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此話一出,連紫澤身後的霧術牙都暗暗驚嘆,這重生的紫澤確實擁有不亞於原本的智慧,甚至隱隱更勝一籌。僅僅與明楓過了一招,就已經估測出了自己與明楓本體的實力差距,所以憑藉自己前世死於明楓手中的特殊身份,提出要明楓不用炎神訣和龍息劍,而單單用他最擅長的卻劍門劍法與他對抗,實在是揚長避短,聰明至極。

「明楓,不要答應他,你作為精神世界的本體,在這裡也不會受到他規則的束縛,你用炎神訣直接殺了這個怪物就可以了。」站在明楓身後的巴菲尼索斯生怕明楓中招,大聲喊道。「他只是你心中的黑暗面,是一個佔據了紫澤的形體胡作非為的怪物!」

「明楓,紫澤的死,並不是你有意為之,如果以此來贖罪,代價未免也太大了,你要知道,你現在身上系著的,是整個三界的安危!」帝薩爾也勸說道。

紫澤冷笑道:「你可以用炎神訣直接殺了我,沒有關係,反正你只要對得起你自己的心。」紫澤這句話看似退讓,實則咄咄逼人。

明楓先是低下頭,隨後又揚起了頭,看著霧靄沉沉的天空,長舒了一口氣說道:「好,我答應你,不用龍息劍,不用炎神訣,用卻劍門劍法與你一較高下。」

「很好,果然有我卻劍門傳人的風骨,一諾千鈞卻是不能反悔的。」紫澤忍住心中的竊喜,一本正經地說道。

「只是能不能容我問一句,師尊霧雲霜的霜神訣算不算卻劍門劍法?」明楓托住手中的雲封天,眼神冰冷如霜月,看著紫澤問道。

「這……這……霧雲霜的霜神訣並非卻劍門正宗,怎麼可以算是卻劍門劍法……」紫澤沒有想到明楓居然會提出用霜神訣與他一決勝負,紫澤哪裡不知道霜神訣的厲害,技壓卻劍門風雷四劍訣的存在,只是霧雲霜不收弟子,更不會將劍訣輕易予人,想不到竟然全盤傳給了明楓。

「你居然說霜神訣並非卻劍門正宗?笑話,實在是笑話。」明楓反唇諷刺道:「其一,紫澤你親手將卻劍門掌門之位傳於師尊霧雲霜,其二,師尊的霜神訣沿襲於師門的風雷四劍訣和紫虛若谷功,法門一脈相承夠狠,為什麼不是卻劍門正宗?」

「好,那霜神訣就算是卻劍門劍法罷了。」紫澤實在不能狡辯,只能應允道。

「那麼,紫澤……」明楓後退兩步,雙手反握住雲封天的劍柄,劍尖下垂,雙手平舉到身前,對著紫澤拜了一拜道:「請賜教!」

紫澤也將黑色玉簫捧到身前,雙手平舉,握住黑色玉簫反轉向下,對著明楓的方向作揖道:「請賜教。」

就在他將腰彎下的瞬間,一道黑影已經疾射出去,右腳抬起狠狠踢向明楓的面門,隨後身體竟然像所有的骨骼都可以活動那般,做周圈旋轉,左手五指併攏如刀,紫虛若谷功將周圍的空氣凝結成紫色氣劍刺下。

明楓轉手掄劍,雲封天發出一聲清越的劍吟,正鎖住紫澤右腳的去路,隨後劍轉上揚,將紫色氣劍斬得粉碎。就在紫澤吃驚的霎那,耀眼的寒光從雲封天上生成,徹骨的寒意頓時籠罩在所有人的身上,以明楓所站的一個點擴散出來的寒霜迅速蔓延,地面上,無論是裸露的岩石還是貼地的小草都帶上了一層醒目的白霜。

突破了霜炎極壁的明楓,縱使是霜神訣在他手中施展都非同小可,紫澤的右腳在雲封天的劍身上憑空一點,右手的黑色玉簫如同一支輕快的短劍向著明楓左肩劃去,看似輕巧的一擊其中卻蘊含著卻劍門皓月神劍的奧義,更何況這個紫澤乃是與明楓心中的黑暗面結合而成,明楓自身已經突破了霜炎極壁,作為黑暗面的紫澤實力自然也是陡增。

