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雖說皇室無骨肉親情,但這樣的好皇帝,太子卻是不想反對,更不願作出大逆不道之舉。

他只希望能輔助父皇治理國家,使國家強大。

他雖不想當皇帝,但身為皇子,本應把這本「日月天衍劍」貢獻給當今皇帝,卻不知怎地,他對這本劍譜卻愛不惜手。

只要沒有逆反之心,練劍也是為了保家衛國。

只是「日月天衍劍」已經完全超越秦洲大陸的神級劍法,達到了帝級。

他只學了前三重二十一式皮毛,修為便達到了戰王境,若不壓制進入戰尊境也綽綽有餘。

但他卻不敢繼續往下練了……

因為「日月天衍劍」使起來,能勾通日月。

有日月光輝加持身上,這是天子景象。

一旦殺伐起來,劍氣沖霄,所有的日月光華都被吸納了過來,讓天地昏暗。

日月至高無上,代天運轉。

而當今天子最忌諱的就是日月的異像和異動,消耗國家氣運。

太子秦騰昊自然不會讓別人抓住把柄。

他將「日月天衍劍」改名為「日月逍遙劍」將劍靈氣用符印封鎮,以免被人發現神劍的恐怖之處。

在隨父出征剿滅宋國后,「劍道妖孽」的他,便淡出了人們的視野,只剩下了太子的形像。

這一切都源於他用那把金劍—–「日月天衍劍」自己把自己封印了!

從此後,他便開始韜光涵養……若不是今日形勢所迫,斷斷不會自己解開封印。

此刻,空中的血龍從龍軀上也溢出一道道血光,居然也印出了日月旋轉,山河崩塌之境。

二皇子不管怎麼說也是「龍子」,身上多少有一些龍氣,這才能幻化出這樣的畫面。

太子與二皇子對望了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駭然。彼此從二人身上的日月異像看,就有滅絕天地之威。

太子緩緩向前邁出了二步,他臉色沉重,劍指蒼穹,痛心疾首的道:「宋國被破以後,我己厭倦了戰爭,曾經發誓,不再動用殺戮,我將這劍尖上的最後一滴血,擦拭乾凈,將自己全身的功力,用它封印了起來。今天,是你逼我拔出此劍,再度變成『劍道妖孽』!」

他仰天嘆了一口氣,道:「此劍所斬敵首何止千萬,但我萬萬沒有想到,此劍重出之日,用來祭劍之人,卻是我的親弟弟!」

太子這些年將自己封印,以至於別人都已經忘記了他所修鍊的帝級劍術——舉世無匹的日月劍法!

為了三千名虎賁侍衛不命喪他手,太子被逼無奈,準備用二皇子祭劍!

太子的氣勢驚天動地!

就連化為血龍的二皇子,在浩瀚的劍威下,也是龍軀一顫,真正意識到了太子的強大!

太子仰望蒼穹,激昂無比,道:「今日我若不拿你祭劍,我身後這三千名兄弟便會被你打了牙祭,有我在,誰還敢傷我兄弟?」

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儲君太子,叫屬下侍衛叫兄弟,千古少有!

此刻,恐怕就算是讓這虎賁侍衛再去死一千次、一萬次,他們也決不會有人皺一下眉頭!

此刻不論敵我,看向太子的眼神有一個……佩服!

「戰!戰!戰!」三千人侍衛不約而同大吼出聲!

太子的身子似乎突然間消失在了黑霧之中。

「太子上去了……」

半空中,兩個暴怒的聲音像霹靂一般響起。

一道白色的身影神光萬丈和一條昂首長嘯的血龍,像兩道貫穿天地的閃電,將整個天空照的雪亮。

「日月天衍劍」光芒激爆,轉眼之間放大了千倍有餘,猶如檠天的一面山峰峭壁,發出萬千陰陽光芒,山嶽壓頂般向二皇子斬去。

這不僅是一道劍光,劍光中還浮現著日月。

劍光中的日月陰陽混若天成,帶起了這方世界的陰陽之全部聚集在「日月天衍劍」上。

一縷極道帝兵才能有的威力,像一道熾烈的神光射了出去,赫然斬向龍首。

二皇子化身的那條血龍也不甘示弱,它長身曲弓,巨口陡張,陡然衝天竄起,躲過了那道致命的劍芒。

血龍軀體在半空中陡然朝後飛卷,尾上頭下,如天崩山塌似的咆哮一聲,朝著太子當頭呼嘯衝下!

