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其實他這個問題,是問到了其餘弟子的內心深處,必竟那七宗大比可是十年才能有一次,能參加大比的人都是宗派中最為優秀的存在,所以好奇之心都是難免的。

「是啊,是啊!」

所有的人約而同的點了點頭,而後屏氣凝神,等著沐青青與雲婉蓉的回答。

「瞎說,那秘境之內怎麼可能都是寶貝與傳承,我們可是進到裡面參加七宗大比的!」

雲婉蓉嫵媚的一笑,而後開口。

「我們不信!」

聞言,許多人不由得大喝道。

「不信,怎麼不信?若不是我與青青兩個人福大命大造化大,早都死在那秘境之中的人魔區了,哪裡還有時間回來與你們閑扯!」

說到這裡,雲婉蓉也是微紅的眼眶,沒錯,全是兩人一路相互扶持,再加上運氣真的夠好,才能活著走出秘境,但她並不知道的是,沐青青的身後還有著王絡的幫忙,她只當是全都是沐青青一個人努力的結果。

「雲師姐真能騙人,若是沒有那傳承與寶貝,沐師妹是如何變得這麼厲害的?」

人群之中不知是誰,高喊道,所有的人聽后,也跟著鬨笑起來,而後便是不住的點著頭。

「若是想要問青青如何變得這麼厲害的,那麼你便要知道青青到底吃了多少你們不知道的苦!」

雲婉蓉伸出一隻玉手,在人前一個個的點了過去,瞪著眼睛說道。

外面眾人聊得開心,大殿之內的眾人也各自找好位置坐了下來。

但禪長老的身後,卻是站著兩個人。

「這?禪長老難道不讓他們二位坐下么?」莫天伸出,示意了一下身後不遠處的一排椅子。

「不必了,這兩個是我的徒弟,聽說我要來雲嵐宗,死活要眼著一起出來不可,不略做些懲戒,以後可還是想要上天呢!」

坐在下方首座禪長老不由得佯怒道。

莫天無奈,只得乾笑兩聲。

還懲戒?

不坐下就算是懲戒了么?

自己寵自己的徒弟,就不要表現的這麼明顯好吧!

莫天在心裡不停的吐槽道。

「不知禪長老此次登門,到底是有何貴幹啊?」

一旁的白長老看著莫天也不開口,也顧不得其他,只得先行開口問上一問,做為高級宗門聯盟中的一員,他此時的到來,可謂是寓意頗多。

「哦哦!」

說到這裡,那禪長老的目光終於是從兩位愛徒的身上收了回來,而後接著開口道:「我此次前來,自然是送來了貴宗此次的比賽結果!」

說罷,禪長老手掌一翻,一枚玉牌便是出現在了手中。

「這玉牌便是此次的比賽結果?」

眾人不明所以,他們實在不明白這一次比賽為什麼會如此的與眾不同。

「這玉牌之中一共存放著七宗的最終比賽結果,只要將玉牌捏碎,便可看到!」

接著,那禪長老緩步向前,將玉牌遞到了莫天的手中,隨後便又像似比較隨意的開口問道:「聽說此次貴宗參加比賽的是一名叫沐青青的弟子?」

「哦,正是劣徒!」莫天微微一笑,而後便將自己的目光從那玉牌之上移開。

「她是你的徒弟?」

那禪長老不由得失聲叫道,而其眼中也是明顯的閃過了一抹惋惜之色。

而站在其身後的一名少年眼中,失望之色更為明顯,但其身旁的那名少女,卻是一副幸災樂禍的模樣。

「禪長老可有事?」

莫天是何等的聰慧,只是這一句,便是感覺出這禪長老的表情實在是有些怪異,當下開口問道。

「無事,無事!」禪長老連連擺手,而後開口解釋道:「只是聽說今年的七宗大比出來一位天才,我也只不過是想要瞧瞧罷了,還想著到底是誰能教出來這麼一位好徒兒,沒想到竟然是莫宗主的徒弟!」

