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結婚領證這種事,是能隨便亂說的?

段林白此刻卻在想:這麼近哦,她皮膚好得好像連毛孔都是隱形的,想親一口。

心底想了些亂七八糟的事情,這讓他體溫不自覺攀升了些。

許佳木手心可感,敏銳的察覺到他體溫的變化,似乎是猜到了什麼,撤開手,額頭貼著……

段林白當時心底已經開始叫囂了。

超級雞凍怎麼回事!

「你額頭問題有點高。」她聲音也是又柔又軟的,「你真的想和我領證啊?」

「廢話,你以為我是和你開……」

他話沒說完,額頭就被人輕輕嘬了口。

因為車廂過於安靜,許佳木又沒把握住分寸。

輕輕的「啵——」了聲,許佳木略窘得回到了位置上。

段林白則咳嗽兩聲:

我去,他這是被媳婦兒撩了?

心底美滋滋!

某人倒是紅著臉,摸了摸額頭,咳嗽兩聲,戳了戳她的胳膊。

「做什麼?」

話音未落,她聽到安全帶解開的「啪嗒——」聲,身側的人就傾身貼了過去。

……

許佳木可能做夢都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和一個男人在車裡這般接吻。

她也幻想過,自己以後會和什麼樣的男人共度餘生,就是沒想到,會是這麼個磨人的東西。

段林白親夠了,也滿足了,驅車往收費站走,還不忘問了句,「你真的不想和我去領證結婚啊?」

許佳木無奈一下,「太快了。」

段林白鬱悶!

老子在心裡,已經和你過完一生了,都特么兒孫滿堂了,怎麼快了?

「你真的沒談過戀愛?」許佳木偏頭看他。

「不信我?」

「你上學時候不是給人寫過情書?」

段林白尷尬地咳嗽兩聲,沒作聲。

「然後呢?你們沒有任何發展?」她在段家有幸見過段林白小時候的照片,自小就白,加上從小學音樂,有點貴公子的感覺,長得又好看,應該不少人喜歡。

主動寫情書,怕是沒幾個女生受得住。

「有啊,她給回來一封信。」

「寫了什麼?」許佳木一副八卦臉。

「信封里還裝了一封信和一個紙條,上面寫著:『能不能麻煩你把信交給傅沉學長。』」傅沉和段林白不是同歲,而且他跳了級,與他不在一個年級,但大家都知道他們關係好。

許佳木撲哧笑出聲,「你把信交給三爺了?」

「給了啊,傅沉那廝看沒看我就不清楚了。」

「是不是覺得很受傷?」

「也還好吧,主要是覺得她眼睛太瞎,愛不起來了。」

段林白借著這個由頭,和她說了不少以前的趣事,一路上氛圍非常不錯,許佳木本想直接回學校,中途卻接到了段林白母親的電話,讓她去家裡吃飯。

段家人都是急性子,風風火火,不給她拒絕的機會,就把事情定了。

**

京寒川回京后,訂好了時間餐廳才通知群里每個人,周六晚上七點。

宋風晚中午在傅家老宅吃的飯,傍晚的時候,跟著余漫兮,帶著小漁去遊了泳,雖然只有幾個月,她已經學會蹬腿了,她站在邊上盯著看,眼睛發亮。

都市悍刀行 「好可愛。」

「你和三叔準備什麼時候結婚要孩子?」余漫兮看著她。

「我還沒畢業,不急。」

「現在大學也能結婚啊,領證還能加學分。」余漫兮調侃。

宋風晚抿嘴笑著,她還真沒想過。

傅沉與傅斯年原打算來接她們一塊兒去餐廳,不過余漫兮還得給傅漁餵奶什麼的,有些繁瑣的事需要處理,就讓他們先去,隨後她開車和宋風晚一塊兒去。

大家都提前訂了時間,早些過去,不過余漫兮車子開到半路,瞧著周圍沒人,讓宋風晚練了下手。

她考了駕照,卻極少摸車上路,動作慢得像是烏龜爬。

所以除卻她倆,大家都到了。

許佳木和傅沉、京寒川都是認識的,只是過程都比較尷尬,一次是被傅沉發現她把段林白給打了,另一側則是當著京寒川的面,把段林白又給揍了。

不過她怎麼都沒想到,京寒川的女朋友會是許鳶飛。

兩人同姓,系屬同宗,卻壓根不認識,過年的時候,父母還帶著她去嶺南求人,這讓她再度看到許鳶飛的時候,總是稍顯局促。

「你好,又見面了。」許鳶飛笑著先打了招呼。

「這是許鳶飛,你們應該認識的,今晚她和寒川兩口子請客。」段林白給她接受。

「恭喜。」許佳木也算大方,和她握了手,因為只有他們兩個人女生,自然而然坐到了一起。

段林白又把傅沉等人依次給她介紹,幾人就閑聊開了。

可能是心境不同,許佳木覺著傅沉等人,似乎也不若以前那般高不可攀,也是普通人。

許鳶飛與許佳木兩人本來不太熟,只是女生之間,總有一些感興趣的話題,比如說都喜歡某個明星。

兩人就好像失散多年的姐妹,瞬間關係就拉近了。

京寒川喝了口水,默默拿出手機百度了那個明星的名字。

某個四十多的大叔,他略微蹙眉,現在的小姑娘都好這口?

