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不多時后,夭夭拿著褚忠雄的親筆信,去了監察司。

初白一看,大量了兩眼夭夭。

「你爹是褚忠雄?」

夭夭小心的點頭。

「來人,叫游龍來……」

片刻之後,游龍到了初白面前。

「游龍,帶褚小姐去天牢里,看看那個唐玉。一定要保護褚小姐的安全。」

「是。」游龍雖然好奇,可對於初白的命令,完全沒有一點遲疑。

「褚小姐,這邊。」

不多時之後,忐忑的夭夭,被游龍帶到了天牢的門口。

「褚小姐,這個地方裡頭的人,都非常兇惡,為了保護你的絕對安全,請務必不要離開我周圍!」

夭夭點點頭,「明白了。」

到了天牢之中,夭夭在前廳等著,游龍吩咐了人去裡面喊唐玉出來。

「新來的,有人來探監了!快出來!」

外面的獄卒喊叫著,絲毫沒有意識到,新來的那個人已經變成了這個天牢之中的新王!

「探監!」

天牢之中的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露出了意外而驚奇的表情。

似乎有一個共同的疑問。

就是:這天牢之中,什麼時候允許探監了!

趙老三看了一眼吃瓜和尚,神色有些複雜。

「老三,你的意思是,柴江王有意派人進來,想搞點事情?」

「很有可能。」

因為天牢這個地方已經成立了許多年,而且一直是這樣弱肉強食的狀態。突然來了一個被探監的人,而且在之前這個人剛剛成為了天牢之中新的王。

這不得不讓這些在天牢之中,呆了不少時間的人,心生疑惑。

而唐玉則完全沒有想那麼多,見到夭夭之後。

唐玉還有些驚訝,「是你?」

「嗯,你叫唐玉,對吧?」夭夭有些靦腆的說道。

「嗯,你突然到這個地方來看我,難道是來讓我賠償酒樓的?」唐玉打趣的問道。

可夭夭一聽,有點著急。

「唐大哥,我不是!我來是因為……你被弄到這裡來,我也有責任,若是我一開始不跟綠珠姐說那些,也就沒有後來這麼多的事情了。」夭夭歉意滿滿的說道。

單親男女 可唐玉倒不是這麼認為的,就憑衛東陵的實力,根本奈何不了唐玉半分。

主要是玄蒼真人和後面來的那兩個人,才是唐玉被捕的真正原因。

「所以,你來就是想要跟我說一聲對不起?」

「是……也不是,我是想救你出去的,可我沒有那個本事,能進來看你,都已經儘力了……」說到這裡,夭夭還顯得有些不好意思。

唐玉心裡豁達,並不覺得夭夭道歉,就要把責任怪到夭夭身上,反而勸說道:「沒事,我剛來這裡,裡面的人還都比較照顧我,你只要給做飯的人述說,讓每天給我吃的好一點就行了!」

唐玉不僅沒有一點怪夭夭的意思,反而心思豁達的安慰夭夭,這讓夭夭有點感動。

二人正說著,一邊的游龍突然咳嗽了一聲道:「褚小姐,時間差不多了,有什麼話儘快說!這裡畢竟是天牢,關押重犯的地方,即便是你,也不宜久留。」

「好,知道了!」夭夭明面上應了一聲,可卻小聲嘀咕道:「凶什麼嘛,我又不會賴著不走!」 「咋,你想去看看,他們的家屬對廠里恨之入骨了,他們要是知道你是宏遠的員工,是我派你去的,會纏住你不放,你最好不要去了,你去了也解決不了問題。」周玫說道。

「我就隨便去看看,見一見醫生,看看他們的病情控制住了沒有,現在回去還早,我去一下,天黑之前爭取趕回去。」

「好吧,你去吧,他們幾個都在省人民醫院。」周玫說了他們住院的科室以及姓名。

來到人民醫院,找到一個叫張婷的病房,張婷是他們病情較嚴重的三個人之一,賀豐收沒有亮明身份,只是在病房站了一陣。看見張婷穿著病號服,面色蒼白,頭髮顯然是脫落了一些,雖然是不到二十的年齡,但是好憔悴,好虛弱。頭頂的輸液瓶里的液體無色的滴落。一個中年婦女無助的望著張婷,看相貌應該是她的母親。

