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正想下床去找他時發現他就在炕旁邊睡覺,他睡得很香還打呼嚕,趴在床沿上靜靜的望著他帥氣的臉,他連睡覺都不會放鬆的警惕著。

之前她的心裡只有哥哥,現在有人悄悄的走進她的心裡,他正直勇猛,他體貼暖心覆蓋了她對哥哥的愛,她終於讓自己相信,何弘翰是她的親哥,他們這輩子都是不可能了。

在她定定的望著他時,他潛意識感應到外界有雙眼睛盯著他看,猛地睜開眼睛。

見他睜開眼睛小雨對他露出純真的笑,他一時看愣了。

小雨遺傳了何夫人的美貌,此時的她看起來真的好美,不像夢柔,她只是可愛有著一張娃娃臉。

其實他心裡希望夢柔不是何家的孩子,只是尋常人家的孩子,這樣他就可以娶她回家。

小雨發現了他在透過自己想著某人,尷尬的笑了問道「萬里哥你在看什麼呢?」

他回過神來不好意思的撓撓頭「沒,沒事,你笑起來真好看。」

原來是沉醉在自己美貌中,看來是自己多想了小雨這才放心下來。

羞澀的指指他把床前的位置佔了他沒法下床去說「我,我要起床了」

「哦,我現在走開,小雨小姐不好意思。」他反應過來的起開,還給她拿來鞋子到她要下腳的地方讓她方便穿。

他的動作暖到她了。 第二百一十五章蛇蠍美人

聖石林中一道倩影在石林中穿梭,騰挪跳躍,而身後緊緊追著一道魁梧的人影。

「怎麼辦,怎麼辦。」葉曉瀟臉上流滿香汗,貝齒咬著略微蒼白的嘴唇,美眸里儘是慌張。

身後趙霸王追上她只是時間問題,可是讓葉曉瀟放棄收集的祭靈她同樣做不到。

「怎麼辦。」葉曉瀟毫無解決辦法的頭緒,一遍遍的自問自己。

「轟。」

後方一陣長長的轟鳴,趙霸王彷彿一頭人形獵豹,狠狠一跺地面,飛躍四十丈,比葉曉瀟逃遁的速度快了一倍。

「葉曉瀟,我只要你手中的祭靈,你是聰明的人,你應該明白你逃不了的。」趙霸王看著越來越近的葉曉瀟,面露一絲冷笑。

「我死也不會放棄祭祖名額的。」葉曉瀟展開自身速度的極限,不到最後一刻她是不會放棄的。

忽然,背後奇怪的呼嘯聲響起,葉曉瀟回頭一看臉色頓時煞白,只見一根石柱怒嘯著砸了過來。

葉曉瀟連忙一閃,石柱便砸斷了幾根石柱,參天巨大的石柱倒了下來。

轟一聲,塵土飛揚,碎石飛濺,葉曉瀟雖然躲過了石柱,但速度一緩。

「你逃不了了。」趙霸王從葉曉瀟前方走來,一臉的輕鬆和戲謔。

葉曉瀟面色微變,施展她那厲害的身法掠向遠處,但趙霸王的速度也不慢,一拳轟擊過來,力量之強使葉曉瀟周圍都似凝固。

葉曉瀟回身舉雙拳一擋,嬌軀一顫,噴出一口鮮血,隨即葉曉瀟頭也不回的繼續逃掠。

「你能逃到哪裡去。」趙霸王沒想到又讓葉曉瀟逃了,眸子里出現了一絲暴戾。

……

「將他們手裡的祭靈袋都搜出來。」葉詩詩移動蓮步,俯視著被王遠成等人圈住的曾輝和葉大等人。

王遠成笑吟吟的過去搜查,臉上笑容很快就消融了,因為葉大和曾輝懷中的祭靈袋都是空的。

「所有的祭靈石一定在那個賤人身上。」葉詩詩臉上陰沉一閃而過,看向葉大,「我問你,你們已經收集了多少祭靈石。」

葉大不語,葉詩詩過去就抽了一巴掌,纖細修長的手掌絕對不只是美觀。

「這是我最後一次問你。」葉詩詩道。

「你以為你贏定了嗎。」葉大呸聲道,他是葉家第一嫡脈的人,是忠於葉曉瀟一家的,怎麼可能會怕葉詩詩的威脅。

「找死。」王遠成一腳就要踩在葉大身上,這時候葉大和其他人忽然撲向葉詩詩。

葉詩詩略顯慌張,但她絕對不是弱者,銀釵已經在手中,退步的時候,銀釵插入了葉大肩膀,頓時葉大慘叫,葉詩詩然後一腳將葉大踹倒在地上。

而這時,王遠成也將其他人制住,葉大四人被趙霸王打成重傷,此刻發揮的實力不足以前的一半,被葉詩詩反將住沒有絲毫驚異之處。

葉詩詩抽出銀釵,上面沒有一絲血跡,但葉大的肩膀血液卻如泉涌。

「給我把他們的腿都打斷,我要讓他們知道得罪我葉詩詩的下場。」葉詩詩冷聲道。

王遠成對葉詩詩言聽計從,此時葉大四人可沒有多少戰鬥力,王遠成獰笑著對葉大腿踩去。

其他人對葉大等對手也是毫不留情,而葉大四人也是硬氣,就是沒有求饒。

這也讓葉詩詩更為氣憤,她嫉妒葉曉瀟憑什麼有這麼忠實的守護人,當即狠狠道:「將他們的手臂也打斷,我要讓他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你還不如直接將他們殺死,何必這樣折磨他們。」這時,曾輝發出一聲悠悠的嘆息。

