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兩人洗乾淨后,簡直就是大變活人,瑪姬絕美,阿姆俊秀,如果放她們倆出去,沒準立馬就會有人拿出棒棒糖來勾引!

「神性。」

玖忽然說道。

「什麼神性?」

易林皺眉。

「不知道,只是看到她倆時,腦中突然跳出了這兩個詞。」

玖的聲音有些無奈。

「好吧。」

易林心思微定,隨後說道,「記著,沒有什麼事情最好不要一個人出去,恩,如果要出去的話,也要讓家裡其他人陪著你們,而且你們的衣服也得換一換,我怕有些人會壓抑不住。」

「多謝大人提醒。」

瑪姬兩人點頭。

「我是不是話有些多了。」

易林心中問道。

「好像是的,很少看到主人你說這麼多的廢話。」

玖說道。

「好吧,的確是有些不像我了。」

易林揉了揉太陽穴。

這個動作讓瑪姬注意到,她輕移腳步,來到易林身後。

「大人,我來幫你吧。」

瑪姬聲音甜美,小手微涼,摁在易林的太陽穴上時,有種說不出的愉悅感。

「大人,我給你捶捶腿。」

阿姆也過來。

「主人,我覺得你現在就像是一個墮落的奴隸主。」

玖出聲。

「閉嘴。」

易林眯著眼,享受著瑪姬的按摩,看來自己這兩個奴隸還真沒買虧。

「卧槽!」

忽然有震驚的聲音在院中響起,易林睜開眼,只見馬里奧他們回來了。

「易林,這蘿莉你哪裡找來的!是專門為了我嗎?」

此時馬里奧目瞪口呆,喉結滾動,一雙眼睛痴迷地盯著瑪姬,「我不記得我有和你說過,我是蘿莉控啊。」

馬里奧這赤裸裸的表現著實嚇到瑪姬了,瑪姬害怕地躲在了易林的背後。

「收起你的口水,她們倆是我買回來的奴隸,恩,也可以算是,」

易林語氣微頓,「家人吧。」

「哇,什麼時候奴隸的質量都這麼高了!真是沒天理啊!我咋就碰不到呢!」

馬里奧捶胸頓足,「這簡直比我那些收藏里的女主角都要好看無數倍啊!」

「得了吧你,收收你那淫賤的姿態。」

朱利安搖了搖頭,將身上的鎧甲卸了下來,他可是這個家裡最帥的男人,連易林都沒有他漂亮。

「對對對,那個,小妹妹,剛才那模樣不是我真正的樣子,我其實是很純潔正直,公正無私,胸懷社會的偉大青年。」

馬里奧也察覺到自己的失態,頓時和顏悅色,一臉正氣。

然而瑪姬卻是不相信了,就剛才那神情,簡直和發情的野獸,沒有什麼區別。

「好了,馬里奧,歪腦筋別動到她們身上去,想要釋放,去妓館。」

易林起身。

「嗚嗚,易林,在你心中,我就是那種管不住自己下半身的人么。」

馬里奧一臉悲憤。

朱利安在他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

「別問了,自己是不是,心裡沒點逼數嗎?」

說完朱利安,瀟洒自然擦肩而過。

「哎。」

布雷迪走過來,朝馬里奧點點頭。

「加油。」

蓋亞也拍了拍馬里奧的肩膀。

「你們!剛才戰鬥時還恨不得同生共死,現在怎麼狂插我刀呢!」

「加油?加什麼油啊喂!」

馬里奧很難受,有種被整個世界針對的感覺,這時候連風都涼颼颼的!

晚飯時間,一家人坐在院子里,瑪姬和阿姆則坐在了易林的腿上。

馬里奧在一旁,很是羨慕。

畢竟這兩小孩都太好看了,一想到如果能抱著她們,嘶!那滋味!

想著,馬里奧心中卻是輕嘆一聲,易林可是明言了,自己再有想法也只能憋在肚子里。

「大人,你吃這個。」

瑪姬用叉子叉了一塊肉,手虛拖著放到易林的嘴邊。

「味道不錯。」

易林咬下,朝她笑了笑。

其他人:「……」

「這飯沒法吃了啊。」

馬里奧率先捂臉。

「的確是有一點。」

朱利安將手中咬了一半的肉放下。

「要不,我們出去吃一頓?」

蓋亞建議。

「可以。」

布雷迪點頭。

「那走走走。」

一時間,院子里就剩下了易林,亞當以及瑪姬兩人。

「這麼大了,還是小孩心性。」

亞當搖了搖頭,隨後起身,「我出去晃晃,散散步。」

於是院子里,又少了一個人。

「大人,我做錯什麼了嗎?」

瑪姬有些慌。

「沒事,他們只是想出去散心而已。」

易林微微一笑,輕輕將瑪姬有些凌亂的髮絲撩到耳後。

「大人。」

瑪姬雙手抓緊了裙擺,不知為何,她感覺現在的大人真得很溫暖,如同春風拂面。

女尊之夫郎來攪婚 「大人,瑪姬一定會終身侍奉您左右,不離不棄!」

腹黑總裁的出逃小嬌妻 瑪姬忽然堅定地說道。

「主人,我發現了你真得是蘿莉控。」

玖說道。

「閉嘴。」

易林面色不變。

「記住,瑪姬,人是會變得,永遠不要輕下結論。」

易林搖頭。

「瑪姬不懂。」

「比如說在你眼中,我是一個怎樣的人?」

易林問道。

「在我心裡,您就是世間最為溫暖的光明,如那白衣著身的牧師,沒有人能比您更加和善,您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好人。」

瑪姬認真說道。

「撲哧。」

玖忍不住笑了。

「憋住。」

易林說道。

「好的,主人。」 喬在水坐在副駕駛位,羅陽,洪佳欣和譚勝美則坐在車廂後座。

在路上,譚勝美伸手悄悄地扯羅陽的衣擺。

羅陽還道她要給什麼東西他,等了一會,不見有表示。

他便輕輕地將手從她身後繞過去,拍了拍她另一邊的臀。

在車裡又不便說,譚勝美便用手機發了條信息給羅陽。

上面寫道:待會跟我上宿舍。

羅陽便捏了捏譚勝美的柳腰,表示明白。

總裁前夫,如狼似虎 車子駛進人民醫院宿舍樓內院,停了車,譚勝美先下了。

「牛仔,幫我弄一下宿舍燈泡吧。」譚勝美說道。

羅陽也下了車。

「大喬姐,小喬姐,班長,你們等一下,我很快下來的。」

說完,便上了樓。

即使是在宿舍里,說話也不便按正常話音來說。

不然在樓下的洪佳欣等人會聽見。

關了門,譚勝美才小聲道:「明天你得準備好錢。」

羅陽笑道:「這你放心。 袖手驚天:王爺請入榻 我出一半?」

當時譚勝美說一人出一半房款,那是隨便說的。

只因有洪佳欣等美人在場,若說由羅陽出全款買房,那不好聽。

「你送房子給我。」譚勝美上來摟住羅陽的脖子。

羅陽也摟著她的柳腰。

目光往下一射,透視著譚勝美那誘人的上圍,他呵呵一笑。

「你想反悔?」譚勝美著急了。

「沒有。沒有。我出錢就行了。房產證只寫我的名字?」羅陽笑道。

譚勝美的臉色黯了下去。

她滿心等著羅陽送一套房子給她,房產證上面只寫她的名字。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