肥田喜事 皓月神劍的璀璨劍芒如利刃整齊地將霜氣切割開來,明楓手腕用力一挑,原本應該斜刺出去的雲封天「錚」地一聲倒飛回來,正封住皓月劍氣的去路,明楓抬起頭,正看到紫澤的身影一晃而過,憑藉著自己對殺氣的精準控制,隔空操縱著雲封天劍刃朝外,側著翻轉向紫澤撞去。

兵刃脫手在劍客對抗中被視為大忌,這是足以致命的失誤,作為高階劍客的紫澤又怎麼可能錯失這樣的機會,幾乎是憑藉著劍客的本能,右手彎曲,直起黑色玉簫朝前一遞,「轟!」雲封天與黑色玉簫碰撞,耀眼的火星飛濺出來,紫澤只覺得手中的玉簫似是要碎裂一般,好在雲封天經這一擊旋轉的速度也漸漸變慢下來,紫澤看準時機,左手穩穩抓住了雲封天的劍身。

劍客的攻擊與防守都是依靠手中的兵刃,如果自己的兵刃被對手奪去,幾乎已經是必敗的局面,紫澤從心裡冷笑了一下,右手的黑色玉簫在手中握緊,強烈的殺氣帶動周圍的空氣產生了凜冽的疾風,席捲在周圍的地面上。正是風雷四劍訣的起手式「風散雲流」,紫澤要使用卻劍門絕學「風雷四劍訣」對已經失去武器的明楓發動最後的絕殺。

可就在這時,一股至陰至寒的殺氣竟然順著他左手抓住的雲封天順著手臂上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直襲他毫無防備的心臟,紫澤原本全身殺氣都已經被抽取用來施展風雷四劍訣,哪裡提防到明楓這一手后招,左手抓住的雲封天一松,垂直刺入地面,原本風向指向明楓的疾風驟然亂了,甚至連紫澤的一頭黑髮都被撥亂了。

一口烏黑的鮮血從他的口中噴出來,紫澤倒退一步,穩住身體,抬起眼睛看著明楓,嘲諷著說:「好啊,這就是劍神霧雲霜縱橫高原的霜神訣,暗箭傷人,我也終於領教了。」

「這是霜神訣七式中衍生出的第八式,霜雪無情,只可惜,你根本無法從卻劍門已有的絕世劍法中再深究出什麼,只想著墨守成規。」明楓嘆息道。

「就算你用手段傷了我,可是你依舊贏不了我!就在剛才,我已經用你滲入我體內的霜神訣寒氣為引,封鎖了這個世界里的寒霜力量,你就算使出霜神訣,也只有三成不到的威力了。」紫澤畢竟有著卻劍門劍客的傲骨,他直起身體,四圍的風再次凜冽。「明楓,接我的風雷四劍訣吧!」

明楓伸出右手,已經刺入土中的雲封天倒飛回他的手中,明楓左腳後退一步,右手抵住雲封天的劍身,做好防守的準備,眼神決然地看著面前的紫澤。

紫澤也左腳後撤一步,右手抵住黑色玉簫,這玉簫看似是玉石,其實是迷惘海中的秘寶,質地比之神兵都不遜色,而且明楓與紫澤都已經跨入天階,傷人根本不再需要利器,飛花摘葉傷人亦是尋常,況且一寸長一寸強,一寸短一寸險,所以這一柄不盈三尺的黑色玉簫反而比一把神兵還要好用。

只是古怪的是,原本應該進攻的紫澤卻採取了守勢,任由疾風亂舞絲毫沒有攻擊的跡象。

而且兩人此時的姿勢幾乎一模一樣。

「明楓,我想你一定是瘋了……」紫澤冷笑道:「你居然想跟我用一模一樣的卻劍門風雷四劍訣一較高下。據我所知,你所掌握的也就只有風雷四劍訣中風散雲流式的皮毛,你知道自己的行為是多麼地愚蠢嗎?」

就在兩人說話之間,空間里另外一股疾風以明楓為中心迅速形成,隱隱與紫澤的疾風對抗著。

幾乎是同一個霎那,兩個人同時動了,原本托住兵刃的左手迅速地落下,向後伸的左腳驟然發力,讓兩個人的身體如離弦飛箭向著對方衝去,右手接住左手落下的兵刃,筆直地朝前刺去。

兩人還未有身體接觸,各自的殺氣就混雜在疾風中劇烈地碰撞起來,掀飛起來的土石還未來得及落地,就被混亂的氣流碾成了顆粒,兩團深綠色的光球,各自以紫澤和明楓為中心相互碰撞著。

