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而他自己,則現在是進了後勤辦公室,這是一個十分優越的工作。風險點小,而工資還高,實在是一個養老的佳地所在。 他家有關係,有後門,所以想調一個人,比如他的女朋友黃鶯進去市立醫院,當一個編製內人員,是綽綽有餘的。

但是,他的父母不一定允許他這麼做,除非,他告訴父母,明確告訴父母他要娶這個窮女子,這個農村女孩。

但是,他還沒說。只是介紹說是同學里的女朋友。

他的父母還以為他是隨便玩玩,上學隨便找個人陪伴呢。

但是黃鶯對他卻是真心實意的。黃鶯甚至覺得,為了他,最好是羅小冬的面都不要見。

這就是三者之間的微妙關係。

黃鶯去見羅小冬的時候,是為了中草藥的事,因為黃鶯已經見過周若男了,和她爺爺黃鐵生已經開始領取羅小冬的工資了。

李麗香根據周若男的指示,在村委大院貼了告示,招聘六十歲以下的員工,月薪四千,但是不是無限招聘的,第一批人,招到三十個人為止,這三十個人,可能要開山劈石了,也不是很清閑,要有一定的勞動量。

另外,羅小冬覺得,這修路的事,不能專靠老農民,但是請建築隊吧,修路修路,動輒就要百萬千萬,自己又負擔不起,所以目前暫時,就湊合湊合,修一條土路,然後打幾口機井,然後種上一些天麻羌活什麼的,就好!

羅小冬還曾想過,這天麻羌活好種植的話,讓老百姓都種上中草藥,我再高價收購,或者直接讓老百姓晾乾,收購乾的草藥,高價收購,然後在關天下的網店上向全國售賣。

這樣的情況,應該可以吧?

但是胖子說:「你現在雖然賺了點錢,發達了點,但是你哪裡來的本錢,能收購千萬的,噸級別的中草藥呢?如果你沒本錢,豈不是坑了這些老百姓?」

周若男也說道:「這樣的話,不如你自己種植一年,虧本了也是自己的事,不會虧到老百姓身上,老百姓嘛,我看,該種啥種啥,種麥子的我看也挺多的嘛!」

羅小冬想,這種麥子,一點也不值錢,現在麥子不管是什麼品種的麥子,都越來越不值錢,價格低的要死,主要還是,市場上沒地位,很多歐洲美洲進口的小麥,他們的粒大飽滿,出來的面,也勁道。

羅小冬早就明白這個道理,因此三畝荒地,最初的三畝荒地,早就不種植小麥了,而是改種蔬菜等等。但是由於貧瘠,施肥也起的作用不大。

羅小冬想,不如就先拿自己的三畝地,加上租的那些土地中稍微肥沃一點的,種上草藥,然後做一個表率吧。

黃鶯和她爺爺黃鐵生,不這麼想。

黃鐵生是一個老中醫,在村裡最初是大集體的時候,大鍋飯的時候,就已經是學徒了,而後,師傅死後,自己又給人看病,一些疑難雜症,都可以看好。

但是,由於現在年歲已大,所以看病的次數也少了。

本仙就是這麼狂 但是,雄風猶在。

黃鐵生這次,聽說了羅小冬招工的事,當然,他被聘請來當特別顧問,當然是知道招工細節的,他也有了一個想法,那就是自己那兩畝薄田,也放棄種小麥,改為種天麻了。

何為相思甜 所以,這次黃鶯來找羅小冬,是代爺爺問的,能不能給一些天麻種子,還有羌活,自己的兩畝地,也種上。

這都是小事一樁,羅小冬自然同意了。然後,羅小冬想留黃鶯吃個飯,黃鶯推辭了,說道:「我晚上和男朋友一起吃飯。」

羅小冬說道:「男朋友?」

心裡不是很舒服,但是也早已在預料之中,這麼漂亮的美女,怎麼可能孤身一人呢?

