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carrie

連過來點單的男服務員都看愣了,眼睛盯著黃蕭然胸口都看直了。

「看夠了么?」黃蕭然很隨意的說了一句,男服務員嚇了一跳,連忙道歉,拿著菜單灰溜溜的走了。

此時,張北羽和江南的車子就停在馬路邊。為了今天的行動,他特意去修車行,叫人家在車窗貼上了玻璃膜,從外面肯定是看不見裡面。再說了,誰會趴在一輛陌生的車床上使勁往裡看,這一點肯定是萬無一失的。

接下去,就是等待童古出現。

按照往常的日程來看,童古都是下午三點左右到達這裡,然後前往渤原路,在各個場子晃悠一圈之後也就查不到到了吃完飯的時間,吃過玩他就開始各種「娛樂」,同時,派手下的人去四方的場子搗亂。

而今天,他也非常準時,三點剛過一點,那輛白色漢蘭達就出現在張北羽和立冬的視線中。

「來了。」張北羽輕聲叫了一下。立冬抬眼向車窗外看去,除了打頭的一輛漢蘭達之外,後面還跟著兩輛轎車,估計都是童古的人。

三輛車子徑直從張北羽他們所坐的福克斯旁邊開過去,轉了個彎,開進停車場。

過了幾分鐘,童古在眾人的擁簇之下走了出來。

這傢伙還算有點腦子,沒有吆五喝六的招呼一大幫人跟在自己身後走。從停車場出來之後,他一揮手,身邊的人立刻分散開,走到了人群中。

坐在車裡的張北羽看得清楚,雖然他們分散開來,但彼此之間都保持著一段安全距離,如果真的有什麼突發情況,完全可以互相照應,而最終的目標當然是保護童古。

裝備滿配玩種田 當手下的人散開之後,童古身邊只留下兩個人,其中一個便是車頭。

「他還不傻。」立冬小聲念了一句。說實話,他一度想靠自己的能力伏擊童古,但現在看來已經不現實了。童古好歹是大哥級的人物,估計走到哪都是帶著這麼十來個人。

張北羽弔兒郎當的瞧了他一眼,嬉笑道:「廢話,人家傻的話能混到君和五虎么。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想啥,真把自己當美國隊長了?」

立冬搖搖頭,「我要是美國隊長就好咯,哪用得著這麼麻煩。美隊再不濟,打這些小混混還是像碾死螞蟻一樣。」

私婚密愛 這個話題突然提起了張北羽的興趣,反正YY也挺爽的嘛,他道:「說真的,你要是突然成了美國隊長,第一件事準備干點啥?」

立冬咬了咬牙,撇嘴哼了一聲,「第一件事就是先把雷爺乾死!」

雷爺這個名字,已經好久沒有出現在張北羽的耳朵里,這一瞬間,以前種種回憶全部湧入腦子裡。雷爺,可以算做是他們倆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仇人!而這個仇,直到現在還沒有報。

「雷爺也是在天後灣混的吧?咱們現在已經混得不錯了,要不…叫人找找他?」張北羽看向立冬,問了一句。

立冬嘆了一聲,「等等吧,等忙過童古這件事。到時候,決不能輕饒了他,屬於我們的,就一定要拿回來!」

兩人在回憶著過去的種種時,童古已經走了過來,經過了自己的車子。

這時候,車裡的兩個人默契的閉嘴,緊緊盯著車外的童古一步一步走向甜品店。同時,張北羽立刻給黃蕭然發了條微信:人到了。

黃蕭然看過之後,馬上做出了一個優雅的姿勢,裝作雙眼無神的望著窗外,她的餘光甚至已經能瞄到一個碩大的身軀走過來。

人啊,對某個愛好真的不能太痴迷,否則就會成為弱點。

如鹿溪所料,童古在走過甜品店的時候,不經意間一回頭,看見了窗邊的黃蕭然。黃蕭然空洞的雙眼正看向他。

童古當場愣住了,雙腳都邁不開了。

車裡的張北羽罵了一句:「這B怎麼他嗎這麼色!!看一眼就走不動道,也是沒誰了!」

立冬頗為贊同的嘆了一聲,搖搖頭說:「古往今來,多少英雄豪傑死在女人身上!紅顏禍水啊!」

的確如此,妺喜、妲己、褒姒、驪姬,自古以來,能夠真正做到禍國殃民的都要有一個先決條件,那就是漂亮,足以迷惑當局者的美麗。

吞噬進化到萬妖之皇 黃蕭然,就擁有這種魔力!相貌,從來都是女人最強大的武器之一,而黃蕭然也正是從這開始,一步一步用自己的美貌化為強大的武器,為四方攻克一個個難關…

