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司徒釗越說越恨,想起這幾天命人查探得來的消息,想起那些雲卿背著他暗地裡的安排。 第七十八章羅月筱受傷

因為在這時,那邪氣青年身上的氣息,突然一個暴漲,從原來的初期巔峰,變成了中期。

結婚那點兒事 同時,一個速度加快。

對於這一幕,古琰也是大變。

而羅月筱,由於速度太快,根本來不及反應。

接著想要出手抵擋的時候,四周虛空,又浮現出青色霞霧,將羅月筱的手,纏繞在那裡。

然後一個反應不及,邪氣青年的手掌,狠狠的擊在羅月筱的胸口之上。

按照一般來說,現在羅月筱已經輸了,但是邪氣青年在一瞬間,又連續擊了重重的兩掌,將羅月筱整個人轟飛出去,重重的摔在擂台之上。

「筱姐!」

見到這,羅無生一臉大變的,急聲叫道。

身形一動,出現在了擂台之上,將羅月筱扶了起來。

「黃申贏!」

那執事弟子見此,連忙開口道。

看向邪氣青年的時候,臉色微微一凝,他沒想到邪氣青年下如此重手。

羅無生冷冷的看了那邪氣青年一眼,然後就扶著羅月筱下了擂台。

可是在下的時候,那邪氣青年一臉陰笑的開口道:「羅無生,這就是得罪我們陳哥的下場,等下你的下場,絕對會比這個還要的慘!」

聽到這話,羅無生雙手十指緊握,再次冷冷的向著那邪氣青年看去。

應該說,這一次比剛才要更加的冷冽,還有憤怒殺意。

讓邪氣青年,心中有些一抖。

「這個仇,我羅無生會雙倍奉還,等下我也會讓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場!」

說完,視線一轉,扶著羅月筱下了擂台。

而古琰,沒想到這邪氣青年,居然是陳武順的人。

對於邪氣青年的下重手,同樣臉色陰沉之極。

看來這內門,有很多是陳武順的人,等下他要小心一點。

「生弟,不好意思,我實力的不夠!」

下了擂台之後,羅月筱對著羅無生歉意一聲。

「筱姐,你說什麼話,是我不好意思才對,兩次連累你受傷。你放心好了,我一定會為你報仇!」羅無生一聽,連忙開口歉意道。

上次的事情,也是他的原因,才讓她被封武他們打成重傷。

「生弟,你是我們羅家的希望,只要你起來,比什麼都好!」羅月筱對此,搖搖頭道。

「筱姐,你放心好了,我會儘快成長起來的,讓他們都不敢欺負我們,還有羅家!」羅無生聽此,一臉鄭重的說道。

「羅兄,我的對手,已經出現在擂台上,我先去對戰了!」這時,古琰聽到兩百五十九號,對著羅無生說道。

「嗯!」

羅無生對此,點頭,輕嗯一聲。

至於古琰的對手,不是其他人,正是那外門跟羅無生對戰的封武。

封武對於古琰出現在擂台之上,臉色不覺得一沉,他沒想到自己居然運氣這麼的差。

但是下一秒,雙眼一狠,他就算打不過古琰,也可以讓古琰脫一層皮。

羅無生看了一眼,就視線一轉,向著另一邊看去。

這場比斗,一般沒有什麼懸念,那封武被古琰追上了,也只有被甩開的份。

至於他現在,所看到的方向,站著三個人。

而這三個人,自然是洪松鄔權,還有那邪氣青年。

此時同樣一臉陰笑的看著他,神色間,浮現出挑釁之色。

對於挑釁,羅無生心中冷笑一聲,等下會讓他們看看他的厲害。

接著視線一轉,再次向著古琰擂台的方向看去。

果真如他剛才所想的一樣,那封武在古琰的攻擊之下,節節敗退開來。

原本想要看古琰徹底擊敗封武,但是這時,三百十六號,在不遠處的擂台,響徹而起。

「筱姐,我去對戰了!」

然後反應過來的瞬間,對著羅月筱說道。

「嗯,你小心一點,他們肯定會對你下狠手的!」

羅月筱聽此,輕嗯一聲,關心著道。

至於她,剛才雖然受了重重的三掌,但還是撐得住的。

羅無生聽此,點點頭,然後身形一動,出現在剛才叫出三百十六號的擂台之上。

出現之後,雙眼視線,向著身前的一個矮小短髮青年看去。

其身上的境界,雖然達到靈穹境中期,但比他還要弱。

「羅師弟,我雖然知道不是你的對手,但還是想跟師弟你過幾招!」

短髮青年見到羅無生出現在自己的對面,臉色一變,浮現出一抹苦笑,然後稍稍浮現出戰意道。

「嗯!」

羅無生聽此,輕嗯一聲。

既然這短髮青年,不是陳武順洪松他們的人,而且都這樣說了,他自然不可能下重手。

「那還請師弟接招!」

短髮青年聽此,神色一凝,說話間,身形向著羅無生攻擊而去。

羅無生對於短髮青年的攻擊,臉上沒有什麼變化,但是下一秒,雙眼精芒一閃,雙腳一個極速的點水,出現在右側三米之外。

而在他出現的時候,一個鋒利的岩刺,從他之前的身後虛空刺出。

當然躲避之後,不是說沒有攻擊了。

在一瞬間,右手五指緊握,對著上方虛空,一拳轟出。

看似簡單的一拳,實則蘊藏巨大的力量。

砰!