羅小冬還沒說話,胖子就問道:「你男朋友是誰啊?人怎麼樣?也不介紹我們認識認識,都是同事了。」

黃鶯一陣害羞,說道:「我男朋友叫鄒明,他,他們家是做生意的!」

羅小冬心想,既然做生意的,那肯定就是富二代了,因為但凡家裡有自己的生意的,應該混的都不錯。

羅小冬問道:「是本地人嗎?」

黃鶯說道:「是本省人,是,嗯和胖子一樣,是清河市人。」

胖子說道:「呀哈,還老鄉見老鄉了,那更得見一見呀!」

黃鶯為難,支支吾吾,過了一會,彷彿鼓足勇氣說道:「我不是不願意他見你們,是他不太樂意見你們,我也不能,我也挺為難的!」

胖子怒道:「怎麼回事,莫非嫌我們太窮了?」

黃鶯說道:「那倒不是,主要是,哎,我也不好說什麼,我和他之間,其實也有點裂隙的,他父母很強勢,我恐怕我和他的緣分,不是那麼深。」

說著似有悲傷表情。

胖子說道:「你別難過了,你那麼漂亮,肯定找的到好老公的,也不一定非要找那個小白臉。」

郭大路笑道:「你咋知道人家是小白臉?」

這時候,黃鶯也有點不高興了,因為胖子罵她男朋友是小白臉,但是話說回來,胖子沒白罵人,因為鄒明罵羅小冬和胖子是一群土包子小農民,自己不願意見他們!

所以,這叫啥,這叫一報還一報,那黃鶯想來想去,不敢把鄒明,也就是自己男朋友罵羅小冬的話告訴羅小冬和胖子,而反過來,胖子罵鄒明的話,她也不敢告訴鄒明,兩邊都罵人了,她自己夾在中間,心裡憋屈的很,憋屈的很。

這一憋屈,臉上就顯露出來了,但是想說,卻又不知道說啥,欲言又止。

胖子說道:「你這,挺苦悶的樣子啊,是不是和男朋友相處的不太愉快啊!」

羅小冬說道:「你個胖子,你管人家家事幹啥?」

胖子說道:「我這不是關心下妹子嘛!」

然後說道:「嘖嘖,這麼漂亮的一個小美女,可惜便宜了那個小白臉了。」

黃鶯說道:「胖子,你說話能不能也稍微客氣一點!」

羅小冬說道:「你別和他一般見識,他就那樣。」

胖子說道:「對哈,我就那樣,別我和一般見識。」

這時候,黃鶯走了。

柳茹來了,胖子說道:「羅小冬啊羅小冬,你招聘的這幾個美女,實在是一個賽過一個,不說周若男吧,她就是個女漢子,這柳茹,小美女,小細腰,嘖嘖!」

柳茹害羞,說道:「羅老闆,周若男讓我把這個交給你,你看看這是財務報表!」 羅小冬說道:「行,我看看。」

三天後的一天,黃鐵生、羅小冬、郭大路、胖子,加上周若男一行人,一起去迎接種子的到來。

總裁夫人要離婚 這是羅小冬集團迎來的關天下的第一批天麻種子。

接下來,就是羌活了,大家都去平安鎮上,給來送種子的關天下的人,接風洗塵。

說白了,要和關天下的第二個老婆王雅,三十四歲的王雅,大吃一頓,還有王雅的幾個手下,也都要犒勞一番。

之所以帶著黃鐵生,是因為黃鐵生是老中醫,羅小冬怕種子有什麼差錯,起碼帶一個認識中草藥的人,不至於把人蔘和蘿蔔分不清。

平安鎮上有兩大酒樓,一個是千禧樓,一個是和諧飯館,都是徐總的生意,老徐嘛,是吳鎮長的老友,又和市裡韓秘書打的火熱,但是,他卻也要給羅小冬三分薄面,因為羅小冬和吳鎮長還有韓秘書都來吃過飯,再加上他知道羅小冬打敗過四大天王,雖然羅小冬不是黑白道的人,不是某地下勢力的人,但是實力不可小覷,說白了,羅小冬有著這個能力,什麼能力呢?統一金海市平安鎮,當平安鎮一霸的能力,有這個能力卻沒有去做,這就是羅小冬的現狀,也是徐總心裡的羅小冬的現狀。

宴會中午進行,吃到下午兩點半,散席。

王雅很高興,說道:「羅小兄弟,羅小冬,以後你就叫我一聲王姐,我有什麼可以幫忙的,我一定幫。」

說著,俏臉通紅,羅小冬看著王姐那熟婦打扮,真是一個美婦人啊!