「死吧,明楓!」紫澤低吼一聲,一團灼灼的火焰驟然從黑色玉簫上升騰起來,風雷四劍訣第二式「火焰騰雲!」

「嘭!」

彷彿是一朵紅蓮驟然開放,要將紫澤面前的明楓整個吞噬進去。

明楓看準時機,運起雲風翔心法驟然向後掠去,乘風一般輕盈地飄出百步遠,懸浮在半空中,紫澤使出的「火焰騰雲」哪裡追得上這樣的速度,以他為中心,五十步的範圍內已經化為了一片火海,卻沒有傷到明楓分毫,紫澤似乎惱羞成怒,右手的黑色玉簫橫握,一種與剛才截然不同的氣息散發開來,顯然接下來施展的就是風雷四劍訣第三式「霜天雪舞」了。

明楓深吸了一口氣,運起雲風翔心法,周圍空間里的風就像是得到了信號一般朝著他的身體里涌去。他不禁咬了咬自己的嘴唇,這迷惘海中的風元素比起外界的要狂暴許多,流經明楓身體經脈時,他甚至能夠清楚地感覺到經脈要被脹,破的刺痛感,但是同樣他也清晰地感覺到了——力量!

明楓雙手緊握住雲封天,舉過頭頂原本森冷如冰霜的劍身之上,此時竟然發出了幽幽的綠光,就像是毒蛇吐出的信子一般。 「明楓,不要答應他,你作為精神世界的本體,在這裡也不會受到他規則的束縛,你用炎神訣直接殺了這個怪物就可以了。」站在明楓身後的巴菲尼索斯生怕明楓中招,大聲喊道。「他只是你心中的黑暗面,是一個佔據了紫澤的形體胡作非為的怪物!」

「明楓,紫澤的死,並不是你有意為之,如果以此來贖罪,代價未免也太大了,你要知道,你現在身上系著的,是整個三界的安危!」帝薩爾也勸說道。

紫澤冷笑道:「你可以用炎神訣直接殺了我,沒有關係,反正你只要對得起你自己的心。」紫澤這句話看似退讓,實則咄咄逼人。

明楓先是低下頭,隨後又揚起了頭,看著霧靄沉沉的天空,長舒了一口氣說道:「好,我答應你,不用龍息劍,不用炎神訣,用卻劍門劍法與你一較高下。」

「很好,果然有我卻劍門傳人的風骨,一諾千鈞卻是不能反悔的。」紫澤忍住心中的竊喜,一本正經地說道。

「只是能不能容我問一句,師尊霧雲霜的霜神訣算不算卻劍門劍法?」明楓托住手中的雲封天,眼神冰冷如霜月,看著紫澤問道。

「這……這……霧雲霜的霜神訣並非卻劍門正宗,怎麼可以算是卻劍門劍法……」紫澤沒有想到明楓居然會提出用霜神訣與他一決勝負,紫澤哪裡不知道霜神訣的厲害,技壓卻劍門風雷四劍訣的存在,只是霧雲霜不收弟子,更不會將劍訣輕易予人,想不到竟然全盤傳給了明楓。

「你居然說霜神訣並非卻劍門正宗?笑話,實在是笑話。」明楓反唇諷刺道:「其一,紫澤你親手將卻劍門掌門之位傳於師尊霧雲霜,其二,師尊的霜神訣沿襲於師門的風雷四劍訣和紫虛若谷功,法門一脈相承夠狠,為什麼不是卻劍門正宗?」

「好,那霜神訣就算是卻劍門劍法罷了。」紫澤實在不能狡辯,只能應允道。

「那麼,紫澤……」明楓後退兩步,雙手反握住雲封天的劍柄,劍尖下垂,雙手平舉到身前,對著紫澤拜了一拜道:「請賜教!」

紫澤也將黑色玉簫捧到身前,雙手平舉,握住黑色玉簫反轉向下,對著明楓的方向作揖道:「請賜教。」

就在他將腰彎下的瞬間,一道黑影已經疾射出去,右腳抬起狠狠踢向明楓的面門,隨後身體竟然像所有的骨骼都可以活動那般,做周圈旋轉,左手五指併攏如刀,紫虛若谷功將周圍的空氣凝結成紫色氣劍刺下。

