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喬君帶著四人來到一棟老舊的綠色建築里,這建築看上去跟教學樓差不多,總共五層,但裡面破敗不堪,似乎有些年代了,到處都有牆體脫落過的跡象。

五人很快來到了二樓的一個好像是辦公用的房間里。

喬君看向擺在正前方的一個木櫃,笑道:「猛牛大哥,你們別找了,這裡不會有武器的,我帶大家來這裡就是想找點吃的。」

猛牛轉過身來,順著喬君的目光看了過去,隨機眼前一亮,「哈哈,雷神兄弟,莫非這柜子里有好吃的?」

「你過去打開柜子看下,不就知道了?」喬君笑道。

猛牛聞言,三步兩步就跑到了柜子前,並迫不及待的打開了柜子,眼睛往裡面看了一眼后,口水都流出來了,「哈哈,雷神,我簡直佩服死你了,你說你未卜先知啊,連吃的藏哪兒都知道。哈哈,麵包,牛奶,咖啡,牛肉乾,雞腿,還有飲用水。我去,這這都齊全了啊!」

聞言,韓刀月和苦瓜僧迫不及待的跑了過去,韓刀月看見裡面的一大推食物,噘著嘴的說道:「這難道就是打一頓給一顆糖吃嗎?」

苦瓜僧一邊往外搬食物,一邊說道:「你說的不無道理,以和尚之見,這些東西應該是獎勵給我們的,要不說呢,這牛奶和咖啡都是熱的……」

猛牛摸了一下牛奶杯子,皺著眉說道:「莫非這牛奶是剛放進去的不成?而且你們看,正好五個杯子不多不少!」

「肯定是剛放進去的。」韓刀月肯定的說道。

喬君走了過來,解釋道:「我之所以這麼快找到這裡來,就是因為我發現了那些士兵領著一大堆食物進了這裡,他們剛走,我就直接帶你們來這裡了。」

「你的意思是那幾個士兵知道我們餓了,所以故意讓你發現,專門犒賞我們的?」韓刀月問道。

「嗯!應該是這樣。我們順利通過了考驗,這應該就是我們應得的報酬吧?好了,大家趕緊吃東西。吃完了,我帶大家去找武器彈藥!」喬君點頭說。

……

半個小時后,大家算是吃飽喝足了,總之不那麼餓了。

喬君吃完,站了起來,「離天亮還有五個小時,這段時間就是我們尋找武器彈藥的時間,接下來三天才是真正的較量。相必其他參賽小隊也跟我們一樣,經過了考驗,而留下來的才是真正的精英。我想接下來的幾天,我們所有人可能要單獨行動了……」

聽了喬君的話,四人臉色一變,而後沉默起來,如果真是單獨行動的話,以他們四人的實力,豈不是只有受虐的份?

