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她爹娘:……

心裡的疑惑再次上線,這姑娘莫不是真的是什麼大有來頭的人物?

出於對劉小佩十分幸運的盲目,他們暫且相信了蘇眉。

出門后,劉小佩噗嗤一樂,「小玉,你竟然還學會撒謊了。」

「我真的可以保護你。」

蘇眉綳著一張臉,可是在劉小佩眼裡,這只是她偽裝自己故作之姿態,心疼極了,也沒有掰正硬要她笑逐顏開的想法。她知道,小玉妹妹這麼做,完全是為了保護其他人。

「嗯嗯……我知道我知道。」劉小佩滿不在意的說。

與昨天熱熱鬧鬧的集市不同,今天的鎮子雖然也是人來人往,卻沒有昨天那樣擁擠。

蘇眉可不是過來吃東西的,她一邊和劉小佩逛街,一邊詢問劉小佩各種事情,彷彿什麼都不懂的孩子一般,讓劉小佩一一給她介紹。

她所問的問題都是平常事,劉小佩也沒瞞著,主動當起了導遊,兩人興緻勃勃的。

加上劉小佩和蘇眉兩人顏值都不低,劉小佩又是遠近聞名的錦鯉姑娘,不一會兒,他們就被人盯上了。

雖然這群人不知道劉小佩身邊的這個冷清的小姑娘是什麼來頭,不過這不要緊,反正都是一個小姑娘。

他們的目標是劉小佩。

只要抓住了這隻會生金蛋的母雞,還怕金銀財寶沒有嗎?

了解了一定的基礎,蘇眉也定下了自己的方向,她要開店賺錢!