明楓轉手掄劍,雲封天發出一聲清越的劍吟,正鎖住紫澤右腳的去路,隨後劍轉上揚,將紫色氣劍斬得粉碎。就在紫澤吃驚的霎那,耀眼的寒光從雲封天上生成,徹骨的寒意頓時籠罩在所有人的身上,以明楓所站的一個點擴散出來的寒霜迅速蔓延,地面上,無論是裸露的岩石還是貼地的小草都帶上了一層醒目的白霜。

突破了霜炎極壁的明楓,縱使是霜神訣在他手中施展都非同小可,紫澤的右腳在雲封天的劍身上憑空一點,右手的黑色玉簫如同一支輕快的短劍向著明楓左肩劃去,看似輕巧的一擊其中卻蘊含著卻劍門皓月神劍的奧義,更何況這個紫澤乃是與明楓心中的黑暗面結合而成,明楓自身已經突破了霜炎極壁,作為黑暗面的紫澤實力自然也是陡增。

皓月神劍的璀璨劍芒如利刃整齊地將霜氣切割開來,明楓手腕用力一挑,原本應該斜刺出去的雲封天「錚」地一聲倒飛回來,正封住皓月劍氣的去路,明楓抬起頭,正看到紫澤的身影一晃而過,憑藉著自己對殺氣的精準控制,隔空操縱著雲封天劍刃朝外,側著翻轉向紫澤撞去。

兵刃脫手在劍客對抗中被視為大忌,這是足以致命的失誤,作為高階劍客的紫澤又怎麼可能錯失這樣的機會,幾乎是憑藉著劍客的本能,右手彎曲,直起黑色玉簫朝前一遞,「轟!」雲封天與黑色玉簫碰撞,耀眼的火星飛濺出來,紫澤只覺得手中的玉簫似是要碎裂一般,好在雲封天經這一擊旋轉的速度也漸漸變慢下來,紫澤看準時機,左手穩穩抓住了雲封天的劍身。

劍客的攻擊與防守都是依靠手中的兵刃,如果自己的兵刃被對手奪去,幾乎已經是必敗的局面,紫澤從心裡冷笑了一下,右手的黑色玉簫在手中握緊,強烈的殺氣帶動周圍的空氣產生了凜冽的疾風,席捲在周圍的地面上。正是風雷四劍訣的起手式「風散雲流」,紫澤要使用卻劍門絕學「風雷四劍訣」對已經失去武器的明楓發動最後的絕殺。

可就在這時,一股至陰至寒的殺氣竟然順著他左手抓住的雲封天順著手臂上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直襲他毫無防備的心臟,紫澤原本全身殺氣都已經被抽取用來施展風雷四劍訣,哪裡提防到明楓這一手后招,左手抓住的雲封天一松,垂直刺入地面,原本風向指向明楓的疾風驟然亂了,甚至連紫澤的一頭黑髮都被撥亂了。

一口烏黑的鮮血從他的口中噴出來,紫澤倒退一步,穩住身體,抬起眼睛看著明楓,嘲諷著說:「好啊,這就是劍神霧雲霜縱橫高原的霜神訣,暗箭傷人,我也終於領教了。」

「這是霜神訣七式中衍生出的第八式,霜雪無情,只可惜,你根本無法從卻劍門已有的絕世劍法中再深究出什麼,只想著墨守成規。」明楓嘆息道。

「就算你用手段傷了我,可是你依舊贏不了我!就在剛才,我已經用你滲入我體內的霜神訣寒氣為引,封鎖了這個世界里的寒霜力量,你就算使出霜神訣,也只有三成不到的威力了。」紫澤畢竟有著卻劍門劍客的傲骨,他直起身體,四圍的風再次凜冽。「明楓,接我的風雷四劍訣吧!」

明楓伸出右手,已經刺入土中的雲封天倒飛回他的手中,明楓左腳後退一步,右手抵住雲封天的劍身,做好防守的準備,眼神決然地看著面前的紫澤。

紫澤也左腳後撤一步,右手抵住黑色玉簫,這玉簫看似是玉石,其實是迷惘海中的秘寶,質地比之神兵都不遜色,而且明楓與紫澤都已經跨入天階,傷人根本不再需要利器,飛花摘葉傷人亦是尋常,況且一寸長一寸強,一寸短一寸險,所以這一柄不盈三尺的黑色玉簫反而比一把神兵還要好用。