說回現在。

黃蕭然空洞的眼神在童古身上停留了兩秒鐘,兩秒鐘之後像一隻受了驚嚇的小兔子,身子一顫,又看了窗外的童古一眼,隨即低下頭。

這一系列的反應,在外人看來,就是一個女孩發獃,結果突然發現自己眼前站了個人,結果被嚇了一跳。無比真實,童古根本沒有懷疑。殊不知,作為表演系出身的黃蕭然,在這方面早已達到人戲合一的境界!

不過此時她還是有點緊張,心跳速度也開始加快。誰知道自己的美貌會不會讓童古失去理智,現在就衝進來。

還好,童古並沒有這樣做,他在窗外站了足足有一分鐘的時間。在這一分鐘里,黃蕭然不時向外瞥一眼,之後臉頰緋紅,表現的有些慌張,又有些害羞。看的童古真是心神蕩漾。

一分鐘之後,童古突然抬手敲了敲窗戶。

「咚,咚。」兩聲輕響,黃蕭然本能的轉過頭。童古趴在窗戶上,對著她嘿嘿一笑,露出一口碩大的牙齒。這一眼看的黃蕭然都有點噁心了,心想,這模樣的,給她多少錢都不伺候!

僅僅是打了個招呼,童古就帶人離開。

車裡的張北羽和立冬也鬆了口氣,童古雖然好色的有些誇張,但還沒到喪心病狂的地步。張北羽馬上掏出電話給黃蕭然打了個電話,問她怎麼樣,有沒有事。

電話里,黃蕭然壓低了聲音,「這傢伙長得太壯了吧!給我一百萬我都不會讓他碰我一下!」

「呵呵,放心吧,我們絕對不會讓他碰一下的。今天很好,他至少已經看見你了,明天繼續。你在等半個小時之後出來打車,我們會一直在這等你,等會跟著你的車送你回家。」

等了半個小時,黃蕭然提前叫好了計程車,出來之後立馬鑽進車裡。張北羽一腳油門跟了上去,直到計程車停在了黃蕭然住的小區門口。

下了計程車,黃蕭然又鑽進福克斯里。一上車,她笑盈盈的說:「可惜了,你們沒機會看見我的演技了。童古看見我之後,直接被姐的美麗震住了!」

張北羽和立冬毫不吝嗇讚美之詞,把她誇了一遍。

……

第二天,仍然是重複著前一天的套路。黃蕭然換了一套「情緒內衣」坐在甜品店裡,童古還是在那個時間出現。這一次,他大大方方的站在窗戶前跟黃蕭然打招呼,然後看了一會之後帶人走了。

第三天,鹿溪說,前面鋪墊的已經差不多了,可以主動出擊了。

同樣是下午三點,當張北羽坐在車裡看見童古一行從停車場走出來的時候,給黃蕭然發了條微信:人到了,可以出來了。

黃蕭然瞄了一眼手機之後,跟張北羽開啟了即時語音,隨後把手機放在了包包里。穿上外套,走了出去。 ?這些魔修之所以出現在這裡,正是因為燕山石礦。

無意中得到一枚上古流傳下來的玉佩,其內記載的消息稱,燕山石礦並沒有被挖完,還有一條隱秘的礦脈被隱藏了下來。

一開始這兩位元嬰魔修並不相信,要知道,燕山石礦被廢棄之後,不知道有多少修士下去探測過,都沒有發現過礦脈的存在,這玉佩內的消息,顯然站不住腳。

可是。

鑽研古籍,兩人卻意外的發現,當初參與挖掘燕山石礦的門派當中,有一個門派,招惹了不該招惹的人,一夜之間被滅門,恰恰,這玉佩上篆刻的符文與該門派的標誌相同。

兩人,動心了。

反正閑著也是閑著,看看去。

於是。

兩人傾盡門派所有修士,來到了燕山。

依照古籍記載的線索,兩人尋到了被滅門那個門派所處的那段礦脈。

入口,找到了。

可是。

往下一探索,兩人傻眼了。

錯綜複雜!