他下意識抬頭看了眼傅沉,難怪宋小姐會喜歡他了?

都喜歡這麼年長的?

傅沉壓根不知他在心底編排自己。

偏頭湊到段林白耳邊,「你小舅子在這個餐廳。」

「嗯?」

段林白挑了下眉,壓著聲音,「許乾?」

「我之前和晚晚吃飯碰到過,不知道現在在不在了?」

段林白點著頭,許乾的事都是蔣二少負責的,他與自己說了,在哪家餐廳,但他沒怎麼記在心上。

餐廳那麼大,而且他們這種包廂,通常都是專人負責,不會交給許乾這種新手,估計是碰不到的。

而此時許佳木起身準備去洗手間。

「我陪你!」許鳶飛也跟著一塊兒去了。

一個包廂就剩下四個大男人,幾人面面相覷,真的不知道,為什麼女生上個洗手間,喜歡成群結隊的。

……

宋風晚與余漫兮到餐廳的時候,在服務生的帶領下往包廂走,這都沒過去,就瞧見一個穿著西裝的領班,帶著幾個男服務生,一邊和他們道歉借路,一邊往走廊深處走。

兩人對視一眼,走近些,才聽到裡面傳來爭執聲。

「走吧。」余漫兮拉著宋風晚的手腕,準備將她帶走,她不大愛湊熱鬧,一群人鬧哄哄的,現在科技發達,一點小事,就有人拍照錄像傳上網,她也算是公眾人物,更不想湊熱鬧。

「二位,不好意思,那邊有客人醉酒,發生了點小爭執,您們往這邊請。」領路的服務生說話非常客氣,也擔心給他們造成不愉快的用餐體驗。

只是兩人沒走幾步,就聽到了略顯熟悉的聲音。

互看一眼,還是決定轉身去看一下。

傅沉一群人原本還在包廂里聊天,推門進來的是京家人:「六爺,少夫人那邊出了點狀況,您要不要去看看?」

京家人從善如流,稱呼都改了。

京寒川起身,「出什麼事了?」

「您去看看就懂了。」

「我媳婦兒呢?」段林白忽然緊張起來,畢竟許佳木是和她一塊兒出去的。

「也有事。」

段林白心底罵了句卧槽,就起身要往外走,傅沉與傅斯年對視一眼,有種置身事外的淡定,可是緊接著那人又說了句:「傅家少夫人與宋小姐也在。」

好嘛,誰都坐不住了!

------題外話------

三更結束啦~

也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天變熱了,每天腦袋都昏昏沉沉的,每天都不清醒,嗷嗷——

佳木小姐姐家裡的事處理一下,傅寶寶就要提上日程了,很快的,別急呀~ 「……咱們可以回京就領證結婚。」

段林白說完,略顯尷尬瞄了眼身側的人,卻看到許佳木居然低頭在憋著笑。

艹哦,這女人幾個意思,自己那麼認真和她求婚領證,她笑屁哦。

這情形讓他有些窘迫,扭頭看她,剛要發作,許佳木卻忽然靠了過來,伸手扶上他的額頭……

他本來體溫也挺正常的,可她神情專註,柔波春水般的眸子,好像只有他一個人,她手指摸了摸他的額頭。

許佳木腹誹:也沒發燒啊,莫不是腦子裡面有病?

結婚領證這種事,是能隨便亂說的?

段林白此刻卻在想:這麼近哦,她皮膚好得好像連毛孔都是隱形的,想親一口。

心底想了些亂七八糟的事情,這讓他體溫不自覺攀升了些。

無上丹尊 許佳木手心可感,敏銳的察覺到他體溫的變化,似乎是猜到了什麼,撤開手,額頭貼著……

段林白當時心底已經開始叫囂了。

超級雞凍怎麼回事!

「你額頭問題有點高。」她聲音也是又柔又軟的,「你真的想和我領證啊?」

「廢話,你以為我是和你開……」

他話沒說完,額頭就被人輕輕嘬了口。

因為車廂過於安靜,許佳木又沒把握住分寸。

輕輕的「啵——」了聲,許佳木略窘得回到了位置上。

段林白則咳嗽兩聲:

我去,他這是被媳婦兒撩了?

心底美滋滋!

某人倒是紅著臉,摸了摸額頭,咳嗽兩聲,戳了戳她的胳膊。

「做什麼?」

話音未落,她聽到安全帶解開的「啪嗒——」聲,身側的人就傾身貼了過去。

……

許佳木可能做夢都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和一個男人在車裡這般接吻。

她也幻想過,自己以後會和什麼樣的男人共度餘生,就是沒想到,會是這麼個磨人的東西。

段林白親夠了,也滿足了,驅車往收費站走,還不忘問了句,「你真的不想和我去領證結婚啊?」

許佳木無奈一下,「太快了。」

段林白鬱悶!

老子在心裡,已經和你過完一生了,都特么兒孫滿堂了,怎麼快了?

「你真的沒談過戀愛?」許佳木偏頭看他。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