只是古怪的是,原本應該進攻的紫澤卻採取了守勢,任由疾風亂舞絲毫沒有攻擊的跡象。

而且兩人此時的姿勢幾乎一模一樣。

「明楓,我想你一定是瘋了……」紫澤冷笑道:「你居然想跟我用一模一樣的卻劍門風雷四劍訣一較高下。據我所知,你所掌握的也就只有風雷四劍訣中風散雲流式的皮毛,你知道自己的行為是多麼地愚蠢嗎?」

就在兩人說話之間,空間里另外一股疾風以明楓為中心迅速形成,隱隱與紫澤的疾風對抗著。

幾乎是同一個霎那,兩個人同時動了,原本托住兵刃的左手迅速地落下,向後伸的左腳驟然發力,讓兩個人的身體如離弦飛箭向著對方衝去,右手接住左手落下的兵刃,筆直地朝前刺去。

兩人還未有身體接觸,各自的殺氣就混雜在疾風中劇烈地碰撞起來,掀飛起來的土石還未來得及落地,就被混亂的氣流碾成了顆粒,兩團深綠色的光球,各自以紫澤和明楓為中心相互碰撞著。

「死吧,明楓!」紫澤低吼一聲,一團灼灼的火焰驟然從黑色玉簫上升騰起來,風雷四劍訣第二式「火焰騰雲!」

「嘭!」

彷彿是一朵紅蓮驟然開放,要將紫澤面前的明楓整個吞噬進去。

明楓看準時機,運起雲風翔心法驟然向後掠去,乘風一般輕盈地飄出百步遠,懸浮在半空中,紫澤使出的「火焰騰雲」哪裡追得上這樣的速度,以他為中心,五十步的範圍內已經化為了一片火海,卻沒有傷到明楓分毫,紫澤似乎惱羞成怒,右手的黑色玉簫橫握,一種與剛才截然不同的氣息散發開來,顯然接下來施展的就是風雷四劍訣第三式「霜天雪舞」了。

明楓深吸了一口氣,運起雲風翔心法,周圍空間里的風就像是得到了信號一般朝著他的身體里涌去。他不禁咬了咬自己的嘴唇,這迷惘海中的風元素比起外界的要狂暴許多,流經明楓身體經脈時,他甚至能夠清楚地感覺到經脈要被脹,破的刺痛感,但是同樣他也清晰地感覺到了——力量!

明楓雙手緊握住雲封天,舉過頭頂原本森冷如冰霜的劍身之上,此時竟然發出了幽幽的綠光,就像是毒蛇吐出的信子一般。

雲風翔吸引天地之風的法門開啟之後,肆虐的風系力量如同等待已久一般,湧入明楓的身體之中,充塞在他的經脈里,手中雲封天顏色還在不斷地加深著,墨綠色,甚至還在加深,直到整個劍身都已變為了黑色,劍客才奮力斬下。

只見天空中竟然凝結出了無數碧綠劍芒的幻象,那是化無形為有形的劍意鴻陣,而此時璀璨的綠色劍芒也一齊聚攏到明楓身前,形成了一隻振翅欲飛的紅顏,似鶴立雲端,又彷彿是真的有那麼一聲高亢的雁鳴。

就在這鴻雁飛翔的時候,詭異的一幕出現了紫澤身邊原本應該循環在四周進行防禦的風罩竟然受到明楓雲風翔心法的吸引如漩渦一般被吸附了過去。風雷四劍訣正是以攻守兼備而無懈可擊,明楓這風散雲流劍意陣竟如釜底抽薪一般,生生剝去了紫澤的防護罩。

空氣因為極速撕裂而發出可怕的悶響,彷彿天邊的驚雷在所有人的耳畔炸響。紫澤顯然知道明楓全部威力都在這最後一劍,只有以風雷四劍訣中的最為剛猛的雷動蒼穹來與之抗衡。 突破了霜炎極壁的明楓,縱使是霜神訣在他手中施展都非同小可,紫澤的右腳在雲封天的劍身上憑空一點,右手的黑色玉簫如同一支輕快的短劍向著明楓左肩劃去,看似輕巧的一擊其中卻蘊含著卻劍門皓月神劍的奧義,更何況這個紫澤乃是與明楓心中的黑暗面結合而成,明楓自身已經突破了霜炎極壁,作為黑暗面的紫澤實力自然也是陡增。