「哎呀,宗主,您別光顧著說話,倒是讓我們瞧瞧,這七宗大比的結果到底是如何啊!」 張北羽琢磨著自己也得還手不是。如果一味防守就顯得有點假了。再說了,按照趙子龍這架勢,是不會輕易停手,他要是再不還手恐怕真要遭殃了。

女王跳槽:拒寵前夫 就在趙子龍又一次舉著鋼管衝上來時,張北羽終於開始反擊。趙子龍勁大,下手狠,但是技術不行。舉著鋼管也就是直上直下的劈,張北羽側步一閃,躲過一次攻擊。還為等他收回手,張北羽一個轉身,卯足勁一拳勾在他腹部。

這一拳正好打在胃上,趙子龍哇的一聲,險些把早飯吐出來。他這麼一彎腰,張北羽彎臂曲肘,又一下砸在他背上。

咚一聲,趙子龍的身子往下一沉,眼看著就要倒下。他忽然扔下鋼管,往前一竄,雙手死死抱住了張北羽,大吼道:「南哥,上啊!」

從開打到現在,江南全程都傻愣在原地。趙子龍這麼一喊,所有人都看向他。怎麼辦?上還是上不,這是個問題。趙子龍這一聲把江南頂在杠頭上了。

這時候黑子就站在教室里。張北羽對他擠擠眼,那意思是趕緊來打我! 絕情:狠戾總裁契約妻 江南一咬牙一跺腳,大叫一聲衝上去。然後,他那軟綿綿的拳頭打在張北羽胸口。張北羽「啊!」的一聲大叫,顯得很痛苦,當然,也很浮誇。實際上痛苦個屁,一點也不疼。

江南沒有繼續動手,而是去拉趙子龍,嘴裡大喊:「子龍小心!快躲開!」趙子龍還是牢牢抱住張北羽,「南哥別管我,打他!」

江南聞言一愣,這一刻,是讓他感動還是氣憤?張北羽不知道,但他從江南複雜的眼神里看出的是感動。趙子龍這麼做為的不就是他么。

現在的情況是張北羽和江南面對而立,雙方都沒動手,中間還有個趙子龍。這氣氛實在太詭異了,詭異的張北羽都覺得有些尷尬。

不過這尷尬馬上就被打破。趙子龍出其不意地直起身,迅速揮出一拳打在張北羽臉上。他根本沒有注意,這一下連躲都沒躲,又是十成十的力道命中。鼻子嘩嘩的往外流血。趙子龍緊跟上來又是一拳,打在他下巴上。

張北羽心裡真的有點惱火,更多的是憋屈。被打成這樣還不知道怎麼還手,下手輕了沒用,還假。下手重了還怕傷著趙子龍。

趙子龍可沒他那麼多顧慮,翻腿一腳直接把他踹翻。然後轉身大吼:「南哥,你愣著幹嘛!快來啊!」江南看著他的表情,心裡感概萬千。趙子龍這麼做都是為了自己,他能怪趙子龍么?能拒絕他么?

