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來者不善,善者不來,易林不傻,這三人光從穿著大致就能猜到職業,甚至來歷。

光明魔法師,自然是為了光明超凡元素了。

「那真是太抱歉了,請原諒我不敬的舉動。」

男牧師說道。

「如果是為了超凡元素的話,那你可以回去了,那玩意我已經賣掉了。」

易林說道。

「據我所知,城中所有拍賣行,魔法商店都未曾有超凡元素的交易記錄,所以鐵面閣下還是不要騙我了。」

男牧師搖搖頭,臉上依舊帶著笑,「鐵面先生你是煉體戰士,留著這超凡元素也沒用,還不如賣給我,你可以放心,錢不是問題,我可以按照市價的兩倍向你購買。」

「我說沒有,那便是沒有了。」

易林不想再與他們廢話,直接越過他們走了。

「鐵面先生,如果你改變想法,可以來西城區的光明教堂找我,我叫邁克爾。」

男牧師對著易林的背影喊道。

直到易林的身影徹底消失在轉角處后,邁克爾原本溫和的面色慢慢冰冷了下來。

「大人,不過區區一銅環修鍊者而已,哪值得您如此屈身?」

旁邊一名女牧師說道。

「龍陵開啟在即,城中百流彙集,我們這一脈近來名聲每況愈下,不能再傳出負面消息了,不然我父親他很可能會徹底放棄我。」

邁克爾捏緊了雙拳。

「主教大人現在似乎對洛克牧師青睞有加,我感覺他或許是大人您最大的勁敵。」

另一個女牧師說道。

「洛克不過是父親的乾兒子而已,有何資格得到父親那麼多的愛!」

邁克爾眼中露出恨意,「教廷里的一星級超凡元素早已都有了分配,我的兒子卻沒有拿到一個,父親他明知道山姆擁有著超凡級的天賦,為何卻視之不聞!」

「超凡元素太過稀少,這次難得出現一個,無論如何,我都得拿到!」

邁克爾深吸一口氣,面色恢復平靜,「給我聯繫城裡的一些C級傭兵團,龍陵開啟之時,我要他們給我拿下鐵面!」 雙喬等美人雖說去參觀菜棚魚塘了,但也沒什麼好看的,走一圈也應該回來了。

在她們回來之前,秦飄希望能得到羅陽甘霖的滋潤。

「快點啊,我在房裡等你。輕輕的進來。」秦飄叮囑道。

畢竟二樓的房間還有洪佳欣。

縱使再不在乎洪佳欣知不知道,也得做個樣子,不能太過離譜。

鐘山紀事之屠龍 羅陽溜進浴室,靜聽外面的情況。

若是有美人回來,那就好辦多了。

當然,他也在裡面洗澡,只是以最慢的動作來洗而已。

說到底,他就是在拖時間。

眼看5分鐘過去了,羅陽還沒上樓。

秦飄便從二樓溜下來,走到浴室門前,輕輕敲打磨砂玻璃門。

篤。

篤篤。

看她著急的樣子,大有破門而入的趨勢。

羅陽一聽見敲門聲,便知是秦飄等不及了,來催了。

隔著門說話不方便。

他便打開一條門縫,剛要講話。

哪知秦飄用力推門,真的想溜進浴室裡面。

羅陽大吃一驚,連忙擋住了。

從門縫能瞧見秦飄眼眸里滿是焦急的神色,羅陽輕聲道:「飄姐,先上去等我哈。」

秦飄哪裡肯依?