雖然現在不是對女子多有束縛,但女子開店也是沒有的。蘇眉一沒錢,二還是女子,其中多有困難之處。

她沒有將自己的打算說出,只是默默在心裡合計著,這個方法到底該怎麼實現。

「小佩姐姐,雞絲銀耳就是最好吃的東西了嗎?」不是她不相信劉小佩,只是昨晚吃的雞絲銀耳味道太平,鮮而不足。

劉小佩一臉認真,「對啊,怎麼了?」

「沒什麼。」蘇眉搖頭,她想她已經找到了開店的主要目標。

「欸,小玉,快來這邊!」

劉小佩似乎發現了一樣東西,一直招呼她過去。

「看,荷花開了!」

她指的方向,是一座小湖,小湖裡種了不少荷花,這湖聯通著鎮子的一條小河,這個還是鎮子的一大特色呢。

初夏,風清暖,花鬥豔。

假婚真愛:總裁,不可以 有船家女於船泛舟,劉小佩突然想到什麼,興高采烈的拉著蘇眉就往湖邊走。「小玉,我們也去游湖吧,一個人只需要三文錢,便宜的呢。」

「嗯吶。」蘇眉柔和了眉眼,輕輕點頭。

劉小佩一出場,不少人都注意到了,把她當成神仙那般熱衷崇拜,瘋狂的吶喊著她的名字,「小佩姑娘!」

「小佩姑娘,看我!」

「小佩姑娘,這邊這邊!」

……

船家女是個秀氣的女孩子,看到劉小佩往他的船這邊過來,她的眼裡有了一絲驚喜。

「小佩姑娘是要上船游湖嗎?」 「嗯。」劉小佩重重點頭,從荷包里拿出六文錢。「我和小玉妹妹的。」

「欸?」船家女只是奇怪了一聲,看了看沒說什麼,也不顯親近。

撐起船篙便開始唱漁家歌,湖雖說不大,卻也有百米直徑,船家女歌聲不大不小。足夠船里的人聽得清楚,約摸也是唱著這面湖的景色故事。

大概是因為劉小佩的緣故,不少人都緊跟上來,也要一番游湖,其中以男子居多,上了漁船的第一句話便是:「船家,小佩姑娘去哪兒,我就去哪。」

在岸邊停的五條船全都撐走了,沒趕上的人只能望湖興嘆。然後在岸邊看著小佩姑娘遠去的那隻船,卻也不肯早早的離開。

游湖不過兩炷香的時間,船上還準備了垂釣捕魚的東西,他們原本也是靠在湖裡打魚為生,但有時乘船的客人也喜歡垂釣試試,所以這些東西都是免費使用的。

劉小佩拿起竹竿,並不太長,垂線都是固定好的,在線的那頭綁了一個魚鉤,一旁的角落裡還有一些魚餌。

蘇眉瞅了一眼,心裡計劃著。

嗯……釣魚竿也是筆買賣,她可以改良嘛。

劉小貝選了兩個較短的魚竿,適合女子使用,把其中一個給了蘇眉,「小玉妹妹,我們來釣魚吧。」

蘇眉欣然應允:「好。」

只是在劇情里見識過女配命煞孤星的威力,而事實上她還沒有實驗過。不能拿人當做實驗,那就拿魚吧。

兩人分別給魚鉤上餌,將魚竿一甩,垂線魚鉤隨著慣性遠拋,沉入水中。

要說怎麼是女主呢,短短一分鐘,她那邊就有了動靜。

一拉,說不大不小的魚吧,那也是魚呀。

反觀蘇眉這邊就安安靜靜的。

你舅舅拐跑了我小姨 女主光環也沒有多強,只是在一開始釣上一條魚以後,兩邊就都安安靜靜的了。

大概等了十來分鐘,蘇眉這才有了動靜。

拉上來,一條活蹦亂跳的魚,她一把抓住,假裝欣喜,忍不住溫柔地摸了摸魚,再把它放到放魚用的竹簍里。

兩人玩了一會兒興趣就沒了,蘇眉也就釣上來唯一這一條魚,等她收好了垂釣的東西再看時,竹簍里已經沒有魚了。

因為竹簍是掛在船邊浸在水中,以免魚失了水死去就不新鮮了。

起初三人還以為那魚跳出竹簍蓋子就跑回湖裡去,等到下船時,蘇眉感覺自己踢到了什麼,低頭一看,竟然是已經缺水而死的那條魚……

真是……倒霉啊。

三面臨水,一面是船,這會兒偏偏跳到了船上,掙扎著再滾到船艙里。

也是沒誰了呀。

這件小事也沒引起船家女的注意,但劉小佩和蘇眉卻是知道真正原因的。

一條死魚,蘇眉也不在意,讓船家女隨意處置,劉小佩本來也沒打算拿著魚回家,乾脆一起送給她,怕因為蘇眉的好意讓她沾上不好的事情,劉小佩連忙笑著祝福她,「你真是個好人,像是出門都能撿到碎銀子的那種。」

船家女笑笑,一臉羞澀。

然後……

就因為今天劉小佩去游湖,湖邊站了不少人,自然也會擁擠。船家女就這麼看著五兩碎銀子沒人注意的滾到自己腳邊…… 自從劉小佩在六年前撿到劉小玉,就聽到對方說自己把家裡人都剋死得差不多了,還把村子克來了一場瘟疫。

當時的劉小佩還不信,便從家裡抱來一隻小雞,給它腳上系了紅絲帶,奶聲奶氣地遞給劉小玉,「你,可以試試嗎?」

劉小玉就抱著小雞,對它親親密密的,傍晚劉小佩回家,才把小雞帶走。

結果當天夜裡,附近鬧黃大仙,誰都不咬,偏偏咬死了帶紅絲帶的小雞……

六年前曾見到的一幕印象深刻,六年後,劉小佩再次看見了小玉妹妹把一條魚剋死……

她奇怪,「小玉,你幹嘛要把那條魚……嗯……」後面的話她沒說出口,大概是怕對方傷了心吧。

蘇眉一本正經地解釋,「在小佩姐姐身邊這麼多年,我以為我的不詳命格已經沒有了,所以才想試試的。」

可是沒想到,不但沒有變弱,反而還增強了……

六年前,她可是抱抱摸摸玩了一整天的小雞才會死掉,六年後她只是溫柔的摸了摸那條魚……那條魚就如此憋屈的死了。

劉小佩:……

小玉妹妹真可憐。

兩人游湖以後,又覺得口中寂寞,劉小佩想想,「小玉,我知道有一家的乾果蜜餞很好吃,你一個人住著時常無聊,可以吃些乾果蜜餞打發時間,我帶你去看看。」

那一家的乾果蜜餞在兩條街以後,剛好也給了定了兩人一天的那幾個人機會。

在兩個姑娘進入小街之後,街頭巷尾就被三個不懷好意的高大男人堵住,向她們走來。

劉小佩哪裡見過這樣的陣勢,一下子有點慌亂,「你,你們是誰?」

蘇眉牽著她的手,「小佩姐姐別怕,我來保護你。」

劉小佩壓根不信啊,這可是三個跟她爹爹一樣強壯的男子,而且看情況,對方似乎已經盯了她們很久了。

「你……你們再過來,我要報官了!」劉小佩認真的威脅,蘇眉扶額不忍心看。

果然,這三個男人快被笑死。

「報官?你覺得我們幾兄弟會給你機會嗎……」

劉小佩:……

這時,蘇眉出聲了,一臉乖巧柔順:「幾位大哥哥,我們不報官的,可是出門前,我答應了要保護好小佩姐姐的,你們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們,求你們不要傷害小佩姐姐……」