江南狠了狠心,硬著頭皮衝上去。另外一邊小乞丐已經被gan倒,麻桿還在苦苦支撐,已然渾身是傷。三寶拉了這邊拉那邊,氣得不停大罵。

張北羽半坐在地上,不斷後退,雙手亂揮擋住江南和趙子龍的男子雙打。場面混亂到這種程度已經超乎他的意料,此刻他只想結束這場鬧劇。

江南下手很輕,只是做個樣子,力爭不被看出端倪。但趙子龍打得正起勁。就在兩人一左一右圍攻時,一個人影從門口閃過來,擋在了了張北羽。

來的不是別人,正是麥小妮。

麥小妮哭的眼睛都紅了,蹲在張北羽身前,將他擋在背後。「別打了,求求你們別打了。是我的錯,這件事因我而起,你們繼續收十班的保護費,別打他了。」

趙子龍的拳頭停在半空中。他不是張北羽那種立誓不打女人的人,如果真有女的犯起渾,他是照打不誤。可面對此時的麥小妮,他實在下不去手。

江南也看的一陣心疼,拉回趙子龍,說了一聲算了。孫健和胡開陽那邊也停下了手,混戰終於暫時停下。

張北羽受的傷其實也沒有多重,關鍵是心理不舒服。他抬手拉了麥小妮一把。麥小妮轉過頭,布滿淚痕和委屈的臉龐出現在他視線中。心中一陣隱隱作痛。

麥小妮哭著說:「對不起對不起,都怪我,是我不好。」張北羽頓了下,笑了出來,「傻丫頭,說什麼呢。扶我起來吧。」其實他自己站得起來,只不過這個時候讓麥小妮扶著能讓他心裡好過一些。

張北羽站起來看向小乞丐和麻桿。兩人也是傷痕纍纍,相互攙扶著站起來。江南幾個人退到一邊,讓他們倆走過去。

張北羽看著江南重重點頭,「呵呵,好樣的!」趙子龍站出一步,大喊道:「別廢話了,想打我們奉陪。今天要是不看在她的面子上,你能站起來?!」這個她當然指的是麥小妮。

麥小妮見趙子龍這麼凶,又攔在張北羽身前說:「別打了別打了,都是我的錯。」張北羽將她推到身後,站到趙子龍面前,一臉不解的問:「你就這麼恨我?」

趙子龍哼了一聲:「既然到了這個份上,我也不怕把話挑明。你忘了當初是怎麼被欺負的?沒有南哥,就憑你一個轉學生,能有今天在三高的地位!沒有我們,你不過是坨屎!南哥當初提出讓位,我是第一個反對的。你根本沒有資格跟南哥平起平坐,更別說做我們老大了。我們真是瞎了眼,會把你這種人當成兄弟!呸!」說到最後,他真的吐出一口,吐在了張北羽腳邊。

張北羽腦子嗡嗡作響,一團漿糊,疑惑的看向江南。他很想從江南的眼神中得到他想要的答案。他情願相信江南告訴了趙子龍一切,趙子龍的表現都是演出來。

然而,沒有。江南沒有給出任何回應。而是躲開了張北羽的眼神。也就是說,趙子龍是真情流露,他的憤怒,他的不平以及對張北羽的恨意都是真的。

張北羽沒有理由留在這裡,默默轉身往外走去。小乞丐、麻桿和麥小妮跟在他身後。走出來的時候,上課鈴正好打響。

麥小妮是好學生,可從來沒有遲到過。張北羽叫她趕緊回去上課,說自己沒事。麥小妮還在哭,一臉歉意,「小北對不起,都是我的錯。」張北羽輕輕撫著她的頭髮,「別亂想,跟你有什麼關係,回去吧。」她點了點頭,含著眼淚走回教室。

黑子並沒有走,他也站在走廊,看著張北羽不知說什麼好。

「兄弟,對不住了。本來想給你介紹大長腿認識,沒想到出了這麼件事,讓你看笑話了。」張北羽垂頭喪氣,很沮喪。原本他就是想用這種態度面對黑子,不過那是演出來的,可現在這種情緒竟然成真。

黑子爽朗的笑笑,「我那算什麼事啊,機會不有的是!走,陪你去醫務室處理一下吧。」張北羽感激的看了他一眼,帶著小乞丐和麻桿跟他一起去了醫務室。

他自己受的傷不重,有些破皮的地方擦點紅藥水,貼上創可貼。腦袋上被趙子龍掄的那一下也就是擦傷。

張北羽囑咐小乞丐和麻桿小心點。特別是麻桿,叫他回六班躲著去,別輕易露面了,畢竟他是這邊第一個動手的。想到這,張北羽心裡還是一陣感動。

麻桿和小乞丐都是合格的小弟,為了他可以毫不猶豫的跟曾經的戰友翻臉。對於別人來說叫翻臉不認人,對於張北羽來說是忠心。

張北羽叫小乞丐也低調點,他回七班也沒問題。趙子龍他們還不至於追著打。

交代完,他便跟黑子走出醫務室。此時已經上課,兩人都沒有回教室的意思。穿過操場來到了超市門口。超市門口擺著許多張桌子還有椅子,兩人在角落裡坐下來,一根接一根的抽煙。

