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什麼意思啊?」

「哎呀,以後再跟你聊,你先打發了這牛頭,我看他煩。」

夏洛奇終於在腦海里看見了那個跟他聊天的人。

「嗯?」

「怎麼長得給我一樣一樣的啊?」

夏洛奇汗下來了。

先不管,面前的蚩尤又是一斧砍了下來。

這一回,夏洛奇感覺到至少有八種維度附帶在那「化生」一斧中!

涼婚似水,愛已成灰 「不要吧,沒人性啊!」

這蚩尤一會兒沒見,怎麼變得如此強大了呢?

竟然有八維?

我才九維好不好?

看來是想搶我風頭啊!

夏洛奇想到這裡,氣不打一處來。

剛才是我頭暈,現在還這麼砍我,太小瞧我偉大的夏皇了吧!

一劍刺處,劍尖九分。

九個維度,軒轅神劍看上去重重疊疊的,虛虛晃晃的。

「好厲害!」

蚩尤一斧竟然沒敢使老,撤了回來去擋夏洛奇的奧妙無方的九維神劍。

夏洛奇的腦海里那斯達的米黃色的小松鼠尾巴優雅無風的搖曳著。

「真舒服!」

夏洛奇儘管還沒有感悟意識與精神,但每次看見小松鼠就不自禁的陶醉。

「唰!」

軒轅神劍刺穿了蚩尤的右臂。

應該是速度一維上勝過了蚩尤。

不知道這蚩尤的八維究竟是哪八維,但現在可以確認的是夏洛奇刺中蚩尤的這一劍是速度維方面的。

「嗯,看來這蚩尤對速度一維沒有感悟。」

「好,那就以快破之!」

當即,夏洛奇收回其他維度,全部集中在速度上出劍。

這一下,軒轅神劍的劍光光芒大放,流光之速儼然有小松鼠扔星子吞噬的玄奧簡潔了。

蚩尤怒吼連連,身體上一下被夏洛奇刺中了上千劍。

蚩尤的血流得滿地都是。

天上的昏黃圓月一下子黯淡了下來。

蚩尤一看,「化生」之斧已無效。

這是他最厲害的招數了。

現在速度上又被夏洛奇克制,身上被刺得千瘡百孔。

竭盡全力的擋住了夏洛奇刺向心口的一劍后,蚩尤盤古斧朝天上的圓月一指。

圓月忽然大放光芒,「嗖」的一下就把蚩尤給吸了過去。

「這速度!」

夏洛奇腦海中的那個懶洋洋的聲音又出現了。

「嗯,應該是修行的潮月之引!」

「喂,你怎麼回事啊?幹嘛呆在我身體里啊?」

夏洛奇神劍砍翻了蚩尤,回頭就問。

「我哪知道啊?」

「我睡得好好的,頭都被你們吵疼了。」

「剛才那一掌是誰打的?」

「竟然連我都有點驚訝了!」腦海里的那個聲音忽然換了話題。

億萬嬌妻:蕭爺,放肆寵 「哎呀,還說這個!」

「我差點徹底死悄悄了,好不好?」夏洛奇很生氣,很鬱悶。

忽然,身後傳來驚天動地的吶喊聲:

「夏皇萬歲,夏皇萬歲!」

「哦,對了,現在我已是夏皇。」

夏洛奇這才切換回來。

自己是從藍田關趕過來助戰的。

「城內人等聽著,限你們一刻鐘投降,否則格殺勿論!」

夏洛奇提聲高喝道。

聲音音量不大,但是奔著人的靈魂去的。

襄陽城內每一個人耳邊彷彿都響起了炸雷。

而且這炸雷在耳邊經久不散。

並帶有震懾靈魂的效果。

好多實力低的當場就癱在了當地。

尤其是城頭的守衛,竟然有大半被震得從城頭上直摔下來。

守城大將拓跋梟雄是眼看著蚩尤被夏洛奇一劍砍翻逃遁的。

馬騰此時也大喝一聲:

「拓跋梟雄,還不投降,更待何為?」

拓跋梟雄面如金紙,知道今日討不了好去。

可自己是蚩尤的心腹,湖廣大片土地城池多為他所攻佔。

前思後想,打是打不過夏洛奇的,而且還有與自己不相上下的馬騰在側。

投降也不行,不能辜負了三苗族族人與蚩尤的信任。

拓跋梟雄手一抬,鎏金鎲噹的一下子砸中了自己的腦瓜子。

血濺了滿地,自殺身亡。

夏洛奇一看,主將已死。

當即再喝道:

「拓跋梟雄附逆逞凶,現已伏法自盡。」

「城內人眾,到底降還是不降!」

最後一句夏洛奇用上了混同境靈力。

襄陽城宛如被巨大的靈盾覆蓋著,那「降還是不降」的聲音在密閉的靈盾內嗡嗡的來回震蕩鳴響。

這一聲讓城內人覺得夏皇實在太厲害了,很多人是看見蚩尤被夏洛奇給一劍砍翻趕跑的。

於是,沒多久,襄陽城的大門吱吱呀呀的打開了。

「馬騰何在?」

「末將在!」

「整軍進城!」

夏皇大軍浩浩蕩蕩的開進了關中南進的重鎮襄陽城。

在得知藍田關郝連赤城設計擊殺司馬橫空的消息后,夏洛奇開始時十分憤怒。

但此時乃用人之際,他對赫連赤城的文韜武略十分欣賞。

於是決定再去一趟藍田關,徹底收復此人。

在夏洛奇的恩威並施之下,赫連赤城也得到消息,蚩尤根本不是夏皇的對手,現在蹤跡全無。

無奈之下,只好投誠。

夏洛奇對他擊殺司馬橫空一事既往不咎,各為其主,為臣本分。

「從今往後,你不可再叛,知道了么?」

夏洛奇將藍田關管轄大權繼續交給赫連赤城后,告誡他說。

「是的,臣不敢再叛。」

赫連赤城從此終身服膺夏皇,終成為一代賢臣。

……

三軍會師襄陽城,兵鋒直指湖廣川等地。

這一日,夏洛奇看見一女子走進帥賬。

「嬋娟?」

「夏大哥,你看看我帶誰過來了。」

夏洛奇凝神一看,竟然是謝爾娜。

「咦,真是奇事了!」

重生之逆戰西遊 「展劍、夸父、後裔、老鐘頭、黑龍他們呢?」

「他們繼續找太陽去了,臨行前讓我告訴你一下。」

「他們到哪裡找太陽去啊?」

「你不知道么?」

「我知道什麼?」

「洪荒大陸與神州大陸重疊在一起了!」

「基本格局沒怎麼變化,洪荒大陸位於這方時空的另一面。」

「進入口就是艾澤拉斯大陸的泉眼處。」

「這些都是展劍大哥他們臨走時吩咐我要告訴你的事情。」

夏洛奇有些恍惚了。

他沒看見的是,在他沉思的那一瞬間,嬋娟的面龐似乎變化了一下。

赫然是摩蘇雅的那張臉,還充滿著一絲氣憤。 「你們是怎麼活下來的啊?」

夏洛奇忽然想起這個問題。

他並不以為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運氣。

他也不認為這是他的運氣。

但他就是活下來了。

不僅活下來了,而且腦袋裡多了一個聲音。

一閉眼,那個在意識之海中睡大覺的傢伙竟然長得跟自己一模一樣。

真是活見鬼了。

夏洛奇現在想不起來帝陽那一掌從落日山脈上拍下來后的事情了。

他只知道當時自己已經灰心到了極點。

之前所有的努力與奇遇,在絕對實力面前竟然如此不堪一擊!

夏洛奇的心現在是悲觀的。

「我聽展劍大哥他們說,是馬雅可夫斯基尊者將我們送到這裡的。」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