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但昨天王子對他的態度格外的好,而今天竟然來兩個三百六十度大轉彎,瞧這態度連以前都不如了。

「那個……」他正想著,王子又開口了,「昨天你救了我,我有點激動,你別介呀啊。」「嗯嗯,當然不會,哈哈。」張北羽心說介意個屁,我巴不得你天天粘著我。也不知怎麼兩人之間客氣了許多。

就這麼一直走,一直走,接下去是好長一段時間的沉默。王子微微低著頭不說話,而張北羽也不知道說什麼,各自沉浸在自己的心思里。以至於有不少計程車呼嘯而過他們也都沒有招手叫車。

事後張北羽很佩服自己的腳力,因為他們倆走了有一個小時,竟然走到瞭望山區!當然了,他更佩服王子,因為這小妮子還穿著高跟鞋……

走進小區門口的時候天已經完全黑下來。王子輕輕說了聲謝謝,你回去吧。張北羽說再送送吧,裡面還挺黑的。王子說就這麼幾步路,不用送了。他說哎呀,送佛送到西!王子輕輕笑了笑,沒說什麼繼續往小區里走。

真的如王子所說,也就幾步路的距離,很快就到了她家樓下,兩人並排站住。

現在這個環境好像是為他們倆獨處而專門設計的。周圍靜悄悄的沒有一點聲音,昏暗的路燈照在兩人的腳下,指引前方的路。清風徐徐吹來,拂過王子的臉龐,吹起她的劉海。

王子剛要說話,突然從旁邊傳來「喵嗚~」的一聲,一隻野貓從垃圾箱後面躥了出來。在如此安靜的環境下突然來這麼一下,確實挺嚇人,何況是晚上。但王子的反應還是出乎張北羽的意料之外。

「啊呀!!!」王子扯著嗓子大喊一聲,一下跳了起來。那彈跳可真不是蓋的,還有一段滯空呢,可見她剛才有多麼專註的想些什麼,這一下真是把她嚇得不輕。

可她穿的是高跟鞋,跳得又高,落地的時候「嘎達」一聲沒站穩,順勢向後摔過來。

張北羽眼疾手快,上去一把摟住她,誰知輕輕一彎臂竟然將她抱在懷中。他自己都沒有反應過來,因為他在哈哈哈的大笑。「王子,你好歹也是四班的老大,竟然被只貓嚇成這樣,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的笑聲越來越小。

因為他反應過來看到了懷中的王子。王子雙目直視著他,明眸閃爍,眼皮不斷微微的抖動。

良辰謐靜,佳人在懷。這種時候,這個氣氛,是不是應該做點什麼?

這不是兩人第一次親密接觸,上次在酒吧的時候抱得更緊。不過必須承認有酒精的原因的在裡面。但喝得再多,當時兩人意識可都非常清楚。也就是說,王子並不抗拒,就像現在,他還在張北羽懷中。

張北羽的心砰砰砰猛跳,有這種想法並不是單方面的。因為他從王子的眼神中能夠感受她的召喚……

「你為什麼總是能在我需要的時候出現。」王子用微弱的聲音說了一句,張北羽沒有理解她的意思,因為這個氣氛實在太過恰到好處,他腦子裡全是王子性感的紅唇。

「你第一天來三高為我挺身而出……而我看到你去追韓小琪竟然會吃醋……在小福樓吃飯我也記得你說自己打扮、噴香水是為了我……被你稱讚腿很漂亮我也會莫名的開心……你…嗚嗚……」

嗚嗚並不是她哭了,是她發不出聲音。因為張北羽已經吻上來。

一秒,兩人的嘴唇碰在一起。兩秒,張北羽撬開王子的雙唇。三秒,彼此交融在一起。四秒,王子一把推開他!

王子瞪大眼睛,張著嘴巴,不可思議的看著張北羽,下巴輕微的抖動,「你……你……」她沒發現自己的嘴邊還有一絲晶瑩的……也不知是她的還是張北羽的。

張北羽更是手足無措,結結巴巴的「我……我……」

王子立刻低頭四處張望,張北羽正在納悶她要找什麼。再一抬眼,王子手裡握著一塊石頭沖了上來。

「你想死啊!!!!」 吼!