空中,一人一龍顯然都動用了自已的極致殺招,一時間斗的難解難分……

地上的韓星見此情景哈哈大笑:「不錯,誰動我兄弟誰死!這句話對我胃口!就算是什麼狗屁『天殺堂』,惹了自己兄弟,也照殺不誤!」

老公不壞,嬌妻不愛 韓星狂笑,氣息如颶風飈舞,竟視不可一世的「天殺堂」為土雞瓦狗!

「好大的口氣」天殺堂的兩名修士臉色難看,道:「二皇子,速戰速決,務必將在場的所有人化為血漿,以完成血龍向真龍的徹底進化。下面這小子看來體質較常人比較特殊,待我等將他拿住,讓你吞噬了,足以讓你的血池神力永不枯竭!」

他們不知道韓星是荒古血脈,若是知道了,只怕就輪不到二皇子,自己就吞噬了!

韓星嘿嘿冷笑兩聲:「你們兩個真當是天下沒人了嗎?真是好笑! 丈夫的祕密情人 『天殺堂』歷來只能像老鼠一般在暗中行事,現在居然明目張胆了起來……老子倒要看看最後誰能把誰吞噬了!」

時光陪我睡覺覺 「肉在砧板上,還如此狂妄,我來領教,看看你有多麼強大,我就不信斬不了你!」其中一名黑袍男子身子一轉,形成一個狂猛無比的渦旋氣流,像一道長虹,衝到了半空中。

「受死吧!」暴喝聲中,他雙手結印,張口吐出一桿三寸血色的長矛。

霎時間,三寸血色的長矛發出滾滾靈力,凝聚成一桿散發著慘烈之氣的千丈血紅戰矛。

戰矛的矛尖之上布滿著鮮血,造成的視覺衝擊力無與倫比!

轟!

血紅戰矛暴刺而出,以一種無法形容的速度將這方空間直接被刺穿,直奔韓星而去。

韓星沒有任何的退避,一步跨出,一揮手,抽出了一條漆黑的鐵索,刺啦啦一聲響,將鐵索抖得筆直,如一桿刺破蒼天的長槍,迎了上去。

這鐵索乃是當初遠古聖人在羅浮古洞用於鎮鎖地脈,鉤鎖鎮天棺之物,一共八條,有無上威力。

韓星從得了鐵索之後,尚沒有試過手,今日見血紅戰矛兇狠,這才把它拿出來。

縛神索,橫空出世!

縛神鐵索本就是鎮壓神人之物,起在空中,如一條墨龍凶煞無比,它上面烙印的苻文形成一道道的能量波動,同實質般噼里啪啦爆起了陣陣火花,彷彿電光雷火一般。

一股能讓萬物退避的大勢瞬間從鐵索中爆發而出!

轟!

這兩般凶物轟然對沖,血紅戰矛上的無邊煞氣與鐵索上密密麻麻冒出的苻文神光瘋狂絞殺在一起,兇悍恐怖的能量波動,讓這片大地如臨地獄。

這著鐵索裡面封印了不知多少遠古神人的意識,早已有了靈性,它搖曳亂舞,狂風暴雨似的猛擊血紅戰矛。

黑袍人大喝,催動血色長矛,急衝而下,想將韓星定死在大地上。

就在血色巨矛奮力朝下刺去之際,鐵索如巨蟒騰空,夾雜萬鈞之勢,轟然鎮壓而下!

呼啦啦一聲響,鐵索纏住矛桿,強勢而霸道,往下猛地一絞。

「啊……」

那名黑袍修士當場發出一聲慘叫,血色長矛斷為數截。他其胸膛也被鐵索橫擊而中,被徹底剖開,當場從空中墜落了下來,鮮血狂噴而出。 黑袍修士不愧為是「天殺堂」的人,換成一般的人早死了,明顯比秦洲大陸的修士強大,他快速止血,試圖將傷勢復原。

「媽的,這麼打還打不死……趁你病要你命!」韓星雙眉頓時立了起來。

「識海裂魂!」韓星驀然出手。

隨即,一隻虛無的大手彷彿從遙遠的天際探出,夾帶風雷之勢,劃過蒼穹,強橫無比的一指點在他的印堂上。

「啊……」

黑袍修士慘叫一聲,從太陽穴的這邊到那邊,硬生生的被點開了一個大洞,頭顱頓時化為粉末。

這是靈鷲老祖的成名神通!當年為誘韓星成魔而自動奉上的。

今日被韓星使出,威力不可同日而言。

任憑他六陽之首堅如岩石,也要被一指洞穿!

