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可惜了……」

本傑明忽然喃喃自語道。

在塑造巨龍的過程中,他忽然生出了一種奇妙的感受。彷彿自己正在脫離這個世界,眼前藍色的晴空,也變得越來越藍,似乎還有一些符文的影子從中浮現……

他感覺到了元素位面,他感覺到了兩個世界的重疊。

精神力的巨大負擔讓他有種窒息般的感覺,但另一邊,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在他思緒中飛來飛去,他感覺只要再多給他一點,他就可以悟到什麼。

可他沒有那麼多時間了。

也因此,他抬起頭的那一刻,感到了無與倫比的惋惜。

「可惜了……」

瑣碎的自語剛剛脫口而出,便被接下來的巨響徹底淹沒。

因為,在數百萬人的翹首注視下,那飛行了許久的六十多枚聖光炮彈,終於和兩條巨龍撞在一起!

轟!

巨大的響聲傳來,所有人都下意識地趴到地上,過了好一會才敢小心翼翼地向上看去。

只見天空之中,兩者相撞的那個點,聖光和水流猛地飛濺開來,卻彼此涇渭分明。它們同時朝著四周擴散,像是形成了兩道鏡面,上方是純白耀眼的光面,下方則是清澈明亮的水面,除此之外,任何雜質都被提純了一般,純粹得看上去有些荒謬。

光與水延展開來,很快覆蓋了整片天空,方圓數千米,沒有任何人再看得到太陽。

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

天空中的景象已經超出了他們的理解範疇。那是爆炸嗎?可是,從那兩騙平整得有如幾何圖形一般的鏡面中,他們看不到任何破壞感和失控感,反而……有種詭異的美感。

而且,擴散到某個極點之後,兩道鏡面忽然靜止下來,不再波動,也不會消失,彷彿凝固為了某種詭異的元素現象。洛克城頭頂上重新出現了一面天空。

「我的天啊,這……這該怎麼辦?等等,本傑明院長呢?」

法師們焦急地張望,最終,卻發現在鏡面之下,一個人影從無到有慢慢浮現了出來。

看見這一幕,他們還以為自己產生了幻覺。

這是什麼魔法?

剛才的景象已經徹底地超出了他們的理解,如果說光與水的鏡面還能用元素理論來解釋,但是……本傑明剛剛就像海市蜃樓的幻影一樣,從空無一物的天空中一點點透出來,詭異得像是幽靈。

而在本傑明出現之後,下方的法師發現,他的身軀忽然開始顫抖,似乎……很痛苦。 本傑明此刻當然很痛苦。

一人之力硬抗六十多門聖光大炮的轟擊,就算有「水之降臨」的加成,這也是一件極為艱巨的任務。當巨龍與炮彈裝在一起的時候,可怕的撕裂感從他腦中傳出。意識空間內,合成字元像是遭受到了極大的壓力,猛地震顫起來。

那一刻,本傑明意識到,他的精神力怕是又要受到重創了。

然而同時,一個念頭又從他心中冒出來。

「開啟虛無狀態。」

在那短暫的時間內,他也沒時間思考那麼多,只是順應那個念頭,下意識地在心中喊了出來。而這個念頭的邏輯也很簡單——進入虛無狀態之後可以閃避一切攻擊,但是精神上的損傷呢?

很顯然,他現在的狀態有點不妙,不嘗試著化解精神力的巨大負擔,意識空間可能又會冒出幾道裂縫來。

只是,當系統真的開啟虛無狀態的時候,情況再次發生了變化。

本傑明感覺自己的意識被抽了出來。

眼前看到的依然是炸裂的水流和聖光,可那些畫面已經蒙上了一層虛影,好像自己在透過某些屏幕的轉播在旁觀著這一切。而這種感覺……忽然讓他有些熟悉。

轉播的畫面……在哪裡見過?

愣神片刻,本傑明忽然一個激靈,記憶從腦海深處猛地湧出來——他曾經在元素位面之中,見過那些奇怪的畫面轉播,世界中各個角落發生的事情,都被莫名的光線匯聚成畫面,浮現在純藍世界當中。

他只是進入虛無狀態,為什麼忽然跑到元素位面去了?

本傑明有些愕然。但他又感覺,這裡並不是真正的元素位面,沒有格式化般的純色世界,也沒有飄動的符文和回蕩的音節,這裡……像是某種夾層?

他的一隻腳留在現實之中,另一隻腳則踏進了元素位面的世界廣袤天空。

本傑明也搞不明白,但無論如何,他進來這裡后感覺沒那麼難受了。撕裂感、窒息感……這些東西都伴隨著意識的抽離一同消失,同時他也能感覺到,自己的軀體變成了一道真正意義上的門,元素位面中有什麼東西源源不斷地湧進他的身體,然後進入真正的現實之中。

而光與水形成絕對平行的兩道鏡面,似乎也是那股力量的作用。

對此,本傑明也感覺很不可思議。

按理來說,兩道強大的攻擊相撞,必然產生可怕的衝擊波。那些元素也會失控的飛濺開來,說不定下方洛克城都會遭殃。但此刻,看那兩道平靜延展開來的鏡面,一股莫名力量將元素中的躁動不安通通抹去,才最終形成了這樣的奇妙景象。

這是……更高維度的意志嗎?還是純粹的規則力量?

