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生命氣泡!

只見她的身前出現一個乳白色的氣泡,迎上了那隻蟲子。

只聽噗的一聲,那蟲子扎在了氣泡之內,只聽咕嚕嚕的一陣輕響,那氣泡來回的反彈了幾次,終於把蟲子給吸了進去!

陸奇終於看的真切了,原來那蟲子

通體墨綠色,其上全是黑黑的絨毛,頭部呈尖錐之狀,看起來頗為鋒利。

那蟲子還未放棄,繼續用尖嘴來撞擊氣泡,可奇迹的一幕出現了,那氣泡根本不為所動,漸漸地把蟲子給吞沒,陸奇通過氣泡望去,發現那蟲子在裡面來回蠕動,但就是無法破開。

隨後,那司徒芊俞咯咯笑道:「搞定了。」

陸奇快步奔過去,關切的問道:「你沒事吧師姐。」

司徒芊俞搖搖頭,粲然一笑:「沒事啊,就是一個毛毛蟲而已,能有什麼事?」

陸奇道:「沒事就好,師姐這靈技不錯啊,在困人方面絕對一流。」

司徒芊俞望著那氣泡,緩緩說道:「我這……並非靈技,而是那天地之道。」

陸奇嘆道:「怪不得如此厲害呢,原來是天地之道啊。」

「只是皮毛而已,」司徒芊俞輕言一聲,便把手中的烏霜草給收進了儲物戒,繼而伸出玉指輕輕點在那氣泡之上,氣泡內的蟲子就化為了粉末。

「不知那紫虛烏霜草乃是何物?」陸奇看到司徒芊俞已經脫離了危險,便好奇的問道。

「此物乃是煉製助竅丹的一味藥材,並且年份還在三千年以上,是個不可多得的珍貴之物,」司徒芊俞高興地說道。

「哦,」陸奇點點頭,瞬間明白了些許,因為司徒芊俞的修為也是元嬰期,下一步提升修為正好需要助竅丹的相助,而她能夠在此地獲得這一味藥材,也算是收穫不小。

「快些走吧,看看能否再尋些寶物,」司徒芊俞得了這顆藥材之後,便想著再遇上一些。

「嗯,」陸奇點點頭,拉上周琮跟了上去。

三人在行進的途中,發現了不少的藥草,由於陸奇和周琮並不認識這些藥草,所以他們還沒反應過來,就被那司徒芊俞一人給摘了去,對此陸奇卻是不以為然,因為這些藥草雖然珍貴,但他還看不上眼,況且這樣正是討好此女的關鍵時刻,趁機讓司徒芊俞得些好處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而那周琮卻是有些不樂意了,雖是嘴上不說,可面上顯得有些不悅,但陸奇和司徒芊俞的關係擺在那裡,他即便是再笨也能猜出大概,況且他能夠進入真極秘境全是陸奇的功勞,這點他甚為清楚,所以便只能暫時忍著。

也許是陸奇和司徒芊俞的談話越來越融洽,讓周琮在一旁很是尷尬,他思慮再三,終於鼓足勇氣說道:「陸兄弟,我想單獨去歷練一番,也好碰一碰運氣。」

此話一出,陸奇立馬猜出了大概,便道:「這些藥草雖是師姐一人所獲,但出去之後還是咱們三個平分的,這個你不用擔心。」

橫推一切敵 周琮搖搖頭道:「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覺得咱們三個在一起有些不妥。」

話中的意思就是,我不願打擾你倆的雅興。

陸奇繼續勸道:「可是這秘境之內太過危險,周哥你的修為較低,不如就跟著我們吧,若有危難大家相互也有個照應。」

聞言,周琮搖搖頭,態度堅定的說道:「不了,我覺得修真之人還需勇往直前披荊斬棘,不可畏首畏尾。」

陸奇看到周琮的心

意已決,便道:「那……好吧,既然周哥有此心境,我就尊重你的選擇。」

周琮抱拳道:「你倆也要保重,在下就告辭了,若是我能活著回去的話,咱們就在一起喝上一杯。」

「好的,」陸奇點點頭。

那司徒芊俞向這邊看了過來,一臉的茫然之色。

隨後,那周琮便大步離開了此地,陸奇望著周琮的背影,無奈的輕嘆一聲,他雖是很不放心,但也無可奈何,這畢竟是周琮自己的選擇,他也不好過多干涉,同時,陸奇覺得自己與周琮始終有些距離,無論他怎麼對待周琮,可此人總是對他存有戒心,且還打著一些小算盤。