「牛仔~,讓我進來。」秦飄不停地推門。

她的力氣遠不及羅陽的大。

就算她用盡吃奶的力氣推門,也推不開。

羅陽自然不用擔心她強行闖進來。

他唯一擔心的是,若在此時,其他美人回來了,特別是安玉瑩和唐桂花,見到這一幕那可不得了。

「飄姐,我就出去了。」羅陽力勸道。

「不用出來,我進去就行了。」秦飄懇求道。

此情此景,看著秦飄那副可憐兮兮的樣子,羅陽真想放她進來。

可是轉而一想,若就在浴室里鍛煉起身體,這畫面……

「飄姐,在床上比較好。 一紙婚約:早安嬌妻 你先上去,我就上去。騙你是小狗。」羅陽正經道。

聽了羅陽發誓,秦飄只好相信他了。

本來想溜進浴室達成心愿的。

微微失望的秦飄只好上樓回進房間,等羅陽上來。

在浴室里拖延了一會子,不見有美人回來。

羅陽算是放棄A計劃了,只能期望B計劃能湊效,不然就得失身了。

穿衣服時,又想起秦飄早已省了不少麻煩,羅陽只有苦笑。

只要進了秦飄的房間,不須5秒鐘,她便能開始正常地鍛煉身體了。

出了浴室,羅陽上樓梯時,故意用力蹬樓梯。

砰。

砰。

砰。

他當然是要讓洪佳欣聽見,好過來幫他。

若洪佳欣真的那麼絕情,不肯伸出援手,羅陽就沒計可施了。

上到二樓,羅陽還想去提醒洪佳欣。

可是秦飄在另一個房間門口站著,正向羅陽招手。

羅陽不便再進洪佳欣的房間,否則就有串通的嫌疑了。

遲疑了一下,羅陽還是走進了秦飄的房間。

果然不出所料,門才剛關上,秦飄便迫不急待地先脫了起來。

羅陽既驚又喜。

雙眼大飽艷福,心中卻在祈禱洪佳欣早些過來。

若是來遲了10分鐘,那便……

好在,就在秦飄褲子脫了一半時,卻有聲音從門外傳來。

不錯!就是洪佳欣的話音。

她先是唉喲唉喲地輕呻了兩聲。

隨即便喊道:「羅陽!」

羅陽心中發笑,臉面卻很正經的樣子。

「飄姐,你聽到沒?」羅陽問。

屋裡本來很安靜,落針可聞。

洪佳欣的喊聲又頗大,莫說正常聽力的人,就算聾子都聽到了。

「她怎麼了?」秦飄很好奇。

「咱們過去看看吧。」羅陽說道。

忽然聽見洪佳欣發出那種唉喲聲,秦飄也覺得奇怪,便極為不情願地提起了褲子,穿上了上衣。

二人開了門,便直奔洪佳欣的房間。

只見洪佳欣躺在床上,捂著肚子,神情比較痛苦。

最美遇見你 羅陽奔過去,坐在床沿上,煞有介事的問了洪佳欣些問題,又給她把脈。

隨後說道:「可能是急性闌尾炎。我背你去找桂花姐。」

家裡沒藥,難倒了羅陽。

正所謂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即是這種情況了。

洪佳欣生病了,秦飄不能坐視不理。

就算她再想跟羅陽鍛煉身體,也得看時候。

羅陽說要送洪佳欣到村醫室去,秦飄當然贊同。

「牛仔,快去快回。」秦飄叮囑道。

「好。」羅陽應道。

背起洪佳欣,下了樓,出了門,如飛往村醫室去了。

當走遠了,洪佳欣伏在羅陽背上嘻嘻而笑。

「姐幫了你大忙,怎麼謝姐?」洪佳欣拍著羅陽的肩膀,笑道。

演了這麼一出精彩的戲,羅陽都感覺自己要拿影帝了。

呵呵一笑,羅陽答道:「那你想要什麼報酬?」

在路上,又不便放洪佳欣下來。

若秦飄追來查看,見到洪佳欣安然無恙,便會猜到是怎麼回事。

這可不是羅陽希望發生的。

是以,只好背著洪佳欣緩緩走路,方向還是去村醫室。

其實羅陽也想去偷聽張靜。

當然,那需要張靜恰巧跟人講電話才行。

若非秦飄半路殺出,羅陽早就在村公所那兒偷聽張靜了。

當時張靜回村公所的宿舍,多半會打電話給人的。

有一段日子,羅陽想用方法將張靜的手機弄過來,好好查看她的電話簿。

由張靜的手機,能查到很多東西。

可是用正常的手段,那幾乎沒有可能獲得張靜的手機。

除非硬來,還有可能。

但那樣做了,也就相當於跟張靜撕破臉皮了。

目前羅陽已知道有功夫能剋制影拳,不得不萬分小心。

何況由張靜那兒,也獲悉還有其他人會影拳。

至於是不是張靜家族的人,還不清楚。

若有影拳高手和懂破影拳的高手殺到宏運大隊,羅陽可敵不住。

現今又還沒有突破到影拳的第三層,無影腳也還在低階段時期,不是跟敵人開戰的最佳時機。

若張靜主動撕破臉皮,那倒沒什麼好說的。

她要繼續裝下去,羅陽也希望爭取些時間來提升身手實力。

同時,他也希望儘早幫洪佳欣提升戰鬥力。

只聽洪佳欣說道:「老早就說要教姐上乘功夫,過了那麼久,還不教! 大宋寵妃陳三娘 騙子!」

不是羅陽不想教,而是洪佳欣的資質還難以學會影拳。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