「你們也不用沮喪,不是還有我嗎?我的神念現在可以橫掃一百多公里,只要我在你們身上打下神念印記,你們一但有危險了,我會立馬感應到。」喬君笑道。

四人聞言,都鬆了一口氣,沒辦法,這裡高手如雲,他們四人幾乎是墊底的存在,一但遇上一個黃階高手,他們只有淘汰出去的份。

「雷神,說句實話,能走到這裡來,已經是我的極限了。呵呵,能走到最後固然是好,但中途被淘汰出去,終生會留下遺憾。」猛牛滿臉苦澀的說道。

「猛牛大哥,無論怎麼說,我們都是五號軍區的人,我們能走到最後就是在為咋們軍區爭光。

之前,你們能從十幾個練氣九層的高手手中,支撐下來,就已經證明了你們自己。我希望接下來的比賽當中,你們還和以前一樣,繼續努力,不要泄氣!」喬君安慰起大家來。

「什麼?他們竟然這麼厲害?」

四人聞言,滿臉的吃驚,那十幾個黑衣大漢給他們的心裡陰莫過於十幾個惡魔,卻沒想他們原來這麼厲害。只要想一想,能從他們手中支撐下來,足以自傲了。

大家震驚過後,猛牛盯著喬君問道:「雷神,你說句實話,你到底什麼修為?」

「築基三層!」喬君道。

「那個裝扮成首領的傢伙和那十幾個黑衣大漢,跟你比,實力有多少差距?」猛牛再次問道。

「我可以瞬間秒殺他們!」喬君道,「那個為首的傢伙雖然是築基二層的修為。但我仍然可以秒殺他!」

「嘶!」四人同時倒吸了一口涼氣,秒殺他們,那時什麼概念? 黑夜中,喬君一邊帶著大家在城防建築區尋找武器裝備,一邊展開神念不停的搜索。

差不多一個小時,該有的武器裝備,大家都找到了。

現在的五人可謂全副武裝,裝備精良,軍人的鐵血氣勢在他們身上展漏無疑。尤其是韓刀月和慕容雪穿著特質作戰迷彩服,扛著99式突擊步槍時,威風凌凌,全身具有一股英姿颯爽之氣勢,看得三男有種煥然一新的感覺。

早上四點多,在一棟六角大樓的一層內,喬君等人正在休息,就在這時,SSSSS集團軍區的三名參賽隊員挪著步子走了進來。

這三人和他們一樣,都全副武裝,各個都扛著槍械,眼神異常犀利而冷冽,三人走起路時,都是微彎著腰,貓著腳步,全身的氣勢更是暴戾無比。

「原來是五號軍區的人!不簡單啊,人數竟然比我們還多。」

三人進來后,黑子身旁的一名隊員不可思議的說道。

喬君等人只是瞥了一眼三人,而後無視他們,繼續休息。

三人也不生氣,直接走到喬君等人面前止住了腳步。黑子直接看向喬君,面無表情的問道:「你是雷神?」

「你有事?」喬君頭也沒抬,語氣平淡的問道。

「在我的人生軌跡里,我從來都是第一,從不做第二,這次也不列外。我相信你能聽懂我在說什麼!」黑子將重狙隨意扛在肩上,語氣平靜的說道。

「到時候,我讓你一隻手,兩隻腳,如果你能碰到我衣角,第一就是你的了。如果你一直碰不到我衣角,那麼不好意思,你只能是第二或者是第三了!」喬君看向黑子,目光平靜的說道。

「兄弟,你未免也太目中無人了吧?」那之前說話的軍人,臉色立刻難看起來。

「虎子,不得無禮!我們應該尊重對手。」黑子扭過頭,看向虎子,厲聲喝斥起來。至於喬君說的第三,他間接的忽略了。

「我……」虎子還想說什麼,卻被黑子冷厲的目光,硬生生的憋回去了。

「雷神,咋們後會有期。」黑子看著喬君,留下一句話。便帶著虎子和另外一名隊員離開了。

黑子由始至終,根本沒有正眼看一下其他四人一眼,似乎在他眼裡只有喬君,這讓四人非常不爽。

「這小子也太狂了吧?竟然把我們四人當空氣!」猛牛站了起來,滿臉不爽的說道。

「誰說不是?看他趾高氣揚的那副德行,我看了就噁心。什麼人呢?還說尊重對手,看他樣,那是尊重對手嗎?」韓刀月也是不爽的說道。她平生最討厭的就是那種眼高於一切,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的傢伙,而黑子恰恰就是那種人。

「呵呵,甭理他!我們身為軍人就應該胸懷寬廣,時刻把保衛國家的重要使命放在首要位置,不能糾結於這些雞毛蒜皮的事上。」喬君笑了笑,「況且跟他計較那麼多,沒什麼用。我們就當是在看一個小丑在耍大刀好了!」

「你說的也是,軍人是一家,那傢伙雖然是軍人,但很明顯他和我們不是同一類人。再說了實力高有什麼了不起?遲早有一天,我們會超過他的。」猛牛語氣堅定的說道。

「猛牛大哥終於知道自己實力的不足了,呵呵,這很好。」喬君看向猛牛笑了笑,隨機看向韓刀月和慕容雪,以及苦瓜僧,這才說道:「告訴大家一件事,我在幫你們治療的時候,同時疏通了一下你們全身的經脈,只要假以時日,我相信你們的實力會更上一層樓。」