幾個大男人頓時樂了起來,雖然說他們的目的是劉小佩一個人,可是現在說話的這個小姑娘,也是個美人胚子啊。

原本不想做什麼的他們,心思頓時活絡起來。小姑娘都這麼主動了,他們還拒絕,那就是禽獸不如啊。

「好啊!」三個男人更放肆了,他們可以完全先把這個小姑娘玩完了,再賣到窯子去,任劉小佩一個小丫頭也跑不掉,這可是穩賺的活兒。

「小姑娘這麼配合,咱們兄弟也別動粗,嚇壞了美人可不好。不如咱們找個地方,跟小姑娘玩玩。」

好說好說。

其他兩人自然是同意的。

劉小佩皺著眉頭,蘇眉握緊她的手給她信心,「小佩姐姐你放心。」 劉小佩突然想到了那條悲催的魚。

「小玉,你該不會是……」

蘇眉微微點頭,用很小聲的話回應她,「我心裡有數的。」

劉小佩已經能夠遇見這三個人倒霉的下場了,她有點不忍心,可她同時又知道,如果自己善良,倒霉的就是自己了。

該善良的時候她一定善良,這也是蘇眉不討厭劉小佩的原因之一。

兩個妹子被三個男人包圍著帶到了煙湘樓。煙湘樓是鎮子上最有名的青樓了,其中又分為上館和下館,上館是有錢的老爺去的,裡面的姑娘人美還身材好,個人有個人的特長。

下館的姑娘就只會用身體賺錢,基本骯髒的事兒都在這一塊了。 花開若惜莫相離 三個男人帶著兩個姑娘進到煙湘樓,男人也不知跟看門的龜公說了什麼話,龜公進門稟告,不一會兒出來一個五大三粗一身膘肉的老媽媽,「喲,李三兒,怎麼又是你。」

李三兒就是帶頭的男人,見老媽媽出來,一臉壞相,「張媽媽,我可是給你帶生意來的。」

隨後,他湊近了張媽媽的臉,對著她說了幾句悄悄話,張媽媽撇開男人,看到蘇眉也不由得點頭,發出「嘖嘖」的滿意聲。

「這姿色,去上館都能賺得金滿缽。可是你那要求……」說著,又皺起眉頭,「十兩銀子一晚上,屋子我就借給你,那姑娘的價錢明日再結。」

「好!」雖然十兩銀子高了些,但想到張媽媽所說去上館都能成為搖錢樹,這姑娘的賣身價肯定低不到哪去。

沒有多想,他立馬就同意了。

帶著兩姑娘進去,立即又被張媽媽攔下,「等等!」

她眼睛一瞪,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你們怎麼把小佩姑娘也綁來了!」

這可是真正的搖錢樹啊!

卻被男人拒絕,「欸,你可別動歪心思,小佩姑娘是我們的客人。我們是請她來做客的。」

張媽媽:……

「喲,小佩姑娘是誰的客人我都信,就你李三兒……嘖嘖。」說著,她搖搖頭,不過也沒真敢動劉小佩,只得將他們放進去。

充滿了汗味、濃烈的脂粉香氣和異樣的氣味,進來就讓人覺得難受。

張媽媽給的房間是最裡間,相比前面的熱鬧,此處還算清靜。

進了門,蘇眉先將劉小佩扶到一旁坐下,隨後笑盈盈地給三個大男人倒茶,「三位大哥走了這麼久一定累了,今晚玉兒伺候你們,三位大哥就別為難小佩姐姐了。」

「行!這可是你說的。」李三兒很高興,結果茶就喝起來。

結果因為喝的太急,竟然被茶水嗆到,猛地咳嗽起來。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蘇眉愣了愣,連忙著急上前給他捶背,「李三兒大哥,慢點慢點啊,你怎麼喝的這麼急,也沒人跟你搶啊……」

李三兒猛地咳嗽,一張臉被嗆得通紅,劉小佩都驚呆了。

其他兩人卻不以為然,不就是喝水嗆著了嗎,還想這小姑娘一直伺候他啊?

「玉兒姑娘,別管他了,我們倆還渴著呢。」 蘇眉戀戀不捨地看了李三兒一眼,那李三兒被這一眼勾的魂兒都快沒了,咳嗽不急還笑了一下,結果鼻子嗅到什麼嗆人的刺激性香氣……

「啊……啊……阿嚏!」

這一聲噴嚏,直接把李三兒自個兒都震暈了,因為之前一直咳嗽,氣血上涌,再加上這一聲噴嚏,就徹底眼花繚亂,直直往後退過去。

他身後還是大開的窗戶,青天白日的,就這麼被椅子絆了一跤,直接往窗戶外翻過去……

屋子裡的兩個男人想過去拉住他,就這麼晚了一步,眼睜睜看著李三兒從二樓的窗戶摔出去。

「三兒哥!」

還好古代建築有屋檐這東西,一直順著屋檐滾落,從二樓摔下一樓。

嘭地一聲,屋子裡幾個人都懵逼了。

緊接著……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