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哥,現在我們怎麼辦?」陳姍姍問道。

「先通知家族那邊吧!黑龍會的人,真是越來越放肆了,真當我們陳家的人好欺負嗎?」陳天的眸子中閃過一道寒光。

盛世宮名 「林凡怎麼辦?」陳姍姍又問。

「通知他家裡,準備入土為安吧!」陳天嘆了一口氣。

在陳姍姍的口中,他知道了一切。

對林凡,不由生出了敬佩之心。

只可惜。

林凡已經身死。

不然的話。

他不介意介紹林凡去加入一些大勢力。

「哥,我想一個人靜靜!」陳姍姍忽然說道。

陳天皺眉。

看了一眼化成冰雕的林凡。

如今的林凡,在他眼中就是一具屍體,陳姍姍跟一具屍體呆在一起,讓他感覺有些怪怪的。

「珊珊……」他剛想說什麼,陳姍姍卻打斷了他的話:「哥,你先出去吧!家族那邊,就麻煩你去通知了,至於林凡,我想陪陪他,短期內,就不要通知他家裡人了。」

陳天無奈,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好吧!隨便你了!」

無賴總裁之離婚請簽字 說完,走出了套房。

套房內。

就只剩下了陳珊珊,以及化作冰雕的林凡。

化作冰雕的林凡,自然是陳天弄下來的。

對於先天武者而言,幾百斤的重量,也就那樣而已。

陳天離開。

房間內,就只剩下了陳珊珊,以及林凡。

陳珊珊看著林凡,臉上,浮現出一抹笑意。

「知道嗎,你是第一個,除了我家人之外,擋在我身前的人。」

「林凡,你知道嗎,其實,這些年來,我並不開心。」

「陳家,是大家族。」

「從小,我就知道,我的命運,根本就不是自己能掌控的。」

「我一旦長大,就要嫁人,而且,是嫁給一個我不認識,甚至,從未見過面的人。」

「我不甘心。」

「我想改變自己的命運。」

「高中那一年,我來到了青化,然後,遇見了你……」

「那時的你,獃獃的,傻傻的,讓我有些動心,當然,更多的,是青春期的叛逆!」

「我假裝暗戀你,給你寫情書,只可惜,都被你無視了……」

陳姍姍默默的將自己的一些秘密,全部說了出來。

很多話,深藏心底。

根本就找不到人說。

「不知道為什麼,這一次再見,我忽然間發現,我是真的對你動心了。」

「我喜歡看你賤賤的樣子。」

「喜歡聽你站在那裡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喜歡你說,我愛你,珊珊!」

「可惜,如果你要是還活著,該有多好啊!」

陳姍姍靜靜的敘述著。

說著說著。

就睡了過去。

……

黑龍會,黔東省分部。

「砰!」

分會長一巴掌將身前的一張檀木桌子拍了個粉碎,一張臉陰沉得可怕。

他叫楊超,一名先天巔峰的武者,內勁大成,距離宗師,也只有一步之遙。

楊超長得人高馬大,虎背熊腰的,臉上,有一條猙獰的刀疤,給他平添了幾分兇悍之氣。

「好,好一個林凡,竟敢壞我黑龍會的事,我黑龍會,必然會讓你付出慘烈的代價!」他沉聲道。

「會長,現在陳家已經知道了這件事情,我們該怎麼辦?」有人詢問道。

楊超咧嘴一笑:「知道了又怎麼樣,他們難不成還敢直接跟黑龍會開戰不成?就算開戰,鹿死誰手,還未可知,你們怕什麼?」 清月山莊。

清月山莊,乃是整個黔東省最大的山莊之一,佔地超過一萬多平方米。

而陳家,就坐落於在此。

在黔東,陳家,乃是大族,堪稱一霸。

此刻,在陳家大廳內。

陳家老爺子杵著拐杖,滿臉的肅殺。

他的目光,緩緩的掃過了在場的陳家高層。

能進入這個大廳的,幾乎都是陳家的精英。

「青化那邊傳來的消息,想必你們也知道了吧?」 重生之我不成皇 陳家老爺子淡淡的問道。

眾人皆是點點頭。

這件事情,他們已經知曉。

「父親,黑龍會真是越來越過分了,哼,要是天兒跟珊珊出了什麼事情,我必要他們血債血償。」陳家的家主,也就是陳姍姍的父親陳一凡冷冷的說道。