喬君的話音剛落,四人頓時面色露出狂喜之色。就連慕容雪也是如此,平時不怎麼愛說話的她,這下也是喜不自禁。

此刻她的臉上,笑容濃濃,這笑容美極了,就好像是百花叢中獨放的一朵百合花,淡雅脫俗,清麗而燦爛奪目。

「雷神,我都不知道怎麼感謝你好了。唉!多餘的話,我就不多說,以後有什麼事,儘管開口,我猛牛絕不皺下眉頭。」猛牛把手搭在喬君的肩膀,語重心長的說道。

苦瓜僧兩手端著突擊步槍,走到喬君面前,也說道:「雷神兄弟,我苦瓜出家到參軍以來,從沒佩服過任何人,但對於你我佩服的五體投地,所以你這個哥們我交定了!以後如果你有什麼難處,儘管開口,就算上刀山下火海,我苦瓜同樣絕不皺下眉頭!」

喬君看了一眼苦瓜僧和猛牛,笑道:「你們兩個言重了,大家都是軍人,互相幫忙都是應該的,以後你們有什麼用的著我的地方,同樣可以來找我,我會力所能及的幫你們!不過我這人原則性很強,不是朋友或者沒有交情的人,如果找我幫忙,我一般直接拒絕,或者會開除一些條件!」

「如果你沒有原則性,我和苦瓜也不可能把你當兄弟了。再說了,你醫術那麼牛比,你如果沒有原則性,找你看病的人豈不是踏破你家門口了?」猛牛笑道。

喬君只是笑了笑,沒有說話,隨機看向了身旁的慕容雪,「百合姐,看你剛剛笑了,笑的很美!以後應該多笑笑!如果有機會,我幫你洗髓,這樣你的壽命跟火鳳凰差不多了,延長個兩百年,應該沒問題!」

聽了喬君的話,四人同時滿臉吃驚的看向了他,像他們這種修鍊內力的人,壽命最多也就一百三十多歲。可沒想到喬君只是簡單的洗髓了一下,就有兩百年的壽命,這也太可怕了吧?

慕容雪獃獃的看著喬君,有些木訥的問道:「你真的幫我洗髓?」

「當然了!」喬君點頭。

「我曾聽人起過,洗髓伐骨需要三十六枚金針,這針也叫洗髓針,是神醫古天的本命法寶,傳說古家是修真界最超然的神醫家族,任何勢力都不敢得罪他。

古天是古家醫術的創始人,他的一身醫術已經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傳說他用九十九根金針溝通到了九天之上的星河之力,並用星河之中涌含的九星能量來治療任何病人,哪怕是死人都能醫活。

如果是普通的金針,即使是洗髓了,最多排除身體毒素,不可能延長壽命。你能幫火鳳凰延長二百年的壽命,那就說明你應該有這種金針!」慕容雪道。

喬君不可思議的看著慕容雪,他實在沒想到平時沉默寡言的她,竟然知道這麼多。

隨機喬君壓下心裡的震驚,說道:「我確實有你說的那種金針,那是我師父送給我的。而且你說的那個應該是九星神針!不過我給火鳳凰用的針法,不是九星神針,而是九陽還魂針。九星神針,呵呵,說句實話,我不敢用!一旦使用這種針法,沒有強大的修為,會引來五雷轟頂!」 黎明的曙光彷彿就像一隻輕巧的小手揭去夜幕的輕紗,露出燦爛的晨光,城防區迎來新的一天。

喬君五人閑聊了一會兒后,便一直在輪流休息。早上六點多,喬君睜開眼的第一時間,就看到慕容雪在靜心擦拭著自己的槍械。

喬君的目光並沒有停留在狙擊步槍上,而是停留在了拆卸下來的彈夾上。他楞楞的看著彈夾頂頭漏出來的子彈彈頭,臉色突然一變。

「怎麼了?」慕容雪感受到了喬君的目光,便有些疑惑的問道。

「百合姐,你的彈夾是從哪裡找來的?」喬君道:「給我看看!」

「就是昨天,我們尋找武器裝備的時候,找來的。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慕容雪疑惑的問道。同時將彈夾遞給了喬君。

這時靠在喬君身旁的韓刀月和靠在對面牆上的猛牛都睜開了眼,顯然兩人的說話聲,吵醒了他倆。

他們倆都疑惑的看著喬君。

喬君接過彈夾,扣下一顆子彈,將神念掃進裡面,仔細看了一下,很快他的識海一疼,一道紅光直接切斷了他的神念。

這讓他疼的抽了一口氣,臉色發白,冷汗都流出來了。

「你沒事吧?」

韓刀月和慕容雪齊齊緊張的問了出來。

「雷神,你?」猛牛也是一驚,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喬君擺了擺手,實意自己沒事,這才沉著臉解釋道:「你這彈夾裡面的所有子彈都不是空包彈,而是真正的實彈!」

「什麼?是實彈!這怎麼可能?」猛牛滿臉吃驚的問答。

慕容雪和韓刀月也是這幅吃驚的表情,比賽當中怎麼可能用實彈?難道這裡有什麼,他們還不知道的事情?