皓月神劍的璀璨劍芒如利刃整齊地將霜氣切割開來,明楓手腕用力一挑,原本應該斜刺出去的雲封天「錚」地一聲倒飛回來,正封住皓月劍氣的去路,明楓抬起頭,正看到紫澤的身影一晃而過,憑藉著自己對殺氣的精準控制,隔空操縱著雲封天劍刃朝外,側著翻轉向紫澤撞去。

兵刃脫手在劍客對抗中被視為大忌,這是足以致命的失誤,作為高階劍客的紫澤又怎麼可能錯失這樣的機會,幾乎是憑藉著劍客的本能,右手彎曲,直起黑色玉簫朝前一遞,「轟!」雲封天與黑色玉簫碰撞,耀眼的火星飛濺出來,紫澤只覺得手中的玉簫似是要碎裂一般,好在雲封天經這一擊旋轉的速度也漸漸變慢下來,紫澤看準時機,左手穩穩抓住了雲封天的劍身。

劍客的攻擊與防守都是依靠手中的兵刃,如果自己的兵刃被對手奪去,幾乎已經是必敗的局面,紫澤從心裡冷笑了一下,右手的黑色玉簫在手中握緊,強烈的殺氣帶動周圍的空氣產生了凜冽的疾風,席捲在周圍的地面上。正是風雷四劍訣的起手式「風散雲流」,紫澤要使用卻劍門絕學「風雷四劍訣」對已經失去武器的明楓發動最後的絕殺。

可就在這時,一股至陰至寒的殺氣竟然順著他左手抓住的雲封天順著手臂上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直襲他毫無防備的心臟,紫澤原本全身殺氣都已經被抽取用來施展風雷四劍訣,哪裡提防到明楓這一手后招,左手抓住的雲封天一松,垂直刺入地面,原本風向指向明楓的疾風驟然亂了,甚至連紫澤的一頭黑髮都被撥亂了。

一口烏黑的鮮血從他的口中噴出來,紫澤倒退一步,穩住身體,抬起眼睛看著明楓,嘲諷著說:「好啊,這就是劍神霧雲霜縱橫高原的霜神訣,暗箭傷人,我也終於領教了。」

「這是霜神訣七式中衍生出的第八式,霜雪無情,只可惜,你根本無法從卻劍門已有的絕世劍法中再深究出什麼,只想著墨守成規。」明楓嘆息道。

「就算你用手段傷了我,可是你依舊贏不了我!就在剛才,我已經用你滲入我體內的霜神訣寒氣為引,封鎖了這個世界里的寒霜力量,你就算使出霜神訣,也只有三成不到的威力了。」紫澤畢竟有著卻劍門劍客的傲骨,他直起身體,四圍的風再次凜冽。「明楓,接我的風雷四劍訣吧!」

明楓伸出右手,已經刺入土中的雲封天倒飛回他的手中,明楓左腳後退一步,右手抵住雲封天的劍身,做好防守的準備,眼神決然地看著面前的紫澤。

紫澤也左腳後撤一步,右手抵住黑色玉簫,這玉簫看似是玉石,其實是迷惘海中的秘寶,質地比之神兵都不遜色,而且明楓與紫澤都已經跨入天階,傷人根本不再需要利器,飛花摘葉傷人亦是尋常,況且一寸長一寸強,一寸短一寸險,所以這一柄不盈三尺的黑色玉簫反而比一把神兵還要好用。

只是古怪的是,原本應該進攻的紫澤卻採取了守勢,任由疾風亂舞絲毫沒有攻擊的跡象。

老公嫁到 而且兩人此時的姿勢幾乎一模一樣。

「明楓,我想你一定是瘋了……」紫澤冷笑道:「你居然想跟我用一模一樣的卻劍門風雷四劍訣一較高下。據我所知,你所掌握的也就只有風雷四劍訣中風散雲流式的皮毛,你知道自己的行為是多麼地愚蠢嗎?」

就在兩人說話之間,空間里另外一股疾風以明楓為中心迅速形成,隱隱與紫澤的疾風對抗著。

幾乎是同一個霎那,兩個人同時動了,原本托住兵刃的左手迅速地落下,向後伸的左腳驟然發力,讓兩個人的身體如離弦飛箭向著對方衝去,右手接住左手落下的兵刃,筆直地朝前刺去。

兩人還未有身體接觸,各自的殺氣就混雜在疾風中劇烈地碰撞起來,掀飛起來的土石還未來得及落地,就被混亂的氣流碾成了顆粒,兩團深綠色的光球,各自以紫澤和明楓為中心相互碰撞著。