又來到另外的兩個病人的病房,一個是男孩,一個是女孩,他們的情況和張婷差不多。都很虛弱,面色蒼白。

賀豐收來到醫生的辦公室,謊稱是張婷的家屬,問了醫生的病情,醫生說病情暫時控制住了,但是需要一段時間的觀察和康復。

「我想知道她發病的原因是什麼?」

「這個可以有多種因素導致。目前不好斷言,因為發病不是一兩天造成的,可能是長期積累造成。」

「比如呢?」

「比如甲醛中毒,比如環境污染,還有自身免疫力的問題。」

「她還年輕。以前身體很好的。」賀豐收說道,他猜想張婷以前肯定是一個活潑健康陽光的女孩。

「科學有很多不能一時解釋的問題,我只能給你這樣講。沒有充分的證據,我們只是分析和懷疑。多給她增加營養,保持身心愉快,對她的病情會好一些。」

「謝謝醫生。」賀豐收要出醫生的辦公室。那個醫生說道:「昨天已經通知你們了,張婷的醫療費已經欠費幾天了,我們有規定,繼續欠費的話我們就不能再用藥了,希望你們理解。」

「謝謝大夫,我知道了,一會兒就去繳費。」

賀豐收嘴上這樣說,心裡想來的時候大表嫂沒有給一分錢,所有的路費花銷都是自己墊付的,往哪裡給他們叫醫療費?

一直走到一樓,繳費大廳人很多。想到張婷他們幾個的情況,狠了狠心,把梅子給的錢取了兩萬,分成三份,分別給三個人交了醫療費,但願他們早日康復吧。怪不得袁媛會那樣的對待自己,看了三個人的病情,確實令人氣憤,宏遠那麼大的廠子,對生病的員工不管不問,確實太過分,把廠子封了也在情理之中。

回到紅溝,天已經黑了,覺得今天跑了一天很累,就回到出租屋裡,苗苗還沒有回來,他就鑽進房間里睡覺。迷迷糊糊之間,聽見手機響,他一骨碌就坐了起來,打開接聽鍵,裡面是一個女人的聲音。「是你在一直找我爸爸?」

「是,我們能不能見一面?」賀豐收說道。

「可以。你現在哪裡?」

「我就在紅溝。要不你說一個地方,我馬上趕過去。」

「好,你來東風路東段路南,這裡有一個茶館,我就在茶館里等你。」

「好,我現在就去。」胡亂的穿上衣服,打開屋門,見苗苗一個人坐在客廳的沙發上。

「你啥時候回來的?」賀豐收問道。

「我想問你是啥時候回來的,回來以後連一個招呼都不打,我以為你還沒有回來呢?」

「我早就回來了,看見你沒有回來,就想著躺床上歇一會兒,誰知道睡著了。」

「你現在準備幹啥?看你打扮的衣帽整齊的。」

「我出去辦點事。」

「你都沒有看看現在已經幾點了,還往外跑?」苗苗生氣的說道。

「幾點了?」

「你自己看看?」

賀豐收摸出手機,已經是夜裡十點鐘了。這個女人,已經十點鐘了,才約自己出去會面,早幹什麼去了?

「有點急事,必須出去一趟。」還是賀豐收解釋道。

「是不是出去喝酒?」

「不是,喝酒也不能這麼晚出去啊?」

「那就是出去約會情人了?」

「苗苗姐,你把我想象的太偉大了吧?我剛來紅溝幾天,哪裡會約會上女人?一個打工仔,有人給一口飯吃就是謝天謝地了。飽暖才能思欲,我溫飽問題就沒有解決,哪裡會敢想女人?」

「哼,聽說有一種動物,不吃不喝也要戀愛,直到精疲力竭精盡人亡一命嗚呼。你是不是就屬於這樣的動物?」

「苗苗姐,你說的那種動物我知道,可以連續奮戰一個月,最後倒地而亡,我可奮戰不了那麼久。不給你說了,人家在等著,好不容易才約到人家,去晚了不好意識。」

「終於說實話了吧,就是去約會的,還不承認,說,是不是一個女人?」

「是女人怎麼了?」

「是女人你就不能去。」苗苗生氣了。

「我自己的身子我自己就不能做主,我非要去。」賀豐收也生氣了。

「你去,我就跟著你去。」

「苗苗姐,你為什麼要賴住我,非要和我一起去?」

「我就是不放心你,你要是去了,肯定就身不由己,身不由己就會犯錯誤,犯了錯誤你又沒有錢,沒有錢就要耍賴,耍賴了就會被打,打完以後,人家就把你送到派出所,就會被拘留,你在這裡沒有親人,我還要給你送飯。我不想給你送飯,所以就非要跟著你。」苗苗像繞口令似的說。