此一吼聲帶著無比精純的能量,從那氤氳的霧氣之中擴散而出,整片大地都跟著抖了抖,就連一直等候在外的離岳等人都是有所察覺。

所有的弟子幾乎在那一瞬間被那道吼聲所驚醒,驚恐的望著那濃霧翻滾的黑色結界。

庶道為王 「那裡到底發生了什麼?自從三日之前那道龍吟之後,其中便無任何聲音傳出,如今卻又是傳出一道如妖獸一般的怒吼,我們要不要離開此地,暫避一下風頭!」

一名弟子憂心忡忡的望著那道結界,嗓音略微有些顫抖的開口。

「我覺得此事到是可行,最開始的時候,我便是認為這結界之中必有詭異,但既然眾人共同在此,到也可以戰上一二,如今看此情形,怕是裡面的東西修為太過強大,即便是我們這些人加在一起,也未必是他的對手。」

另一名弟子也是緊張的咽了口唾沫,而後點頭說道。

其他幾人一聽兩人的話,當下也是同時點頭,而後幾人商量了一陣后,便是向來路快速退去。

一見有人撤退,其餘留在此地的眾位弟子,當下也是慌了手腳,有許多人顧不上其他,身行也是驟然爆退。

「離兄對此怎麼看?」

一旁的連城卻是走了過來,當時他與眾人一同闖進那間赤紅色的大殿,而後又帶頭將裡面的東西一掃而空,當他再次想起離岳之時,離岳也早已經陷入了幻境之中。

以兩人的身份來說,本就相差無幾,而其自身的修為也是不相上下,所以,連城非常在意離岳在這秘藏之中的遭遇,時時刻刻的都跟在他的身後,可就是那一瞬,離岳選擇了離開,而他也最終選擇了那無數的化元丹。

雖說再次見到離岳時,已感知他的修為並無增長,可是他依舊覺得離岳在那十日之內,定然是發生了什麼不為人知的事情,以至於在他看離岳的那一刻,便是產生了一種壓迫感,這種感覺是一種如同王者一般的威壓,只有絕對的服從才能換來一刻的安寧。

惹上豪門冷少 看著離岳那一雙變得更加深邃的眼睛,連城知道,兩人之間的差距已然出現。

「我是不會離開的!」

離岳頭也沒回,緊張的注視著那黑霧的變化,他希望能看到那襲身影,那個在他心中縈繞了十年的身影。

是的,在那幻境之中,除了那道強大的信念支撐他一路走下來,還有那一襲雪白的身影。

「離兄這是為何,我們退到安全區域不好么?等這黑色的結界散了,我們再行穿過人魔區也不遲啊?」

連城不明所以,他實在不明白這離岳為何如此執著,轉過頭看了看跟在離岳身後的數名邱岳宗弟子,接著便又是勸道:「即便你不為你自己的安慰考慮一下,也總得為邱岳宗想一想吧!」

聞言,離岳緩緩轉身,看了一眼身後的數位弟子,而後說道:「聽我的命令,退至安全區域,等霧氣盡散之時,方可離開!」

說完,便又是轉過身來,死死的盯著那道濃郁的黑霧。

那幾名邱岳宗的弟子聽后,面面相覷,而後其中一名做為代表向前邁出一步,雙手抱拳道:「我們雖說本領沒有多麼強大,但既然都是邱岳宗的弟子,自然不會棄師兄而不顧,我們要與師兄共進退!」

「你這…..」

連城頗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看來這師兄、師弟都是一副倔脾氣,勸不得!」說完,便是轉身離開了。

而後回到自己的隊伍中交代了幾句之後,便又再次轉身,來到了離岳的身後:「既然離兄不離開,那麼連某陪你便是!」

「連兄你這又是何苦,我不離開自然有我的苦衷,而這些也都是我的兄弟,但是連兄你確實沒這個必要!」

離岳猛然轉身,他沒有想到這連城居然會做到這一點。

明知道這霧氣之中危險重重,卻依然留下來陪自己冒險,這份情,他離岳到是記下了。

「世上的事,本就無道理可講,只要連某認為這做值得便是了,離兄不必勸我!」說罷,連城居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與他共同等了起來。