「死吧,明楓!」紫澤低吼一聲,一團灼灼的火焰驟然從黑色玉簫上升騰起來,風雷四劍訣第二式「火焰騰雲!」

「嘭!」

彷彿是一朵紅蓮驟然開放,要將紫澤面前的明楓整個吞噬進去。

明楓看準時機,運起雲風翔心法驟然向後掠去,乘風一般輕盈地飄出百步遠,懸浮在半空中,紫澤使出的「火焰騰雲」哪裡追得上這樣的速度,以他為中心,五十步的範圍內已經化為了一片火海,卻沒有傷到明楓分毫,紫澤似乎惱羞成怒,右手的黑色玉簫橫握,一種與剛才截然不同的氣息散發開來,顯然接下來施展的就是風雷四劍訣第三式「霜天雪舞」了。

明楓深吸了一口氣,運起雲風翔心法,周圍空間里的風就像是得到了信號一般朝著他的身體里涌去。他不禁咬了咬自己的嘴唇,這迷惘海中的風元素比起外界的要狂暴許多,流經明楓身體經脈時,他甚至能夠清楚地感覺到經脈要被脹,破的刺痛感,但是同樣他也清晰地感覺到了——力量!

獨寵萌妻:病嬌影帝是精分! 明楓雙手緊握住雲封天,舉過頭頂原本森冷如冰霜的劍身之上,此時竟然發出了幽幽的綠光,就像是毒蛇吐出的信子一般。

雲風翔吸引天地之風的法門開啟之後,肆虐的風系力量如同等待已久一般,湧入明楓的身體之中,充塞在他的經脈里,手中雲封天顏色還在不斷地加深著,墨綠色,甚至還在加深,直到整個劍身都已變為了黑色,劍客才奮力斬下。

只見天空中竟然凝結出了無數碧綠劍芒的幻象,那是化無形為有形的劍意鴻陣,而此時璀璨的綠色劍芒也一齊聚攏到明楓身前,形成了一隻振翅欲飛的紅顏,似鶴立雲端,又彷彿是真的有那麼一聲高亢的雁鳴。

就在這鴻雁飛翔的時候,詭異的一幕出現了紫澤身邊原本應該循環在四周進行防禦的風罩竟然受到明楓雲風翔心法的吸引如漩渦一般被吸附了過去。風雷四劍訣正是以攻守兼備而無懈可擊,明楓這風散雲流劍意陣竟如釜底抽薪一般,生生剝去了紫澤的防護罩。

空氣因為極速撕裂而發出可怕的悶響,彷彿天邊的驚雷在所有人的耳畔炸響。紫澤顯然知道明楓全部威力都在這最後一劍,只有以風雷四劍訣中的最為剛猛的雷動蒼穹來與之抗衡。

劍尖幾乎是與劍尖直接碰撞,令人牙酸的噪音從劍刃上傳播開來,高亢的雁鳴與驚雷的怒吼同時響徹雲霄。

「明楓的這一套風散雲流劍意陣,自成一體,倒也是一套非常厲害的殺招啊。」巴菲尼索斯抬起頭,用驚嘆的眼光看著揮劍而下的明楓,讚許地說道:「若是我事先知道他有這一招,就算答應下來,連霜神訣都不用也不妨啊。」

說完這句話,旁邊的帝薩爾立刻用極端鄙視的眼神看了巴菲尼索斯一眼。

可就在兩位天階高手調侃的瞬間,明楓與紫澤的比試已經分出了勝負,明楓手中的雲封天斜指向下,正指在紫澤的眉心。而紫澤握住黑色玉簫的右手默然垂下,紫黑色的血液延著玉簫一滴一滴地落下來,落在岩石上。

其實這一場比斗,明楓也沒有十成的把握,等到結果出來時,連他自己也是長舒了一口氣。

「紫澤,你知道你為什麼會敗嗎?」明楓嘆息一聲說道:「錯就錯在,你墨守陳規,不知變通,風雷四劍訣,為什麼偏要用全了風火霜雷四式呢?你剛才已經利用自己掌握這個世界規則的力量封鎖了這個世界里的霜系力量,你卻還要使用霜劍,這『霜天雪舞』式原本是湧來烘托『雷動蒼穹』式的,用來增加威勢,經你之手使出,卻反而讓『雷動蒼穹』式的威力大減,你的敗筆就在這一式『霜天雪舞』之上,否則我很難勝你。」

