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或者說,這不是一本書,這是世界意識在曼德爾·愛德華到來的前五分鐘給葉靈的,血族的由來,和神的消失。

當然,菱寧很有理由相信,世界意識是怕他的主角太沒眼力見了,被主人直接殺了。

雖然《位面穿梭條約》上有規定不能殺位面里的主要人物,特別是主角。

但是那條約,要是主人真生氣了,對主人的約束力差不多等於零。

畢竟處罰對於主人來說並不算什麼。

「曼德爾·愛德華,拿著書離開這裡,不然誰也保不住你。」菱寧出聲警告。

曼德爾·愛德華挑了下眉,這時候反而平息了怒火,「會說話的兔子?」

雖然很感興趣,但是他也知道,這一人一兔怕真得不是他可以對付的,就算可以,付出的代價也一定不小。

「很期待和你的第二次見面。」

說完曼德爾·愛德華就消失在原地了。

「穆爾那邊和女主角見面了沒?」

穆爾·唐納德在葉靈知道男女主角的劇情開始之時就離開了城堡。

因為他公司里出事了,一直沒有出問題的公司突然出事,而且問題還不小,只能說,這CD的劇情。

「已經見面了,珍妮·勞倫去面試了穆爾公司的設計師,並且快速進入了公司高層的眼中。」

「嗯。」

其實只要劇情不搞事,已經基本放棄獵殺血族的穆爾·唐納德是不會再摻和到男女主角之間的故事裡的。

但是……要劇情不搞事是不可能的。

這可是連世界意識都輕易掌控不了的,他並不會讓任何一個人輕易的脫離原本的世界。

「主人,穆爾見到了血族強行綁架珍妮·勞倫。」

「……」葉靈沉默了會,難以遏制複雜的心情。

「這種事到底是怎麼遇到的,難道那血族蠢到當眾動手了嗎?」

「不是,只是今天穆爾的車半道壞了,正好距離公司不遠了,他就準備操近路走去公司,然後正好遇到了同樣走近路,但是正在遭遇綁架的珍妮·勞倫。」

————————————————

昨天靈雪做了一個特別奇怪的夢,現在已經不是很記得了。

【大概就是一條蛇,可以變成人的那種,小孩,特別喜歡看著靈雪,咬靈雪,說咬也不對,畢竟沒真的用牙齒咬下去,但是靈雪特別不喜歡那條蛇看著靈雪。

還有那條蛇變成人,夢裡靈雪感覺是變成人,但是看到的是一堆疑似枕頭的東西……

然後就是不知道怎麼的到了一個不知道是什麼地方的地方,好像是跟著什麼人在走,然後兩條路,其中一條突然飛進來一團黑的觸手怪。

靈雪本來是準備和蛇走另一條的,但是好像被推到了觸手怪那條,然後看到了一眾外星人。

之後好像發生了什麼,靈雪不記得了,然後就是一堆人對著靈雪丟炮竹,然後靈雪準確的接住給他們丟過去,還從身上拿出什麼丟過去。

但是奇怪的是除了第一個,炸的靈雪覺得震耳欲聾的外,就沒有炸的了,然後不知道怎麼的了,靈雪好像聚烏雲要招雷劈他們,但是烏雲一直遮不住他們全部的人。

然後靈雪好像和一群人走了,突然響起蛇不見,正要去找蛇又回來了

然而,突然又發現是假的,然後靈雪要抓蛇丟掉。

瘋魔廚神 特別傻,五指成抓,像是可以隔空握蛇一樣,然後第幾次都丟不掉,還被咬了幾個人,然後蛇圍藏在一個人身上,好像抓不住,最後抓住了,要蛇伸出舌頭才能知道發生了什麼,知道靈雪要找的蛇在哪裡。