……

「絡哥哥,可是這黃金戰熊升階成功了,但為什麼我沒有感覺到能量的波動呢?」

那低吼聲過後,黃金戰熊卻是又安靜了下來,那圍在在身體周圍的氤氳靈氣也並沒有減弱的跡象。

「這妖獸一族的進化我卻是不太清楚,到是不如問一下你的小黑,看他怎麼說!」王絡的目光,緩緩的從那靈氣之上挪開,而後揶揄道。

「小黑!」

沒想到沐青青到是認真,當下便是將小黑叫了出來,問一下這妖獸一族到底是如何進化的。

「別聽你的絡哥哥打趣我,我可是至高無上的神,怎麼可能與那普通妖獸一樣!」

話音剛落,小黑的身形卻是一閃,便是出現在了兩人的身前。

「哦,那這黃金戰龍到底怎麼樣了?五百萬的化元丹它吞沒了,怎麼還沒動靜?」

沐青青俏皮的吐了吐粉舌,如若是換成她,五百萬的化元丹最少得吞噬十天,她甚至有時都在懷疑,難道就是因為那黃金戰龍長得大,經脈也是更寬闊么,如若不然,怎麼可能速度會那麼快?如果是人類早都會被漲破了經脈而亡不可!

只是越前龍馬 「雖說與它宗族不同,但是我卻知道妖獸一族與人類修鍊進階所不同的地方。首先,人類修鍊,先是吸收精純的能量,通過氣海的動轉,最後注入到內丹之中,只要內丹每一段時期的能量注滿之後,便會進入下一階段。而妖獸則不然,他們不僅要修鍊內丹,與此時同還要一遍一遍的淬鍊著肉體,它此時現在的狀態看來,定然是在淬鍊著肉體,不過還有最為重要的一點!」

說道這裡,小黑卻是頓了一頓,旋即便是說道:「動用了如此強大的化元能量助其突破,必然會此來天鳴雷劫加身,從而淬鍊肉體,我看你們還是快些逃命去吧!」 張北羽往後退了一步。他完全懵了,這時候他才意識到自己這的親了王子,還是舌吻?!他甚至還能回憶起王子嘴巴里的氣息……

他看著王子手裡拿著一塊巴掌大的石頭跑過來,沒想到王子會真打。但王子就是真打了,「咚」一下,石頭砸在他腦袋上,砸的石頭都碎了,那是多大勁!

王子似乎不解氣,嘴裡一邊叫著:「你…你…」一邊對張北羽拳打腳踢。反正她一直你,也不知道到底要說什麼。

張北羽別說還手了,連躲都不敢躲,站在原地任她打。女生打人能有多疼?但女混混打人就疼了!王子也不顧形象,抬腿一腳踹向張北羽的小肚子。這一抬腿可不得了,她穿的可是短裙……連裙下那一抹紫色的內褲都看見了。

張北羽只覺得自己這便宜佔大了,連忙低下頭。王子這一腳力道十足,而且還穿著高跟鞋,那鞋跟一下頂在肚子上,竟然把他踹倒了。張北羽躺在地上也不敢起來,痴痴地看著王子。

王子突然意識到什麼,臉上本就一片紅潮,現在更紅了。上來就往張北羽身上踩,「色狼!流氓!變態!不但親我,還偷看我內褲!老娘弄死你!」張北羽啊啊呀呀的慘叫,擋也不是,不擋也不是。

踩了十幾腳,王子突然停下來。站在那目光獃滯的看著張北羽,慢慢流下淚水。張北羽嚇壞了,猛然站起來,雙手自然的抱住王子的肩膀,「你別哭啊,對不起對不起,我錯了。」

王子抬手抹了一把,向後退了兩步,冷下臉盯著他說:「跟韓小琪那個小婊砸搞清楚再來找我,否則…」說到這,她狠狠咬了咬牙,「我讓你斷子絕孫!」

說完,留下一個瀟洒的背影,走進樓里。

與此同時,這棟樓十樓窗邊閃過一個人影。王子的媽媽一路小跑回客廳大叫道:「死鬼,出事了!出大事了!咱家閨女在樓下叫一個小子給親了!」王震山正坐在沙發上看報紙,聽到這話噌一下站起來。