紫澤嘆息一聲,抹去嘴角的血跡說道:「人算不如天算,我當時為了不讓你用霜神訣,反而作繭自縛,成了我最大的一處破綻。」

「我不會殺你,只要你遵守約定將霧術牙交給我處置。」明楓看了一眼紫澤身後的霧術牙說道:「有些人做的事情,是必須要付出代價的。」

可就在這時,原本應該動彈不得的霧術牙,竟然雙手交叉,九戒殺神劍橫空飛出,在他面前的空間里整齊地切割出一個弧線,那一道凝鍊的白虹還未散開,霧術牙的身影已經一閃,如霧中幻影,瞬間消散。

他居然趁著紫澤身負重傷,控制減弱的瞬間,掙脫出來,用九戒殺神劍切開了時空,離開了明楓的精神世界。

「該死!」巴菲尼索斯一跺腳,大聲叫罵道:「居然被他給逃了!」

帝薩爾也是嘆息一聲,「真該死,他離開了迷惘海,我們又怎麼奈何得了他。」

紫澤看著明楓,嘴角掛著一絲蒼白的慘笑說道:「霧術牙離開了這裡,你們誰都不會是他的對手,毀掉這具肉身,我們大家一起……同歸於盡吧!」

「你……」明楓聽到紫澤這句話時,明楓從紫澤眼神中看到的是因為憤恨,惱怒,絕望而匯聚成的深色瞳孔。 「你……你……還有你……」紫澤縱聲狂笑,甚至有點癲狂地伸出右手的食指,指著明楓,巴菲尼索斯和帝薩爾說:「你們都為我陪葬吧!」明楓陡然將雲封天側過來,用劍柄狠狠在紫澤的胸膛上擊打了一下,紫澤猝不及防,倒退幾步,跌倒在地上。

明楓與身邊的兩人用眼神交流了一下,巴菲尼索斯的眼神是憤怒與不安,帝薩爾的是惋惜與彷徨,明楓低下頭,不再去看兩人,用只有三個人才能聽到的聲音說:「你們雖然都在我的體內,可實際上各行其是,甚至還明爭暗鬥,如今到了這般田地,你們願不願意聽從我調遣?」

巴菲尼索斯點了點頭,帝薩爾也點頭了。

「雪壤與我靈魂相通,當時僅有地界實力的他就用這種方法重創過霧術牙,所以我知道如何殺死霧術牙。」他看著另外兩人說道:「那必須都要擁有實力,至少在我出劍的那一刻,必須我們三個人齊心協力才能突破他的防護。」

「我們兩個現在都是靈魂狀態,如果強行凝聚實體,也可以,只不過會大幅度影響本身的實力啊。」帝薩爾有些憂慮地說。

與此同時,現實世界里,霧術牙的身體終於移動了,他深吸了一口氣,似乎是感嘆自己竟然死裡逃生了。此時的他再不可能去舍奪明楓的肉身,他握緊手中的九戒殺神劍,一團黑色的雲氣迅速從劍刃上升騰起來,不斷膨脹擴散著,他原本收在衣袖中的手臂不斷有黑色的光芒匯聚到九戒殺神劍的劍柄之上,甚至將衣袖都生生撕開了。

「見鬼,快結束吧,這一切。」隨著霧術牙向九戒殺神劍中注入的力量越來越多,黑色的雲氣也在不斷地膨脹,竟然讓整個炎魔谷都昏暗了下來,遠遠望去就像是天際多出了一大團詭異的烏雲。

地面上陰風陣陣怒號,黑色雲氣彷彿一個惡魔猙獰的嘴臉,正對著面前的明楓慢慢地露出自己的獠牙。

「肉身沒有了,你還要那些實力做什麼?」巴菲尼索斯對於帝薩爾的憂鬱感到很不爽,大吼一聲道:「我反正沒有問題的。大不了退回天階離恨天重新修鍊就是了。」

「那我也沒有問題。」帝薩爾也應允道。

「你們聽好了。」明楓不再理會已經有些發狂的紫澤,低聲說道:「當你們感覺到我要出劍的時候,立刻分化出實體來,用你們最強的殺招與我合攻霧術牙,一人攻一個方向,只有這樣才能突破他的防護。」

明楓閉上眼睛,身體漸漸虛化,最終化成了一道白光,從迷惘海的世界里消失了。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