或許是周琮曾在隊長的位置呆久了,不願屈居別人之下,所以才會對陸奇有這般態度,這點陸奇還是能夠察覺到的,對此他也不會刻意挑明,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私心,誰也不能例外。

隨著周琮走了以後,陸奇和司徒芊俞二人也隨意了許多,赫然跟一對小情侶一般,一路上有說有笑的,愜意無比,陸奇反而覺的周琮的出走對他來說是件好事。

忽然,陸奇感覺頭頂一陣寒意襲來,且還帶著陣陣陰風,陸奇不敢大意,旋即催動土術,

土之屏障!

忽見一圈土黃色光暈把陸奇和司徒芊俞罩在了裡面,只聽嘭的一聲悶響,那土牆只是微微晃動了一下,便擋住了此次攻擊。

陸奇抬頭望去,發現其頭頂籠罩著黑壓壓的一片,竟然全是烏鴉,而且,每隻烏鴉的修為還在先天期左右,這讓陸奇大為困惑,因為這是他在秘境之內第一次遇見的修行妖獸,之前所遇到的蟲子飛蛾等物皆是沒有品階。

隨後,大片的烏鴉在陸奇的頭頂上方聚集,傳來一陣嗤嗤的聲響,而那些烏鴉的的爪子如利器一般,不停地撕扯著土牆,但無論它們怎麼努力,仍舊對這土牆無可奈何。

突然,那大片的烏鴉竟然憑空消失,陸奇大呼不妙,趕緊在周圍用一排排小山給包了起來。

果然,這些烏鴉的身軀再次顯現,竟然用瞬移穿過了陸奇所布置的小山,一起向著陸奇的土盾之上猛衝,可陸奇的修為已經是假竅期,憑藉此等修為所釋放出的土盾已經是堅固如斯,那些烏鴉不論怎麼突圍,仍舊是無可奈何。

最後,這些烏鴉只能放棄了攻擊,緩緩向著天際飛走,不多時,陸奇的頭頂便恢復了寧靜,再也沒有一隻烏鴉。

於是,陸奇把那土牆給撤去,拍了拍身上的塵土,輕舒一口氣。

而那司徒芊俞卻是一臉的從容,似乎對剛才所發生之事並不在意,對此,陸奇大為疑惑,便問:「師姐難道不怕嗎?」

司徒芊俞淡然一笑,道:「有何可怕的,不過就是一群鳥類而已。」 拽拽傾城妃:皇上,過來跟我混 陸奇嘆道:「可這些鳥類可是有著先天期的修為啊,也就是相當於我們元嬰期的修為,而且它們還是成群結隊的,若是它們破開防禦的話,我倆就危險了。」

司徒芊俞嫣然一笑,說道:「即便是破開你的防禦,還有我呢。」

聞言,陸奇一臉的驚容,並且覺得司徒芊俞越來越神秘了。

突然,前方傳來一股濃郁的香味,那香味就像是果子剛成熟所發出的,陸奇忍不住的輕嗅一口,頓覺渾身愜意無比。

於是,陸奇一把拉上司徒芊俞的玉手,說道:「快走吧師姐,前面定有寶物。」

「嗯,」司徒芊俞任由陸奇握住其手,默默地跟了上去。

起初,司徒芊俞還不太自然,面上升起了一絲紅暈,可這種感覺愈發舒適,甚至還頗為享受,這或許是她第一次與男人拉手,其心底有種說不出的愉悅之感,那感覺宛如蜂蜜般香甜,讓她陶醉其中無法自拔。