沒過多久,王子走進家門,臉頰還有淚痕。

王震山馬上跑過去,大喊道:「怎麼回事?是不是有人欺負你?真他嗎活膩歪了,老子殺他全家!告訴我是誰!」從他臉上的表情來看是真生氣了。王子可是王震山夫婦的掌上明珠。

王子的媽媽也在旁邊問:「閨女你說是誰,叫你爸去辦他!」

王子緩緩呼出一口氣,若是以前她早就發脾氣了,而現在卻十分淡定,她張了張嘴,說:「他就是張北羽。你們要是敢碰他一下,我讓你們後悔一輩子。」說完,徑直走向自己的房間。進去之前,回頭說:「媽,幫我請假,這段時間我不想上學了。」

王震山和妻子面面相覷,沉默片刻,他開口問:「你上次不是說去查查那小子的背景么?」王子的媽媽點點頭,「查過了,不是本地人,沒有任何背景。」王震山若有所思的點頭,王子的媽媽繼續說:「咱**貝兒是真迷上他了。你找人盯著那小子!」

將近二十年,這對夫妻何曾見過王子如此魂不守舍…

張北羽在樓下獃獃站了幾分鐘才往回走。

回到宿舍的時候大門已經關了,他好說歹說,看門大爺才放他進來。宿舍里的人全都睡下了,張北羽洗漱一番也準備睡覺,可他在床上翻來覆去就是睡不著,索性就穿上衣服,跑到陽台。

然後,陽台上不斷傳來這樣的聲音,「嘿嘿嘿…唉…嘿嘿…唉」

張北羽站在仰頭,仰望星星不多的星空,回憶跟王子的種種,一會笑一會嘆氣。忽然,身後傳來了推門聲,他回頭一看,是江南。

「你怎麼回事?送次王子送成神經了!一會笑一會嘆氣的。」說話的時候他已經從張北羽手裡搶來一根煙自己點上。

張北羽說沒什麼。江南喲呵一聲,跟我玩這套?你現在火了,連我都不信了?張北羽知道他是開玩笑,但也不敢在這種問題上陪他玩,連忙說不是。

「嗯,那就說吧,別告訴我你跟王子發生了點什麼?」

張北羽覺得這是有點難以啟齒,需要一點勇氣,於是就吸氣呼氣,反反覆復十幾次也沒說出來。江南不樂意了,「你是不是被小乞丐傳染了,我看他有時候說話就是這樣,總是大喘氣」「呵呵。」張北羽搖頭輕笑,這句話讓他輕鬆不少,於是,就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講了一遍。

江南聽后自然是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吃驚程度不亞於趙子龍考試拿滿分,也就是說,他覺得這是不可能的。

「你親了王子?你親了王子?親了她之後還能完好無損的站在這?」

張北羽點點頭,又搖了搖頭,「也不算完好無損,我被她拍了一下。那塊石頭還帶尖的,疼死我了。」江南重重地呼了口氣,認真的對他說:「小北,以我這麼多年來對王子的了解,我可以非常負責任的告訴你。她愛上你了。」

然後又說了一大堆佩服之類的話。 重生之總有家人想害我 以前他感覺到張北羽喜歡王子,但王子對張北羽的感覺他說不好。這件事要是傳出去,絕對是勁爆消息。

「那你打算怎麼辦?」江南問。張北羽趁著臉,也沒說話。他回想著王子說的最後一句話:跟韓小琪搞清楚再來找我。這句話能說明王子是接受他的。但前提是他先跟韓小琪撇清關係。