胖子也看著王雅的俏臉,說道:「王姐,你是如何保持這個身段的?」

我的天,胖子居然問出這麼撩人的話,羅小冬不禁有點耳根子紅了。

再加上三兩白酒的加持,更加難以自拔。

王雅風騷一笑,說道:「胖子,怎麼,覬覦你老姐的身材了?」

胖子說道:「那當然是了,能和王姐你牡丹花下,那真是死也值得!」

王雅不但不生氣,反而說道:「搖搖搖,你這胖子,最可甜呢。」

郭大路在一旁忽然說道:「他只對你嘴甜。」

這時候,胖子擺擺手,說道:「算了,當我沒說,別讓關天下扒了你的皮,當然,還有我的皮!」

婚不厭詐,總裁的掌上明珠 王雅笑道:「放心吧,老關他不會生氣的,他知道我不過是呈口舌之快而已!」

黃鐵生這個老中醫,這時候略顯尷尬,的確,他本來說不想來這宴會的,是羅小冬硬要他前來,說是以後要重用他和他孫女。

黃鐵生心想,我也一把老骨頭了,怎麼重用也是這麼回事,但是我孫女黃鶯,如果跟著羅小冬,那真是大好前途啊,別葬送在我這老骨頭手裡了,今天黃鶯去送她男朋友鄒明去了,不能前來,我如果再不來,也太不給羅小冬面子了。

所以,硬著頭皮來了。

提前服了一劑葯,抵抗酒力的,起碼五杯不倒!

結果果然管用,一桌子人,周若男這個女孩子都趴下了,那黃鐵生還在喝……

但是他喝,不是因為別的,是因為尷尬,畢竟他是最年長的人吶!

時光飛逝,很多時候,酒席上自己還是最年輕的晚輩,但是一轉眼,自己已經變成最年長的長輩了,這就是黃鐵生的切切實實的感受。

再說羅小冬,羅小冬本來不怎麼喝酒的,也沒錢喝酒,喝酒的起碼都是不缺錢的主兒,當然,也有窮人愛喝二兩二鍋頭的,但是大部分喝酒的人,還是有一定經濟實力的,才會經常參加飯局和應酬。

胖子和王雅關係打的火熱,羅小冬則和旁邊的會計柳茹,說起了悄悄話。

柳茹和男朋友畢業分手了,正傷心呢,她八杆子打不出個屁,屬於那種磨磨蹭蹭的性格的,在分手上也是磨磨蹭蹭,曾經為了男朋友哭了好幾回,但是依然無法挽回。

男朋友也不知道去哪裡去了,拉黑了他的微信和手機號碼,聯繫不上了。

羅小冬呢,則是從來沒經歷過戀愛。

還是處男一個呢。

羅小冬聽了柳茹的故事,還是周若男酒醉的時候講給他聽的,羅小冬就勸說柳茹,忘了那個負心漢,專心做好事業,但是畢竟羅小冬沒經歷過男女之事,說話沒有分量,那柳茹只反問一句,你愛過嗎?

羅小冬就傻了眼。

羅小冬的確不知道愛情是何物,眼前的這個女孩,十分漂亮,但是她卻剛剛分手,黃鶯有個男朋友還是個富二代叫鄒明,這羅小冬是知道的,李麗香看起來挺愛自己的,但是羅小冬也不確定對李麗香那是否是愛。

