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他以為自己只要碰上這麼一個家世顯赫的女神,從此之後他的神生就會因此輝煌了。

然而,並沒有。

雲夢瑤只不過是把他當成一時的玩物罷了。

呵呵。

這個雲夢瑤往後一定會讓她後悔她曾經做的決定。

紫淵劍不明白為什麼閻王不願意告訴他這個蘇婉第五世的下落呢?

為什麼?

難道閻王不想幫蘇神報仇雪恨嗎?

紫淵劍不明白。

閻王一直嬉笑,想要趕緊撤離現場。

但是卻被紫淵劍死死按住了。

任憑閻王怎麼掙扎都是沒有用的。

「紫淵啊!我啊,這都是為了蘇神好呀。你想想蘇神真的會想回到神界那種爾虞我詐的生活之中嗎?」閻王覺得自己說了也是白說。

因為,之前他也和風華頌說過了同樣的話,但是風華頌卻不聽,要一意孤行。

還有那個水神也是如此。

現在這個紫淵劍應該也是差不多的了。

「不,我有大計。」紫淵劍拍了拍閻王的肩膀,冷冷一笑,示意他千萬不能對這些獵人下輕手,能使勁整就使勁整他們。

「這些破壞靈動森林自然生態的,我不為他們是問,這神界的大自然神也是會來懲罰他們的。」 迷婚計,御用俏佳人 說完后,閻王便飛速的離開了現場。

紫淵劍回頭,看見了頭髮火紅的燭神。他的心裡毫無波動。

他知道這個是神界之中的神,但是只是一個小小的神,根本就無足掛齒。

也不知道這個小神怎麼會在這裡呢?

不知道他要做什麼?

不如直接殺了他,取走他的神魂之心好了。

算了,既然神帝已經是答應會接蘇神回神界。

那麼這一萬個神就先殺到這裡好了。

燭神殷勤的笑著。

他十分的激動,今日是算見到了傳說中比神帝還要厲害的神劍了。

「讓開?」紫淵劍冷冷的說道。

他的眼中只有蘇婉。

他閃現上去,直接出現在了公孫婉兒的面前。

他的眼神瞬間變得暖和了起來。

彷彿他再也不是一把冰冷的劍了。

而是有心臟有熱血的人了。

這公孫婉兒的內心都是蒙蔽的,眼前這個男人到底是誰?

為何他的戾氣這麼重,居然將這些人全部殺死了。

而且可以做到瞬間殺幾十個人於無形之中。

這真的是很奇怪。

可是,這個人剛剛又救了自己。

所以,他到底是一個好人還是一個壞人呢?

真的是十分奇怪。

而且他也與自己一樣穿著同款紫色衣服。

封漠也是跟隨過蓬萊老者的。

面前這個男子身上的神法十分的強大,不是一般神。

這神法跟自己的師尊蓬萊老者有得一拼了。

能做到這樣的神法,在這個神界之中並沒有幾個神。

而且這個神身上透著一股寒氣。

難不成他是紫淵劍?

師尊說過,這紫淵劍早已經是丟失很久了,這如今怎麼變成人形突然出現在了靈動森林。

而且還救了他們呢?

此時,六月理已經是趕來了,她看到了這一場景,瞬間吃醋了。

她的心裡很是難過,她在想為什麼紫淵劍看到這個蘇婉眼中就會有溫暖的光,而看到自己就是如此的冰冷。

她與他在這個靈動森林之中這麼多天了,他紫淵劍怎麼一點也不愛自己,哪怕是正眼看下自己都是不願意的。這是為什麼呢?

就因為蘇婉陪了他數千年嗎?

呵呵,也對。數千年的感情,怎麼可能會是幾個月感情能超得過的。

這不是在百日做夢嗎?

可是,六月理心裡還是有怨氣。她只不過是想尋求一份屬於自己的愛情有這麼難嗎?

「主人。」紫淵劍帶著一絲哭腔難過地叫出了口。

然而公孫婉兒卻是十分懵比的。

這個人是誰?怎麼會叫自己主人呢?