別說「天殺堂」的人不是「仙人」,就算是「天道」賜予他們那麼一點點「仙氣」護體,也擋不住荒古混沌玄金聖體強橫的一擊!

就在韓星出手的瞬間,另一個黑袍修士面色瞬間一變!

他眼中隨即露出無盡猙獰、怨毒、恐怖之色,厲聲喝道:「是你……你……居然是『青衫神劍』韓海雲的孽子,荒古血脈的傳承者!」

顯然,此人當年參加過圍剿「青衫神劍」韓海雲,已然認出了韓星的身份。

後果很嚴重!

「天殺堂」知道消息,荒古血脈尚有傳人,勢必要不惜一切代價,斬草除根!

「青衫神劍」韓海雲乃是屹立在秦洲大陸修真界頂尖的人物,他的失蹤是近百年來,修真界最大的謎團。

韓星在荒古秘地中所遇到的青衣人,他已經肯定無疑的判斷就是自己的親生父親!

韓星目光銳利的眼睛,如同鷹隼一般盯著黑袍人……

他驟然聽到有人叫出父親的名諱,他的心中驚訝的就像翻江倒海一樣。

這人出言不遜,單隻是從這一句話判斷,韓星就已經知道了「天殺堂」與父親的失蹤有著擺脫不了的干係。

但以父親戰神的修為,在秦洲大陸,又有何人能強迫他做他不願意做的事情?

是「天道」!

惟有「天道」才有如此能量!

而「天殺堂」在秦洲大陸又是「天道」的代言人。

一定是逼迫!

是他們逼迫父親進入了荒古秘地。

韓星雖然想像不到父親是在怎樣的情況下,才洞穿虛空,打開了荒古秘地的封印結界,但當時的情況肯定是慘烈無比!

否則,以父親的為人,絕不會拋妻棄子,離奇的自己進入荒古秘地,以至成為了幽冥荒奴!

但「天道」為何指使「天殺堂」要置父親於死地,難道僅僅是為了壓制凡人成仙,還是……?

豁然間,韓星九世輪迴的一些片段,又在他腦海中浮現,頓時明白了,這一切都是荒古血脈惹得禍!

惟有傳承荒古血脈成就聖體之人,才能對「天道」形成威脅!

是我連累父親!

為了我,他是為了我才惹得禍!

父仇子報,辱我者死!

多少年來,對父母之仇,韓星從無一時忘記!

「天殺堂」就是元兇,就是罪魁禍首!

「我要殺了他們,殺光『天殺堂』所有的人!」韓星胸部劇烈地起伏。

這是一種刻骨之恨,比山高,比海深,終於在這一刻,宛如海嘯一般,從他心中洶湧奔流,傾瀉而出。

黑袍人想要收嘴,但等已經晚了,秘密被人洞悉已成定局!

無論韓星是不是荒古血脈,他都要殺人滅口!

他要殺死所有在場的人,無論是太子還是三千侍衛無一例外!

非死不可,都得死!

因為,凡知道荒古血脈秘密,哪怕是被你聽去了一個字,『天殺堂』不管你是誰,縱然位高權重,縱然實力強橫,縱然身在天邊之外,也要讓你濺血亡命、從無例外!

絕對不能要你逃脫!

荒古血脈不死,「天殺堂」將寢食難安!

對方不死,死得將是自己!

「今日,你們誰都逃不掉!」一道聲音似從寒窟九幽而來,森冷無情,黑衣人影全無徵兆地出現在了韓星面前。

「轟」

黑袍人的雙手,陡然間出現了一把碎星烈焰錘,殺機衝天而上。

錘上燃燒的火焰像是一座火山在爆發,重重的拍下來,像是可以打碎一座大山,震懾人的心神。

枕上歡:總裁寵妻99式 「隆隆隆……」

碎星烈焰錘帶著雷鳴聲,一下子向著韓星砸落下去。

下方,眾人倒吸冷氣。

一時間所有的人臉色煞白,滿面的駭然。

他們只覺得死亡的氣息撲面而來,連呼吸都困難,只怕下一刻,碎星烈焰錘破裂空間爆碎成的漫天光點,就足以將三千虎賁衛士全部滅掉。

這是一種戰神級以下修士,無法抗拒的絕殺手段,瞬間將三千虎賁衛士淹沒!

「攝!」七彩靈光涌動,卻是殷天祥將祭出一張羅天網,橫在了空中護住了眾人。

咔嚓!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