之後就是蛇朝著靈雪的手心一直吐舌頭,然後靈雪丟掉蛇,去找靈雪的蛇,半道突然想起被蛇咬的人還沒解毒,回去給他們解毒的路上遇到了要找的蛇。

是人形,油頭粉面的小正太跟著一群扮做鬼殭屍的人……

然後一個老年人應該扮的是鬼的人,不讓我帶蛇走,蛇要走,蛇說他不能變會原型了,也不知道是怎麼和那群人在一起的,

然後我好像記得我還是帶蛇走了,去給那群了解了毒,然後可能還有什麼,但是不記得了。】 「……」這真的是……

不愧是劇情。

穆爾·唐納德覺得最近自己挺倒霉的,本來在葉靈的城堡待的好好的,一直沒事的公司突然出事了,必須要他親自回來處理。

然後設計部有人辭職,必須要招人,今天去上班,半道上車還壞了,還查不出原因,要知道那可是價值百萬的新車,雖然不是很特別好的,但是也沒那麼容易出問題吧。

在然後,抄個近路就遇到了綁架,還是血族在綁架他的員工。

「快走!」珍妮·勞倫雖然希望有人能救她,但是也不希望將無辜的人牽扯進來。

那兩個血族也看到了穆爾·唐納德。

說實話,除了珍妮·勞倫這個不知道血族發生過什麼事的人外,三個血族加穆爾·唐納德這個喜歡上血族的血獵,都感覺到挺尷尬的。

「能放了她嗎?她是我的員工,要是出事了還挺麻煩的。」穆爾·唐納德商量性的開口。

那三個血族面面相覷,但是卻沒有一個放手的。

「抱歉,這個女人是王要的,我們不能放。」那血族還是很有禮貌的。

畢竟這位也是有大佬罩著的,而且那個大佬還為了這個人殺了科茲莫家族的三代,後來還廢了科茲莫整個家族。

那可是一直追隨王的一代家族,還不是說廢就廢,也沒見王回來后給他們討公道。

穆爾·唐納德扯了扯領帶,「但是馬上就要上班了,她在負責的事還挺重要的,你們要是帶走了她,我今天就得更煩了。」

「這種小事只要您和大人說了,很快就會解決了,請您不要為難我們,我們生存也不容易。」三個血族也是很煩惱的。

怎麼就這麼倒霉呢,抓人的時候正好遇到了這位。

珍妮·勞倫在短暫的懵逼之後,也發現了這三個血族並不敢動總裁,趁血族不注意就跑到了總裁的身後。

穆爾·唐納德:「……」

見三個血族要動手,穆爾·唐納德連忙喊道,「你們要是動手了,靈立刻就會過來!」

雖然他可以對付這三個血族,但是現在快要上班了時間不夠,最主要的是,他武器不在身邊。

但是喊出這句話后也依舊挺忐忑了,畢竟他知道葉靈並不在他身邊,只能賭這三個血族上不上當了。

三個血族果然遲疑了。

穆爾·唐納德看準時間拉著珍妮·勞倫就跑。

「被騙了!」

婚令如山:契約萌妻,別想逃 婚前試愛:緋聞萌妻嫁給我 「該死的!」

「趕快追!」

三個血族紛紛追出去,身形成了影子。

「我們跑不掉的。」珍妮·勞倫現在後悔死了。

她看著那三個血族對總裁很尊敬,以為總裁可以讓他們放棄抓她才跑到總裁身後的。

但是沒想到總裁也只能跑,只是人類怎麼可能跑得過血族呢?

「閉嘴!」穆爾·唐納德邊跑,邊在心裡計算時間。

他當然知道跑不過血族了,他也沒想過會跑掉,他只需要堅持到葉靈來就可以了,也不需要多長時間。

最多一分鐘。

他知道,葉靈救他不管多遠,最多也只需要一分鐘就可以趕到。

所以他只需要堅持一分鐘保護要自己不受傷,再讓珍妮·勞倫不被抓走不死就可以了。

珍妮·勞倫被穆爾·唐納德呵斥了,也識趣的不再說話,只是跟著穆爾·唐納德悶頭跑。

十三秒。

「您還是放棄的好,您知道的,比速度您完全比不過我們的。」血族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十五秒。