一拳轟碎上方突然出現鎮壓的岩石巨掌。

躲避抵擋兩次之後,羅無生腳步幾個快速的點水,化為殘影,在擂台快速的掠動,讓短髮青年,都來不及找准目標攻擊。

待找到的時候,一隻拳頭,出現在他的面前。

見到這拳頭,短髮青年臉上苦笑,收起了體內的靈力。

「羅師弟,我輸了!」

「嗯!」

羅無生聽此,點頭,輕嗯一聲,收起了自己的拳頭。

然後身形一動,重新出現在羅月筱的身旁。

「傅長老,你說這羅無生,此次大比,能達到什麼程度?」 妃寵不可 對於羅無生的表現,高台上的孟何,對著身旁的傅雲說道。

「具體不好說,我不知道他現在真正的實力,但是易長老說,他能進入前十!」傅雲見孟何問起,隨之看了羅無生一眼,淡淡的開口道。

雪狼出擊 「前十?」

孟何一聽,雙眼精芒一閃,再次向著羅無生看去。

看去的,還有一旁的宮裝女子,對於羅無生,她自然不可能沒有聽說過。 司徒釗眼底滿是嫉恨和不甘,伸手抓著雲卿的胳膊怒聲道:

「為什麼?」

「我有哪一點不如司徒宴!」

「他答應了你什麼?權勢,地位,還是皇位之位?這些我通通都能給你!」

元素的主人 「你這麼聰明的人,難道就看不清楚如今的形勢嗎?只要你跟了我,便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而且你既說你沒背叛我,那你跟了我又有何妨?」

雲卿看著司徒釗時,眼底最後那一絲溫軟也消失殆盡。

她猛的一掌拍在司徒釗胸前,直接將人擊飛了出去。

雲卿居高臨下的看著砸在地上的人,聽著那從四面發方冒出來的人影和拔劍的聲音,目光冷厲,唇邊滿滿都是嘲諷:

「司徒釗,我以為六年時間,足以讓你知道我是什麼人。」

「我以為六年時間,數次生死,足以讓你信任我,可沒想到你還是這麼蠢,不僅是蠢,而且又蠢又惡毒,甚至讓人噁心!」

雲卿寒聲道:

「司徒釗,你太令我失望了!」」

周圍的人團團將雲卿圍住,而司徒釗被打的骨頭生疼,仰頭看著面無表情的雲卿時,只覺得他好像失去了什麼,他脫口而出:

「師父……」

雲卿身形一轉,快速到了司徒釗身前,手中出現一粒藥丸直接塞進了他嘴裡。

手指在他頸間一按,強逼著他咽下去之後。

雲卿方才放開了他,站起身來一掌轟在一旁。

那原本身側的石桌發出一聲巨響,瞬間炸裂開來。

「從今日起,你我不再是師徒。」

「徐鶴我勢在必得,你該知道我的脾氣。」

「明天晨起,將人送來九里亭,徐鶴若不出現,你就去九泉之下當皇帝吧!」

雲卿說完之後,直接一踩地面整個人騰飛而起。

「別讓她跑了!!」

朱劼躲在一旁,眼見著雲卿騰空而起頓時大聲道。

原本隱匿在高處的人頓時拉開弓弦,那漫天箭雨直接朝著雲卿身後疾射而去,而雲卿雖然早已經預料到這次回來恐怕不會安全,卻也沒想到司徒釗居然敢布了箭營和弩箭衛在旁。

她身形急轉,慌忙避開了幾支弩箭,肩上卻依舊還是中了一下。

而她身形踉蹌在牆頭輕點時,手中一大把粉末直接朝著身後甩了過去。

雲卿一把抓住肩頭的箭枝扯了下來,反手便朝著朱劼那邊扔了過去。

箭如厲風,夾雜著破空之聲轉瞬即至。

朱劼驚恐的瞪大了眼,慌忙一把抓過身旁的人擋在身前。

那箭便「咻」的一聲刺進了那人胸膛里,而朱劼則是一把推開那人,神情慌亂的朝著身後的樑柱躲了過去。

那漫天的粉末下來,原本射箭的眾人皆是紛紛閃躲。

誰都知道雲卿用毒極為厲害,更不敢輕易以身試毒。

箭雨初停,司徒釗此時已經回過神來,他慌忙翻身而起跑到牆邊時,卻只見到那邊留下了一絲血跡,而雲卿早已經不見蹤跡。

「殿下……」

「啪!!」

朱劼跑了過來,剛想問是否要追擊。

司徒釗就猛的一巴掌扇在他臉上,怒聲道:「誰讓你下令動手的?!」 第七十九章再勝

而在這時,古琰金色的烈焰,將封武的雷電轟碎,擊在其胸口之上。

擊中之後,古琰不像之前那邪氣青年一樣,還下重手。

封武對此,臉色陰沉之極,知道自己敗了,也沒有任何出手的意思。

古琰笑笑,身形一動,從擂台之上下來,出現在羅無生兩人的身旁。

「不愧是,馮師兄,一手化刀,就將同階武者的一招,給抵擋下來!」

剛出現,一聲驚嘩聲,從不遠處的擂台上,響徹而起。

聽到驚嘩聲,羅無生三人,視線一轉,向著那個聲音方向的擂台看去。

只見得擂台之上,站著一個披著長發,方臉的青年。

promocarr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