而陸奇的感覺卻是尤為突出,雖然他已經閱女無數,但司徒芊俞屬於那種天仙般的美人,他自問還抵不住這種誘惑,再加上他這段期間從未碰過女人,對於女人的渴望異常強烈,而這次雖是簡單的拉手,卻讓他興奮到了極點,其褲襠之處竟然微微隆起,把道袍頂的老高,若是從遠處看去,還以為陸奇在襠部藏著一把利器呢。

於是,陸奇趕緊運轉大周天功,讓自己從邪念中掙脫出來,腦中頓時恢復了清明,連帶著那褲襠之處也歸於平淡。

陸奇輕舒一口氣,暗自心道:『好險啊,司徒師姐真是個尤物,就連這簡單的拉手都能勾起我的慾望,難怪師父曾說此女的魅力無窮,今日一見果然厲害。』

反觀那司徒芊俞,卻是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一雙秀目邊走邊看,似乎對路邊的景色很是好奇。

終於,二人走到了那香味之處,發現前方有一個小湖,湖水清澈透亮,在那小湖的中央有著一片空地,說是小島也不為過,在那小島之上,生長著一棵高約五丈左右的果樹,那果樹的上面只有寥寥五顆果子,這香味便是從那果子上散發出來的。

千秋我為凰 司徒芊俞怔了片刻,連忙掙脫陸奇的手,便要去摘那果子,誰知她的身軀剛要離地,便被陸奇一把拽住,輕喝道:「師姐莫要魯莽,此地還沒弄清楚緣由就要盲目出手,若是遇到埋伏怎麼辦?」

聞言,司徒芊俞冷靜了許多,她雖是藝高人膽大,但也不是一個無腦之人,因為這一路走來,途中的珍奇靈草皆由異獸把持,這裡的果子如此珍奇,絕對不會那麼容易摘取。

天價寵兒:霸道總裁寵妻記 片刻之後,那湖水仍是一片寧靜,並未有任何異常,司徒芊俞朱唇輕啟,試探性的說道:「應該沒事吧。」

「試試就知道了,」陸奇說完,便輕觸儲物戒,從裡面放出了傀儡陽平。

這傀儡一出現,把司徒芊俞給嚇了一跳,一雙美眸瞪得溜圓,驚道:「你這是何物啊,居然連我都看不透其修為?」

聞言,陸奇嘿嘿笑道:「這是我煉製的傀儡,怎麼樣還可以吧?」

司徒芊俞掩飾不住面上的驚容,嘆道:「太可以了,這出竅期的傀儡,你是怎麼弄到的?」

陸奇隨意道了一聲:「此事說來話長,反正這傀儡屬於我的夥伴而已。」

「哦,」司徒芊俞輕哦一聲,便也不再多問,畢竟她與陸奇的關係還沒到那種知無不言的地步,再加上她的性格有些高傲,既然陸奇不願說,她斷然不會追根問底。

去!

只聽陸奇道了一聲!

那傀儡便向著湖中央遁去,就在這時,湖水升起一道水柱,向那陽平席捲而去!

可陽平的反應極快,在水柱快碰到自身之時,它的身軀便陡然消失,原來是那陽平使用了瞬移!

下一秒,陽平的身軀便緩緩地出現在前方三十丈開外,距離那湖中心只有一步之遙,而那水柱似乎知道陽平的軌跡一般,竟然在它的身軀剛顯現之時,便徹底蓋住了陽平。

只見那陽平卻是不慌不忙,伸出中指一點:

空間盾!

忽見一圈混沌漩渦迎上了水柱,那水柱的前端瞬間被漩渦給吞噬,可後排的巨大尾巴又覆蓋而來,徹底把陽平給罩在了裡面。

只聽呼啦一聲輕響,陽平的身軀直接四分五裂,變成了點點碎片跌入湖中。

見此一幕,那司徒芊俞大驚失色,因為這傀儡可是有著出竅期的修為,可繞是這樣也瞬間被秒殺,還有誰能夠挫其鋒芒?若是剛才她不聽勸阻盲目出擊的話,恐怕也會落到這般田地,同時,她一雙秀目望向了陸奇,眼中儘是感激之色。

而陸奇的面上卻頗為從容,雖然那陽平已經裂為碎片,但這傀儡乃是不死之身,隨時可以恢復如初,果然,經過瞬息的時間,湖面上的碎片便迅速重組,很快就形成了一個高大的身影,那身影屹立在湖面,宛如天神降臨一般,俯視著眾生!