這是肯定,王子這麼心高氣傲的主,那麼多優秀男生追她,肯定是接受不了張北羽跟韓小琪不清不楚。

「難道王子比不上韓小琪?小北,你要是聽我的就早點跟她斷了。」

張北羽點點頭,也不知道是同意了還是什麼。隨後兩人就回宿舍準備睡覺,張北羽還跟江南說,這件事情暫時保密,不要讓別人知道。

第二天江南替他請了假,他睡到中午才起床。吃過飯就出了宿舍,在學校附近的超市買了點東西,準備去立冬家。

其實也沒什麼好買的,日常用品上次買了不少,這次也就買點熟食之類的。好在剛剛收了幾個班的份子錢,他手裡還有點閑錢。

他一隻胳膊受了傷不方便,另一隻手拎著幾個大袋子來到貧民窟。這裡跟他上次來沒什麼差別,還是髒亂差。一路踩著散發出陣陣惡氣的泥路,終於來到立冬家。

院子里沒什麼生氣,怎麼說呢,就感覺已經好幾天沒開火了。「咯吱」一聲,推門而入。本來躺在床上的立冬奶奶聽見聲音馬上坐了起來,「誰?」

張北羽立刻笑了笑,「奶奶是我啊,冬子的朋友,小北,上次我來過的,您忘了!」立冬的奶奶一聽這名字立馬站了起來,因為眼睛看不見,雙手就在身前亂摸,「哎喲喲,好孩子,你來啦!」

張北羽放下東西走上去,讓立冬奶奶抓著自己的手,兩人坐在床上。

立冬奶奶顯得很高興,拉著他說個不停。說了一會,立冬奶奶突然說:「是冬子叫你來的吧。」張北羽一下愣住,他還沒說話,立冬奶奶又說:「他已經出去好多天了,不知道幹什麼去了。」

張北羽不想讓她擔心,就說是立冬叫他來的。立冬奶奶立刻問他立冬去哪了,幹什麼去了?張北羽支支吾吾的就說立冬在外面找了份工作,最近回不來。

不經意間,他問道:「奶奶,冬子上次什麼時候回來的?」立冬奶奶想了一下說:「上個星期了!」張北羽默默點頭,算起日子應該是立冬在507住的那晚之後就沒回過家了。

張北羽又把家裡收拾了一遍,把買來的熟食放好,囑咐立冬奶奶不用擔心,他過幾天再來。他知道立冬託付鄰居照顧他奶奶,也沒有什麼大問題。

從立冬家出來,張北羽站在馬路上陷入沉思。江南說的對,立冬以前肯定也回經常失蹤個十幾天。但現在不同,他覺得自己得到了立冬的認可,不說兄弟,兩人也算朋友,而且自己還是立冬唯一的朋友。

沒有人生來喜歡**,他感受的到,自從兩人關係好了之後,立冬也很開心,這說明他是在乎張北羽的。那麼,也就沒有理由莫名的消失。

張北羽給江南打了個電話,跟他說了一遍。

「江南,你人脈廣,認識的人多。要不託朋友去打聽打聽。」

江南沉默了一下,「行,小北,你開口我肯定去辦。但我總感覺是不是有點小題大做了,說實在的,立冬比咱們都成熟,他有自己的評判標準,做事之前一定會考慮周全,不會出什麼事。」

張北羽笑了兩聲,「你說的我都懂。可是…我就是有點心慌,不太放心。如果有一天你莫名的失蹤了好幾天,我也會如此。我可不想身邊的人出事。」

江南笑笑說:「成,你回來好好休息吧,我這就去辦。」

掛掉電話,張北羽沒有回宿舍。一個下午他分別去了工地、水產批發市場、網吧,包括那個接活的小賣部也去。問了一圈下來都沒有立冬的消息。水產批發市場的李哥還對他說:你快點讓小冬來吧,這幾天他不在,我這貨都沒人卸了。

張北羽心想我也得找得著啊!

說是自己重情義也好,矯情也罷。立冬無聲無息的離開總像是一塊石頭壓在他心上。他知道江南說的一點沒錯,相比之下,立冬的經歷讓他更成熟,做事一定會考慮再三。

饒是如此說,張北羽還是放不下心。可現在也沒辦法,找了一圈沒有也就只能回宿舍,把希望寄托在江南身上。 小黑的話音剛落,那半之上突然劃過了一道閃電,接著便是一片轟鳴之聲。

轟隆隆!

王絡眼眸驟縮,因為他發現,在那漆黑的半空之中,突然出現了數道手臂粗細的閃電。

咔嚓!

緊接著,便是一道驚雷驟然響起!

但是看那黃金戰熊依然如同老僧入定一般,一動不動的盤坐在地。

「它可會有性命之憂?」

沐青青一臉膽心的望著眼前的那道身影,開口問道。

「天鳴雷劫,本來就是一個妖獸進階所必然要經歷的一個過程!你卻是不用太擔心,這也是淬鍊肉體最好的辦法!」

王絡側過臉,看著一旁認真的沐青青,而後開口解釋道。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