不是一般的錯綜複雜,比迷宮還迷宮。

這靈石礦深埋地底之下,誰也不知何處蘊藏靈石,所以,挖礦之時,都是無頭蒼蠅般東一鋤西一鏟的亂挖,挖到靈石了,就沿著繼續往下挖,挖不到靈石,就換個方向重新挖。

所以,除非有地圖,否則,在那漆黑的地底下想要找到正確的通道,難,莫說才百八十號人,就算來上個數千號人也沒用。

百八十號人?

唔。

除了被喬拉丹滅掉的那六名結丹境魔修外,這兩名元嬰境魔修還有不少手下,不過,那些人都被他們派到地底下探路去了,根本就沒在外面,此刻,那些人還不知道老大已經被滅了,還在探路呢。

該問的都問完了。

那麼。

喬拉丹冷冷的掃了這魔修一眼。

「想死還是想活?」

嗯?

這元嬰魔修愣了一下。

根本就不相信喬拉丹會放他一條生路。

換做他自己,被人知道了這等秘密,肯定也是殺人滅口的,豈會放生?

可是。

求生的希望,讓這魔修不由自主的點頭:「活,想活!」

活的越長越怕死,這一點,不分正魔,皆是一樣。

「放鬆心神,不得抵抗!」

此言一出,那元嬰魔修頓時一臉絕望。

這是要契約奴隸啊!

罷了罷了,好死不如賴活著,奴隸就奴隸吧。

把眼一閉,束手待契。

想多了!

掌控三個元嬰境奴隸,飛鷹已經是達到極限了,再多一個,搞不好就會被其反噬,所以,喬拉丹根本就沒打算契約此人。

不過。

畢竟是元嬰境尊者,說句不好聽的,哪怕是將其元嬰鎮壓在兵器之內做器靈,那也是很值錢滴,就這麼殺了,太浪費了。

所以。

白光一閃,喬拉丹將此人收進神龍逆鱗之內。

用不著契約。

這輩子就呆在神龍逆鱗裡面打工吧!

仗著神龍逆鱗空間夠大,喬拉丹是葷素不忌,什麼都敢往裡裝。

走人!

幹啥?

開礦!

地底下錯綜複雜,如何開礦?

有辦法。

返回小隊,喬拉丹也不隱瞞,將剛才審問得到的消息說了一遍。

那仨哥們兒卻就樂了。

「靈石礦?卧槽,發達了,發達了!」

「走,去找礦!」

「哈哈哈,我就說嘛,跟著神尼和喬兄肯定能發財,看到了吧!」

樂呵呵,這仨人便向著不遠處的礦洞入口衝去。

太著急了。

正所謂人為財死鳥為食亡。

這仨人,出事兒了。

剛跑到那礦洞入口,打裡面,衝出一群人來,不是別人,正是那元嬰尊者的手下,三名培元境強者,不分前後,自那礦洞中出來。

正好撞上了。

面面相覷。

下一刻。

「不好!」

「去死!」

「殺!」

慌了。

按理說,有兩大元嬰境尊者和六名結丹境高手鎮守洞口,不該有人來到這裡才對。

卻偏偏就有人出現了。

這三名培元境強者心底頓覺不妙,直接大招伺候,而後,頭也不回,撒腿就跑。

太突然了。

突然到喬拉丹根本來不及出手救援。

等喬拉丹一記遁空閃趕來,仨哥們已經被轟成了渣渣,而那三名培元境魔修,已經飛竄了出去。

只能節哀順變了。

只能報仇了。

一揮手,剛剛返回神龍逆鱗還沒來得及休息的三位元嬰境尊者,又被召喚出來了。

promocarrie