司徒芊俞見狀,又被震驚了一番,但這次卻沒剛才那麼強烈了,原因是從陸奇身上所發生的奇異事件太多太多,到至今已經是數不勝數,她也變得徹底麻木了。

那陽平的身軀剛剛復原,便響起一陣唰唰的水聲,那湖面又升起一道水柱,向著陽平覆蓋而去,這次陽平卻是淬不及防,直接被那水柱給淹沒,不出任何意外,那陽平再次變為了一堆的碎片。

見此一幕,陸奇嘿嘿笑道:「這麼厲害,不過我還有辦法。」

說完,陸奇在司徒芊俞的注視之下,又從儲物戒中摸出了傀儡洪天。

那司徒芊俞望了片刻,口中喃喃道:「這個傀儡看著好生面熟,似乎在哪裡見過。」

「當然了,」陸奇笑吟吟的道:「這個傀儡乃是洪天所煉製的。」

「啊?」司徒芊俞瞪大一雙美眸,問道:「莫非是那個外門弟子?」

「沒錯,為了防止此人作惡多端,我就順便把其抽魂煉魄,製成了這具傀儡,不過還好,此人在生前就很暴躁,死了以後更是變本加厲,為我立下了汗馬功勞,」陸奇滿意的望著洪天,緩緩說道。

「哦,」司徒芊俞輕哦一聲,似乎對陸奇的做法很是不解。

可這一幕被陸奇看在眼裡,還以為此女甚是敬佩他呢,隨後,陸奇便讓洪天加入了戰場。

此時,那水柱剛剛淹沒陽平,洪天便趁著這個間隙,向著湖中心疾馳而去,可奇怪的一幕出現了,那洪天的身軀剛剛到達湖水上空,從內直接飛出一道水柱,似乎比剛才的還要大些,瞬間就把洪天給吞噬!

同樣的結果,那洪天頃刻就變成了滿地的碎片,繼而,碎片又開始重組,不多時,又形成了一具傀儡洪天。

這一次,陸奇學聰明了,直接讓陽平和洪天一起施展瞬移,看看能否越過這潭湖水。

隨著兩具傀儡消失之後,便在後方的三十丈開外浮現,可它們的身軀還沒凝實,瞬間就被那水柱給吞沒,再次化為了滿地的碎片。

見此一幕,陸奇徹底一籌莫展,因為這倆傀儡的防禦已經堪比妖獸,可繞是是這樣,仍舊抵擋不住那水柱的一擊,若是人類去往湖中心的話,絕對會被那水柱給轟成渣滓的。

那司徒芊俞在一旁獃獃的望著此景,其絕美的臉頰升起了一絲憂色,看的陸奇有些不忍,此時此刻,他是多麼想在美女面前炫耀一番,來證明自己的能力卓絕,可任他奇招盡出,仍是一無所獲。

而這湖水就像是一座大山一樣,把他們隔絕在外,雖是近在咫尺,卻像遠隔天涯。

就在這時,陸奇聽到遠處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他趕緊拉上司徒芊俞的玉手,說道:「好像有人來了,我們先藏起來。」