本傑明想弄明白,只是,元素位面似乎並沒有給他那麼多時間。

叮的一聲輕響,忽然從他心底響起。那一刻,他忽然想起來,系統的虛無時間其實也只有十來秒而已。

時間好像……要到了吧。

轉眼間的一個愣神本傑明回過神來,發現自己已經回到了現實之中。而且更要命的是,這十秒內的疼痛感累積在一起,一股腦地湧上來,本傑明差點沒當場暈過去。

「我就知道你肯定是在作死。」系統的聲音不冷不熱地傳出來,「精神感受和暑假作業一樣,是會持續累加的。」

本傑明的身軀顫抖起來,已經聽不清系統在說什麼。

於是,便有了下方洛克城眾人眼中,他忽然從虛無之中浮現,然後還神情痛苦的模樣。

「快把院長大人救回來!」

法師之中,也不知道是誰這麼喊道,其他眾人也回過神來,卻都有些猶豫,不知道他們是不是該接近此刻的本傑明。

然而,就在這時,變故突生。

另一個身影忽然出現在了本傑明身邊。

「我也沒想到,你居然會蠢得要自己一個人去抵擋所有聖光大炮的轟擊。」格蘭特的神情有些冷漠,「你剛剛借用的是什麼的力量?你已經去過神界了?」

本傑明漂浮在空中,沒有動,也沒有說話。

——最初的痛勁剛剛緩過去,可是此刻,他真的沒有任何力氣再與格蘭特作戰了。

而在下方,洛克城的眾人注視著這一切,也是真真正正地徹底呆住了。 中國靈異協會檔 霍里王國的教皇陛下,大多數人雖然從未親眼見過,但光從他的衣著和身邊環繞的聖光,他們也能猜到這個不速之客的身份。

「完……完了。」

那一刻,就連執行首相都感覺手腳冰涼。

他知道教皇肯定會御駕親征,但他沒想到,對方出現的時機竟會如此致命!

洛克城之中一陣騷動,有些人臉上甚至已經浮現出悲戚的神色。而在城外,那些霍里王國士兵則是紛紛跪下,右手扣在胸前,虔誠的模樣里是難以掩飾的激動。

「教皇陛下現身的時機真是太完美了!」神父有些興奮地道,「結束了,這些法師無謂的掙扎,也該就此結束了。」

不管是伊科爾還是霍里王國,雙方眾人的心弦都被天空中兩個身影的一舉一動所牽動。不過此刻,天空中的兩人顯然並不在意觀眾是怎麼想的。

——至少,格蘭特是一點都不在意。

見本傑明一直沒有回答,他忽然搖了搖頭,看上去有些失望。

「我知道你肯定不會回答,不過……無所謂了。這場戰爭也該結束了,你一開始就不應該留下那把鑰匙的。」

說著,他手中漸漸浮現出一枚微微閃動的字元。

本傑明忍著痛苦,斜過眼睛,冷冷地看著他。

格蘭特則是繼續道:「有些失望,對吧?該隱和亞伯,和傳說中極為相似的宿命對決,大概要以這種方式結束了。很可惜,我並沒有看到任何宿命,沒有人能掌控我的命運……」

他似乎還想再說些什麼,本傑明卻忽然開口,打斷了他的話。

「你以為我沒想到你會趁機出手嗎?」

格蘭特一愣,隨即像是想到了什麼,面色一沉。

也就是這一刻,第三個人影,從不知道什麼地方竄上來,猶如閃電一般劃破晴空,撞向了準備要動手的格蘭特! 總裁我怕疼 當天空之中出現第三個人影的時候,下方眾人的腦子都是懵的。

「等等,那個人……好像是跳上去的?」

某位法師轉過頭,望了望街道邊上的一座房屋。剛剛那一瞬間,他好像看到那個人影就是從屋頂起跳,一躍而上,撲到天上去的。

……不可能吧?

這位法師搖了搖頭,覺得自己一定是在做夢。

當下方的眾人還在努力消化著一切,天空中的情勢,便以他們甚至連思維都跟不上的速度,迅速出現了驚人的變化!