他的臉上,布滿了寒霜,顯然,已經怒了。

換做是誰,有人動你的孩子,你也會怒。

陳一飛站了出來,平靜的說道:「黑龍會勢力龐大,遍布整個華夏,我們陳家跟他們對上,討不了什麼好處!老爺子,這件事情,還需從長計議。」

陳一凡頓時對陳一飛怒目而視:「還從長計議,老二,你的侄子侄女差點都死了!」

「大哥,大局為重!」陳一飛不為所動。

「老三,你怎麼看?」陳老爺子的目光落在了陳一龍的身上。

聞言,陳一龍有些茫然的看向了老爺子:「啊,什麼?」

老爺子頓時大怒:「我問你,黑龍會動我陳家人,這件事你怎麼看。」

「你真要我說?」

「說!」

「那好,如果要我說啊,現在,就派人,將黑龍會的分部一鍋端了,是殺雞儆猴,讓那些王八蛋知道,我陳家,不是好惹的。」陳一龍眸子中寒光一閃。

老爺子一聽這話。

頓時大怒。

拐杖狠狠的杵在了地上,發出一聲悶響,有些氣急敗壞的說道:「這簡直是胡鬧,一旦這樣做了,豈不是直接跟黑龍會開戰了,那樣一來,你知道要損失多少人力物力嗎?」

「那你還問我?」陳一龍不屑一顧:「切,不敢打就算了,有什麼事情再給我打電話,我出去約會去了!」

「逆子,你這個逆子!」陳老爺子氣得渾身顫抖起來。

賭後老公惹不起 「爸,別生氣,別生氣!」陳一飛連忙說道:「老三平時就這樣,你又不是不知道。」

「這傢伙,真是越來越無法無天了。」陳一凡皺眉。

其他人並沒有說話。

這算是家事了,這種事情,最好不要插嘴的好。

「哼,黑龍會這件事情,不能就這麼算了,我陳家好歹也是豪門大族,什麼時候被人如此欺負過了。」陳老爺子厲聲道,身上,有殺伐之氣瀰漫而出。

「我知道怎麼做。」陳一凡道。

「對了,那叫林凡的小傢伙……」陳老爺子忽然說道:「一飛,你親自去一趟吧!記住,一定要將這件事辦得漂漂亮亮的,還有,必須替我謝謝他的家人!」

「知道了爸。」

「嗯,下去吧!」

……

三天的時間一晃而過。

殯儀館的車到了。

就停在酒店門口。

陳姍姍一臉不舍的看著林凡。

這個為了救他們,而付出生命的男子。

「哥哥,你讓殯儀館的人再等一會兒。」陳姍姍懇求道。

她想多陪林凡一會兒。

「珊珊,你已經陪了他三天了!」陳天嘆了一口氣,頗為無奈:「殯儀館的人也已經等了幾個小時了,還有,我已經通知他家裡人前往殯儀館了,我們也該出發了。」

「好,好吧!」

儘管很不想,陳姍姍終究還是點了點頭。

人生,有很多無奈之事。

就在此時,林凡身上的冰塊,忽然發出咔嚓咔嚓的聲響。

陳姍姍,陳天兩人一驚,連忙看向了林凡。

「咔嚓咔嚓……」

林凡身上的那些冰塊,浮現出一道道大小不一的裂縫。

不過幾個呼吸間,伴隨著「嘩啦」一聲,那些冰塊,碎了一地。

而這個時候,原本閉著眼睛的林凡,陡然間睜開了眸子,接著,他長長的吸了一口氣,同時,伸了個懶腰。

「林凡,你,你沒事?」陳珊珊先是愣了片刻,旋即,就被巨大的驚喜所充斥著:「你真的沒事?」

一旁的陳天目瞪口呆。

不是已經死了嗎?

奶奶的。

嚇了老子一大跳。

還以為詐屍了呢。

林凡笑道:「沒事沒事,不過是睡了一覺罷了!」

這個時候,房間的門響了起來,同時傳來一道聲音:「陳先生,殯儀館的人到了。」

「殯儀館的人來幹什麼?」林凡疑惑。

陳天尷尬的解釋道:「我們不是以為你已經那啥了嗎……所以……」

「啥,你們要把我送去殯儀館?」林凡臉都綠了:「你們怎麼能恩將仇報呢,今天,要是不賠我百八十萬的,你們別想走,哼哼!」

「噗嗤」一聲。

陳姍姍笑了起來。

這個時候,她已經確定,林凡沒事了,有些嬌嗔的說道:「之前你差點嚇死我了好不好。」

林凡有些尷尬,說道:「忘記跟你們說了而已。」

「哥哥,既然林凡沒事了,就讓殯儀館的人離開吧!至於他的家裡人,就讓他們直接來酒店好了,我們擺上兩桌,算是賠罪了!」陳姍姍說道。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