「嗯,」司徒芊俞點點頭,輕嗯一聲。

隨著陸奇催動土術之後,陸奇與司徒芊俞二人便飛速的陷入了地下,與此同時,二人頭頂上方的泥土頃刻合攏,就跟沒發生過一樣。

不消片刻,便來了一隊修士,大約有五人左右,陸奇用土術望去,發現這些修士有男有女,皆是穿的五顏六色,但卻是清一色的勁裝。

其中一名男修年約五旬左右,似乎是這支隊伍的首領,他望了望四周,輕咦一聲,道:「這裡明明有著人類的氣息,為何會憑空消失了呢?」

另一名女修說道:「南宮真君,別管這些了,我們還是先去摘那靈果吧。」

說完,她伸出玉手指了指身後。

眾人向她所指方向看了過去,皆是瞪大了雙眼,面上盡顯貪婪之色。

那名為南宮真君的首領說道:「這果樹所結的果子呈蔥綠色,且香味還如此濃郁,若是我沒猜錯的話,此果叫做『青蓮翠玉果』!」

眾隊員聞言,大多是滿臉的疑惑,其中一名年輕男子問道:「請問南宮真君,不知這果子有何功效?」

南宮真君道:「這果子的功效只有一個,那便是吃下去一顆,就能增加一階的修為!」 此話一出,眾人皆是一片嘩然,且面上流露出了滿滿的貪婪之色,如今到了他們這個境界,想要提升修為已經是難上加難,即便是日日努力,也只是提升一星半點,可這個果子竟然能夠提升一階,那該是何等的逆天啊。

就連身在地下的陸奇聽到之後,也是有些蠢蠢欲動,因為他的修為在假竅期,若是吃上一顆這果子的話,保不準就能升至出竅期,以後便可以跨入那真尊的行列了。

而司徒芊俞竟是嬌軀輕顫,似乎對這果子極為渴望,也許她在元嬰後期停了許久,對於那修為的提升也是十分迫切,如今聽到這果子竟有這般效用,令她也開始蠢蠢欲動起來。

陸奇見狀,小聲問道:「師姐,你怎麼了?」

「哦,沒什麼,只是有些驚訝而已,」司徒芊俞平靜的道了一聲。

陸奇嘿嘿笑道:「放心吧師姐,那果子我勢在必得,當然了,有我的就有你的。」

聞言,那司徒芊俞的面上升起了一絲紅潤,微微頷首道:「我知道了。」

陸奇望著面前的玉人,內心有種說不出的愜意,轉而說道:「在下有一個問題想要請教師姐。」

司徒芊俞輕啟朱唇,道:「你說吧。」

陸奇道:「真極秘境不是只有我們修真院參加嗎,為何還有別派的勢力?」

司徒芊俞沉思片刻,說道:「這個……我也不清楚,好像整個獅駝國只有我們學院能夠參加,但別的國家或是門派擁有這秘境的參加權,我就不得而知了。」

陸奇聞言,若有所思道:「莫非這些人是來自別的國家?不如我去抓一個問問吧。」

「也可以,」司徒芊俞輕聲言道。

這一刻,司徒芊俞對陸奇的話語幾乎是言聽計從,剛才要不是陸奇提醒的話,她可能會因為自己的魯莽行為而斷送了性命,所以說陸奇還間接地救了她一命,她雖然嘴上不說,但心裡還是很感激的。

此時,上面的幾名修士正在商議如何摘取那果子,而陸奇則是在地下靜靜地呆著,暫時不願輕舉妄動,因為這水柱的可怕之處他已經領教過,而這幫修士的實力雖然很強,但在那水柱的面前仍是不堪一擊,所以陸奇也不用擔心靈果被搶。

其中一位年輕男修,面相較為粗獷,急切的說道:「我先去摘一顆果子嘗嘗吧,若是沒有問題的話,這些果子咱們就平分。」

聞言,另一名有些妖艷的女修咯咯笑道:「你該不會是想要獨吞那些靈果吧?

粗獷男修趕緊搖搖頭,一本正經的說道:「怎麼會呢,大家一路走來同舟共濟,那感情已經超越了兄弟之情,我哪能做出如此自私之事呢,再說這果子也就是吃一顆有用,興許再吃第二顆就沒用了呢。」

妖艷女修聞言,扭動著那纖細的腰肢,嬉笑道:「我跟你開玩笑的,別當真。」

粗獷男修嘿嘿一笑,似乎並不介意,開口說道:「

那我去了。」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