「唉……」張北羽長長嘆了口氣。黑子拍拍他的肩膀,「多大點事,別難過。你也是經過大風大浪的人了,哈哈。」張北羽苦笑兩聲,沒有說話。

黑子沉默片刻,又問:「你跟江南是怎麼回事?前段時間一直傳你們倆不合,我還不信。到底怎麼了?」張北羽心裡把他從上到下罵了好幾遍,心想,黑子呀黑子,沒想到你也是個演技派。還不信?這事不就是你們搞出來的。

張北羽嘆了口氣,緩緩開口道:「黑子,不是我吹牛比,以我的能力,絕對能在三高闖出一片天地。」

黑子很鄭重的點頭,「我信!」他是真的相信。因為他參與過那場在外人看來是張北羽挑起的大混戰;見證過七班和六班的決戰;親眼看到他毫無畏懼的跟光頭俊一伙人干;也驚嘆過他秒殺虎牙。對於張北羽的實力,他深信不疑。

而張北羽話鋒一轉,「但是,我有幾斤幾兩自己也很清楚。這麼說吧,我是個執行者,不是領導者,我做事,得有個主心骨。我跟江南…只能說,他不是個合格的老大,所以,意見不合。」

「呵呵。」黑子輕輕一笑,「你說的對。你是一頭猛虎,可江南沒本事駕馭。」

張北羽心裡暗喜。自己幾句話,黑子就能順著摸上來。這也說明他是個聰明人。可如此聰明的人,自己真的能瞞得住么…

「算了算了,不說了。」張北羽搖搖頭,假裝氣憤,又點起一根煙。

黑子笑笑說,你既然心情不好,兄弟就陪你喝點。於是轉身進超市買了四瓶啤酒出來。他咕嘟喝下一大口,開口問:「接下去有什麼打算?」張北羽說,走一步看一步吧,反正得先解決了江南,實在不行,就去投靠天哥。

黑子玩味的笑笑,眼珠一轉,「齊天?據我所知,風火雷是從小就跟著他的,關係可不一般。你去了齊天那,混得再好也充其量是第五把交椅。你甘心?」

張北羽輕輕搖頭,灌了一口啤酒,憤恨的說:「當然不!雖然我知道自己不是當老大的材料,但怎麼著也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人物!可是沒辦法啊。說實話,紅狗和恐龍我又瞧不上。」

這番話說得滴水不漏。先表明了自己肯定不做老大,讓黑子消除顧慮。接著又直接表達出去自己要做二把手,提起黑子的興趣。說得不卑不亢。最後,把另外兩個有實力的人排除,接著,也就只剩郭悅一個了。

如果王子那邊進行的順利,讓郭悅有了「想跟王子在一起就要統一三高」的想法。那麼黑子就差不多該拋出橄欖枝了,這個計劃的關鍵時刻終於到了。 正當這莫天與禪長老聊天之時,一直守在一旁的諸位長老實在是有些堅持不住了,明知道這結果就在手中,可是莫天卻是一直與禪長老聊起來沒完,這不是吊足了大家的胃口么?

