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嘭!」羅格將房間的門關上。這時候,火把的餘光還能看到前方的蒂娜,羅格幾步跑上去,一把抓住蒂娜的手,以盡量平靜的語氣說道:「快點!」

蒂娜感覺到身邊的同類,稍稍安定下來,快步朝前走去。

「嘭嘭嘭!!!」後方傳來一陣槍聲。

此時,羅格和蒂娜已經完全處於黑暗的環境中,如果周圍隱藏有怪物的話,他們就凶多吉少。

蒂娜憑著對環境的熟悉,摸黑前進。

羅格心中警惕,如果那個通道沒用的話,他可能真的要交代在這裡了。

「嘭嘭!!」

「哐!」後面的門被一腳踢開,隆多拿著火把衝進來,後面緊跟著幾個黑色的影子。

「快走!」羅格吼道。

「噔噔噔….」羅格兩人快跑著,火把照亮了周圍的環境,兩人也不用再摸黑前進。

……

「這裡。」蒂娜拉著羅格拐進一個狹小的隔間,一個狹小黑暗的,通向地下的樓梯出現在羅格眼前。

「走!」羅格沒有猶豫,直接拉著蒂娜衝進狹小的樓梯,後面的腳步聲已經越來越近。

「噔噔噔….」羅格快步踏在樓梯上。

不到幾秒鐘,樓梯就已經走完,羅格踩在地下室的地上,周圍還是一片黑暗。

「失敗了嗎?」羅格想到。

「嘭!」隆多一腳踢開隔間的門,拿著火把出現在正對地下室的樓梯口,看到地下室下面的羅格,突然一愣,隨即又反應過來。

「嘭!」隆多重新將隔間的門關上。

「快上來幫忙!」隆多用身體堵住門,對著羅格吼道。

「噔噔噔….」羅格快步走上來,和隆多一起堵住門,蒂娜緊隨其後,也用身體壓住門板。

「嘭!嘭!嘭!」某種東西一下又一下的撞擊隔間的門,木質的門被撞的嘎嘎作響,看樣子怕是撐不了幾下。

隆多露出一絲絕望之色,聲音沙啞的道:「看樣子,我們怕是要交代在這裡了。」

羅格不語,面色陰沉如水,哪怕他再有潛力,但現在,也不過是一個普通人,羅格不再猶豫,從口袋裡摸出一顆黃豆大小,散發著微微藍光的珠子。

「咕..」羅格直接將珠子吞下去。

「嘭!」又一聲撞擊,羅格身體一震。

「那是什麼東西?」隆多朝著羅格問道,他看到羅格摸出那顆藍色的珠子,但他還來不及說什麼,羅格就將那顆珠子吞進肚子。

「我也不知道。」羅格搖搖頭。

羅格確實不知道,那東西是他從那截枯萎的藤蔓段上摳出來的,本來是想回到現實世界慢慢研究,但到了這一步,他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

羅格不清楚那東西的本質,但他在握住那顆珠子的時候,明顯的感覺到精神一震,因此,他心中也有個猜測。

然而,下一刻,隔間的電燈居然閃爍了一下。

羅格心中微微一震,跟隆多對視一眼,兩人都看到對方眼裡的驚喜。

「蒂娜,你先下去。」羅格說道。

「什麼?」

「快點,去地下室!」羅格道。

「嗤嗤~~」燈光又一次閃爍。

「哦…好!」蒂娜應聲,離開門邊,『噔噔噔』的跑回地下室。

蒂娜離開后。

「一二三,我們一起撤。」 蠱夫Ⅱ 羅格說道。

「好!」

「一」

「二」

突地,兩道身影幾乎時同時離開,但羅格因為離樓梯口更近,率先鑽入樓梯。

「嘭!!」隔間的門被撞開,一個一米五左右,雙眼猩紅,暗紅的肌肉層裸露在外面犬類怪物衝進來。怪物一扭身體,直接朝狹窄的樓梯里衝去,緊隨其後的,又有幾隻怪物衝進來。

此時,羅格已經來到地下室,燈光閃爍的頻率越來越快。

「嘭嘭!!」羅格開槍打在怪物的頭蓋骨上。

「咕咕….」第一隻怪物直接從樓梯上滾下來。

「噔!」突地,地下室的燈光大亮,燈光亮起的瞬間,樓梯間已經撲出來的怪物瞬間消失,彷彿根本沒出現過。

只有隆多腳邊的怪物屍體,證明那些怪物確實存在過。

「哐當!」地下室上面的木門轟然垮塌。

羅格第一時間掏出幾片保心片服下,但下一刻,羅格眼前一陣天旋地轉,視線中的事物越來越模糊。

「嘭!」羅格一下昏倒在地。

………….