「你認錯人了吧?」公孫婉兒仔細的再看看紫淵劍的臉。

長得很好看,可惜真的不認識啊! 紫淵劍紅著眼眶,他的心裡十分的難過。

但是他也知道這就是輪迴,輪迴可以使千年的記憶在瞬間消失。

可以使千年的情分,這一瞬間化為烏有。

沒關係,現在蘇神第五世公孫婉兒還不認識他。

但是他願意慢慢地將主人蘇婉的事情講給公孫婉兒聽。

他也只要神帝提前取消對蘇婉的懲罰,面前的這公孫婉兒就會想起過往的一切,擁有蘇神的一切記憶,並且可以回到神界當中。

但是,紫淵劍等主人蘇婉實在等的太久了,而且他還有偉大的復仇計劃,要講給她聽。

眾人在靈動森林一處地方齊齊坐下。

紫淵劍開始講述當年蘇婉的事情。

「蘇神……所以,現在你就是蘇婉的第五世。這整個神界至今能存活到今日,它都是建立在我們的生命之上。所以,我們定要復仇!不奪神界不罷休。」

紫淵劍斬釘截鐵的說道。

一說到這個復仇的事情,他的心便變得熱血沸騰了起來。

他當然也害怕神會偷聽。

於是他在這裡設置了一個姐姐,只有裡面才可以聽到外面的聲音,而外面卻聽不到裡面的聲音。

燭神急忙應和。

現在,他已經是選好了隊伍,他要站在蘇神的這一邊。

只是現在站在蘇婉這一邊,可能以後時局要是有所變化的話,燭神可能又會倒向另外一邊,他就像是一棵牆頭草一樣,兩邊倒。

哪邊對他有利,他就會倒向哪邊,畢竟他當初選擇幫助公孫婉兒的最主要原因就是因為想要藉助她的力量,成為神界的九重天天神罷了。

燭神不時的朝紫淵劍設置的結界外面看了兩眼。他就擔心他說的這些話會被神界的神聽了去。

後來,燭神選擇少說話。

公孫婉兒聽完紫淵劍的話,感到十分的懵逼。

自己怎麼可能會是蘇婉的第五世呢?

她十分普通,並沒有什麼神力呀。

不過,她是想起來這些年經常會做的一個夢,那就是關於一個叫做風什麼的男子的夢。

而且上一次這個叫風華頌的男子結婚的時候,她的心卻像被刀扎了一般的疼痛。

「風華頌?呵呵。」

紫淵劍說起這個名字的時候,他的眼神之中充滿了肅殺之意,顯然他是十分痛恨風華頌的,在他的眼裡,風華頌就是一個負心者。

當初,風華頌可以不顧一切要去沒有任何神法的蘇婉,如今蘇婉只不過是在人間輪迴了幾世罷了,而他卻已經是休妻再娶了。

這讓紫淵劍感到十分的憤怒。

比起雨霖神君來說,現在他的心中更是痛恨風華頌的,要是風華頌現在在他的面前的話,他一定會不擇手段的折磨他。

「蘇神!」

「蘇神!」

……

華北笙、孫子涵與陳奎都感到了十分的震驚。

這個蘇神他們都是有聽說過的。

蘇神曾經是神界的守護之神,是神界的星宿神。

她的神力和威名遠遠超過神帝。

可是後來不知道為什麼,她卻消失了在神界之上,現在通過紫淵劍的解釋,原來這個蘇神是被整個神界所陷害,才淪落到了凡界受難來了。

「神界這麼黑暗的嗎?」孫子涵問道。

他再想想,現在的凡界似乎跟著神界也是差不多黑暗的。但是總體而言還是比神界要好的多。

起碼凡界當中對這些權貴有能力的人還是十分尊重和公平地,幾乎沒有人敢去謀害他們。

沒想到這個神界卻是連有權勢的人都要迫害。

「我就說我蘇老大並不是一般的人。」陳奎哈哈大笑的,他的聲音十分的粗獷,震得盛宇都想捂住了耳朵。

盛宇十分欽佩的看著這個公孫婉兒。

以前他就很想和這個公孫婉兒比武,想一較高下,如今想想,他似乎已經沒有了這樣的資格,他並不配與神進行決鬥。

封漠顯得十分的冷靜,他還是一如既往溫柔的看著公孫婉兒。

即便她是蘇婉五世又如何,那她現在也還是公孫婉兒呀,她依然是自己心裡的婉兒。

至於這蘇神,他只聽過名字,沒有見過。

重生后我成了男神的黑蓮花妹妹 至於這個為了蘇神復仇的事情,定是要從長計議,還沒有那麼快實現吧。

現在,封漠只想守著自己的公孫婉兒過一輩子就可以。

而且,公孫婉兒聽完紫淵劍說的話,她內心滿滿氣憤。

她是為了蘇神的遭遇而感到氣憤。而並不是為了自己而感到氣憤,在她現在的眼中看來,蘇神和自己其實就是兩個不一樣的存在者。

這個世界上並沒有什麼事能真正做到感同身受的。

公孫婉兒現在根本就沒有蘇神的記憶,他只是聽見紫淵劍講著這過往的事情。她就像是一個聽書者聽著講書人講著別人的事情。

她十分同情這個蘇神,也感到十分的憤恨。

按照公孫婉兒的個性,她現在肯定是炸了。

「她怎麼不懟回去?」公孫婉兒直接從地上站了起來,情緒十分的激動,她有點恨這個蘇神為何性格如此的軟弱,不懂得反抗呢?

「你這個問題?問你自己啊!」孫子涵抬頭問著。

華北笙也是抬頭仰望著公孫婉兒,現在他感覺自己離公孫婉兒的距離越來越遠了。要是她真的是這九重天天神轉世的話,那自己和她的距離真的是十萬八千里了。

那他這一世與公孫婉兒是不可能的,那麼下一世呢,下下一世呢,在下下下一世呢?

永生永世都不可能的。

華北笙低著頭。

他的心裡十分的難過。但是也只能是苦笑了一下,他朝封漠的方向看去。

封漠的眼神中依然是有著一片星辰,還是十分的溫柔,他對公孫婉兒的愛意,似乎並沒有因為紫淵劍說的這些故事而有任何的改變。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