所以一直是心直口快的金長老,再一次開口催問道。

「哦哦,好!」

說罷,莫天笑著站起來身來,而後便向外走去,邊走邊說道:「既然是我們雲嵐宗的結果,我想到外面讓大家一起看一看吧!」

諸位長老也都覺得有理,於是跟在莫天的身後緩步向外走去,但是只有兩人個一直坐在那裡未曾挪動過分毫。

「趙長老難道就這樣一直看著她一步步向上走,最後踩在你我二人的頭上么?」

紅長老一雙眼睛陰鬱的盯著那逐漸離開大殿的莫天等人,而後沉聲開口。

「難道紅長老就想看著么?我又能有什麼辦法,單單剛才那一場與海罄的戰鬥便可以看出來,她如今的本事,已經遠非你我可比,而且她豢養的那個東西,絕非是你我可以撼動得了的!」

趙長老咬著一口鐵牙,一字一頓的開口。

他對沐青青的恨意並不比紅長老少,兩人一個是因為趙天泓,一人是因為紅若蘭,兩個從小便嬌生慣養的少爺與小姐,在沐青青身上栽了如此大的跟頭,叫他們怎麼能不恨。

「趙長老,紅長老,你們快啊,就等你們兩人了!」

紅長老剛要開口,大殿門口突然傳來了金長老的聲音,兩人互望一眼,面后便是一同向殿外走去。

此時的大殿門口已經被圍了個水泄不通,甚至有的弟子已經飛身上了大殿的殿頂,此時站在遠處的弟子,恨不得早些失出翅膀來,這樣才能看得真切一些。

「青青哪,你拿著這塊玉牌,飛到半空中捏碎,讓保證讓全宗的弟子都能瞧見了!」

莫天環視四周,最後將目光落到了那人群中的一襲白衣身上。

「是!師父!」

沐青青躬身行禮,而後雙手舉過頭頂,將莫天手聽那枚玉牌接了過來。

呼!

突然,沐青青背生雙翼,頓時飛到了半空之中。

「哇,快看,沐青青飛起來啦!」

「是啊,靈力化翼,這可是化元境後期的修為才能辦得到的!」

「嗨,你可拉倒吧,剛才沒聽說么,沐師妹已經不止是化元境的修為了,應該是聚台境,聚台境你懂么,比化元境厲害多了!」

一名弟子非常自豪的開口,彷彿那聚台境的高手就是自己一般。

「嘁!」

果然,他的話音落下,周圍想起了一陣不削的聲音。

那弟子也自知有些不好意思,憨笑著轉過頭去,看著那雙翼震動,停在半空之中的那道人影。

「好!」

沐青青垂眸,等待莫天進一步的指示,莫天旋即微微點頭,只說了一個好字。

話音還未落下,那玉牌便已經在沐青青的手中變成了一堆齏粉。

齏粉隨風飄蕩,那半空之中驟然出現了一道似有似無的能量波動。

隨後雲婉蓉內的弟子們便是看到一處影像,其影像之中,正是在一片寬闊的石場之中,一道通體呈現一抹紫金之色的能量石,靜靜的立在那裡。

而在那能量石的下方,是一名身穿銀灰色長袍,發須皆白的老者。

「諸位!」似是感受到了大家的目光,那老者卻是微微抬頭,開口說道。

眾人不明所以,不是說這裡面有那七宗大比的結果么?怎麼出現了這麼一道影像。

「可能大家都不認識我,不過沒關係,我自我介紹一下,我姓包,是高級宗門聖光宗內的執事長老,也是這高級聯盟之中的一名成員,今天我便要當著大家的面,將這些玉牌用我面前的這座試金石去真正的驗證一下,看看各宗最為關心的,七宗大比的結果到底如何!」

說到這裡,那包長老也是微微的頓了頓,而後便又是說道:「這一次七宗大比,比的是每個宗門之間的團結配合,以及一種變向的求生之智,還有最為最要的一點,是各宗的弟子的修為到底是怎樣的一個水平雖,雖說這每一隻是一種比試,但最終的結果還是要看在那危險的人魔區,我們的弟子到底是應該如何利用團結,打敗共同的敵人。」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