「我差點將你忘了。」葉詩詩忽然咯咯笑起來,「我有個問題想要問你,不知道你現在有沒有後悔做葉曉瀟的守護人。」

葉詩詩緊緊盯著曾輝,似乎這個問題對她很重要。

「後悔又怎樣,不後悔又怎樣,我本是受葉郎師兄之託,這次敗了我也認了,反正我自己也儘力了。」曾輝洒脫道。

「哼。」 我欲吞天 葉詩詩顯然對曾輝的回答不滿意,卻也不敢對曾輝動手,不過她不敢動手不代表趙霸王不敢動手,她已經決定讓趙霸王狠狠教訓曾輝。

她可是聽說,府天門和強靈宗的關係不怎麼樣,雙方弟子常常發生生死戰。

「你放了他們,我告訴你葉曉瀟有多少塊祭靈石。」曾輝開口道。

他一句話,頓時讓剛要轉身的葉詩詩臉上喜色一閃,葉大等人卻含怒而視。

「你們寧願殘廢也不願意告知葉曉瀟手中的祭靈石數量,這樣做何苦呢。」

曾輝眉頭微皺,他自己很不屑葉大等人這樣的固執和愚忠,也不理葉大等人的呼喊,道:「一共十三塊大祭靈石,葉曉瀟一共有十三塊大祭靈石。」

「她竟然有這麼多祭靈石,便是打開祭祖傳承門,得到的傳承也相對不錯。」葉詩詩有驚訝有嫉妒。

「她有這麼多祭靈石,其中大半的功勞應該都有你一份吧。」葉詩詩看了眼曾輝。

「這是自然。」曾輝臉上劃過一絲傲然。

葉詩詩望向還對曾輝說出葉曉瀟有多少塊祭靈石而憤怒的葉大,眸中波光一轉,「把他們的手臂給我廢掉,還想要守護那個小賤人找死。」

「喀嚓,喀嚓。」

很快葉大等四人四肢都被廢掉了,血液都匯流成一個小池塘,模樣極為凄慘。

「何必呢。」曾輝搖頭一嘆,心下一凜,對葉詩詩的認識重新上了一個層次。

「還是你識時務,果然不愧是出自府天門。」葉詩詩發出一聲不知是讚賞還是諷刺的聲音,看著凄慘的葉大,雙眸里沒有一絲的異樣,只有寒意。

「很快,你們的主人的就會和你們團聚,而我將成為家族歷史上收集祭靈最多的人,葉曉瀟那個賤人也將仰視我。」

葉詩詩說著面上泛起激動。

「葉詩詩,你別高興的太早,你忘了我們還有一個人沒有被抓。」葉大恨極葉詩詩,雖受盡折磨卻不低頭,此刻獰笑著喊道。

很快,葉詩詩等人便知道葉大所說的是誰,頓時每個人臉上都布滿的嘲笑。

「可笑,你們是走投無路故意戲弄我們嗎。」王遠成笑道,「誰都知道莫東被趙師兄打的亂竄,現在還不知道藏在什麼地方不敢冒頭,你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還不如寄託你們現在可以爬起來吧。」