「我也是剛剛發現!我也不清楚比賽時為什麼要用實彈!」

喬君搖了搖頭,拿著子彈看了看,說道「雖然兩種子彈的重量一樣,但這種子彈的殺傷力巨大無比。以我的估計這種子彈的殺傷性和射程非常恐怖,射程最起碼有五千米,比普通的實彈不知道要高出多少倍。

我剛剛看了一下裡面,這種子彈裡面不僅安裝了穿透力極強的紅外線,而且還安裝了一種極能晶體,普通的特種精英根本不可能配備這種價格天價的子彈。

剛才我的神念掃進去的時候,直接被紅外線切斷了。這就說明這子彈太不簡單了。以我目前的修為,就算狙擊槍近距離打我,我也有把握第一時間,徒手抓住它,可是這種子彈,用手去抓,除非你不要手了。至於有沒有把握避開這種子彈,只有試過了才能知道!」

「連你都這麼說了,那這實彈出現在這裡,肯定有什麼我們不知道事情。哦!對了,雷神你看看我的子彈是不是和百合的子彈一樣。」猛牛說著拿出了一個彈夾,扣下一顆子彈遞給了喬君。

喬君接過一看,說道:「和百合姐的子彈一樣,一個型號。」

韓刀月想了想,把自己的步槍子彈也扣下來,遞給了喬君。喬君接過仔細一看,「鳳凰的子彈也是一樣。看來所有的子彈都不是空包彈了,而是實彈!」

「雷神,你說既然比賽的時候要用實彈,那麼首長們就不可能讓參賽隊員之間或者是參賽隊員和暗兵之間相互殘殺。那麼上級領導這樣做,到底是什麼意思?」猛牛皺著眉頭問道。

「我們不要再猜了,猜也沒用。」喬君道,「我們在這裡好好等吧,等會肯定會有廣播通知我們接下來做什麼。之前廣播里不是說么,等我們進了城防區域,會有進一步指示。」

「說的也是,那我們在這裡等等就好了。」猛牛點頭。

「猛牛大哥,現在不用警戒了,我休息好了,你出去把苦瓜叫回來,我們吃點東西。」喬君道。

「好!」猛牛點頭,而後出去了。

喬君把尋找回來的食物,從袋子里拿了出來,並把容易壞掉的食物全部挑了出來,韓刀月和慕容雪上前幫忙。

韓刀月問道:「你是不是想到了什麼?」

「以我的推測,接下來的三天我們很可能要去執行什麼任務!所以這些食物,我們必須儲存一些,以備急用。現在我們該節省的時候就要盡量節省一些。」喬君說道。

韓刀月手拿著一瓶礦泉水,一雙漂亮的美眸卻看著喬君,「本來我是想喝的,但聽你這麼一說,那我就不喝了。」說著她放下了礦泉水。

慕容雪眨巴了一下雙眼皮,紅潤的唇邊掛起一抹迷倒萬千少男的笑容,說道:「鳳凰,想喝就喝吧!這裡還有呢,現在是早餐時間,只有喝飽吃飽了,才有力氣繼續參加比賽啊!」

韓刀月有些驚訝的看著此時的慕容雪,「百合姐,你一路上好像不喜歡說話呢,一直都不怎麼跟我說話,這會怎麼?」

「主動跟你說話了是吧?」慕容雪接話,「我以前其實是一個很開朗的人,別人總說我天真無邪又爛漫。可是自從參軍以後,我就一直試著改變自己的性格。新兵營的教官在訓練我們的時候,總說我的這種性格不適合進入特種兵。而只有時刻保持頭腦清醒,並且性格沉穩內斂的人,遇上比自己強的敵人時,才不會被敵人看出破綻。

他的話對我影響極深,這導致我盡量不去說話,久而久之,我就變得沉默寡言起來。可是自從雷神救醒我之後,我才發現,當初我的決定是那麼的可笑。一個真正的特種兵,需要的不僅是膽量和勇氣,而且還要有堅強的意志力和鬥志。性格內斂固然重要,但沒有鬥志,沒有意志力,一切都是浮雲。」

