唐玉面前有兩件當緊的事情,一是實力嚴重的下降,二是弄明白靈骨的事情。

而唐玉來的時候特別注意了羅川和馬東,雖然馬東眼神里還有些敵對,可是沒有跟唐玉再發生什麼,也算是讓唐玉鬆了一口氣。

又是一上午的課程結束。

而班裡的人也幾乎分為兩大塊,一部分是幾乎不聽課的,諸如龐箭這種,來人就睡!

另外一部分就像是唐玉林天這種,聽的很仔細,不過唐玉發現,林天也不是每節課都來……

時間很快到了下午。

「下午是侯老師的課!」不知誰喊了一句。

所有人都振奮了起來,對於侯輕語,沒有一個人不重視的!

等到侯輕語進門的時候,所有眼球都再一次被吸引住。

這次直接是鵝黃色的一件短衫,腿上穿的是一條淡粉色的短褲。

整個人清涼的就像是剛剛種地結束的農民一般。

藕枝一般的手臂,無論是肩、手、腕,都精緻的像可以加工過一般,就像是神匠打造的工藝品一般,可如此完美的工藝品,只怕是只有大自然能夠孕育出吧。

「喂喂喂!不要每次都這麼盯著人家看嘛!想要看個過癮,下課以後可以找個地方慢慢看啊!」

酥軟香甜的聲音,再次讓所有人都石化。

不得不說,侯輕語講課的效率很低,幾乎聽一會,思想就要拋錨!尤其是這一個班的年輕小夥子,更是非常容易想的多!

下課之後,唐玉安穩的回到住處,他現在可是不敢隨意亂跑。

仇敵不少,但是實力卻在低谷。

不多時,龐箭也回來了,一回到院子里,就開始罵罵咧咧。

「我以為侯老師約人不過是句戲言,可誰知道,居然是真的!我白白錯失了機會!真的是好氣啊!」

隨後,龐箭開口問在院子里練功的唐玉。

「小玉,你說侯老師有時候炙熱如火,像是個隨時會把人燒著的成熟美女,可有時候又像是個剛剛死了男人的寡婦!這到底哪個才是真的她啊!」

唐玉搖搖頭,表示不清楚。

「不過,就這樣也挺好的,要是真的娶了她,那不就等於同時娶了兩個老婆?白天對外人冷冰冰的,晚上對熱熱烈烈的!嘿嘿!」龐箭這個人就是樂觀,容易滿足。

只是這麼一想,就開心的嘿嘿直笑。

唐玉無奈的看了龐箭一眼,暗自搖搖頭,又繼續練功去了。

隨後,一連過去三天,侯輕語每天都是那麼火熱。

每天的打扮也都是清涼大膽,即便是在這些從小見慣了風花雪月的公子哥眼裡,那也是天天都有大變化。每天的樣子都非常的吸引人。

用孫正浩的說話就是,一般人娶了這種女人,活不過兒子出生!

唐玉深以為然。

……

江州書院,翠微居。

徐先生正捧著一杯清明前後的茶看著書。

子易推門而入。

「哦?子易,所為何事啊?」

「先生,救我!」子易一進門就跪下了!

「又怎麼了?」徐先生微微皺眉道。

「輕語這一連幾天,都是那個樣子!我怕她有什麼閃失啊!您見多識廣,一定有辦法的!」子易急忙說道。

「子易啊!我早就跟你說過了,輕語這個病,不單單我治不了。就連柴江王府上的高人都沒有辦法!」徐先生一聽侯輕語的情況,不由的嘆了一口氣!

看著子易跪在地上,眼神中充滿了不甘,徐先生也毫無辦法。唯有再一次的嘆氣。

「近來又發生什麼事情了嘛?」徐先生解決不了麻煩,只能當一個聆聽者。

「輕語對我的態度,先生是知道的,可是一旦進入到那個狀態下,她就對我特別的冷淡。可偏偏對另外的所有人都特別的熱情,這三天來,每天下課就會和那些男生出去。」

「回來的早,也過了凌晨了……不是吃飯就是喝酒,我怕……我怕還沒等她身體好轉,就又要嫁人了……」

子易說著,已然流出淚來,這個在人前乃是地位學識崇高的書院第一先生。 億萬豪寵:帝少的迷煳妻 可背後也有軟弱無力的時候,比如面對冷漠無情的侯輕語。

「輕語的先前一個男人,是怎麼死的,你還記得嘛?」徐先生慢吞吞的說道。

「之前,之前那個男人,說是說中了傷寒,病死了……難道不是?」子易露出驚奇的目光問道。

「子易啊,別怪我之前不告訴你。輕語的前一個男人,正是脫陽而亡!聽候山大人說,結婚之前日上三桿起床是常有的事情,而婚後生活更是放縱!」

「貼身的丫鬟都見不上這個姑爺幾次,短短三個月,就沒了! 豪門小妻 那個男人,我之前也見過,絕不是壽短福淺的人。其中原由,只怕是……」

「竟然有這種事?」子易瞪大了眼睛,完全按難以接受這個消息。

「意思說,這些天,她夜裡出去,跟那些人都有了夫妻之實?」

「只怕是的!」

「而且那三個月中,估計還有輕語恢復正常的時候,不然,沒日沒夜的消耗,只怕常人撐不過一個月。就算是修鍊之人,也沒幾年能活的!」

「我告訴你這些,無非是想告訴你,在輕語病癒以前,她不適合你!」

聽到這一番話,子易猶如雷擊。

整個人愣在原地,雙眼空洞無神。

口中喃喃低語著,「輕語,輕語……」

徐先生搖了搖頭,不忍心看著子易如此難受,收起書回屋裡去了。

而子易彷彿丟了魂一般,獃獃的跪坐在那裡。

腦海中全是侯輕語跟各種男人親熱的畫面,各種學生,才認識不到三天。只是吃一頓飯的功夫,就能和他朝思暮想十幾年的女神。

而他卻一次次的被女神拒之門外,連吃飯逛街的次數,都少的可憐。

在子易心裡,哪怕是結過婚的侯輕語,仍然聖潔的向一朵純白無暇的雪蓮。

可實際上,侯輕語經歷過的男人,很有可能已經要排隊了! 又過了幾天。

雖然都沒有發生什麼大事情。

可是有一個非常八卦的大事情,逐漸的在這群人裡面傳開了!

這天早上,唐玉龐箭孫正浩三人都在院子里碰了頭。

「小玉,你聽說沒,侯老師的榻上賓好像不少啊!」龐箭憂心忡忡的說道。

「這樣嘛?我怎麼沒聽說……」唐玉不關心那個,依舊處於每天充實自己的狀態。

「是啊,我也有聽說,好像有人中午都跟侯老師消失過,還有人看到侯老師跟不是咱們書院的人關係親密……」

「都有什麼證據嘛?還是只是聽說啊!」唐玉對於這種憑空污人清白的八卦很不願意相信,尤其是侯輕語對他不錯,還給他講了關於靈骨的一些事情。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