「嗡嗡….」羅格雖然陷入昏迷,但他的大腦皮層仍舊非常的活躍,甚至比正常狀態下更活躍,這個時候,羅格本能的運起「凝神咒」。

「嗡嗡嗡嗡……」

……

羅格做了個夢,一個很長又很短的夢。

醒來后,回想夢中的情景總是錯亂的,之所以說那個夢很長又很短,是因為他感覺在夢中過去了很久很久,但同時他又感覺只過了一瞬。

而夢中的景象,只有一雙巨大的,從天空俯視下來的紫色眼睛。

羅格好像與這雙眼睛對視了許久,又好像在看見這雙眼睛的瞬間,他就醒了。

倀瞳!果然還是同樣的天賦能力嗎?羅格心中想到。在重新喚醒天賦之前,羅格還在想,他重生之後,覺醒的天賦會不會不一樣。

而現在,結果沒有改變,這對羅格來是最好的結果,如果天賦變了的話,那他上一世好不容易摸索出來的體系可能就沒用了。

……

當羅格醒來時,時間已經過去三天。

病床上,羅格舔了舔乾裂的嘴唇,他才剛醒來,現在最強烈的感覺就是『渴』。

羅格轉頭望向床頭的水壺,撐起身體,俯身過去,想要給自己倒杯水。

「嘩嘩….」倒水的聲音響起。

「嗯~」突然,趴在羅格床邊的女孩動了動。

重生之王者時代 羅格將水壺放回去,手裡端著杯熱水。

這時候,趴在他床邊的女孩剛好抬起頭,揉了揉眼睛,看到他已經醒來,驚喜道:「你醒了。」

「嗯!」羅格喝了口水,應聲道。

「你應該叫醒我的。」蒂娜看見羅格手裡的水杯,說道。

羅格第一次細細的打量蒂娜,一頭柔順的金髮,輪廓分明的五官,大大的藍色瞳子,皮膚在西方人中屬於少有的細膩,哪怕現在羅格的審美觀更偏向東方化,也不得不承認,這是難得的美人。

「蒂娜,我昏迷多久了?」羅格說道。

「三天了。」蒂娜說道。

「已經三天了嗎?」羅格想到。

「我父母呢?」羅格說道。

「他們….」

「哐,咔咔….」門把手傳來一陣轉動聲,房間門打開,兩道身影走進來。

「他們來了….」蒂娜微微一笑,說道。

「噢…寶貝,你醒了。」凱琳快步走過來,拉住羅格的手。

「媽,爸。」輕聲喚道。

「嗯!」

「寶貝,還有哪裡不舒服嗎?」凱琳問道。

「沒有,我感覺很好。」

………….

在醫院住了兩天,羅格順利出院。

這兩天羅格已經重新熟悉了一下自己的天賦能力,和前世才覺醒時強度差不多。

羅格的天賦能力,被他稱為「為虎作倀」。

能力的核心是『控制』,只是羅格現在能力太弱,表現出來的作用只有「定身」。

另一方面就是,羅格能將他殺死的人(的靈魂)變成受他控制的傀儡——倀鬼!當然,並不是無限量的控制,能控制多少倀鬼還要看他的能力強度。

這才是羅格能力名稱的來源,在地球上有一個叫『為虎作倀』的故事,簡直和他這個能力完美契合。

周末,羅格在家中修鍊凝神咒,靈魂天賦覺醒之後,他已經不需要藉助藥物修鍊,自己就能控制大腦活躍到修鍊所需的程度。

羅格本來以為至少要將那些藥用完,才有可能覺醒天賦能力,但計劃趕不上變化,那些葯也就沒必要服用了。

藥物能加快修鍊速度,但他現在的身體實在太差,服用藥物無異於慢性自殺,之前是沒有選擇,而現在有的選了,他不會圖一時之快,葬送自己的未來。

………

周一,喬治送他去學校。一切,彷彿重新回到平靜。

正常的上課,除了傑恩,也沒有其他人關心他為什麼請了四天假。放學之後,羅格收起好重新買的書,準備回家。他原本的書包,也留在了暗世界的車裡。

那天,他從暗世界返回之後,因為吞了那顆藍色珠子而陷入昏迷。

在他昏迷后,在蒂娜的掩護下,隆多將那隻怪物的屍體抗走了,沒有讓蒂娜姥姥發現,然後,蒂娜就給羅格叫了救護車。

…………

教學樓外面,羅格剛出來,一眼就看到站在外面的蒂娜。在場大部分男生也都是盯著蒂娜的。

蒂娜神色慌張,有些不太對勁,看到羅格出來,幾步跑過來。

「羅格。拜託你一定要幫幫我。」蒂娜有些焦急的說道。

羅格皺了皺眉,有種不好的預感。

「換個地方說吧。」羅格說道。

這個時候,操場上的大部分的學生都望向這邊,羅格可不想成焦點。

「嗯!」蒂娜點點頭。

兩人一同出了校門。

旁邊有家咖啡屋,我們去那邊吧。」蒂娜提議道。

「好!」羅格點點頭。

……

咖啡館內,羅格和蒂娜坐在一個角落裡。

「說吧。」羅格抿了口微苦的咖啡說道。

蒂娜點點頭,道:「安娜失蹤了。」

羅格心中一沉。如果安娜只是普通的離家出走,蒂娜也不會來找他,所以,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這件事跟暗世界有關。

蒂娜猜測安娜可能意外進入暗世界,但這種話她不能亂說,大多數人也不會相信,失蹤不到24小時,警察不會立案,這種情況下,蒂娜只有找到羅格。

「失蹤多久了?」

「今天早上不在的,到我懷疑她可能是昨天晚上就……」

「你認為安娜可能不小心進入暗世界了……」羅格說道。在醫院的時候,兩人談到之前詭異的經歷,羅格跟蒂娜說了『暗世界』的概念,羅格並不確定那是什麼地方,『暗世界』只是一個代號。

「對!」

「這件事我無能為力。」沉默了一會兒,羅格搖搖頭說道。

「可是…」蒂娜還想說什麼。

「一、我不知道怎麼進入暗世界;第二、那裡面的危險你也知道,我們能出來完全是僥倖。」

「而且,你都還沒有確定安娜是不是進入暗世界,就想去暗世界,你以為那裡是遊樂場嗎?」羅格說道。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