「百合姐,沒想到你竟然領悟這麼深。這方面我就不如你了。說真的那幫大漢在嚴刑拷打我的時候,我差點沒承受住招了。想一想,現在都有些后怕,如果那時我真認慫了,這輩子我就真的無法抬起頭來做人了。」韓刀月道。

「一切都過去了,不是嗎?反正有了一次經歷,我已經把生死置之度外了……」慕容雪輕聲說著,隱晦的看了一眼喬君,發現喬君正認真的聽她說話。

看著那英俊的臉龐,慕容雪眼裡充滿了感激,她腦海中一直在想,如果不是他,她這會會坐在這裡和他說話嗎?如果她不是一直期盼著喬君回來救她,她真的會承受的住那鐵棍的連翻毒打嗎?

慕容雪心裡給自己打上了問好! 半個小時后,大家吃飽喝飽了,剩餘的食物被五人分別裝進了自己的行軍背包中。

就在大家百無聊賴的時候,一道低沉而威嚴的沙啞聲音穿進了所有參賽隊員的無線耳麥中。

「同志們!歡迎你們來到荒島特訓基地!你們經過四天四夜的殘酷比賽!恭喜你們已經順利通過了我們所有的考驗。」

「此時此刻,能聽到我說話的十八名參賽隊員都是此次特種兵大賽當中精英中的精英。不過我還是遺憾的告訴大家,你們的比賽還沒有結束,而是剛剛開始!」

「因為此次的比賽跟以往有所不同,我們之所以派人綁架你們,並且嚴刑拷問,目的就是考驗你們對國家的忠誠度。」

「現在我們所有全體軍官都見識到了你們的錚錚鐵骨,以及誓死捍衛祖國的膽量和勇氣。你們是最可敬的軍人,你們是祖國未來最值得信賴的鐵骨戰士!」

「現在請聽我說,據可靠情報:離這裡五百多公里的無心海域,有一搜郵輪,名為米伽號,三天前在進入我國無心海的時候,突然神秘失蹤,不知去向。」

「這郵輪上將近有兩百多名遊客,其中包括去海外做生意回來的大商人,大富豪,也有出國留學回來的大學生,研究生,博士生。」

「經過我們的連翻偵察,我們終於得知這搜郵輪的去向。我們萬萬沒想到這搜郵輪竟然被一群窮凶極惡的海盜給劫持了,他們把米伽號直接開進了無心海的中心區域。那裡有一座島嶼,叫失落島,這失落島正是這群海盜的藏身之處。」

「這群海盜一直在海上靠著打家劫舍,謀財害命為生!為首的人稱雄霸,手底下有八大法王和左右兩護法,個個都是高手。他們拉攏了將近三百多名國際潛逃犯為他們賣命。」

「無心海雖然是我們國家的海域,但是很少有商船深入無心海的中心區域,原因就是這無心海經常會有海潮爆動,一旦暴動會有無數的海獸跟著暴動,因此,那裡就成了一片禁區。」

「好了,多餘的話,我就不多說了。十點鐘,會有飛機準時接你們離開這裡,等到了降落地點,會有軍艦帶你們去無心海,你們的任務就是消滅那群海盜,並救出所有人質!我們指揮部全體軍官會全程監視你們的一舉一動。」

「你們聽清楚了嗎?!」

「聽清楚出了!!!」

所有參賽隊員異口同聲的回答,聲音洪亮無比,神情激昂。

「好!很好!現在我命令你們即可成立一支作戰小隊,隊長以和指揮官由雷神擔任。其他人在執行任務期間,必須無條件服從雷神的所有命令,你們明白了嗎?」低沉沙啞的聲音再次傳來,語氣之中透著一股毋庸置疑的味道。

「聽明白了!」所有參賽隊員異口同聲的回答。沒辦法雷神是上級指認的隊長兼指揮官,身為軍人必須嚴格服從。

「犯我大華者,雖遠必誅!」

「敬禮!!」

隨著喬君一聲大吼,站在城防區的十八名參賽隊員肅然起,敬昂首挺胸,齊齊對著天空敬禮。

與此同時,指揮部內,所有軍官看到這一幕,同時站了起來!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