「而且我明確告訴你們,這個莫東必死無疑,你們小姐祭祖是沒有任何希望的。」

「哼,我們相信莫東一定會幫助小姐完成祭祖的。」葉大等人對莫東也沒有報多大希望,但無疑莫東是他們唯一的希望。

「與其相信他,你們還不如來求我呢,哦對了,你們連跪起來的能力都沒有了,可真悲慘。」王遠成再次爆笑,故意做著遺憾的臉色。

而葉詩詩喃喃道:「你們不提醒我差點忘了此人,我會抓到他的,而且他和葉曉瀟以及曾輝都不一樣,我林成哥哥可是說過要將此人廢掉,那麼由我動手想來也是可以。」

忽然葉詩詩露出笑容,「你們說我若是當著葉曉瀟的面把莫東一點點廢掉,葉曉瀟會不會瘋了。」

想到葉曉瀟大受打擊,葉詩詩就一臉興奮。

我真是學神 倚靠在一邊的曾輝對葉大等人忽然對莫東抱有希望也是一陣無語。

「這小子倒是跑的快,不過祭祖結束后便可能就是他的死期,他也的確該死,這次守護葉曉瀟祭祖,趙霸王如此針對我們,也是託了他的福。」

曾輝心中冷笑,然後想到葉家祭祖結束后,莫東就要九死一生,他臉上便劃過幾分嘲諷,心中一股快意涌動著。

「不知道宗門知道第一天才死在這裡,會不會傷心,會不會震怒,第一天才呢。」

曾輝嘴角不由自主的勾起笑容,忽然目光從遠處收回的時候,身軀一震,一雙眼眸迅速瞪大。

「曾師兄好久不見。」一道修長的身影緩緩走來,目光立刻停留在葉大等人身上。

他正是趕到聖石林的莫東,目光一掃沒有發現葉曉瀟的蹤影以及趙霸王也沒在,心中頓時一沉。

「你們倒是好狠的心。」莫東眼中凌厲一閃。

「莫東。」

這時王遠成已經看清了來人,先是一驚,隨後臉上頓時露出古怪的笑容,似乎想不到,莫東會來到這裡。

「我們都還以為你藏在老鼠洞里,等著祭祖結束才跑出來呢,你真是自投羅網。」王遠成一臉笑容,打趣揶揄著莫東。

莫東目露寒芒:「自投羅網,王遠成你別忘了黃錚亮的下場。」

王遠成頓時眼神陰寒起來,他和黃錚亮是好友,莫東將黃錚亮打成重傷,此刻莫東提起此事要麼是威脅他,要麼是輕視他。

「莫東快走,快去救小姐。」葉大等人則不顧扯動傷勢,雙眼爆發出強烈的慾望,吼道。

「就是你這個心狠手辣的女人將他們打成這樣吧。」莫東看向葉詩詩,眼中寒意滋生。

「怎麼你想要給他們報仇,放心我會好好待你的,畢竟我林成哥哥要活的你,把你玩死了就不好了。」葉詩詩語氣中毫不掩飾的諷刺。

「不要管我們,去救小姐。」葉大雖然感動莫東要救他們,但他們最擔心的是葉曉瀟。

「閉嘴。」葉詩詩斥道,王遠成邊看莫東邊獰笑著將腳踩在葉大身上,似乎在對莫東示威。

「蛇蠍女人。」

莫東面色一冷,身軀一晃已朝葉詩詩而去。 夢柔和小雨本該是在北平過著安穩的大小姐生活,結果卻是遇到危險。

這事何夫人肯定不會輕饒她倆,這不一大早的,何夢柔就跪在大堂上,何夫人身前認錯。