「結束了。」

電光火石之間,第三個人開口,聲音幾乎是和人影同時來到了格蘭特面前。

是邁爾斯。

一切都發生在極短的時間內,邁爾斯剛一出現,便已經貼近了格蘭特。眨眼間,格蘭特沒來得及作出任何反應,便被一把匕首穿透了自己的胸膛。

——可能是因為對方速度實在太快,就連各種自動觸發的保命道具都跟失靈了似的,沒能將格蘭特保護起來。

那一刻,從格蘭特的視角來看,邁爾斯的神情十分平靜。哪怕他剛剛把匕首捅進了當今教皇的心口,他的樣子也只是執行了一件平凡無奇的任務。

而在另一邊,本傑明的目光有些複雜,但又像是鬆了一口氣,夾雜著幾分釋然。

然而很快,他與邁爾斯就意識到了事情不對勁的地方。

格蘭特的傷口沒有飛濺出半點鮮血。

「我很遺憾,一切還要繼續下去,可悲的宿命總是無法就此結束。」他忽然開口,哪怕胸口被插了一把匕首,聲音也沒有出現多少波動,「為什麼?難道你真的相信那一套?該隱與亞伯……鬼扯的宿命論,你希望被這種東西束縛住嗎?」

本傑明感覺又驚又疑,再加上腦子裡傳來劇痛,他的思維一時間轉不過來。

不過,他還是下意識地答道:「我不信有什麼宿命。」

「那讓應該讓一切終結於剛剛那一幕,證明……根本沒有什麼所謂的兩兄弟大戰。你為什麼還要掙扎?」

「因為我壓根一點都不相信,所以我沒必要去證明它不存在。」本傑明感覺這個對話有些詭異了,但還是接著開口,「如果你真的那麼想證明的話,你可以自殺。」

聞言,格蘭特忽然發出一聲冷笑。

也就是那一刻,他的身影忽然開始了模糊。插在胸口的匕首忽然被彈了出去,藉此掛在天空中的邁爾斯,也因此開始向下墜落。

本傑明想去接住他,不過此刻,他連維持自己飄浮在天空中都有些困難,就更不用說拉住邁爾斯。幸好,下方的會長還沒有完全落地,此刻也反應過來,趕忙飛過去,扯住了邁爾斯的衣領子,沒讓他狠狠地摔倒地上。

而本傑明的目光,也全部集中在了「格蘭特」身上。

此刻,對方渾身上下已經開始冒出聖光,甚至都看不出他本來的模樣。隨後,伴隨著一陣隱晦的魔力波動,格蘭特整個人化作一團聖光,消散在了半空中。

整個空中只剩下了驚疑不定的本傑明。

與此同時,霍里王國的駐軍營地中,無人的營帳內,一個奇怪的小木盒子忽然自己打開,從中噴湧出了大量的聖光。

聖光聚合在一起,彷彿形成了一道門。片刻后,格蘭特帶著心有餘悸的神情,緩緩從中走了出來。

而在他出現后,木盒上忽然出現了一道道裂痕。伴隨著一陣令人牙酸的吱呀響聲,最終,木盒裂成一塊一塊的,被風一吹,化為粉末消失得無影無蹤。

「可惡……」

格蘭特深吸了一口氣,從營帳中走去,沒有理會營地里被嚇呆了的留守士兵,飛快了趕往前方的洛克城戰場。

而在洛克城戰場……

「院長大人,您沒事吧?」

本傑明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還是努力控制著魔法,緩緩落在地面上。而他剛一落地,周圍的人們便紛紛圍上來,幾個法師小心地問道。

「我……應該沒事。」他忍著頭痛,擺了擺手,這麼說道。

意識空間里雖然沒有出現裂縫,但符文星圖和合成符文都已經變得黯淡無光。這次精神力的損傷,他不知道要用多久時間才能恢復過來。

可是,剛剛的碰撞遺留下來的產物似乎還不止這些。

他抬頭朝著天上看去。

光與水形成了兩道鏡面,徹底了覆蓋了洛克城一帶的天空。它們彷彿已經被凝固在了那裡,一動不動,也沒有半點要消散的意思。

這玩意已經夠詭異的了,但是,最令他感到震驚的還是格蘭特的化光消失。

「那傢伙……那傢伙還沒死。」邁爾斯也從人群之中走過來,面色不怎麼好看,「我動手的時候就感覺有點不對勁了,他肯定還有別的手段。」

本傑明聞言,也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氣。

他其實已經預料到了。

格蘭特化光前說的那段話,在他心中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那個時候……格蘭特都好像不是格蘭特了,而是某種意志在和他對話,交談的內容感覺也有些古怪。

宿命嗎……

本傑明也糾結過這個東西,但很快就懶得管了。沒錯,他們的情況是和該隱亞伯非常相似,但他不認為這就是他們的宿命。

他想不通這其中的緣由。

「算了,不管這個了,外面那些軍隊怎麼樣了?」想了片刻沒什麼結果,本傑明便將它拋到腦後,這麼問道。

「這個……他們似乎也挺疑惑的。」

本傑明聞言,朝著外面望去。

只見洛克城外,那些霍里王國的軍隊站在那裡,面面相覷,似乎也不知道這時該怎麼辦。剛剛天空中發生的一切大概也超出了他們的計劃範疇,即便是主教似的人物,臉上的表情也相當古怪。

不過很快,一個人影便打破了他們的猶豫。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