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原本他已經歷經第一劫雷罰淬體,徹底踏化神境,成為化神修士。

正好想打壓秦墨,來向全門派的人宣示自己的崛起。

不想秦墨修為之厚,他完全震壓不住不說,甚至秦墨修為玄妙,現在不但沒有被打壓,反而有逆勢反壓之威。

「該死!」

王漢怒火三丈,雙眼盯向秦墨,眼神凌厲如刀,恨不得活吞了這廝。

此時秦墨反而沉靜了下來。

最近幾十年苦修,他的修為雖有增漲,但具體有何戰力,他也不清楚。

眼下倒是大致清楚,可以跟化神前期修士一斗。

如此,即使是遇上化神初期修士,縱是斬殺不了,也應該能夠逃脫。

事實上這一切都是『殘魂』的指點功勞。

若非這傢伙指點,自己也斷然不會在修為上如此超前。

想到這,秦墨雖對這傢伙依然有些警惕,但感激也深了許多。

【神獄】第二層的『神印』之力,如今已然大成。

如今靈力的修鍊也徹底蛻變。

「哼!果然蠻不講理,你到底交不交出靈蠶。」王漢面上無光,不得不提高聲音,雷目喝斥般的盯著秦墨。

「靈蠶本是天蠶師姐自願放在在下這裡豢養。」秦墨自然不會輕易交出此蠶。

「你說自願便自願!」王漢狠目盯著秦墨。

秦墨絲毫不怯:「晃師兄,勞煩你作個證。」

遠處圍觀的晃榜臉色頓生尷尬,苦笑道:「秦師兄,此事晃某沒法作證,還請師兄不要為難晃某啊。」

晃某早前已經將碧焰赤陽果和七階靈指找到,並且給了秦墨,至於於念等人的要求,也都完成。

秦墨也知道要讓晃榜幫自己得罪王漢根本不可能,畢竟王漢已經踏入化神之境,如今雖然還只是內門弟子,但只要經歷第三次雷劫,徹底進入化神后,便有機會可以隨意挑戰核心弟子,只要戰勝,便可取代這名核心弟子,成為新的核心弟子。

即使是挑戰失敗,也會直接納入門中長老之位。

如果是核心弟子戰敗,也會直接納入門中長老之位。

因此,在門派里,長老的地位比核心弟子的地位總是要顯得微妙的低上一等。

畢竟核心弟子是直接竟然宗主之位的。

不過若是能夠成為門中大長老,地位自然也就比核心弟子要高上一籌。

但門中僅有一位宗主,而大長老卻可以有好幾位。

「罷了,既然晃師兄不願意幫忙,在下也不強求。」秦墨雙手負背,一副洒然之態。

「哼!如此,你還有什麼可說!」王漢強聲怒喝,鎮壓不住秦墨令他大為失顔,必是要從秦墨手裡奪回靈蠶,這才能挽回幾分顔面。

「沒什麼可說的。」秦墨並不打算交出靈蠶。

王漢怒聲再重:「你到底是交與不交!」

「不交!」秦墨斬釘截鐵。

「你敢公然挑釁門規,我今天替門規罰你。」王漢雙目如雷,手裡的火雷扇猛搖,赤金色的火焰之中夾帶著奇怪的赤紅雷電,瞬間鋪滿半邊天空。

「你還不是核心弟子呢,代替門歸處罰?你配嗎?」秦墨臉上怒色也極重。此人不過是天蠶此女不知以什麼手段拉來的幫手,美其言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事實上現在依然也還只是內門弟子。

「給我死!」王漢怒不可揭,揚手一震,【火雷扇】捲起濤濤凶威,立即朝著秦墨湧來。

【火雷扇】六階靈器,扇中煉有一頭雷鳥器靈,難怪擁有雷屬性,雷屬性與火屬性相合,火雷的威力爆增。

秦墨『魔瞳』將此扇看在眼中,也不多遲,立即隨手一抬,袖口下飛出一條黑影,此黑影迅速在四周一張,便捲起恐怖陰氣,瞬間封了四周百丈範圍。

魂幡之中的恐怖陰靈之威,令晃榜等人也是面色巨變。

在陰氣之中,更可見一尊化神分身,以及一尊偌大的紅影巨屍。

「看來這件陰靈法寶已經煉化掉了『黑風』。」晃榜面色大變,縱然是他,此時也感覺到魂幡之中的霸道陰靈之威令他大生忌憚。

「此陰靈法寶真是玄妙,若是我能搞到手就好了。」田鵬臉色驚變之餘,大為羨慕的咂嘴弄舌。

「嘿嘿,你就不怕自己的『粉紅妖姬』被此幡煉了?」晃榜怪笑。

田鵬立即臉色生苦。

「煉化『黑風』后的【修羅魂幡】不知道威力如何?」

秦墨輕哼一聲,毫不遲指引指朝著半空卷下的火雷點去。

【修羅魂幡】之中,『化神分身』與『紅影巨屍』迅合在一起,爆發出難以想象的恐怖之威,朝著半空火雷撲去。

火雷竟直接被魂幡撕裂成兩半,這且不說,『魂幡』更是強行要吞噬掉雷鳥,火雷之中的雷鳥一聲驚空長鳴,疾疾的逃回王漢手中『火雷扇』,即使如此,雷鳥也是靈威耗損嚴重,被魂幡吞了不少靈能。