「不要你送飯,也不要你跟著,我就一個人去。」賀豐收說了,就打開屋門出去了。

「外面很亂的,你千萬要小心,有女人就專門騙新來的男孩子,來了沒有幾天,就把爸媽給的錢騙走了。」苗苗在後面叫到。。

這個苗苗,你又不是我親姐,我叫你一句姐,你就真的把自己當姐姐了,把我五尺高的男兒當一個小弟弟了。不是把我當弟弟,難道是把我當你老公了?這個我要考慮考慮,我才二十齣頭歲,想多玩幾年,你比我大,肯定要催著我結婚,要是結婚了,就會這樣把我管的死死的,甚至比這樣更恐怖,不行,你當我老婆不行,太恐怖。要是你再這樣的纏著我,我就不和你租到一起了。賀豐收胡思亂想著。

不知道那家茶館在哪裡,他就打了一輛車,下了車,看見不大了一間門面,茶館兩個字很是清晰,前面的兩個字他看不清楚,是看清楚了,分不出來啥字,是書法字體,這家茶館的老闆不知道咋想的,弄兩個誰也看不出來的字掛到上面,不是和沒有寫一樣嗎?傻。

萌寶逼婚,爹地9塊9 進到裡面,上了二樓,二樓倒是有幾個房間,賀豐收不知道那個約自己出來的女人在哪一個房間,就想著是不是再打那個電話,萬一通了呢?

還沒有掏出手機,從一個包間里出來一個女人,女人身子矯健,他幾乎就沒有發現怎麼一個女人就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是你一直發信息?」

「是,是。」看女人二十五六歲,身材高挑,健美勻稱,白皙的面孔,一雙大眼睛冷峻的看著自己。賀豐收心裡發緊,這個女人身上帶有一股寒氣,不怒自威的寒氣,有一種壓迫感,當然這種壓迫感不都是緣於她飽飽的胸。

「進來吧。」女子說道。

進到包間,賀豐收才發現這是一個靠窗戶的房間,從窗戶裡面可以一覽無餘的看到大街上來來往往的車輛和不多的行人。想來女子已經來過多時了,面前的茶盅里有她喝剩的茶水。

「喝水吧。」女子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賀豐收,不是親手給他端過來。

「不渴。」面對這樣的人,他喝水的慾望都沒有了,苗苗姐說的對,外面亂,萬一你在茶水裡放了葯,我不是就要犯錯誤了,不是就要進班房了。

「你找我父親有事?」女子開門見山的說道。

「是。」

「啥事你對我說吧。」

「我不知道你父親出了意外,是一個朋友給了你父親的電話號碼讓我來找他的。」

「找他幹啥,你直接說。」

「他就讓我來找他,沒有說幹什麼?」賀豐收心裡警惕,不知道女子的身份,他不敢把表哥交給自己的那個U盤交給她。

「笑話,沒有說來幹什麼你找他幹什麼?」

賀豐收一時無法回答。

「是誰讓你來找他的?」女子有問道。

「是一個朋友。」

「什麼朋友?」女子咄咄逼人。

賀豐收還是不想說,萬一知道了,做出對錶哥不利的事情,或者是出去亂說亂講,讓綁匪知道了,就會把表哥撕票了。

「就是一個普通的朋友。」

「普通的朋友?普通的朋友就給你說找我父親,你找到他以後準備說什麼?」

「因為牽涉到朋友的隱私,除非見到本人,否則我不會說。」 強取 賀豐收說道。

「你到底是什麼人,你一直找我父親,我父親已經出了意外,你根本就見不到他本人。」

「那就算了。」看這個女子一副盛氣凌人的樣子,賀豐收準備走。

「算了,你算不了,今天不說清楚你走不了。」女子更加霸氣的說道。

「我非要走呢?」說著,賀豐收就站起身來,準備往外走。

「站住。」女子好像早有防備,「呼」的從身上掏出一件東西,是槍,黑洞洞的槍口頂著他的下顎。 「那唐大哥,你先在這裡保重自己,我會想辦法就你出去的!今天我就先走了!」

夭夭跟唐玉告別,唐玉也是點點頭。

忽然,唐玉似乎發現了眼前這個人,就是當初帶他進來的那個人。

「我被關到這裡的罪名是什麼?」唐玉朝著游龍問道。

游龍本來都要帶著夭夭離開了,可突然被唐玉叫住,緩緩的轉過頭來。

「你涉嫌謀殺十萬人……」

說罷,游龍在夭夭的萬分震驚中,還是帶了夭夭離開天牢。

留下唐玉一個人,神色冷漠的看著門口。

「十萬人,呵呵!好大的罪名啊!」

唐玉目光如寒冰一般看著游龍,直到游龍二人離開。

「柴江王府!」唐玉從游龍的嘴裡,算是確認了,這一切都來自柴江王府!

接著唐玉回到牢中,開始盤算起這一切。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