穆爾·唐納德咬牙充耳不聞,只是心中數著數。

「您也別想著大人會來,我們來的事大人並不知道,而且我們也不是因為您而來的,大人也不會在意的。」

血族已經到了兩人的前面,穆爾·唐納德終於停了下來,但是臉上並沒有慌張,反而帶著笑。

十七秒,也不錯了。

「你猜靈現在知道我和你們對上了沒有。」穆爾·唐納德撣了撣西裝上的皺褶,臉上帶著笑。

三個血族聽后臉色頓時就變了,他們並沒有看到穆爾·唐納德發送信息,但是這事也說不定,畢竟另一個是那位大人。

完全猜不透實力的大人,和王或者說是比王還要神秘的大人。

「我們並不想與您為敵,但是您也不能妨礙我們辦事,即使顧忌您我們也是不會放棄的。」三個血族的臉陰沉下來。

「如果您不讓開,別怪我們對您動手了。」

聽了這句話穆爾·唐納德一點感覺也沒有,但是他們卻本能的感覺到了危險。

立刻後退數百米。

紅衣翩飛,墨絲飛揚,葉靈從上面飛躍到穆爾·唐納德的面前,紅色的眼瞳泛著冷光盯著數百米外的三個血族。

那三個血族立刻趴在地上,瑟瑟發抖。

「大人饒命,我們也是奉命行事,唐納德先生一直擋著我們沒辦法,只能口頭威脅,絕對沒有動手的打算。」

「穆爾·唐納德也不是你們能威脅的,這次便放過你們,回去告訴愛德華,人他今天帶不回去了,若是想要就給我找個給珍妮·勞倫替位的來。」

「是!」

三個血族完全不敢多啰嗦,立刻化為蝙蝠飛走了。

葉靈這才轉過身看向,穆爾·唐納德。

「怎麼什麼事都管?」

聲音冰冷,讓珍妮·勞倫忍不住瑟縮了下,雖然害怕,但是還是鼓起勇氣為穆爾·唐納德說話。

「對不會,總裁是因為我才會和那三個血族對上的,您要處罰就處罰我吧。」

然而葉靈卻根本沒有管珍妮·勞倫。

「不是和你說了,遇到解決不了的就叫我的嗎?」

穆爾·唐納德面對葉靈快要實質化的寒氣一點也不害怕。

「我知道你會來的。」臉上帶著完全信任的笑容,抓住葉靈手的動作也非常的熟練抓住葉靈的手。

珍妮·勞倫有些發愣,血族和人類也可以這麼相處嗎?

而且看那三個血族的態度,這個血族的地位還不低,能直接叫血族之王的名字。

愛德華,是那位血族之王的名字吧。

能直接叫血族之王的名字,但是面對總裁只是,雖然冷,但是可以看出,對總裁很寵的。

總裁牽她的手也不說什麼,反而還很配合。 「……」沒辦法,怎麼說也是自己寵出來了,任性也只能繼續寵了。

「公司的事還沒解決?」

說到這個穆爾·唐納德就頭疼,委屈的低下頭,「不知道為什麼,公司最近大小事不斷,好像是有人故意針對一樣,但是又找不出原因。」

像小狗。

像一隻可憐求安慰的小狗。

但是葉靈不能說,因為這人會鬧。

像摸小狗一樣揉了揉穆爾·唐納德的頭,「不用擔心,不會有事的。」

只要男女主成功會和就可以了。

「你陪我。」穆爾·唐納德也不知是葉靈摸他頭是當什麼在摸,還是不在乎。

應該是不在乎吧,畢竟這貨還抓著葉靈的手晃蕩撒嬌。

「不準拒絕!」一看到葉靈張嘴,穆爾·唐納德立刻嚴厲的道,可謂是非常的有先見之明了。

「……」葉靈揉了揉眉心,非常的無奈,「好。」

穆爾·唐納德立刻露出燦爛的笑,簡直沒臉看了,珍妮·勞倫感覺她7一個人幹掉了好大一碗狗糧。

嗝~

好撐!

而唐納德公司的員工今天看到了他們平時不苟言笑,嚴厲到三米內寂靜一片的總裁大人,臉上帶著痴漢般的笑容牽著一個女人的手進了公司。

而跟在他們身後一起進來的技術部新來的頂樑柱一臉的恍惚,顯然是被摧殘的不輕。

公司里一眾女員工的心都碎了,總裁冷歸冷,但是也是一個大帥哥啊,都是她們平時做夢肖想的對象。

現在真的只能肖想了。

她們可不敢有總裁既然談戀愛了,那麼她們也是有機會的想法。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