魂幡本是陰靈法寶,對於魂靈有著天生克制之妙,器靈同樣也屬魂靈,因此魂幡也能剋制。

「想不到已然化神的王漢竟然也吃了不少苦頭,秦師兄此人的手段確實霸道。」晃榜眯起眼睛,大為驚異。

「罷了,以後見著此人還是繞道走吧。」田鵬搖搖頭,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

「嘿嘿,繞道走?這就沒必要了。此人雖強,對我們也是好事,他尚未化神,想必化神丹藥準備的也是不足。」晃榜一副深笑樣子。

「晃師兄,你難不成你想叫此一起去奪『九旭草』。」田鵬驚道。

「他尚未化神,『九陽草』對他也有用著難以想象的妙用,如果是化神,『九陽草』的作用也就削弱大半,這且不說,即使是化神修士當真願意與我們一起,他若強吃,難不成我們還敢阻攔嗎?秦墨畢竟只是『入化』。」晃榜深笑道。

「如此一說,這秦墨越強,對我們倒也確實有好處。」田鵬點頭認同。

「該死!」王漢皺緊著眉頭,臉色鐵青,手中的【風雷扇】更是裂出細小裂紋,而且『雷鳥』器靈也被強行吞走不少魂靈,損傷不小的樣子。

就在這時,一道霸道神威降下,天空之上浮現一座巨蓮。

巨蓮一出,立即灑下鋪天霞光,盪下的神威震得所有人都是一驚。

有核心弟子出手。

所有觀戰的眾人立即一擁而散,紛紛逃走。

王漢也是臉色一變,不敢遲疑,迅速遁走。

門中鬥法可是觸了門規,季菊出手,並未下手,只是提醒,想必季菊注意到,門中不少大人物也都注意到了。

秦墨不遲,立即縮回修室。

門中的大人物不少,自己連化神修為都沒有,還是老老實實低調。

「季師妹出手可是真快呢!竟然放走門中鬥法狂徒。」一聲凌威聲音傳出。

「金師兄府上的妖獸可關好了,別再傷了門中弟子。」季菊的聲音回傳。

「哼!我修鍊洞府的事,何時輪到你操心!」金不歸大怒。

「我只是關心門中弟子死了也無人出聲。」季菊不怯。

金不歸沉寂下來。

半空上的巨蓮也迅速消失。

秦墨看了看半空,臉色古怪,旋即神色一沉,不再關心此事,正打算坐定恢復,這個時候修室外竟再傳來波動。

「在下與晃榜師兄似乎並沒有太多交情。」秦墨黑著臉,剛才晃榜不願出面,他對此人也沒

「秦師兄莫怪,王漢師兄畢竟已然化神,秦師兄有強大法寶應對,自然是不怕,但我等可就沒有秦師兄這般手段了,哪裡敢得罪化神修士。」晃榜一副笑臉,隨手便取出一瓶丹藥:「這裡有一瓶六階靈丹,算是在下向秦師兄陪個小罪。」

「晃師兄無事不登三寶殿,恐怕不只為陪罪吧?」秦墨眼神閃礫,並沒有接過此小瓶。

「秦師兄誤會了,這瓶六階靈丹確實是陪罪的。」晃榜笑道。

「晃師兄有話不防直說。」秦墨說道。

「嘿嘿,『九旭草』不知道秦師兄可有尋集到?」晃師也不隱晦,直接說道。

「『九旭草』。」秦墨眼睛一跳,自然知道此草在煉製化神丹藥的必備藥材之名單之中。不過秦墨眼睛微沉,一副疑慮之態:「晃師兄難道還要進行鬥法交換?」

「秦師兄誤會了,『九旭草』在下身上也沒有的,這裡是倒是知道一些關於『九旭草』的消息,特地邀請秦師兄一起前往尋找此葯。」晃榜笑道。

「外出尋葯?抱歉,在下現今無法離開門派。」秦墨並未多想便拒絕。

眼下需要給季菊煉化『枯蓮』,在季菊眼皮子底下,他自然得老老實實的呆在門派里。

「這樣嗎?秦師兄不考慮考慮?」晃榜有些失望。

「不了。」秦墨態度堅定。

「好吧。不過若是秦師兄何時想通了,可隨時來尋找在下。」 至尊皇女之駙馬兇猛 晃榜見秦墨態度堅定,似乎確定不會去的樣子,也不好再相勸。

秦墨送走晃榜,大袖一揮,再次將修室中禁制打開。

眼下不過剛剛孕育『枯蓮』五十多年時間,尚無百年,秦墨也不好找季菊取消這無聊浪費時間的孕育。

「『九旭草』,等百年後再說吧。」

秦墨搖了搖頭,有些失落。

絕品靈師:腹黑邪王逆天妃 他本確實有些心動,畢竟此草是化神必備之物,而且他早已經讓榮華在門中打聽,但可惜,門派里售賣的各種靈草靈藥都是一些普通好尋的,有如這類珍希靈草,也是極難出現。