羅小冬也迷茫著。

柳茹忽然,噗嗤一笑,反過來勸說羅小冬了,說道:「羅總,你應該早談戀愛,你這個年紀,正是享受愛情的時候啊!」

羅小冬說道:「你和我差不多大嘛!」

柳茹換個話題,說道:「我聽媒婆李嬸說,她給你提了好多人,比如宋青鳳啦,比如劉穎啊,比如隔壁大欖村的趙華月啦!」

羅小冬一頭霧水一頭蒙住,說道:「你咋認識媒婆李嬸的?你又不是小龍村人?」

這時候,旁邊的郭大路說道:「你忘了那天安裝空調嗎?他們見過面的,閑聊過的!」

羅小冬心想,自己這點秘密,全讓媒婆李嬸給斗羅出來了。

羅小冬只好轉移話題,說道:「他們都是我們村的,還有隔壁村的,平常很少見面的,不怎麼接觸,不知道行不行!」

柳茹說道:「你對女人的身材和相貌有要求嗎?」

羅小冬蒙住了,沒想到這話是漂亮的柳茹說出來的,郭大路在一旁,說道:「就你這樣的,肯定在羅小冬心中是及格的。」

柳茹臉紅了,羅小冬說道:「這話糙理不糙,說真的,你男朋友真是沒眼光!」0

柳茹笑道:「這也不是啦,分手季,畢業季,這是逃不開的命運。」

羅小冬說道:「對了,我看你還桌子上還放著漫畫書呢。」

柳茹笑道:「我喜歡二次元的東西,我覺得二次元的東西,能給我們帶來正能量,挺好的。」

羅小冬說道:「我是一個孤兒,上了初中就沒念文化課了,所以對二次元三次元什麼的完全不了解。」 柳茹說道:「所謂的二次元就是我們的虛擬世界,三次元就是現實世界。很好理解的。」

郭大路說道:「還是太高深了。」

酒席在一片曖昧氣氛中結束了,羅小冬說道:「走,我送你回去吧。」

周若男酒醒了,說道:「哦,你要送柳茹回去啊,那我就先行一步,給你們兩個創造一個機會吧。」

羅小冬說道:「不用了,我送你們兩個回去吧?」

周若男說道:「我真的沒事,我打車回去,你們散步回去,我我覺得平安鎮的中午,適合逛馬路。這又不是半夜,怕啥?」

的確,現在是中午兩點半多一點,酒席剛散,是壓馬路的好時機啊。

郭大路說道:「你們兩個,一個沒談過戀愛,一個呢,剛剛失戀需要撫慰心靈,正好湊成一對,我自己一個人開車回去,胖子送王雅姐姐回去。就這樣吧。」

黃鐵生和郭大路一起走,順便看著種子別出什麼意外,就這麼分配了。

羅小冬這是頭一次和一個如此貌美的女孩壓馬路,也覺得心中不安。

羅小冬想找個話題,但是對方悶聲不響,就跟悶葫蘆似得。

不知道聊啥了,羅小冬忽然想到一個事情,這也算是最尷尬最尷尬的問題了,那就是:「柳茹啊,你今年多大了?」

柳茹噗嗤一笑,說道:「你不知道問女孩的年紀是犯法的嗎?」

羅小冬說道:「我覺得吧,那是問比如王雅這種三十多歲的女孩的年紀才犯忌諱,問你,你正青春貌美風華正茂呢,怎麼可能會生氣呢?」

這一誇,把柳茹給誇好了,柳茹笑道:「我和周若男同歲,我們都是七歲上一年級,九年義務教育,是十六歲上高中,十九歲上大學,二十三歲畢業,這都是我國普遍的一個年紀,當然,大學也可能二十四歲畢業,但是一般也不會太存在二十六歲往上的學生了。」

羅小冬點頭,說道:「我是八歲上的一年級,十七歲從初中畢業,拿到初中文憑,就沒了!」

柳茹說道:「這有啥,你看,現在我一個大學生,不還是為你一個普通初中生打工嗎?」

羅小冬說道:「但是我覺得大學生活應該是不可或缺的,是人生的一筆寶貴的財富。」

柳茹說道:「也不一定,有的人大學以談戀愛為目標,有的人大學以吃喝玩樂為目標,有的人大學以學習文化知識為目標,每個人的目標不同,得到的東西也不同。有一個說法,叫做你現在的人生,是你做出的所有選擇的總和,你說呢?」

羅小冬笑道:「我覺得說的好有道理。」

柳茹說道:「這些都是雞湯啦,類似的網路雞湯。對了,我要去一趟網路營業廳,給我住的租住的地方,拉個網線辦個寬頻。」

羅小冬說道:「我陪你去好了!」

柳茹想了想,點了點頭。

兩個人進去,很快,辦完了,交了一千塊錢,辦了一年的一百兆寬頻,剛在營業廳門口出來,就見到兩個小痞子模樣的人,走了過來,似乎有所圖謀。羅小冬想,這沒這麼准把?

這人的善惡,難道真是寫在臉上?

柳茹說道:「羅老闆,我看,不太對勁!」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