小雨剛回何家沒多久,她在塔內又比何夢柔受的苦要多,何夫人自然是不會像教訓夢柔那樣教訓小雨。

「你說你知不知道錯?」何夫人嚴厲著一張臉,大聲呵何夢柔,任憑蘇夫人怎麼勸都勸不住。

蘇夫人生怕雙膝跪地上涼到了孩子,還拿了坐墊和火爐過來。

「娘,我知道錯了,可你們也不能把我跟小雨扔北平啊,那裡又沒有你們。」何夢柔知道錯的同時又覺得父母不應該將她倆丟在北平當留守兒童。

向來心疼孩子的何夫人聽到夢柔這麼說,臉色溫柔了起來心疼的叫喚她過來「小柔你過來。」

何夢柔乖巧的起身過去還像孩子似的趴在她膝蓋上撒嬌「,對不起,我以後不會帶小雨妹妹到處亂跑了」。

心想夢柔肯定是在害怕何家不要她了,才會不顧兇險去找他們,想要一家人在一起,自從小雨回來后她幾乎是把所有的愛都給了小雨而冷落了她。

何夫人輕撫著她柔順的秀髮重重嘆了一口氣「孩子,媽也想要大家一家人在一起,可,你爹和哥身負重任沒有辦法大家一直呆在一個地方。」

「娘,我會乖不惹事,也會乖乖去學校讀書,你不要把我丟北平好不好?」

明明兩個人做錯事,娘卻只訓她一個人,她又不笨,肯定是明白娘不捨得訓小雨甚至可能會不說她半句不是。

自從小雨回來之後,夢柔就感覺娘對她的關注少了,難道她真的是何家撿來的?

「乖,小柔也成年了,你若是不想讀書娘也不強求你,但你可不能像從前那麼皮了,要有小姐樣子,等過個兩年娘給你物色個如意郎君。」

「娘,我不嫁,我要一輩子承歡在你膝下。」夢柔抱著何夫人撒嬌。

「傻孩子,哪有不嫁的。」其實她也是捨不得把她嫁出去。

既然提起她婚事,她想探探娘的口風。「娘,能選我自己喜歡的嗎?像哥哥那樣選自己喜歡的。」

「可以,只要小柔喜歡,那男孩子人品不錯,有上進心,出身和家境都不是問題。」

原來娘這麼開明的人,她還一直擔心著娘會不同意她嫁給萬里哥哥。

探出口風之後開心的笑了「謝謝娘」

*

老實說她不是睡到自然醒的,她是被何弘翰那隻發情的種豬弄醒的。

在他用力一挺時她就醒了。

醒來后實屬無奈的說「我說何大少爺,你能不能不要在我還在睡覺時干這事?」

「老婆對不起,你熟睡的樣子太迷人了,我沒忍住。」

……

這也算理由?

最近她是越來越能睡,被他翻了個身趴在枕頭上,剛睡醒不想動,半眯著眼享受著一大早的特殊早餐。

「何弘翰」

「嗯?」他在百忙這中回應她。

「你手下有沒有會管帳的?」

「有,你要來做什麼?」

「嗯~」她嬌喘了聲才說「想找個負責寨里的賬務事宜。」

緋色纏綿:億萬總裁請走開 「我一會去給你找一個忠心的。」他們親蜜在一起時他不想談別的事情。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