就算是出現,也大多被門派里的一些人物直接拿了過去,要麼是給自己親近之人備用,要麼就是直接自己用了。

即使是其他偏門手段,也幾乎難以搞到手。

畢竟是化神丹藥的必備藥材,除非是用同等價值的交換,幾乎是不會有人拿出來售賣。

不過對此,秦墨也不是太著急,眼下剛剛入化一百多年,雖近兩百年時間,但入化依然尚早,也不必過於著急。

取來一顆妖果,捧在掌中,立即安靜修鍊。

妖果對修為的助益是顯而明見的。

這次能夠與王漢斗得平分秋色,妖果自然有著不少功勞。 修鍊除了爭鬥之外,閑下的時間,大多時候也就是百無聊耐的靜坐苦修。因此有些修士幾十年,甚至是上百年不出世間,也就不足為奇了。而一些更為強大的修者,遇到修鍊瓶勁,甚至千年恐怕也不會在世間行走。

只是在世俗常人的眼睛里,因為時常見不到修鍊之人,所以才會覺得高深莫測,神出鬼沒。事實上獨自苦修,並不顯得那麼有趣,其至可以說是極度枯燥無趣。

不過秦墨對此倒並沒有太多遐想心思。

一旦沉寂下來修鍊,時間也就過得極快。

田園兒每天準時出現,準時離開,不過秦墨與此女聊的話並不多,孕育孵化『蓮種』的三個小時,兩人甚至一言不談。

不過這幾十年接觸下來,秦墨對此女也漸漸熟悉,並不似早前那般對此女冷眼相待。

三個時辰的孕育結束。

「秦師兄,你手指上纏的是『情絲』?」

田園兒似乎覺得二人關係也算親切,饒有興趣的詢問,結果秦墨臉色瞬間立變,眼睛里寒氣直冒,嚇得田園兒不敢再問,立即離去。

重生細水長流 接下來幾天時間,秦墨都依然冰冷著臉,田園兒不敢與秦墨說半句話。

至於晃榜所說的『九旭草』之事,秦墨早已經忘到雲外了。

有『枯蓮』之事纏著,又有季菊的丹藥和蓮籽供應,說不上好吃好玩,但好吃肯定是有的,精品丹藥以及降了品階的五品蓮籽,對修為的助益還是非常有效果。

五品蓮籽雖不比八品蓮籽,不過八品蓮籽自然也不是隨隨便便的,畢竟有如季菊修為如此高,八品蓮籽對她也有著極重的修鍊增助。

「秦師兄還在生氣呢?」

秦墨已經小半個月沒有理會田園兒此女,這天田園兒終於主動開口打破沉默。

秦墨冷冷冰冰盯了一眼田園兒此女,漠然閉上眼睛,『情絲』之事,在他心裡有如倒刺,任何人都觸碰不得,他也不會向任何人談及此事。

「好吧,這是季師姐讓我交給你的丹藥,以及蓮籽。」田園兒伸手取出『納儲袋』交給秦墨。

秦墨伸手接過,往袋中掃了掃,略微一怔:「怎麼多了?」

「我以為你不會再跟我說話了呢。」田園兒忽的笑道。

「你沒回答我的問題。」秦墨淡漠回道。

「好吧。既然你不高興,我以後不提就是。」田園兒吐了吐舌頭,竟做了個讓秦墨覺得意外的鬼臉表情。

秦墨暗暗微怔,想起剛開始認識她的時候,似乎也非常調皮。

可惜後來她漸漸地成熟起來。

臉上卻少了那份再難見到的笑容。

猛然,秦墨搖搖頭,將腦子裡的回憶掐斷。

親親老婆:寵你沒商量 時間久了,竟也越來越感懷起來。

田園兒將秦墨臉上一閃而過的溫柔看在眼中,臉上笑容更深了一分,笑道:「因為季師姐要外出一段時間,至於多久,季師姐沒說。」

「外出?」秦墨問道。

「想必秦師兄還記得那位莫師兄吧?上次你介紹莫師兄與季師姐相識,莫師兄將一座化神修士坐化的『洞府秘境』告訴季師姐,如今此人已經確切找到此秘境,因此季師姐打算親自出門一趟。」田園兒笑道。

「哦?」秦墨忽的眼睛閃礫,兩顆眼珠子轉個不停。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